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穿到回猫变成鼠 小小丁子

番外五十七:我可怜滴小花唉!

    李老头的夫人看着好笑,不就是想狗么。

    “小花现在挺好的,待在人焦老师的干儿子那边,能吃能喝,伤也快好了。”几十年的老夫妻了,偶尔还是会彼此逗逗的。

    “那能一样么?看不到我,小花肯定吃饭都不香!”李老头直磨牙。

    “那我明天过来的时候把小花带过来吧。”李老头的夫人说道。

    李老头那哼哼唧唧的牙疼立马就没了。“怎么带,医院不让进啊。”

    “没事,我放医院的门卫那里,我认识一个门卫,打个招呼就行了。”

    “那好,到时候我下去走一圈就行。不能出院。走走该可以的吧?而且你过来带着小花也安全。小偷小摸的不敢找你的。”李老头马上眉开眼笑了。

    李老太的夫人撇撇嘴,什么安全,前几天你咋不担心我的安全。

    借口,全是借口!

    这天晚上,李老头的夫人就和苏幕遮通了电话,说第二天要带小花去医院。

    这天,郑叹准备出门遛弯的时候,刚出焦家的大门,就看见苏幕遮牵着小花准备下楼。

    “黑炭,我带小花去医院看李教授,你去不去?”看到黑炭,苏小胖出声招呼。

    看李老头?黑炭觉得自己反正也无聊,就干脆跟着一起去了。

    到楼下会和了李老头的夫人,两人一狗一猫一起朝医院那边走。李老头的夫人还提着个饭盒,提累了,就把饭盒放在小花的背上。

    半路上,他们碰到了骑着自行车的小卓。

    小卓刚回来,并不急着去工作,有佛爷在,她是想留校还是做其他的都不是问题。小卓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修养,没有在项目组那边接受后期修养治疗,回来后治疗也是不能落下的,为了卓小猫她也得好好地休养一下。

    跟几个人和郑叹打了声招呼之后,小卓便下车推着自行车,和老太太一起走,顺便将老太太手里的饭盒放在车篮子上,省得老太太提着费劲。

    等她们走进医院大门之后,郑叹就蹲在苏幕遮的大背包上,反正他们也不进大门,也不怕被人说。

    老太太跟门卫说了会儿话,便让苏幕遮牵着小花待在门卫室后面的小片空地上,然后便和小卓一起往里走了。

    门卫是被打过招呼的,而且门卫室后面这里的话,进出的人也不容易看到,不会吓到病人。

    所以他对苏幕遮还挺客气,用一个一次性的纸杯倒了点水给苏幕遮喝。苏幕遮没喝,喂了小花喝,小花随意舔了两口就不喝了,趴在阴凉处伸着舌头喘气,眼睛盯着老太太离开的方向。

    今天出门前,苏幕遮也告诉小花出去是去看李老头的,所以小花很是期待。

    门卫坐在门卫室,看了看安静地呆在后面的狗,他昨儿听老太太说“小花”这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一只蝴蝶犬或者博美之类的玩具犬,还想着到时候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老太太带进去就好了。

    结果一听老太太说是一只圣伯纳就给跪了,还是一只体重将近一百公斤的成年犬,难怪老太太为难呢。

    没多大会儿,李老头便过来了,脚步走得挺快,扶都没让老太太扶。看这样子,李老头是真没啥大问题了,留这里观察几天估计就能回去。

    李老头看到小花之后不禁老泪纵横,小花身上受伤的地方毛被剃过,看上去很明显。

    见到李老头之后,小花也高兴,呜呜地想要冲过去,可惜被苏幕遮用狗绳拽着,所以被绳子一拉,看上去就像是站立着似的。

    本来就大,站起来比人都高,一看就是个重家伙,这要是压李老头身上就恐怖了,就算搭两个爪子也能让李老头再回去躺段时间,看得那个门卫擦了好几下额头的汗。

    这也是苏幕遮拽着小花不撒手的原因,李老头要是被小花扑一下就不得了,赶紧先阻止一下小花的激动劲儿。

    “小花,坐下,快坐下!”苏幕遮赶紧安抚下小花。

    听到指令,小花坐下了,但还是朝着李老头呜呜地发出声音,尾巴使劲甩。

    李老头快步走过去,抬手摸了摸小花的头,“小花啊,我的小花儿哎!你受苦了!”。

    门卫室的门卫抖了抖,感觉胳膊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再看过去,正看到小花将李老头舔得满脸口水。恶,这种大狗尤其是长这嘴型的狗口水最恶心了!

    想了想,门卫还是决定不去看那边了。

    李老头跟小花又腻歪了会儿,想起什么,过去找门卫。他记得以前在门卫室看到过一个体重秤,因为秤上测身高的出了点毛病。一直又没人修,就扔在门卫室的角落里,有时候几个门卫还去称一下,看看有没有养胖。

    过去看了看,秤果然还在。

    “虽然测身高不方便,但体重还是挺准的。”那门卫说道。

    李老头站上去称了称,嗯,不错,跟医院里检查的时候差不多,便将小花唤过来。

    那么大个。站上去有点挤,但由于不是第一次站在这种秤上,小花不用李老头多说,便站好了。

    “九十五公斤。您这狗养得真……”

    门卫还打算夸一夸的。这狗比他认识的一朋友养的圣伯纳要重将近十公斤!他朋友还经常炫耀他家圣伯纳长得大长得壮呢!所以看到秤上的显示之后,门卫小伙子还真想赞叹一下。

    结果,他话还没说完,那边李老头就一脸的懊恼。

    “都瘦这么多了!”

    一边说着李老头还过去摸摸狗头,心疼地道:“小花啊,我可怜的小花唉!你受苦了!”

    苏幕遮、郑叹、门卫:“……”

    这次不止门卫,连带着苏幕遮都抖了好几下。

    门卫还没说出来的“好”字硬是又给憋了回去。

    李老头也不能一直在外面待着,待会儿还有例行的检查,还要吃药,现在抱了狗之后,回去老太太还得给李老头简单清理一下,别沾着一身狗毛进病房里去,要是病房里其他人对狗毛过敏,造成什么负面的影响就不好了。

    一脸不舍地跟小花说了说话,李老头才离开。离开前还拉着苏幕遮的手,郑重地道:“苏小子,我家小花就交给你了。”

    苏幕遮裂开嘴笑了笑,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李老头离开之后,苏幕遮就牵着小花带着黑炭回去了,老太太还要陪着李老头多待一会儿,等到吃过晚饭以后再回去,所以苏幕遮也没必要带着小花在这边等。

    小花这次看过李老头以后,看着心情好多了,之前一直没见到李老头,小花虽然还是能乖乖地按照老太太的要求待在苏幕遮家,但总有些焦躁,现在终于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