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新特工学生 王大忽悠

第2289章 真神转世,我最牛啊(五千字大结局)

    “原来如此。”赵炎这才恍然大悟。

    他自己都没想到在取得九色雷刀的时候,竟然还在无形之中救了深渊古国的圣女一命,这根本就是一个巧合。

    “圣女谬赞了。”赵炎笑道,“其实我只是无心而为,你无需感谢我!说起来,还是你自己的运气好!”

    圣女道,“受人救命之恩,我必须报答!不如这样,我带你前往深渊古国,在那里你的修炼速度将会一日千里!更何况你有九色雷刀这样的神器,那里绝对更加的适合你,天狼山帝国的天才府虽然还不错,但是和我们深渊古国的底蕴比起来,相差太远了!”

    赵炎还是摇头,他相信圣女说的话,但是他走不掉。

    他考虑的不但有自己的母星地球,而且还有他的血佛项链,以及亚蒂斯之门!他如果去了深渊古国,自己又怎么前往仙界,又怎么找到自己的父母亲人?

    圣女看他还是拒绝,不由得又低声向赵炎泄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我们深渊古国可是有着真神存在!”

    “什么!真神!”赵炎听到这一句,心中为之一震。

    从古至今,真神就是庞大宇宙的最高强者!尤其是后天的真神,实力还要超过那些古神,每一个都是永恒不朽的传说!

    圣女看见赵炎心动,又道,“我们深渊古国对于后辈的培养非常重视,你如果愿意过去,我相信一定有真神会收你为徒,到时候你的修为大增!别说是暗星殿这种区域势力,就算是天狼山帝国的皇室也要匍匐在你的脚下!”

    赵炎相信圣女没有吹牛。

    深渊古国一直都是宇宙之中最为神秘的存在,历史最为古老,在宇宙中其他两个势力发展强大之前,深渊古国就已经存在了很多年!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真神存在!

    如果真神愿意收徒弟,传授成神的秘诀和经验,恐怕天狼山帝国的皇帝和紫焰圣殿的圣王,都愿意放弃所有的权利,拜师学艺!

    赵炎还是摇摇头,就算机会这么好,他也不能够放弃自己的父母和亲人!

    他道,“多谢圣女来告诉我这些,但是我手中还有不少的事情,我这些事情没有解决掉,是不可能前往深渊古国的!我倒并不是拒绝圣女的邀请,我只是想能不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到时候我再去深渊古国,还要请圣女帮我引荐一下!”

    圣女听这一说也是放下了心来,深渊古国最重视培养后代,他们最大的目的就是培养一代新神!

    深渊古国虽然强大,虽然至今还有不止一个真神存在!

    但是这些真神已经活得太久了,这些堪称不朽的神祗,在岁月之中也会变得苍老,而且其中的大部分还经历了当初对外世界文明的战争,这些真神早就已经受了创伤!

    无法恢复的创伤!

    深渊已经有太多年没有新神诞生了!

    赵炎能够获得一把神器的认同,圣女相信这绝对不是偶然的,赵炎很有机会将来成为一代真神。

    这对深渊古国来说,简直是大有好处!

    圣女不但帮了赵炎,同时也是帮助了自己和深渊古国!大家以后要在这苍茫的星际之中携手同行,让深渊古国人类的根基更加稳固。

    可就在如此真挚的邀请之下,赵炎竟然又一次拒绝了,只是说以后去。

    圣女不由得劝道,“赵炎,时间不等人,机会也不等人!我这次回去深渊古国,就要参加圣子和圣女的终极选拔!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成为真神的弟子,很可能这是真神最后一批收徒弟!等你以后去的时候,就来不及了呀!”

    “原来是这样,可是不瞒圣女说,我现在是真的不能离开!我的父母亲人失踪了,我必须找到他们!”赵炎也就实话实说了。

    “这……”圣女一时之间也没什么主张,毕竟别人要去找自己的父母,自己没有理由阻止。

    如果此刻换成是自己,恐怕也会把寻找父母放在第一位吧!

