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绯红之月

第170章 大锅饭(二十)

    用手掬起脸盆里面的水洗着脸,杨从容只觉得有舒适感,却没有想象中精神振奋的感觉。哗哗的洗了好几把脸之后,杨从容只想扑进脸盆里面睡着。晚上忙工作的时候觉得还行,却没想到天亮之后感觉身体仿佛被掏空。

    好不容易提起点精神,杨从容决定开完晨会就去睡个回笼觉。自己千辛万苦从海外回来时为了享受安逸稳定的生活,这么996的继续干下去,天知道自己会不会英年早逝。

    晨会开始,外交部说出奴隶王朝有可能与蒙古开战的消息,杨从容注意大臣们的反应。却发现没人大吃一惊,也没人兴高采烈。众人都是一副‘我知道了’的淡定表情。杨从容心中很是不解,又有些被忽视的怒气。这帮人以为外交部掌握万里之外的情况很容易么?

    外交部的话题说完,交通部接着发言,“通济渠运输量已经饱和,交通部认为有必要增加其他运河运力。”

    杨从容见不少大臣都颇为讶异,他就想起从长江北上进入通济渠,运河里面真的塞满了船只的景象。正回忆那盛况,就听交通部长继续说道:“另外电信部的工作让我们交通部非常为难。最近电报的发送速度和准确率大大降低,已经开始影响到我们正常工作。”

    有人开了第一枪,其他各个部纷纷跟进,你一言我一语对电信部实施了全面打击。杨从容见到连理藩部都跟进表达了不满,看向低头不语的电信部长,杨从容发现自己很难对他生出同情之心。别说大宋本土,海外的欧罗巴行省都非常重视电报建设。电信工作陷入混乱,整个国家都受到巨大影响。

    晨会本是个通报机制,让大宋各个部门都了解国家最新的形势。杨从容参加的时间短,并不知道晨会极少出现这样一面倒的批斗局面。当杨从容见电信部长抬起头,带着愤怒与绝望说出‘请各个部会不要再向我们电信部塞人’的话,他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件事以后再谈。”赵嘉仁出言终止了如此不寻常的局面,晨会才继续按照制度进行。

    晨会结束,赵嘉仁、两位丞相、赵谦、电信部长以及急着汇报情况的财政部长聚集在一起。赵嘉仁让人先端来几盘小点心。众人纷纷取了吃点。这次晨会时间因为出现对电信部群起攻之的局面时间格外长,不少人都饿了。

    电信部长知道自己面对什么,他连造了五块点心,喝了两杯蜂蜜柠檬茶,觉得肚里有了底气。也不等众人询问,他自己先开口,“官家,诸位。我们电信部门的确有自己的缺失,我不为这件事开脱。但是我们遇到了巨大压力,大家都知道我们电信部门待遇好,很稳定。这次扩招时候太多有关系的人都往我们电信部门塞人。这些人和以前那种通过考试招来的人没办法比。培训上岗时间又按照之前的走,现在局面就很糟糕。”

    说完之后,电信部长看了看周围的一众人等。就在文天祥准备开口之前,电信部长又插了一句,“各个部门都在向电信部门塞他们的子女亲友,我们电信部门挡不住,也没办法真的就不给大家留个面子。”

    文天祥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这对于性格豪爽的文丞相很少见,赵谦见到文天祥尚且被迫闭嘴,心里面颇为讶异,就把目光转到了老爹那边。就见老爹还是老神在在的模样,嘴角甚至有丝莫名的笑意。赵谦是完全摸不着头脑,就只能看向其他大臣。和晨会不同,其他大臣竟然也都闭嘴不言。再看电信部长一副生死置之度外的坦荡,大有三国评话‘舌战群儒’中诸葛武侯的洒脱。

    少见的沉默笼罩在会议室中,越是等,赵谦的好奇心就越是强烈。占理的居然真是电信部长?出来破局的乃是赵官家,赵嘉仁说道:“既然旧的考核制度已经出现困难,那补救的培训考核机制有没有定出来?”

