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绯红之月

第342章 信仰(二)

    赵嘉仁退位,赵谦登基,太上皇专管学社。这个巨变在大宋朝廷里面引发的震动不到三个月就消散了,尤其是几个不开眼的家伙胡说八道被一撸到底之后,再没人谈论此事。只是有些官员突然就爱起‘谦~受益,满招损’这句话,特别是读第一个字的时候要有点停顿。

    丈夫恢复正常让萧美美很高兴,得知有人如此用字,她不高兴了。找到赵谦说此事,赵谦淡然答道:“我会和太上皇一样,无讳。”

    “这以后一定会出事。”

    “既然一定要出事,出事了惩治违法不就好了。”赵谦很淡定。

    “官家这是……何必呢。”

    “我真不生气。这只是一种表达方式,为何要放在心里。”

    “那些人是在表达对官家不满。”

    “很正常。我娘提起我爹也许多不满呢。”

    萧美美想起自己的婆婆对公公的冷嘲热讽,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家庭就是如此,但是赵谦对官员未免有些过于放纵。不过丈夫有了决定,萧美美可不想干政。

    若是说心里面毫无芥蒂,赵谦知道这肯定谈不上。不过这件事并不重要,至少在当下根本谈不上重要。和老爹谈完之后,赵谦这些天整理了思路,确定了他认为的关键。以至于赵谦甚至怀疑这帮人的反弹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

    带着平静的心情继续自己的工作,赵谦突然接到了江浙高官贾唯信的报告。贾唯信在报告中表示,江浙省愿意自行筹备资金修建省内的铁路。先期计划将松江府城、宁波府城、杭州城、姑苏城连接起来。

    建省之前已经有过几个府商议自筹资金修建铁路的事情,赵谦听说过,甚至有些府派人询问过赵谦朝廷会怎么看。事情最终没成不是因为大家不支持铁路,而是每个府都不大,各自财力有限,都不想由自己的府来承担大头。

    建省之后的局面就不同了,江浙省里面名城颇多,松江府又号称富甲天下。出现各省要搞省内铁路是完全可以想象。只是看到铁路债券的利息居然高达每年15%,赵谦皱起了眉头。朝廷自己修铁路靠的是财政拨款,财政拨款就不需要考虑利息问题。

    再看一遍规划书,江浙省不缺粮食,便是来十万倭国劳工也没压力。铁道兵是朝廷部门,工资是由朝廷财政支付。钱用来购买各种铁路设备,铁路设备生产周期和铺设周期可以算出来。这个周期不到两年,贾唯信认为两年后江浙省可以通过各种财税收入来还上这些钱。

    赵谦左思右想都觉得不太对劲,就召集了会议。铁道部听完这个计划,上来就问:“这铁路修成之后归谁?”

    这个问题问得好,其他大臣都看向赵谦。赵谦应道:“大家有什么意见就提,不用担心这个的可行性。若是各种意见综合起来证明这么做不可行,否了此事就好。”

    话说到这里,财政部长斟酌着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个可行。只是不知道铁道部有没有多余的人力来修建铁路。”

    铁道部长答道:“铁道兵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已经安排好了。”

    “我是这么想的,只是我自己这么想。我看铁路现在修建的进度是路基和砟道先铺设好,铁轨什么的是一边铺设一边安装。这个铺设与安装能否分开来做?”

    “肯定不行!”铁道部长干脆的否定了,“几百吨的东西不用火车来运,要用什么来运?”

