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绯红之月

第327章 和平诚意(七)

    “你去告诉旺而达,如果他真的尊重我,我才是决定他有没有脸来见我的那个人。”

    走在路上的艾琳娜被这句话所感动,她清楚自己现在做不到如此讲道理。到了旺而达住处,艾琳娜理直气壮的DuangDuang敲门。看到意气消沉的旺而达,艾琳娜也没有之前那种兔死狐悲的悲凉。她进去之后关上门,大声说道:“阁下让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尊重阁下,你就该明白,你没资格决定你有没有脸去见阁下。阁下才能决定你有没有脸去见他。”

    旺而达神色愕然,过了一阵之后他带着点希望试探着问道:“阁下没有生气么?”

    “你凭什么决定阁下要不要生气?”艾琳娜有点怒了,旺而达的反应让她想起以前的自己。艾琳娜因为做错了事情害怕父母生气反而遭到更严厉的惩罚。严厉的惩罚让艾琳娜终于明白她没资格决定长辈和别人是不是生气,那不是艾琳娜能决定的。艾琳娜能决定的只有自己要不要接受现实。

    “阁下还是生气了。”旺而达再次陷入绝望之中。

    这反应更刺激了艾琳娜,她怒道:“旺而达,阁下曾经给咱们讲过办事处的规矩,还带咱们去了办事处参观。其中有个条幅讲,失败比懦弱光荣。失败并不稀奇,我们每个人都失败过很多次。你现在是不敢承认失败,你现在就是懦弱。你决定不了你能否成功,你的失败往往是由别人来决定的。懦弱却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自己选择了懦弱,就是你自己选择了耻辱!你说个明白话,要不要去见阁下,要是你不愿意去见阁下,就这样吧。我是不会再来啦!”

    说完,艾琳娜目光灼灼的看着旺而达,等着他说出自己的决定。

    旺而达神色的变化展现出他内心的挣扎,过了一阵,旺而达哀叹道:“我再也做不了大事了,这次失败让我知道我做不了大事。”

    “你!……”艾琳娜被气的说不下去。大事哪里那么容易,旺而达与艾琳娜才跟了希拉多久?也就两年多点吧。希拉光是在办事处就待了差不多四五年。艾琳娜的父母谈论起希拉的时候认为就算是现在这样响当当的希拉在强大的办事处面前依旧算不上什么。希拉阁下尚且如此,旺而达未免太看得起自己啦!

    看着旺而达绝望的模样,艾琳娜有点心软了。她当年也经历过这样的心路历程,便是东罗马大贵族又能如何呢?甚至是东罗马的巴塞勒斯又能咋样呢?现在西罗马帝国的皇后玛利亚公主简直是两罗马的象征,是一位无比尊贵的人。在玛利亚公主年轻的时候只是因为伊尔汗国的汗王旭烈兀提出要求,玛利亚公主身为巴塞勒斯的父亲就把不到二十岁的公主嫁给旭烈兀,送亲队伍到了伊尔汗国的时候旭烈兀汗王寿终正寝,玛利亚公主就被嫁给旭烈兀的儿子。玛利亚公主就这么一蹶不振了么?她并没有。她接受了命运,并且通过自己的知识与努力成为伊尔汗国景教徒的精神领袖。

    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比失败更可悲更难以接受的事情。因为玛利亚公主扛住了,命运终于将公主送回到她心爱的人身边。用现在的荣光回报了玛利亚公主的坚忍。与那些大人物相比,旺而达或者艾琳娜面对的这点事儿也能叫做事儿?