    电信部长率直的说道:“官家,我们也尽力联络各路,也派人到地方上视察。现在的问题是太多人想要靠这个差事,想靠稳定的朝廷差事吃饭。这就很难辞退。我说个大实话,如果现在下令开始辞退,辞退的大部分都是没关系的,这帮没关系的恰恰是那些考进来的。”

    赵谦心中一震,他已经很久没听过这样的大实话了。这下他就有些理解为何电信部长居于被批判的中心,却能让不少大臣闭嘴的原因。再看老爹,就见老爹果然没有生气,更没有吹毛求疵的训人,那丝有点莫名的笑意此时甚至扩展开来。赵谦突然想到了他最近在思索的问题,为何老爹就能几十年大权独揽。老娘的评价是‘下面那些人骗不住你爹’。

    就以眼前的事情为例,要是老爹听了众多大臣齐齐的发言就把电信部长怒斥一番,眼前这件事只怕就会立刻拖下去。有了这个想法,赵谦反倒起了极大兴趣。电信部到底被塞进去了多少人?难道这些人真的是光拿钱不干事么?

    众人都拿不出什么办法,此事就继续由电信部解决。等电信部长离开,财政部长就说起了今年的货币发行,“官家,倭国内战开始之后白银供应量大大降低。如果这么下去,今年的货币增发量就得减少。”

    “那就减少。”赵嘉仁淡定的答道。

    “现在吃财政饭的人数量增加很快,如果减少了货币增量,臣觉得……很不安。”财政部长非常含蓄的表达了他的态度。

    “这种事情……大家都要经历一下。”赵嘉仁语气依旧很从容。

    赵谦却被这么从容的发言给弄到心跳加速,以他对老爹了解,能说出这话就代表着财政部长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老爹可是反复讲过,任何国家的崩溃都是从财政崩溃开始,难道财政危机真的可以如此轻松面对么?

    文天祥丞相没有继续沉默,他大声说道:“官家,当年朝廷官办的许多差事塞进去了无数私人,结果弄到大宋经济凋敝。此时可不能重蹈覆辙。”

    赵谦刚觉得这建议很对,却见老爹已经扩展开来的神秘微笑继续扩大,变成了混杂着揶揄与少许恶意的笑容,“老文,我说个你们可能不着边际的话,任何时代都有自己的大锅饭。农业时代有农业时代大锅饭,工业时代有工业时代大锅饭。封建主义有封建主义大锅饭,资本主义有资本主义大锅饭,社会主义么,只要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就有非科学社会主义的大锅饭。有句话叫做效率越低,效果越好。哈哈。”说完,赵嘉仁干脆自顾自的笑起来。

    众人被这段话弄到莫名其妙,众人看着镇定到能欢笑的赵官家,忍不住诧异的互相对视,想从别人哪里寻找到一点解开赵官家这话的思路。赵谦对老爹最有信心,加上他知道自己有机会从老爹这里得到详细解答,就开始分析老爹这话的意思。突然间,赵谦拿出小本本写了一小段。

    看着本子上‘效率越低,效果越好’八个字,赵谦有种想大笑的冲动。前面有关‘大锅饭’的论述太理论化,赵谦知道自己分析不清楚,就不愿意无意义的费心力去理解。而‘效率越低,效果越好’却充满了奇妙逻辑关系与说服力,特别是不久前电信部长以个人的讲述就让诸多大臣无言以对。两者对照起来真是妙不可言。

    “不知太子为何想笑?”文天祥问,语气中颇有不高兴的意思在里面。

    赵谦爽快的应道:“听官家说效率越低,效果越好,我就忍不住想学迦叶拈花一笑。”

    这话逗得赵嘉仁又是‘呵呵’一笑。

    “呵呵”,文天祥跟着发笑,却一点没有笑意,全然成了冷笑,“官家,却不知太子到底领悟了什么微言大义?”

    “不可说,不可说。”赵嘉仁轻松答道。

    文天祥又是‘呵呵’一声,“官家学贯古今又反对一切封建迷信,怎么在这里讲起《大方广佛华严经》的不可说!”