    正在此刻,圣女所在的巨大飞船上突然骚乱了起来,一名女子飞速进来禀告,“不好了,有一位超强的半神级强者降临!”

    “出去看看!”

    圣女和赵炎赶紧走出来,一眼就看见在庞大的飞船甲板上,站着一个穿黑色披风的高大身影,他风尘仆仆,满身的气势惊人,一个人站在那里仿佛是一只巨兽,如同高山一般,让人望而却步。

    “暗星殿总殿主!”赵炎目光一凝。

    他这些日子想要努力的修炼,就是怕这样的强者来追杀自己,怕这样的强者威胁地球的安全!

    可是没想到,自己的修为还没提升,对头就已经找上门来了!

    “本来还想要请圣女离开,然后再对地球动手!没想到赵炎你就在飞船上,那就好办了!”

    暗星殿总殿主脸色阴沉道,“赵炎,我现在给你一条唯一的活路,那就是交出九色雷刀,然后让我废了你的修为!我可以保证你像一个废物一样的活着,让你好吃好喝过这一生,你觉得怎么样?”

    圣女勃然大怒,“暗星殿总殿主,你不要欺人太甚!既然让赵炎交出九色雷刀,却又还要废了他的修为!你简直是太过分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更何况是九色雷刀都认可的修炼者!”暗星殿总殿主阴冷笑道,“我可不会让我有一个深仇大恨又有如此潜力的对手留下!我能让他留一条狗命活着一生就不错了!否则他把9色雷刀交给我,将来又去深渊古国修炼成真神,我岂不是死路一条?圣女,今天这里没你什么事,你赶紧离开吧!否则,我可不管什么深渊古国!”

    说完,他的脚步猛的向下一踏。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整艘星际战舰剧烈的震荡起来,而从暗星殿总殿主脚下的甲板突然站开一条巨大的裂缝,力量从他的脚下狂泻,这艘巨型星际战舰竟然被这一脚给重创了!

    “你!”

    圣女低声道,“我马上会立刻打开战舰的防护层,这样可以困住他一会儿!你赶紧逃吧,有多远逃多远,等有机会就去深渊古国找我!还有你千万别回地球了!地球的星球圣法也挡不住他!”

    她一句话说完,巨型的战舰表面顿时浮出明亮的一层光罩,直接把暗星殿总殿主也包括在内,而赵炎却是在光罩浮出之前,冲了出去。

    “混账!”暗星殿总殿主脸上浮出怒火,“圣女你真是不知所谓,既然你想要早死,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他脚步一动,来到圣女面前。

    赵炎本来想回到地球,可是回头一看,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敢对圣女动手!

    这可是得罪深渊古国呀!

    就算是天狼山帝国的皇帝在这里,恐怕也不会敢这样做!但是暗星殿总殿主,却是一个疯狂的土匪样人物,他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

    “打开阵法,我来帮你!”

    赵炎毫不犹豫,在半空之中返回之后,拔出九色雷刀,施展上古一刀!

    瞬间在星空之中,黑暗和光明交替,而在如此的光线变化之中,一道撕裂一切的刀光斩落!

    圣女也知道自己一个人不是对手,她目光一凝,配合赵炎,也释放了她的最强攻击,“深渊凝视”!

    在星空之中竟然领结出了一只巨大的星空之眼,仿佛是真神一般的眼睛,凝视着暗星殿总殿主!

    “果然好实力!”

    赵炎和圣女都不是半神级强者,但是他们的实力都远超同等级的强者,两人放出最强攻击之后,造成的威力也相当惊人!

    在深渊凝视之下,很多强者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法,一动都不能动,身体之中的力量几乎瞬间被抽空,精神力都无法调动身体!

    但是暗星殿总殿主实力远超一般强者!

