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绯红之月

第231章 破口(二十一)

    冬天的大宋办公楼中铁制炉子与铁制管道散发着温暖,进入到里面的东罗马财政大臣已经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看着大臣努力想保持清醒,谢松就请大臣到了一间没有烧炉子的房间,打开窗户没多久财政大臣就恢复了精神。

    两人面前放着热奶茶,大臣接过烟卷吸了两口,注意力已经高度集中了。他说道:“阁下,我想确定食盐与辛香料供应会不会有问题。”

    “不会出问题。”谢松回答的很有信心,希腊补种的土豆与南瓜尚且能送到东罗马,由大宋控制的产品更不会出现断供问题。

    “实在是感谢。”

    本来很亲近的谈话突然就这么沉默下来,财政大臣本以为谢松会说什么,等了好一阵之后见谢松竟然什么都不说,他忍不住问:“不知行省可有想向我们提出什么。”

    “贵国以为我们会趁火打劫不成?呵呵。”谢松笑道。

    东罗马帝国的财政大臣却没笑,不趁火打劫才是奇怪的事情,东罗马帝国为了避免东边的伊尔汗国趁火打劫甚至献上女儿。大宋欧罗巴行省明明有实力做很多事情,却只是相助东罗马帝国来渡过难关。按照时间来算,此时问清楚反倒更有利。

    看着财政大臣的表情,谢松也收起了笑容。他说道:“要是说我们有什么想要的,就是在东罗马每个城市里面开设一家钱庄。现在我们提出这个要求,东罗马朝廷能同意么。”

    “同意这条件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财政大臣严肃的问。

    “好处很多,首先是金融往来再也不用千里迢迢的跑来跑去。行省的钱庄会通过自己的电报网传递消息,阁下现在肯定知道电报网有多方便。”

    财政大臣的眉头皱起,他当然知道电报网的作用。听谢松这么讲,大臣忍不住想起自己办公桌上那些厚厚的电报,每一份电报都能对财政大臣心情造成很大影响,让他发现自己其实根本不了解这个国家。大臣调整了一阵心态才答道:“我只怕帮不上太大忙,朝廷当下最重要的乃是解决粮荒。谢松阁下,你可知奴隶王朝已经开始进攻巴士拉。”

    谢松当然知道知道这消息,大宋情报网的速度比东罗马的更有效率。就听大臣不安的说道:“伊尔汗国已经战败了,如果巴格达的蒙古金帐也战败了呢?那些真神教的人岂不是再次冲到东罗马边境了。”

    “这个么,等到时候再说。”谢松轻松的答道:“我们毕竟有四方同盟在,在同盟的章程里写的清楚,如果遇到不是蒙古与大宋引发的战争,同盟各国有义务出兵相助。”

    “行省愿意出兵?”财政大臣连忙敲死这点。

    奴隶王朝与蒙古的百十万兵力真的没被谢松放在眼里,大宋干掉的蛮夷是这个数量的几十倍。从三佛齐到僧伽罗狮子国到天竺中南部各邦国,大宋征服的蛮夷也是这个数量的几十倍。谢松自信的应道:“不光是行省会出兵,西罗马帝国也会出兵。”

    大臣离开的时候心情比较好,他觉得已经弄明白一大部分欧罗巴行省的要价。向前走就见到一个欧罗巴行省的钱庄,东罗马帝国虽然没有允许欧罗巴行省钱庄到各个城市开办分点,至少也得允许在君士坦丁堡营业。没有君士坦丁堡的钱庄,东罗马帝国就没办法和四方同盟进行四方交钞业务。

    从气派的钱庄门前经过一段距离,就是欧罗巴行省投资的市场。君士坦丁堡喜欢使用石质建筑,就造成了建筑比较小的特点。大宋的人特别喜欢空间巨大的建筑,建筑材料也不再是石块,而是砖块与混凝土。市场里面道路宽阔,还有专门的环境卫生人员在不停打扫,所以看起来格外的干净整洁。连财政大臣家的人都喜欢到这个市场采购,大家都觉得在这里买的东西好像就是令人放心一些。

    这里最大特别也不是干净,而是接受四方交钞。粮食、蔬果、珍珠、布匹、宝石、艺术品,只要拿着四方交钞就可以购买这里销售的所有商品。大臣已经通过铁栅栏门看到市场里面橙色的南瓜堆,南瓜堆人头攒动,想来都是在购买南瓜的人。