    赵谦立刻惊了。他只是知道佛家打机锋的时候用‘不可说’,却没想到文天祥文丞相学识渊博记忆惊人,竟然立刻就把这个‘不可说’的来源都给说的清楚。看来能在自家老爹手下当丞相的人也近乎怪物啊。

    再看老爹,却见老爹这次没有笑,神色已经恢复了平日的冷静,然后就听老爹语气冷静犀利的开口说道:“我只是把诸多想法和情绪用效率越低,效果越好包裹起来。听着妙不可言,其实可以言之。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我来说说我的看法。”

    赵谦连忙拿起小本本准备记录,其他人都屏息凝神听赵官家讲道,会议室里面只有此次会议的速记员的笔在纸上快速书写发出的沙沙声。

    “这世上没有任何组织能比国家更加坚持耐久,丞相说的没错,大宋以前的官办差事的确弄到大宋的经济凋敝。不过这也未免有点倒果为因,之所以出现官办差事,是为了让那些没能力开辟的人有个稳定的大锅饭可吃,所以用垄断经营来维持大锅饭的利润。各种专卖制度锁死了大宋的经济,一条船从长江上走,要被收几十次税。为了维持大锅饭的锅里有粮而制定的那个制度已经被我打破了,我也绝不会再次允许这些冲来。我明白的告诉诸位,谁试图恢复以前的垄断专卖制度,谁就可以卷铺盖回家自己吃自己吧。这不是在开玩笑。”

    赵谦本想边听边记,却发现自己注意力完全被老爹发言吸引,干脆放下笔,专心听讲。

    “咱们大宋这些年出了无数能人,他们扬帆海外,全力开拓。我认为伟大航路在未来十年到十五年内就会完全打通,你们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听赵嘉仁发问,文天祥率直的说道:“还请官家直接讲。”

    “好。在我看来,这就意味着暴利时代结束。意味着这一轮以地理大发现为基础的扩张快到了极限。一旦扩张到了极限,内卷化就会全面开始。现在哪怕是扩张只是接近极限,内卷化倾向也有了苗头。很多人没有能力参与到这场大扩张当中去,但是每个人都期待能过上稳定体面的生活。越是见识过什么叫做稳定体面生活的人,就有越强烈的需求。这次电信部大扩张,就提供了过上这样生活的机会。向里面塞人是必然的。我也了解过一些民间的事情,不管是娶媳妇或者嫁闺女,只要这家的子女有一个正经的国营差事,聘礼和嫁妆都变成了真正的礼数。再不是完全压的一个家庭喘不过气的负担。有了国营差事保障,那些人家的子女就可以靠着国家过上稳定体面的生活,不努力争取这机会的要么是有更好的前程,要么就是没机会参加的家庭。”那种明知道有这等事情却不去参加的傻子是极少数。

    会议室里面其他人都沉默不语,仿佛只有赵嘉仁一个人在说话。赵谦心中极为佩服老爹,所有人都觉得老爹高高在上,又是大学问家,所以说的都该是微言大义。然而赵谦却知道,老爹现在说的才是他的真心话。

    “好。在我看来,这就意味着暴利时代结束。意味着这一轮以地理大发现为基础的扩张快到了极限。一旦扩张到了极限,内卷化就会全面开始。现在哪怕是扩张只是接近极限,内卷化倾向也有了苗头。很多人没有能力参与到这场大扩张当中去,但是每个人都期待能过上稳定体面的生活。越是见识过什么叫做稳定体面生活的人,就有越强烈的需求。这次电信部大扩张,就提供了过上这样生活的机会。向里面塞人是必然的。我也了解过一些民间的事情,不管是娶媳妇或者嫁闺女,只要这家的子女有一个正经的国营差事,聘礼和嫁妆都变成了真正的礼数。再不是完全压的一个家庭喘不过气的负担。有了国营差事保障,那些人家的子女就可以靠着国家过上稳定体面的生活,不努力争取这机会的要么是有更好的前程,要么就是没机会参加的家庭。”那种明知道有这等事情却不去参加的傻子是极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