    “我的意思是江浙那边河流多,修铁路可以很多路段一起开工,修建铁路的速度会快很多。北部的铁路抽调些铁道兵,并不会让北边铁路修建速度降低很多,但是这些人在江南能以极快的速度修建起大量铁路。”

    这话又让重臣们的目光落到了赵谦身上。赵谦没想到有人竟然提出调整以前定下的铁路建设计划。这种勇气……能算得上是勇于任事么?粗略一想,觉得这看法又很有道理。使用十份力量,总产量是十。把十份力量分成一和九两份,总产量变成十二,就意味着效率提升了20%。这样的变化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于是赵谦问其他大臣,“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本以为是一个可行性讨论会,一个多小时后居然谈出了三个要点。一自然是北方铁路的进度可否以正常进度而不是最高进度进行。二是地方筹款建设的铁路的所有权。三是可否为铁路建设发行债券。

    赵谦以为铁道部会最激进,没想到财政部比铁道部更激进。赵谦询问财政部为何在铁路建设上如此坚持,财政部长答道:“铁路不光是交通工具,对经济拉动的力道难以想象。开封到海州(连云港)的货运量增加了五倍。海州人口在过去三年里面增加了一倍,而且还在不断有人涌入。海州城按照以前五倍的面积在建设,虽然欠了非常多的钱,但是税收也大大增加。”

    这话让赵谦眉头微皱,他感觉财政部长对于债券异乎寻常的热情貌似有了理由。

    财政部长把话说到了明处,“官家,当下局面是产销两旺。唯一问题就是谁为基础建设掏钱。”

    “你们想用倭国劳工?”赵谦问道。

    “不,倭国劳工是用来干那些大宋劳工不愿意干的辛苦差事。如果铁路通车,加上沥青官道,很多城市周边的农民就愿意进城干活。”

    赵谦眼睛一亮,对财政部长的不满很快变成了赞赏。所谓‘轻民力’是指百姓干活之后不给钱,或者给很少的钱。财政部长的看法却非常正经,大宋农村人口并非不愿意干体力工作,只是他们不愿意干太过辛苦或者离家太远的体力工作。既然倭国人已经完美的补上了这个缺口,大宋农村人口愿意做的工作就需要良好的交通。

    “官家,太上皇殚精竭智,为大宋打下极为良好的财政基础。若是没有铁路与这么多基础建设,我大宋财政收支平衡非常健康。太上皇的铁路与官家的沥青官道建设对国家有巨大好处,只是这些投资缺钱。不如发行债券,筹集资金搞建设。可以补上这些缺口。”

    铁道部长听不下去,大声问道:“借了钱还是要还。更要支付利息。这些利息算谁的?我把话说头里,太上皇可说的清楚,铁路建设的目的是方便大家出行,所以车票和货运价格不会高。”

    这话明显没有打击到财政部长,部长应道:“国家经济活跃,税收自然会提高。这些在短时间内无法弥补如此大的缺口。所以就得堤内损失堤外补。我听闻已经有人在北扶桑行省找到了砂金地带。另外,在南方的方丈洲好像也有金矿。”

    “金矿?”赵谦惊了。他发现自己只是自以为了解到了各种情报,实际上他了解到的情报与现实的情报有许多差距。

    “除了金矿,光是来自东地中海的橄榄油制品也是一大利益,我们也可以充分利用东地中海以及天竺半岛的贸易。只要规模够大,利润就够高。从长远来看,现在借的这点钱所产生的利益远比那点利息大很多。当下铁路所到之地,大家都去乘坐火车,运河里面走的都是货船。运河货运量反倒增加了一倍。”

    赵谦听到这里只觉得讨论的内容已经超出了这次会议的范围,便说道:“以后再说那些,关于这件事,大家怎么看。”

    “利息不能超过10%,不然的话我们铁道部不认。而且铁路必须归我们所有。”铁道部长斩钉截铁的确定了上限。

    不等赵谦说话,财政部长笑道:“我本就不想让各省自行发行债券,发行债券得由财政部决定。不过财政部的这笔铁路债券可以在江浙省发行。”

    会议结束了,赵谦只觉得思绪繁杂。仔细想想,赵谦又觉得自己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老爹是怎么捞取的第一桶金。他派人跑去倭国附近的岛屿开采金银矿,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第一桶金。如果大宋朝廷有更多金银储备,自然可以发行更多的交钞,这些交钞又可以明确投入到基础建设之中。