    他身体猛的一振,随即在他身周的4面8方,突然凭空传来隆隆的炸裂声,一切都在破碎,一切都在炸裂,就连他的身影也变得神秘莫测!

    “死!”赵炎的上古一刀斩杀在他的身上!

    但是在这空间的炸裂之中,暗星殿总殿主竟然消失了身形,赵炎和圣女联合施展的必杀一刀,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可恶!”

    赵炎脸色一变,突然大声吼道,“小心!”

    暗星殿总殿主知道这两个家伙联手很强,所以他干脆各个击破,先出手将圣女给干掉,到时候再抓住赵炎,那就易如反掌了!

    “不好!”整个星际战舰上一片慌乱。

    圣女可是她们的核心,如果圣女被杀,他们有什么脸面再返回深渊古国!

    不过就在此刻,圣女猛然一把捏碎自己脖子上带着的项链,顿时一个光圈轰然炸开,这个力量在星空爆炸之后,方圆数10万以内的星空瞬间变得万分缓慢!

    就连暗星殿总殿主都感觉自己好像慢动作一样,圣女就在眼前,他却难以接近!空间和时间都像一个沼泽,把所有人都陷入难以动弹!

    与此同时,一股苍老有伟大的气息在星空中蔓延,随后传来一声叹息,所有人都抬头去看,只见在圣女头顶上方的天空,浮现出一个白色长袍的老者身影。

    “唉!那么多外世界文明还没有消灭,你们却不分彼此,同族相争!杀人害命,屠戮后辈天才,就只是为了一把小小的武器!愚蠢啊愚蠢!”

    当这老者出现之后,来自于深渊古国所有的人包括圣女,大家都全部跪倒在地,向着老者跪拜,口中大声称呼,“见过门萨真神!”

    “真神显影!”暗星殿总殿主看得目瞪口呆,“我的天!竟然这个世界还有真神存在,深渊古国真是了不得,竟然还有真神活着!”

    门萨真神道,“深渊古国还有真神存在,是因为只有这里一直重视对后代的培养!自私自利不要紧,但是不要忘了整个人类族群的利益!只有那些天才后辈成长起来,我们才会更加的安全!如果我们纷纷觊觎那些天才晚辈的资质和运气,将他们扼杀在摇篮中,那我们这个文明也快结束了!”

    暗星殿总殿主咬牙切齿道,“前辈,你说的我都懂!但是这个小子我必须拿下,九色雷刀也一定属于我!虽然你是一位真神级的强者,但是你并不是真身驾到,你不过是一个虚影而已,你以为你能阻止我嘛?”

    暗星殿总殿主说完,顿时狂笑起来,在他看来,他已经完全的掌控局势,今天赵炎必须死,九色雷刀他一定要拿到!

    “愚蠢的人啊!”门萨长叹一声,这样一位超级强者看上去并不是多么的霸气,甚至有一些多愁善感,但是千万不要怀疑他的力量!

    “所谓半神级强者,其实和真正的神祗差得很远!等你成就真神之后,才会发现所谓的半神,根本只是一个笑话!”

    门萨真神又是长叹一声,然后抬起手指向下一点。

    他此刻占据星空的高处,仿佛距离暗星殿总殿主有相当遥远的路程,但是他这抬手一点,却顿时让暗星殿总殿主感觉到惊恐!

    一种死神的气息传来。

    “真神原来真的这么强!”暗星殿总殿主这回心里终于知道怕了,也知道半神和真神的差距了。

    “饶命啊!”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当下跪倒在地!他自以为自己强到无边,可是在真神的一个指头之下,他知道自己全错了!

    他弱小的就像一个孩子!

    轰!星空之中一团血雾炸开,门萨真神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真神出手,暗星殿总殿主当场身亡,尸骨无存,不过圣女也丢失了自己唯一一次救命的机会,下次再遇到危险,门萨真神可不会再出手帮忙了!

    不过门萨真神出手之后,目光却是看着赵炎,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真的像那个人啊!我现在知道九色雷刀为什么认你为主了!”