    “旺而达,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要以你自己的标准来判断自己的遭遇,还是决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希拉阁下去判断。如果你决定服从希拉阁下,那就跟我一起去见希拉阁下。如果你要自己决定自己的成败和价值,你就留在这里自己做决定吧。我告诉你,我曾经以为我自己能决定我的价值,所以也曾经和你现在一样感到痛苦。后来我明白我错了。希拉阁下是个非常宽容的人,如果你肯在她面前承认你失败了,并且接受希拉阁下的决定,希拉阁下不会抛弃你。但是你得快,因为希拉阁下能理解你会失败,却不能接受你去决定她的想法。如果你一定要那么做,就是证明你不尊重希拉阁下。现在希拉阁下的善意就在你面前,到底是诚恳的接受这个善意,或者不知天高地厚的去践踏这份善意,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说完,艾琳娜懒得看到如以前懦弱自己般的旺而达,她起身就离开了旺而达家。一路上艾琳娜心情糟糕,她曾经听希拉阁下说过办事处的内部学习,其中一句话是‘当我们真正回望自身的时候,就能看到自己所厌恶的东西正是自己本身。’看到活生生的过去的自己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那一举一动都令自己格外痛恨自己过去的软弱与无能。

    回到希拉那里,艾琳娜本来想用尽可能文雅的言辞美化一下旺而达,可艾琳娜说了几句就说不下去。听到希拉有些不解的问:“艾琳娜,到底发生了什么?”艾琳娜索性把自己所见以及所想竹筒倒豆子般讲了出来。

    艾琳娜越说越气,这太令人羞耻了。怪不得办事处要把‘失败比懦弱光荣’写在墙上让大家天天看,因为包括艾琳娜在内的每个人都会这么做。

    “哈哈哈哈哈……”希拉听了个大概之后忍不住大笑起来,不过笑了一阵之后她捂住嘴强压呕吐的感觉,于是笑声暂时停下来。

    听着笑声,艾琳娜低下头沉默下来。她突然觉得自己也未免有些不厚道,因为她的愤怒其实很大一部分是针对自己而不是旺而达。只是借着旺而达这件事发作出来罢了。

    嗯!希拉清了清喉咙,“艾琳娜,谢主任曾经对我讲过,想成为主流社会的一员需要两个条件。嗯……谢主任所说的主流社会是指那些靠自己的能力拥有立足之地的人,你明白么?”

    “明白。”艾琳娜爽快的答道。希拉就是靠自己获得这一席之地的人,艾琳娜非常羡慕。她知道自己的力量别说一席之地,连立锥之地都没有。

    “主流社会的人有两个条件,第一就是有人教,第二就是输得起。我在办事处的时候接受过非常良好的教育,对于你和旺而达,我认为我也尽力教给你们各种知识。我们都是有人教的人。”希拉讲着她的想法。

    “我非常感谢阁下的教育。”艾琳娜立刻答道。不仅是在希拉这里接收到的教育,艾琳娜觉得自己的父母也尽力教给她人生的知识。

    “输得起同样重要。旺而达现在感觉他输不起,在我充分授权的局面下他尽力了,他的力量也许就这么大,当那些投资人变卦之后他已经没能力继续推动医院的事情。至少现在不用指望他了。我想问问你要不要接过这件事。”

    这个问题让艾琳娜不想回答,思考一阵,艾琳娜问希拉:“阁下,这件事这么重要么?”

    “医学院以及医学院附属医院对东罗马非常重要。”希拉答道。

    “为什么?”艾琳娜还是不太理解。

    希拉忍不住叹口气。这就是艾琳娜不如旺而达的地方,至少旺而达在听了希拉安排之后很快就理解了医学院的重要性。且不说医学院建成之后能为上层以及军团提供的医疗服务,光是模仿大宋体系的医学院本身就可以如钱庄一样为很多愿意上进的人才提供出人头地的机会。想了想,希拉问艾琳娜:“你觉得医院是作什么用的?”

    “培训医生。”艾琳娜答道,说完之后她忍不住声音都低了,“阁下,现在的医学院会不会让您遭到很多人的敌视?”

