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海贼之疾风剑豪 洛年有知

第197章 瞬杀

    三艘海贼船互相展开接舷战,使得港口近海的局势瞬间变得混乱起来。

    格雷没有立刻加入战场。他手持阔剑站在船头,起先神态还颇为轻松,但随着局势的变化,他的脸色就渐渐有些阴沉。

    “一群废物……”

    他麾下的海贼团,明明有着敌方十倍以上的人数,但在此刻却没有取得任何优势,不仅没有突破对方的防线,反而在敌人几个干部的带领下,以点破面,被逼的连连后退,甚至失足跌入海中的都大有人在。

    丢人啊。

    挥手让留守在后方的所有干部也全部加入战斗,格雷又略微等待了一分钟左右,见局势依旧未能取得逆转,他终于不耐烦地提起了手里的两柄阔剑,怒吼一声杀入了战团。

    …………

    嗤!

    一剑将迎面围攻而来的两名海贼击退,并迅速各自补上一刀后,丹尼尔“呸”的一声,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调整了一下呼吸,又重新投入到了战斗中。

    “到现在才干掉十个,还不够啊,这样下去,根本比不过他们。”

    作为疾风海贼团的二番队队长,丹尼尔一直是以较为严格的标准要求着自己,此刻他眼角余光扫了眼周围,见到德朗普和基拉他们都在围攻中越打越悍勇,并杀出一条血路后,忍不住哼了一声。

    战场毕竟是战场,虽说平日里疾风海贼团的这些干部们都相处的极好,但毕竟都是年轻人,到了这个时候难免有些争强好胜之心,不愿意看到自己落后,也是正常的。

    当然,夏诺并不算在里面,丹尼尔刚才可是注意到了,自家船长在另一侧的战场上,仅仅只是瞬移进去斩出一剑的工夫,那边的海贼就已经倒下了二三十人,这种恐怖的威力与进攻效率,他可一点都学不来。

    由于敌方是两艘船包夹,左右同时发动进攻的缘故,疾风海贼团的一众干部,也都分配到了两边,左侧是由夏诺带着碧奇达兹和基德压阵,而右侧的战局,则就是由他和德朗普以及基拉来负责了

    “身为队长,必须要以身作则啊。”

    心头如此想着的时候,丹尼尔突然发现对方的阵营里,多出了一个凶悍的老头,手持阔剑接连击败了疾风海贼团的好几名船员,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角色的样子。

    “格雷?”

    丹尼尔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顿时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这老头不管怎么说都是悬赏七千万的大海贼,这种单挑的机会可不容错过。

    当即他就一剑把阻挡在跟前的海贼捅了个通透,而后略带兴奋地拔出长剑,向着格雷所在的方向冲杀了过去。

    “嗯?”

    正在拼杀中的格雷,自然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的动向,两眼微微一眯后,顿时冷笑一声地同样跳出战圈,握剑正面迎了上来。

    “区区新人,也敢挑战老子!”他狰狞咆哮着,人尚未到,就已经双剑并用,对着丹尼尔当头劈下。

    当!

    沉闷的金属撞击声骤然响起,丹尼尔几乎是用了全部力气,才将对方的两柄剑给架开,而看到格雷熟稔地收回攻势,调换方向再度攻来时,他心头一震,知道自己是小瞧了对方,至少在力气方面,自己还差了不少。

    不过身为剑士,既然已经开始冲锋,再退缩就是不可能的。

    丹尼尔咬着牙,又撑住了对方的一波攻势,而就在这一个回合的空当里,基拉恰好经过,他瞥了眼丹尼尔,语气平静地道:“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你先去把敌人的其他干部给解决掉!”

    丹尼尔知道这句话是好心,但剑士的自尊心让他依旧无法接受基拉的帮助,等到基拉如他所愿,飘然离开后,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下的对局中,并在接下来的几招中,尽量使自己的出剑节奏稳定下来。

    在小花园相处的这一段时间里,包括他在内,船上的几个剑士往往会在一起吃饭休息的时候,抓紧空当请教夏诺剑法,这也是为了尽量不打扰自家船长的修炼计划。

    而夏诺也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对于部下的请教,他一直是有问必回,只不过很多东西一来需要悟性,二来则是要经年累月的练习,他的这些船员们能领悟学习到多少,那就完全是看他们自己的运气与天赋了。

    丹尼尔无疑是学到最多的那个,这两个月来,他的剑术比起被阿龙囚禁前其实也长进了不少。

    此刻面对从未有过的强敌,他的心神渐渐冷静,脑海中回忆起夏诺教授的一些对战技巧,竟然在接下来的十几个回合内,将格雷威势颇大的剑招全部格挡了下来,而且在体力花费上,也比预计的要乐观许多。

    “是你这小鬼逼我的……”

    然而,实力的差距终究是摆在那里,眼看自己迟迟无法拿下这个年轻剑士,旁边的部下又在不断加重死伤后,格雷终究是杀红了眼,他猛地一收剑锋,身形后拉蓄力两秒后,突然一跃而起,以比刚才要快上数倍的速度力斩而下!

    “血月斩!”

    两道阔剑应声而落,在格雷的怒喝声中,剑刃上似乎泛起了一丝淡淡的血色,而当其同时与丹尼尔的佩剑相撞时,陡然间,就爆发出一阵极为霸道的冲击力!

    当啷!

    这一次,丹尼尔没再能挡下对方的攻势,几乎是一瞬间,他的剑就已经是脱手而出,自己也被这股力道逼退了好几米远,嘭的一下撞在了桅杆上。

    “太弱了。”

    终于一击击溃对手,格雷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喜色,他略显疲态地呼出一口长气,而后拖着阔剑,满脸森然之色地向着丹尼尔走去。

    很显然,他动了真火,想要当场补刀。

    丹尼尔意识到了不妙,他忍着剧痛半坐起来,好不容易从旁边不知谁的尸体上扒拉出一柄长剑,但却猛地发现自己右手的虎口已经完全崩裂开来,以他现在的状态,居然连剑柄都握不住。

    “完了……”

    环顾四周,没能见到基拉的身影,丹尼尔明白,死神又一次把镰刀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船长,我还是没能帮上忙,您的救命之恩,只能下辈子再报答了……”

    这是丹尼尔心里浮起的最后一个念头,出于对夏诺的愧疚,他下意识地将这句话,喃喃着念了出来。而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反而平静了下来,绝望之余,就那么默默地看着格雷狞笑着一步一步地走近,等候着死亡的来临。

    结果,就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一个声音忽而从头顶的桅杆上飘了下来:

    “要不,还是别下辈子了,就这辈子还吧,不然我听着怪膈应的。”

    嗤嗤!

    破风声中,寒霜般的剑芒一闪而过,丹尼尔还没反应过来,就惊愕地发现眼前本来已经跃斩而起的格雷,不知何时脑袋分家,尸首断作两截,就那么“啪嗒”一声,坠落在了他面前的船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