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鬼王传人 东地

第7章 不要回头

    李闲已猜出这些人的来路了。

    前些天李惠曾给他打电话,说现在乡镇上也学城市,开发小产权的楼盘,他们家的小院被划了进去,开发商几次游说要她同意拆迁,都被她拒绝了。

    想必这两个人就是那开发商的人。

    为了拆迁大半夜扮鬼吓人,这也太卑鄙了!

    李闲见那两个人又去拍窗户,他走过去一人打了一个耳光。

    “你”

    “你”

    两个人捂着脸,都以为是对方打的。

    敢欺负李惠,李闲哪肯轻饶,站在他们中间,又一人一个耳光。

    这一次两个人看得很清楚,不是他们彼此动的手。

    “妈呀,有鬼!”陈德清惊叫一声,翻墙就跑。

    吕少辉也慌了神,跌跌撞撞地跟着他,也翻墙逃了出去。

    两人的高帽子都掉在了地上。

    屋子里的李惠以为这仍是他们吓唬自己的招数,摇摇头,拉好窗帘继续睡觉。

    李闲并不打算放过他们,自己的魂魄随时可能消散,这一次若不把他们吓破胆,过几天他们可能还会来吓唬李惠。

    李闲也翻墙出去,紧跟着他们。

    “德清,等等我,没人追咱们!”吕少辉一边说,一边扭头往后看。

    跟在他身后的李闲,借机打了一个耳光上去。

    “妈呀!”吕少辉又惊又疼,一个跟头栽在地上,然后爬起来继续跑,边跑边叫,“那鬼跟着咱们呢!”

    听他这么一说,陈德清忍不住也扭头往后看。

    李闲一个箭步冲上前,也给了他一个耳光。

    “爷啊”陈德清直着嗓子叫着,逃得更快。

    李闲就跟着他们,只要他们一回头,就打耳光。

    两人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本镇唯一的一幢别墅前李闲听李惠说过,这家主人原是一个流氓无赖,但这些年和人合伙开了几个煤矿,竟然发了财,摇身成了本地的成功人士。

    “开门!快开门!快!”两人发狂拍门。

    大铁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光头男人将他们迎了进去,李闲也跟了进去。

    “快,快锁上门!”那两个人大叫。

    光头锁上门,一边陪着他们往客厅里走,一边笑着:“让你们扮鬼去吓人,你们怎么被吓成这种德行了!”

    “有、有鬼”

    “那鬼、鬼一直追我们”

    两人结结巴巴地说着,却不敢回头。

    “神经病,哪有鬼!”光头不信,本能地扭头往身后看。

    “不要回头”

    那两人提醒的声音未落,李闲的耳光已打在了光头的脸上。

    “操,谁打我?!”光头捂着左脸大骂。

    李闲又挥起巴掌,打在了他的右脸上。

    “妈呀”

    三人彻底疯了,一头扎进了客厅里。

    客厅里挤了十几号人,正吞云吐雾,商量着强拆的计划。

    “你们怎么了?”坐在正中间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脖子上挂着耀眼的大金链子。

    “鬼、鬼、鬼追进来了!”光头捂着脸叫道。

    “不就是陈德清吕少辉这两个鬼嘛”中年男人不屑道。

    “不、不是,他们两个假扮鬼,结果把真鬼招来了!”光头说道。

    “操,有个球鬼,拉出来让我看看!”中年男人粗鲁地笑骂道,“要是男鬼,老子把他杀了下酒,要是女鬼,嘿嘿,老子就玩死她!”

    满屋子的人顿时哄笑起来。

    看着那嚣张的嘴脸,李闲正要冲进去教训一番,忽然有人拉住了他。

    诧异地一扭头,却是前几天在公交站遇到的那风度翩翩的白发老者。

    老者抓住李闲的胳膊,纵身一跃,带着他飞出了别墅那数米高的围墙。

    “如果在三个人以上的人群里暴露身份,执法队会立即把你炼化掉!今天到此为止吧!”老者严厉地警告道。

    “您是”李闲本就对这老者有好感,忍不住想向他打听心中的所有困惑。

    老者只是摇摇头便转身离开,瞬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

    李闲坐在李惠的窗户下面,默默陪伴着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如果谁再敢来吓唬李惠,那怕会被什么执法队炼化掉,他也决不会再放过他们。

    好在一夜无事。

    李闲越发觉得寒冷,他甚至都能感觉到体内的本命阳气,如绚烂的烟花过后,爆竹残骸上那垂死挣扎着的一缕青烟,越来越小,越来越淡。

    忽然惊觉有好多事还没有做:小院的围墙太矮,早应该加高,木门也该换成铁门,否则太不安全了;早该催李惠找个男朋友了,一个单身女孩生活太不易……

    最迫切的一件事,是他在千山市的那套房子,应该过户到李惠名下!

    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唯一的补救方法是给李惠留下一份遗嘱,声明那房产归她所有,对了,还有一万多元的存款;还有房子里自己置办的所有物品……

    李惠已经起床,正匆匆地洗漱,她每天很早就要去上班。

    李闲最后看她两眼,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

    …

    回到千山市的家里,已是中午。

    李闲一刻不停地忙碌着,把所有想交待给李惠的话,都写进了遗嘱里;把所有属于自己的物品,都列了一个清单,注明全归李惠所有……

    最后,他把遗嘱、清单、银行卡、手机等贵重物品,都放进一个小皮箱里。然后在皮箱上注明:“李惠收”当然,这并不用寄出去。

    李惠有家门的钥匙,她每周至少要给自己打一次电话,一旦联系不上,自然会来找自己的。

    想到李惠推门而入,看到自己的遗体,必然会崩溃大哭,李闲一阵心酸。

    他走到床前,掀开被子,看着冰冷的“自己”发呆。

    幸亏现在是冬天,天气很冷,那具身体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也不知李惠看到了,会不会害怕?

    但为什么要让李惠来面对这具皮囊呢?她一个小姑娘,在千山市人生地不熟的,来处理自己的后事,必然困难重重。

    再说,一旦别人知道这房子里死过人,只怕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自己何不悄悄把这具身体拉出去处理掉,然后给李惠留一封信,就说自己遁世出家,以后再不回来了……这样她也不会那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