    介绍南瓜与土豆做法的推广活动前几天结束了,在凄风苦雨中开始的活动让君士坦丁堡市民的情绪开始得到些提升。半个月的活动结束之后,市面上终于出现了不少人普通市民。毕竟南瓜与土豆的价格甚至比面粉还低一点,不仅市民们大量抢购,罗马军团也大量采购。可君士坦丁堡的粮食价格却如磐石般坚挺,并没有因为南瓜与土豆的冲击而有丝毫动摇的迹象。

    这边回到皇宫的办公室,法务大臣就赶了过来,财政大臣就用南瓜馅饼与热茶来招待法务大臣。南瓜饼是用南瓜与面粉和玉米粉之类支撑的发酵或者不发酵的食物,南瓜馅饼就大大不同。推广会交给大家如何将南瓜精致成甜馅料的方法,将南瓜馅料包进面粉里面可以烤制成非常美味的馅饼。财政大臣的馅饼就是他家厨子做的。

    法务大臣啃了一口馅饼,眉头的阴沉好像都消散了一点。他喝了口茶顺了顺,这才开口问道:“阁下,有些地方出现了抢粮的事件,已经有太多人前来状告。”

    财政大臣当然知道有不少城市的百姓已经受不了啦,从贵族、地主家里抢粮的事情已经有所发生。各种消息通过电报迅速传递到君士坦丁堡,得知这些消息的财政大臣感觉非常沮丧。法务大臣的话让财政大臣更加沮丧,他问道:“来告状的都是什么人。”

    “大贵族的庄园已经准备了许多卫队,他们一直有抱怨,却还没有真正闹出什么大事。”法务大臣讲述着他面对的局面。

    “这样最好。”财政大臣冷冷的答道。大贵族中间并没有真正的傻瓜,他们当然明白粮价波动会带来什么。正如法务大臣所讲,这帮贵族早就准备好了卫队,死死守住他们的粮仓。此时遭到哄抢的都是那些弱势的农业经营者,因为粮价增加到年初的三倍,不少农民开始想方设法将自己的粮食运到城市出售,也有不少农业经营者们还拿着粮食观望。存粮有限的地区发发生的抢粮事件都是针对这些没能力保卫自己的家伙。

    “这种事情很麻烦,我在考虑要不要管。”法务大臣叹道。

    “当然要管!这些人和那些大贵族不同,他们……也很可怜。”财政大臣叹道。在这几年吃惯了低价粮的人眼中那些卖粮的都是可恶的奸商,是导致粮价飙升的罪魁祸首,罪魁祸首们卖粮的价格是年初粮价的三倍。从种粮者的角度来看,他们现在出售粮食的价格只是几年前的六成而已。前几年的粮价和过去几十年相比也没有特别高。

    法务大臣看财政大臣神色犹豫,就试探着说道:“我前几日见到提比略阁下,提比略阁下说巴塞勒斯几年前的英明决断的确重建了罗马军团,但是粮价让种粮的农民们非常痛苦。这就和一千多年前的共和国时代的问题相同。罗马本地粮食产量低,价格高,完全没办法与北非地区的粮价抗衡。那时候共和国从北非和埃及地区大量进口廉价粮食,罗马境内则是种植橄榄等高价值的作物……”

    法务大臣说到这里,财政大臣接着说道:“那时候地中海的航运完全控制在罗马水军手里,埃及和北非都是罗马的领地,所以不会出现粮食供应突然中断的局面。即便如此北非地区粮食一旦出现问题,就直接导致罗马境内的粮食价格波动。在这样的波动下,大量城市人口不得不成为贵族的附庸。”

    “你也见到了提比略阁下?”法务大臣讶异的问。

    “提比略阁下拜访了所有的大臣,甚至也前去觐见了陛下。”财政大臣叹道。作为东罗马帝国著名学者,也是东罗马境内著名的历史学家,提比略阁下这一段时间联合其他学者仔细研究了罗马史,将当年和现在相似的阶段讲给东罗马的执政者们听。

    “你认为提比略阁下说的对么?”法务大臣问。

    财政大臣也是刚听到这些说法,觉得很有道理,却没办法将这些东西与自己的想法完全结合起来。财政大臣知道罗马最强大的时代自然是共和国时代,提比略阁下讲的不仅是经济,还有当时的政治问题。因为人民穷困,自备武器的罗马常备军战斗力大大下降,在条顿三王入侵罗马的时候常备军被打得落花流水,十六个军团之轮不换,基本上全军覆没。无兵可用的罗马共和国不得不通过马略改革。马略改革是让穷困的罗马人可以从军,靠领军饷为生。职业军人诞生了。

    这支职业军队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马略指挥新军团消灭了条顿三王,解除了罗马北方威胁。从此罗马共和国的权柄就落入了那些执掌军队的军头手中。