    赵炎不知道对方说什么,连忙抱拳感谢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只是不知道前辈认为我像谁?”

    门萨长叹道,“深渊古国的开创者,寻找了这么多年,原来转世重生在你的身上!好啦,现在终于把你找到了,是时候把你迎接回去!当年你陨落的时候,曾经颁布命令,在找到转世重生的你之前,深渊古国都会低调的闭门行事!从今天开始,深渊古国将会转变做事方式了!”

    “什么?”赵炎一下自己都懵了。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来头,竟然是深渊古国的开创者转世重生,这也太夸张了!

    “前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是一个地球的小小修炼者,在遇到一点小的机缘之后走上修炼的舞台,仅此而已!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多大的来头,更何况凭长相你就能确定我是深渊古国的开创者转世嘛?”

    “不是长相,是修炼者的气息纹路!”

    门萨说完,抬手在面前的虚空一指,顿时出现了一个非常真实的虚影,看上去像是一个古老的墓碑。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放出你的精神力或者是其他力量来感应你的墓碑!”

    赵炎立刻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当他精神力在虚空之中释放过去之后,可以清晰的看出在虚影上折射出无数奇异的纹路,而这些纹路在经过墓碑的瞬间,大量的记忆信息疯狂的涌了过来!

    “什么,我这是……”

    赵炎突然看见自己处于一片非常光怪陆离的奇异空间,在这里有着数不清的惊人而宏伟的建筑物,同时在这里又有着无数和宇宙人类都完全不相同的生命体!

    宇宙之中的生命体数以亿万,但是他眼前看见的这些生命体却是截然不同,是一些黑暗物质的生命!

    这些生命可以生长得如同宇宙中的人类,可以是碳基生命,也可以是硅基生命!但是其本质却与完全不同!

    这些黑暗物质的生命都非常的邪恶,而自己身处其包围之中,无路可逃!

    在那一瞬间,他的身体突然就此爆开,血肉向外发散,而他身体之中所修炼的所有力量却是没有向外爆炸,而是向内塌陷,越来越像内凝结,他修炼了1万年的力量最后浓缩成一颗血色的晶体!

    “血佛项链!”

    赵炎在那一瞬间完全明白了。

    他真的是深渊古国的创始者梵天真神转世,而他的血佛项链其实就是梵天的体内世界!

    所以这个项链在别人手上并没有起到太大作用,只有当落到他的手上之后,才会带领着他重生,才会一步步帮他走上巅峰!

    这些并不是偶然的巧合,全部都是宿命的安排!

    而十方乾坤诀也正是梵天真神给他留下的修炼功法!

    他被称之为十方之主,也正是说其实他就是血佛项链的主人,血佛项链之中有10层空间,只要他能走到巅峰,把这十层全部打开,他就能重获梵天真神所拥有的全部力量!

    不过梵天真神闯入异世界文明之后,又受到那些黑暗的邪恶生命影响,所以在他的内心又诞生了一个乾坤之主!

    但是这个乾坤之主毕竟是一个假货,所以到了和项链的第三层,他就无法继续向下走!

    所以才造成了仙界的突变,才把所有飞身成仙的下界人都抓了起来,他等着赵炎来找自己,他只有杀了赵炎才能真正的继承梵天真神留下的力量!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成问题了!

    赵炎被门萨真神提前认了出来,他也找回了自己前世的回忆,还有深渊古国的全力相助!

    当赵炎得到古墓碑之中传来的信息,古墓碑顿时轰然一声炸开,这东西再也没有存在的价值!

    与此同时整个深渊古国都为之震动,所有的强者都走出古国,疯狂的向这边赶来,来拜见深渊古国的创始者!

    门萨真神更是当场谦卑的跪下,兴奋得泪流满面,“我真的没有认错,老师你回来了!”

    赵炎站在星空之中,接受着真神的跪拜,心中也不由得感慨了一句,“原来我这么牛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