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海贼之疾风剑豪 洛年有知

第416章 激战,恶魔果实觉醒者的实力!

    远处,疾风号上。

    “夏……夏诺大人他……”

    看着海面上已经处于交战状态的二人,罗拉的神色顿时紧张不安起来,“怎么和卡塔库栗哥哥打起来了……”

    “冲突升级了嘛看来。”旁边的基德往上推开护目镜,望着远方饶有兴致地道,“不过也对,你那个黄毛哥哥连我们船上的东西都敢烧,怕是已经把夏诺哥给惹恼了。”

    “可,可是……”罗拉一阵焦急,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为好。

    在她看来,这位善良好心的夏诺大人,虽然是王下七武海之一,也曾击败过旱灾杰克这种级别的敌人,但另一边,可是她的卡塔库栗哥哥啊!

    那可是夏洛特家族的最高杰作,四将星之首,一生之中从未尝过败绩的男人啊!

    如果可以的话,她是无论怎样也不想这两个人起了争斗打起来的,尤其是这场灾厄还是由自己引发的。

    一时间,纠结、愧疚、不安等种种情绪萦绕心头,让她下意识地攥着裙角开始不断揉搓起来。

    “放心好了!”

    这时另一侧的德朗普看出了罗拉的想法,拍了拍她的肩膀,哈哈笑着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们船长,都这个时候了,你应该担忧的是你那位哥哥才对。”

    诶?

    罗拉一阵愕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环顾四周,发现疾风号的船员们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德朗普的话极为赞成。

    这算是船员对船长的绝对信任么?

    心中闪过这么一个想法,罗拉看向远处,发现此刻的战局竟是根本看不出结果,原本在她心目中战无不胜的哥哥,此刻也是陷入苦战,甚至隐隐一副落于下风的模样。

    难道说……

    她心中咯噔一下,心情变得更为复杂,也不知道该是喜是忧

    卡塔库栗哥哥,今天真的要迎来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败仗么?

    …………

    海面。

    咚!

    用三叉戟土龙将夏诺迎面斩来的一剑逼退后,卡塔库栗也被震得连连后退数步,在海面踏出一连串的涟漪。

    “呼……”

    他剧烈喘息了一阵,旋即重新起身看向对面的夏诺,脸上的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看来是我小瞧你了,原来你这家伙不光是速度,连力量也非同小可,难怪旱灾杰克那头怪物都不是你的对手。”

    “多谢夸奖。”

    对面的夏诺喘了口气后,抬首咧嘴一笑,将这赞誉坦然承受了下来。

    此刻的他已与卡塔库栗交手了足足十余分钟,在交锋中勉强算是占了上风,但由于对方那难缠的果实能力,和能预知未来的恐怖见闻色,打起来他总有种自己一剑劈入棉花中的落空感,同样也不怎么好受。

    好在体力方面,他和卡二都是远超常人的怪物级别,暂时还用不着担心。

    “夸奖谈不上,不过坦白说来,你的确很强,甚至可以说我之前交手过的敌人,实力都不及你。”

    卡塔库栗握紧了手中的土龙,站直身体道:“所以接下来,我将不会再保留实力,今天这场,将是我时隔数月后又一次全力以赴的战斗。”

    “巧了,我也一样。”

    夏诺笑了笑,看了眼数百米外的疾风号,忽然道:“为了防止波及他人,我建议换个远点的地方,你看如何?”

    “很合理的建议。”

    卡塔库栗目光一闪,没怎么犹豫,便微微颔首道。

    达成这一共识后,二人同时踏空而行,飞速向远方撤去,不消片刻就来到了数公里外,拉开这么多距离后,本来还不算远的疾风号顿时成了视线中的一个小黑点。

    “继续吧。”

    提醒了一句后,夏诺就也重新握紧了腰间的岚切剑柄,目光也逐渐凌厉起来

    说到底,刚才二人的交手看似打的有声有色,但终归只是试探罢了,真正的白热化搏杀,从现在才算真正开始!

    唰!

    就在下一刹那,他的身形蓦然动了,留下一道肉眼难以辨别的残影后,便是陡然间出现在了卡塔库栗背后,一剑横斩向对方的脖颈。

    当!

    沉闷的金属交击声响起,却是卡塔库栗不知何时已经将三叉戟调转方向,横栏在了自己的要害之前,而他的左手,则是与此同时变掌为拳,骤然攥紧!

    轰隆!

    周围的大海顿时一阵轰鸣,无数子弹头大小的糯米团,犹若暴雨天自地面到拔而起的水珠一般脱离而出,从四面八方向着夏诺攒射而去。

    这种恶魔果实觉醒后,能够影响到周围万物的特性,在他的手中发挥的淋漓尽致。

    嗤嗤!