    马略与苏拉这两个大军头之间进行了激烈斗争,这两个人并没有推翻罗马共和国制度的打算。只是将敌对立场的家伙定为人民公敌进行清洗。马略死后,苏拉镇压了马略党羽,他用暴力完成贵族共和制的宪政改革后成为终身执政官、成为了元老院授权的独裁者。在大家都以为他要称帝之时,没想到苏拉突然表示俺要隐退了。随即放弃所有权力回他的庄园,一年后以无职公民身份安然去世。

    之后崛起的就是罗马前三头,提比略阁下说当年罗马元老院里面不少人认为凯撒有可能像苏拉一样在得到至高权力之后选择放弃权力,确定凯撒不肯这么做之后导致了公开暗杀事件。

    这些历史与现在东罗马的局面格外相似,东罗马帝国突然复兴并非没有代价。不仅是大贵族们因为无法靠出售粮食过活,包括广大自耕农也受到了进口粮食的冲击。巴塞勒斯的决定在农村和城市间划出一条天堑鸿沟,城市内的几百万人口靠着进口粮食与广大农村几乎完全隔绝。巴塞勒斯依靠重建的几十万军队以及几百万军人家属获得压倒性优势。可这种优势太脆弱了,元国只是中断粮食供应就让城市居民们无法忍受。

    提比略阁下警告说,如果这么下去,东罗马会爆发一场空前的内战。整个城市地区与农村会杀到血流成河。

    “如果内战的话……”法务大臣嗓音有些干涩。法律规定的秩序只在和平时代才有力量,一旦爆发内战,所有暴行都不是法律能禁止的。想起十字军入侵时代的种种暴行,法务大臣心中满是恐惧。

    “唉……,我希望……”财政大臣实在是说不下去。

    法务大臣却急切的说道:“如果农民卖粮就会亏钱,他们就不会卖粮。”

    财政大臣点点头。这就是当下所有矛盾的焦点,廉价进口粮只是暂时解决了当时的大问题,却制造了更多问题。大臣哀叹道:“可是巴塞勒斯不会让局面回到过去,我也不愿意!”

    与财政大臣谈完,法务大臣回到办公室后就换上便装离开了。他先乘马车离开,之后再一个拐角下车,步行穿过几条小巷进入了一个宅子。里面已经等着几个人,大家都穿着便装,有将军,有宦官,有大臣。见到法务大臣进来,宦官连忙问道:“财政大臣态度如何?”

    “我还没有和他明说。”法务大臣站在火炉边烤了烤手,“不过我看财政大臣也明白现在局面的艰困,就如提比略阁下所说,现在已经不是哪一边让步的问题。所有人都必须妥协。”

    “巴塞勒斯那边……,还是没意愿。”宦官叹道。

    “那就只能试试提比略阁下的计策了。”法务大臣的语气中混合着无奈和决心。

    “万一失败了呢?”将军问。

    “万一明年元国还是不出口粮食呢?”内务大臣反问。

    众人都沉默下来。当年罗马共和国那么强大,囊括了地中海周边所有领土,让地中海成为了罗马共和国的内湖。可这样的强大依旧没办法解决问题,共和国依旧覆灭了。提比略阁下已经把那段历史讲的再清楚不过,而在座的所有人都经历过十字军入侵的时代,那时候堂堂东罗马帝国实际上灭亡了二十年。

    将军打破了沉默,他站起身对众人说道:“各位,我决定做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大家,为了罗马,只能拼一把!”

    也不等众人回答,将军把兜帽拉上,推门走了出去。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说话。他们已经用尽了能想到的所有办法,现在已经无计可施。虽然经文中说神之子曾经用五鱼二饼喂饱了五千男人和数量不详的女人,可东罗马明显没有具备如此神力的存在,便是天国代言人东罗马巴塞勒斯也不行。

    现在能解释局面,提出理论和解决方法的只有提比略阁下那些学者,此时的重臣们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饥饿已经蔓延了东罗马帝国的每一座城市,与其说是饥饿倒不如说是七分饱。如果在21世纪的素食邪教眼中,少油、少盐、素食、杂粮、七分饱,简直是完美的养生模式。可在1296年的东罗马,这种感觉让城市居民都回想起过去忍饥挨饿的长久岁月。恐惧和绝望一日甚过一日,盖亚城的东罗马军团终于忍受不住。军人们早就知道附近有一个大贵族的庄园,里面囤满了粮食。坚固的护墙包围着庄园的粮仓,但是对于罗马军团而言,那不过是一道单薄的墙壁而已。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走,去抢了他丫的”。这句话早就在军团士兵心中回响了许久,有人喊出大家的心声,整个军营都沸腾起来。军人们纷纷拿起自己的家伙,有人直接拖出了撞车,大批人马就涌出了军营,以撞车为核心开始行动。

