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绯红之月

第238章 破口(二十八)

    “耶律洪这是想干什么?”卢柏风的声音里面都是怒气。此时大宋的电报线在天竺土王们的帮助下终于从孟买直接贯穿天竺半岛,消息传递速度再次提高。这条昂贵的电报线也的确送来了有价值的情报,哪怕情报是负面的。

    最新消息显示欧罗巴行省节度使耶律洪竟然采取了相当强硬的手段将意见不同的官员叫回雅典述职。本来这也不是外交部的公务,可这么搞让外交部长卢柏风都看不下去了,如果情报没错,这位耶律洪的野心膨胀到了看着就幼稚的地步。他居然想直接介入东罗马建立元老院的制度里面。

    罗义仁呵呵笑了笑,却不说话。赵谦目光看着没啥焦点,完全在想他的心事。这让卢柏风觉得自己仿佛小题大做。他问道:“两位就不想说些什么。”

    “没啥要说,看太子怎么决定。”罗义仁爽快的表态。

    赵谦轻轻一笑,目光虽然还是没有固定焦点,他开口说道:“我觉得突然换人并不合适。这毕竟是制度。”说完,赵谦抬起目光看向卢柏风,“卢部长,我想请外交部派遣一名女性外交官前去东罗马帝国。”

    “为什么?”卢柏风不解的问。接着就看到罗义仁露出了笑意,看来这家伙已经明白了太子的想法。卢柏风追着太子的思路想,却发现自己跟不上思路,只能问道:“为何要派遣女性外交官?外交部里面还没有有分量的女性外交官。”

    “外交部里面有女性,外交部任命之后她就是外交官。至于外交官有没有份量,这个外交也从来不靠外交官自己,咱们大宋有多大份量,外交官就有多少份量。”罗义仁解释道。

    卢柏风又想了一阵,这才算勉强明白赵谦的大概意思。他试探着问:“太子这是要准备向东罗马帝国表明大宋都有女性官员,给那个什么女性买办壮声势?”

    赵谦点点头,“嗯。我们也不能下令让东罗马帝国听命,这么做倒也能达成目的,但是却会让那位东罗马姑娘陷入窘境。”

    “可是传统哪里能这么容易打破。”卢柏风表达着自己的态度。如果不是赵官家这样的大英雄,谁能答应女性从政当官。但是即便是赵官家,如果他不是在蒙古摧毁了临安朝廷之时推动,只怕也千难万难。现在大量官员的女儿当了官,大家的利益已经与新制度绑在一起,这才算是解决了问题。不然的话只怕早就有人反扑了。官位就那么多,女性分走一份男人就少一份。东罗马帝国的传统可没见到有如此强大的英雄推动改变的迹象。

    “卢部长,你自己都说要有份量。大宋这么做,东罗马里面难道真没有几个明白人么?我其实还觉得没有明白人倒也好,瞎起哄的事情经常会导致各种意料不到的结果。就跟我们修电报线,原先只敢在已经完全征服的土王地界上修,没想到土王们瞎起哄,以为不修就不被重视。这么下来反倒意外顺利。我还听说修了之后土王们觉得咱们大宋修这奇怪的东西,就是咱们大宋用来表示这是自己人的标志,所以让他们巡视,不许人靠近破坏,他们很给力。这下理藩部反倒有了考核土王政绩的一个新标准。”

    卢柏风知道此事,只觉得又滑稽又让人觉得涨了见识。卢柏风说的没错,这样的事情果然是得顺势而为,但是大宋有足够的份量,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也可能引发非常激烈的变化。想到这里,卢柏风突然更清楚自己对耶律洪的不满到底为何,他叹道:“耶律洪是不是真的以为他亲自干的事情才算是他的功绩?他在东地中海那么久,竟然不知道大宋也是乘势而为么?”

    这次罗义仁双唇紧闭,一声不吭。赵谦微微叹口气,“唉……,咱们谈关于派遣外交人员的事情吧。”

    卢柏风知道欧罗巴行省节度使是有任期的,虽然现在看耶律洪这个任期结束就得回国,而且他的评价也不会高。但是按照大宋的制度,除非耶律洪做出过底线的事情,否则不能撤换。当然,这也意味着耶律洪秋后算账的时候会有更多记录。毕竟人一旦开始冒傻气,就会不由自主的干下去,甚至碰到鼻青脸肿都停不下来。

    既然知道事情的急迫性,外交部立刻运作起来。选人,询问,最后一位军人家属出身的穆姓人员愿意去万里之外的欧罗巴行省出任一任外交官。这边立刻开始走流程,上头亲自下令要快,官僚系统发挥出了空前的效率,三天内走完所有流程。而穆同学的面谈都是派遣了外交部副部长杨从容到松江府的外交部外派单位完成。

    杨从容的电报走的是特快极电,看得出他评价尚可,认为‘出去的话还不至于丢人’。罗义仁看完之后笑道:“这个评价好,守住了底线。”

    能不丢人就行了,外交部也没有真的指望这位穆同志在海外立下陈汤一样的功业,她只是试图引发连锁反应的一个小石子,实际上外交部已经有了决定,不管那个什么女买办最后选议员的事情最后结果如何,穆同志一年就回来。外交是个很苦的差事,光是在还望奔波几万里就够挑战很多人的极限。

    这边敲定之后立刻派人出发,卢柏风签署完文件,看着面前的台历,他郁闷的发现距离他不得不到某个县里面任职只剩下三四个月。可这样的事情好难引发整个朝廷官员的集体反对,大宋朝廷里面的部长就那么点人,他们离开就意味着后面的人立刻可以接任。至于更低级的官员,看到部长承受这样的经历,只怕大多数官员心里面还很高兴呢。

    看着熟悉的办公室,卢柏风长叹口气。真的要离开了,以前他还觉得自己很清贵,是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物。真的面对人生的起伏,卢柏风发现自己和普通人其实没啥本质分别。权力在手,真的一点都不想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