    糯米子弹如同雨打芭蕉一般,不断落在夏诺的身体上,然而后者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也未作出任何规避动作,只是依旧盯着卡塔库栗的眼睛,将力道集中在手中的剑刃上,将与之相抵的三叉戟一寸一寸地向下压着。

    武装色已经到这种程度了么……

    看到自己的无双年糕刃弹打在对方身上,连一丝痕迹都未曾留下后,卡塔库栗不由心中微凛,他自认在见闻色上胜过对方,但单论武装色的强度,自己还不能做到这种程度。

    “既然如此……”

    卡塔库栗眼眸中战意炽烈,他猛然灌注全身力量,架开了夏诺越逼越近的剑刃,旋即在两人都被反震的连连后退时,蓦然右脚抬起,重重踏在海面!

    “流动糯团!”

    霎时间,他脚下的这片海面,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开始向着四周扩散流动,将四周的海面,尽数化作红褐色的糯米团。

    而就在夏诺刚稳住身形,正准备重新发动攻势的时候,已经蔓延至方圆数百米的流动糯团,骤然自波涛之下掀起,铺天盖地地向着夏诺迎头拍下!

    高逾数百米的糯团落下时的声势,着实过于惊人,远远望去,夏诺就像是在暴风雨中苦苦支撑的小船一般,似乎随时都会被撕扯为一地碎片。

    而远处,见到这一幕的疾风海贼团众人,也不由一阵动容,纷纷议论起来。

    “居然能随心所欲地控制大海为己所用,这也太过变态了……”

    “就算是恶魔果实觉醒者,能如此轻松做到这一步的也不多见啊。”

    “不愧是悬赏超过十亿的怪物,看来船长这回又是一场恶战。”

    ……

    众人谈来说去,扯什么的都有,但与之前碰上那些恐怖的强敌不同,所有人心中都没有丝毫担忧,只有对于自家船长满满的信任。

    毕竟,多少次面临绝境,船长都带着他们一路撑过来了,创造了许许多多奇迹。

    而相比之下,眼前的这场战斗,虽然敌人是卡塔库栗,一个赏金高到足以让曾经的他们仰望惊叹的男人,但他们的船长又何尝是一般人?

    进入新世界眼看就要满一年了,后者的实力,由于太久没去全力出手的缘故,早已高到了一个连他们都没法准确预测的程度了。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卡塔库栗弄出的声势再怎么浩大恐怖,所有人也依旧认为,自家船长照样能够自如应对,将其破解。

    …………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在流动糯团迎面罩下的刹那,夏诺当机立断,踏着月步迅速向后拉开距离,并在同时居合出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这道巨大无匹的糯团斩出!

    嗤嗤!

    淡淡的白色剑气呼啸而去,顷刻间突破音障,破风声尚未响起,远处汹涌而至的流动糯团,已然自中间被一剑斩开,断作两截,轰然倒塌!

    “随手一剑便有如此威力。”

    目睹这一幕的卡塔库栗眉梢微挑,他迎面将三叉戟刺来,同时沉声道,“我与白胡子海贼团的花剑比斯塔交过手,剑术上,他不如你。”

    剑戟相交,火花登时四溅,夏诺借用巧力,一剑挑开对方的三叉戟,旋即手腕微抖,变剑招为横斩劈向卡塔库栗腰腹,口中则沉默不语,并未接话。

    之前在寒霜岛上他与比斯塔虽然交手多次,并且全部轻松取胜,但这终归只是私下里的切磋,有幸观战的也只有白胡子海贼团的队员们,因此只在小范围传播,卡塔库栗不知道这件事也很正常。

    而另一边,险之又险地躲过夏诺的横斩后,卡塔库栗发现自己想要闪避对方的斩击变得愈发困难起来,即便自己拥有见闻色霸气也一样如此。

    毕竟,与远距离交手不一样,在如此相近的欺身搏杀中,面对一位大剑豪狂风骤雨般的攻势,他并没有太多辗转挪移的空间。

    判断出这一局势变化后,卡塔库栗瞬间选择了改变战斗方式。

    身形一闪,与夏诺再度拉开数十米的距离,卡塔库栗右手一抬,当即有数十道甜甜圈形状的糯团在半空中成型,其中小半延展出坚硬的条形年糕,在他的周围形成了防护罩,而剩余的大半,则是从中伸出覆盖了武装色霸气的手臂,并同时“啪”的一声猛地握紧成拳。

    “无双·九头年糕!”

    低沉的喝声中,所有手臂倏然间动了,化作漫天拳影,疯狂地向着下方的夏诺轰击而去。

    轰!轰!轰!

    无数轰鸣声几乎是此起彼伏地响起,而在这让人窒息的攻势之下,夏诺依然保持着冷静,借用身法在拳影的空隙中自如穿梭,犹若闲庭信步一般,轻而易举地躲过了所有的攻击。

    下一刹,他眼中厉色一闪,拔剑而出,自下而上,骤然斩出一剑。

    居合·斩钢闪!

    海面之上,狂风骤然呼啸而起,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刻仿若被尽数抽离,一道足有二十余米高的巨型龙卷风迅速成型,以势不可挡之姿,浩浩荡荡地向着半空中的卡塔库栗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