    军官们基本都没参与,却也没有阻止。他们同样来自于基层,七分饱的不仅是他们,还有他们的家庭。既然已经不可能指望元国的粮食,大家也没理由阻止军队的行动。军官们自觉的没有亲自参与就算是严守法纪呢。

    众人走出去一段,却见一小队骑兵从后面赶来,绕过大队拦在了路上。为首的士兵定睛观看,却是军官西塞留斯。西塞留斯作战勇敢,为人公道,又严守纪律,素来风评很高。只是他此时出现在大家面前,所有人都想起西塞留斯严守纪律的一面。

    士兵对西塞留斯平日就颇为佩服,此时也不想撕破脸,就喊道:“西塞留斯,你拦住我们是要做什么?”

    西塞留斯翻身下马,走到士兵们面前大声喊道:“抢掠不仅是罪过,更玷污了我们罗马军团的荣誉,你们这是要把用自己脚践踏我们的荣誉么?”

    “荣誉可以当饭吃么?”立刻有士兵反对。其他士兵也跟着喊:“那些大贵族们囤积粮食只想卖个高价,难道他们就没有羞耻心么!”

    等士兵们喊完,西塞留斯大声喊道:“荣誉不可以当饭吃,但是饭如果是抢来的,那就是在抛弃我们的荣誉。你们看我手里是什么!”

    喊完,西塞留斯将一个沉重的皮囊高高举起。大家光看皮囊也不知道里头装了什么,有人打趣的说道:“难道里面是钱么?”

    “对!里面就是钱。兄弟们,你们没有猜错!”西塞留斯边喊边向人群里面走,最后他跳上队伍中央的撞车,居高临下的喊道:“兄弟们,我不会阻止你们去贵族的庄园,但是我不愿意大家践踏我们军团的容易,直接从光荣的罗马军人沦落为盗贼。这个钱袋里面是我所有的钱,也是其他军官们所有的钱。但这不够,我请求大家为了自己的荣誉拿出钱来,从贵族庄园里面用年初的价格卖粮。我知道大家很气愤,但是气愤终会过去。等到以后,大家回想起今天的事情,就可以挺起胸膛说,我们只是要维护公平的光荣的罗马军人,而不是靠抢掠夺取别人粮食的盗贼!兄弟们,我请求你们,请求你们为了自己,为了军团光荣,拿出钱来。”

    士兵们都没想到还有这招,大家从军前也都是正经人。出了军营之后心里面着实也有些不安,此时见到终于有军官出来带头,说的也有道理,不少人就摸起了口袋。

    有士兵则上前质疑西塞留斯,“西塞留斯,可我们的钱不够,怎么办?”

    西塞留斯大声应道:“钱不够就给他们写借条,这个月还不清就下个月还。兄弟们,我相信朝廷一定可以解决这次的问题,等到事情解决的时候,咱们难道就要承担盗贼匪徒的污名么?为了自己,我请兄弟们想清楚。”

    看着西塞留斯手里那个沉甸甸的大钱袋,士兵们中有人掏出口袋里所有钱递给西塞留斯。这样的士兵越来越多,钱袋很快就变得鼓鼓囊囊。西塞留斯又喊道:“谁先回去把我们的斗拿来,咱们到底拿了多少粮食,也明明白白的。”

    士兵们服从了,没多久,队伍再次向着贵族的庄园进发。

    两天后,盖亚城出现买粮的事情就通过电报传到了东罗马,传到了其他城市,传到了许多军团。买粮事件随即在各地出现了。

    又过几天,希拉突然接到邀请函,发帖的是她未来的大嫂。希拉觉得大嫂家可能是决定赶紧成亲,在这么一个混乱的时期,大贵族有一个军团军官的亲戚也算是某种让人安心的选择。希拉并不讨厌自己未来的大嫂,那是位美丽又有文化的女子,哥哥西塞露思就非常喜欢她。自己家的物资也够大,便是增加了大嫂和大嫂的侍女也不是问题。万一房间不够……,哼哼……希拉想着弟弟被迫让出游戏间的可能表情,还觉得很开心。

    等她下了马车,走进豪华的宅邸,就见到大厅里面聚集了不少人。看着这帮人的面孔,希拉明白自己想错了。这些人不可能是为了婚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