    “我不缺乏别人的敌视,这个也许有影响,却不那么重要。因为我能有今天依靠的是别人的支持。你再想想。”希拉决定让艾琳娜自己做决定。

    艾琳娜回到家,左想右想,就去找了父亲。老爹听完艾琳娜介绍情况,思索片刻后答道:“你好好做这件事。我觉得可以做。”

    “父亲,阁下会让现在的医生很难过,那些医生可是能给不少人说上话。”

    “未来的医生能给更多人说上话。熬过这一段对于希拉阁下并不难。而且你还没看到另外的事情,希拉阁下拥有了医学院之后,会有多少小贵族和军团家庭的人愿意投奔到她门下。那些人就可以无视了么?”

    “那些人能有多大用处?他们的家庭真的会感谢希拉阁下?”

    “他们即便不感激,至少不会敌视。同样,现在的医生们真的会那么敌视希拉阁下么?我认为也未必。真正想扳倒希拉阁下的人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艾琳娜。那些元老们正在为连任而忙碌,他们知道希拉阁下与军团的关系。军团以及军团家属是最热衷获得公民权的人,在西部与东部城市里面被军团青睐的城市元老就会连任,朝廷里面也知道军团是他们的支柱,没有这些人出手,一群失业医生凭什么扳倒希拉阁下?更何况他们还未必失业。”

    听父亲讲述了这些上层的利益斗争,艾琳娜觉得有了信心。她又问道:“父亲,我该怎么游说那些有钱的人?”

    “和希拉阁下做的一样,告诉他们医学院能够为他们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能给他们多大的帮助。现在的投入与以后收益相比到底是如何的。很多人不会认为医学院对他们有多大帮助,很多人会想着搭便车。这都是人之常情。不过艾琳娜,终归会有人愿意出钱的,只要他们觉得自己现在没有其他机会,他们又想在东罗马未来的上层社会中拥有一席之地,他们就会出钱。接下这份工作,好好干。”

    “父亲你会投钱么?”艾琳娜问。然后就见到老爹摇摇头,“我有要投钱的地方,实在是没钱投入这里。就算是投入也只能投点小钱。毕竟医学院时间太久了,你之前也说过,医学院至少需要花费十年时间学习其他各种知识,还得经过种种考验,之后还要跟着医生实习四年。加起来超过十四年。艾琳,哪怕一个孩子从六岁开始学习,跟着实习期结束,能够单独出来作为见习医生,也超过二十岁了。这个时间太久了。”

    “嗯嗯嗯!”艾琳娜一个劲的点头。这话虽然是老爹对投资医院的看法,却让艾琳娜明白了上层到底是怎么看待投资医学院这件事的。在大宋,小学五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高中毕业之后考医学院,四年学习时期就要参与实习,毕业之后还有一年时间完全实习。之后才是见习医生。这已经是十六年时间。一个年轻人六岁上学,毕业都二十二岁了。这时候他们正好处于一个有能力却需要好几年时间来积累经验的阶段。真等到他们能独当一面,怎么也得二十六岁了。

    二十六岁在东罗马帝国都是一个完全的成年人,甚至是直奔中年而去的年龄。这中间的任何失误都会让他们之前的积累遭到很大损失,甚至是化为流水。这个现实非常残酷。

    第二天艾琳娜见到希拉,也没问旺而达有没有来见希拉,而是向希拉表示她愿意接下这件事。希拉点点头,应道:“你把给蒙古王妃的礼物发出去。”

    从君士坦丁堡到大马士革的航线已经非常热闹,艾琳娜去发东西的时候却见旺而达正在码头仓库里面等着,见到艾琳娜,旺而达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说那些。”

    “你……”艾琳娜有些意外。

    “我负责送礼物到大马士革。”旺而达解释道。

    艾琳娜点点头,她想告诉旺而达她接过了这件事,但是艾琳娜却不知道该

    从君士坦丁堡到大马士革的航线已经非常热闹,艾琳娜去发东西的时候却见旺而达正在码头仓库里面等着,见到艾琳娜,旺而达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说那些。”

    “你……”艾琳娜有些意外。

    “我负责送礼物到大马士革。”旺而达解释道。

    艾琳娜点点头,她想告诉旺而达她接过了这件事,但是艾琳娜却不知道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