    想起沥青官道被认为是自己的功劳,赵谦在心虚中又感受到了极大欢乐。没有老爹的指示,赵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用沥青铺设道路。但是老爹下了命令,赵谦执行的结果是发现扶桑洲的沥青品质真好,太适合做道路了。道路用了将近一年依旧崭新,去年赵谦亲自主持会议组建了一支庞大的船队,今年运回来了三十几万吨沥青。江浙省各大城市都开始大铺沥青道路,到现在的反响非常好。船队也从这大宗商品中赚了不少。这些功劳全部归到了赵谦名下。在此之前,赵谦最有名的大概只有‘寻九尾狐’那次。不过那次的事情来得快去得快,很快就没了讨论。没想到因为这项大宗贸易,‘得九尾狐’的事情又被提起。让赵谦的声望得到一点加持。

    任何经济活动的影响都不止那件事本身,接着沥青贸易,已经有人要在大宋北扶桑行省的定居点开办工厂。在船队抵达扶桑洲前开采出更多沥青。如果扶桑洲北部有砂金矿的消息是真的,赵谦已经能看到北扶桑行省快速壮大。

    想来想去,赵谦决定同意发行铁路债券。摸着石头过河么,如果走不下去停掉就好。如果能良好运营,岂不是开辟了一条新路?

    经过三个月筹备,财政部放出了第一批债券。债券额度为五千万贯,年息14%。虽然铁道部坚决反对,财政部还是用了这个利息。大宋官方的借贷利息曾经是50%,北宋王安石的青苗法贷款利息算是‘真良心’,也有20%的利息。这些年大宋货币供应量充足,利息也在10%以上,14%的利息在财政部看来算是有吸引力的底线。

    五千万贯在大宋不算什么,不过也不是个小数字。赵谦觉得发行之后大概得半年才能卖光,没想到发行了两周,十一天内就买了个精光。原本赵谦不想调查都是谁买的,此时他却不得不派人调查。到底谁的手里有这么多钱,要是弄不清楚的话赵谦觉得不安心。

    此时已经到了大宋341年,赵谦40岁生日就要到了。过完春节,过完元宵,二月二龙抬头都过了,总算是提交上来了报告。五千万贯铁路债券的主要购买者是大宋官员。

    看完报告,赵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想什么。按照道理,大宋的官员们如此支持朝廷政策是好事,朝廷需要用钱,官员手里有钱。官员们购买了如此优质的债券自然安心,朝廷筹集到了足够的钱财,同样满意。然而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赵谦很想靠自己解决心里的不快,但是他做不到。最后赵谦只能去老爹那边。

    赵嘉仁听赵谦讲完事情始末,就问道:“你想收回这批债券?”

    “我不打算收回!”赵谦语气坚定中有点怒气。

    “你为什么生气?”

    “我觉得财政部知道官员会抢着购买,所以才提高了利息。好像他们在算计我。”

    “你有证据么?”

    “没有。正因为没有,所以生气。”

    “哈哈。”看着儿子的表情,赵嘉仁忍不住笑起来。

    赵谦被老爹笑的有些尴尬,他问道:“官家,我只是想来问问,官家遇到这等事的时候是怎么消除不快的。”

    “我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执掌了价值几十亿贯的资产,那时候的几十亿放到现在大概价值上百亿。所以这点钱在我看来根本不算事。以后你决定过几十亿上百亿的钱之后,自然就不在乎这点事了。”

    赵谦听到这话,觉得老爹说的也许有理,却也只是也许。那种被算计的感觉依旧没办法立刻消除。然后就听老爹说道:“赵谦,如果一件事合法、合理、合情,你就得认。这就是人的时代,时代已经变了。你知道时代变了,所以才会决定用发行债券的方式。那么你就得尊重人们的选择,如果你不尊重,就说明你没有承认时代变了。”

    从老爹这里出来,赵谦还是觉得心中不舒服。但是这感觉却在不断消退。占据他想法的是老爹方才的话。是的,时代变了。神的时代结束了。赵谦是知道的。不过还是有些不习惯。

    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赵谦心中的负面情绪已然消散。一个念头充满了他的胸膛,‘这个时代,我能对付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