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黑巫师朱鹏 狂翻的咸鱼2

第九章:压注,压箱底的杀招!

    利用岩火之域天然存在的地裂环境与地火龙受创的左腿根部伤口,朱鹏一路进行着险象环生得左倾闪避。

    地火龙左腿发力会拉伤创口,他就刻意向左闪,过程中数次与龙口獠牙擦身而过,甚至被火焰喷到,幸好身上的军方法师袍有着极好的石衣抗性,因此朱鹏翻砸在地上剧烈摩擦后就将火焰滚灭掉了。

    军方法袍不好看,穿着起来也并不怎么舒服,但对于刀剑武器的物理攻击与常见杀伤性法术,都有一定的抵御功能。

    虽然躲闪地火龙的过程看得外面的观众惊呼连连,但除了口喷火焰实在不好躲闪之外,直接的物理性伤害地火龙连根毛都没能碰到朱鹏。

    只是对方的速度的确更快些,因此朱鹏很多时候真的是在近身纠缠着,以手弩超近距离地射击地火龙的口鼻脆弱处,有时候甚至将即将喷出口的烈焰生生顶回去。

    在场外的许多人看来,这绝对是颇有才气的死灵法师达秀-维克托在生死关头下的超水准极限发挥了。

    极限的规避躲闪,极限的弩箭上弦,这两组单纯的战术动作军中的精锐斥侯也不难做到,但真正难的却是在更强于自己对手的攻击下,将这两组战术动作有机结合,这样的操作叠加起来难度提升了何止十倍而已。

    在场外的人看来,达秀-维克托随时都有可能被狂怒的地火龙杀掉,死于非命时,另一边的魔兽骑士肯纳顿撑不住了,他近乎哀嚎着叫自己的魔兽返回支援,其实这个时候他直接投降的话至少能保住一条命。

    但肯纳顿也不知道是被打懵了,还是心里还有着获胜的侥幸,他只是叫自己的魔兽返回支援,因此就停留在半空中的高阶法师就不能介入救援。

    圣坦丁堡帝国军事学院十强赛是没有主动救援机制,要么一方认输,要么致死方休,虽然场外的高阶法师已经判定,在肯纳顿先生召回自己的魔兽时就已经败局已定,但既然肯纳顿先生没有选择投降,那么战斗就继续。

    果然,没过多久肯纳顿就被达秀-维克托的变异血骷髅一石斧抡死在当场,那头不顾自己左腿剧烈涌血发疯似地往回赶的地火龙当时就狂化了,魔兽骑士也许仅仅只是把自己的座骑当作是一种工具……但魔兽的智慧与世界认识面相对狭窄,它们把自己的主人当作是亲人、父母、甚至干脆就是自己的世界。

    剧烈喘息着,朱鹏的手掌虚按向远处肯纳顿伏倒的尸骸,下一刻浓烈得暗之迷雾以肯纳顿尸骨为中心扩散开来,那头地火龙不管不顾得主动扑入暗之迷雾内,下一刻即受到变异血骷髅的疯狂攻击。

    这具变异血骷髅在格杀肯纳顿后,受到三阶魔兽骑士的鲜血浇灌,现在几乎完全无需朱鹏的魔力供给了,它自身的周围就扩散开一圈死灵魔力令其战力增幅。

    嗜血,是死灵的天性!

    暗之迷雾对于变异血骷髅而言是没有影响的,每每当那头地火龙闻嗅寻找自己主人时,它就发动疯狂的攻击,如此反复,最后,当伤痕累累哀鸣着的地火龙找到肯纳顿的尸体时,它刚刚伏到主人的身躯上,想要将沉睡的主人唤醒,一具猩红色双眼中妖异魂火疯燃的血骷髅就已然双手持着石斧出现在它身后雾中,锋利石斧一挥而下。

    噗!

    石斧的木柄断裂,然而地火龙的脖颈上也被斩裂出一条巨大的创口,滚滚的热血喷洒在一旁变异血骷髅的身躯上面,让这具妖魔似的骷髅双手开展仰天而啸,虽然无一丝声音发出,然而那种狂邪可怕的气势,却已然完美得彰显出来。

    “这具变异骷髅灵性与杀性都太足了,给人的感觉以后会反噬主人吧?”

    “看法师的手段喽。管得好就不会,管得不好就会,这种事是相互的。”奸臣之所以是奸臣,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没遇到明君,如果遇到明君历史上的许多奸臣也许就会成为名臣,这种事是相互的。

    无论四周是怎样的议论纷纷,这场惨烈的搏杀都还是缓缓落下了帷幕,其实学院十强赛中真正会被格杀的案例也并不太多,大家都是年龄、实力相仿的应届毕业生,即便彼此有仇、即便实力有所差距,但打不过提前投降总是不难的。

    只要有一方宣布投降,学院方高阶法师就会介入并中止比赛,那个时候哪怕对手手中的剑已然差一分就刺入你心口了,他也不得不住手,或者说想不住手也不行。

    在转身走出赛场后,朱鹏可以感受到周围同学甚至是老师看向自己目光的异样,毕竟是一群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人,血之滋味……呵呵,对于他们来说刺激太过了。

    也有一些人会不满于自己对同学的痛下杀手,朱鹏无法向每一个人解释自己与肯纳顿-哈特与艾莉莎之间的恩怨纠葛,他也懒得解释。

    毕业之后自己将会成为实封贵族,然后要去安顿家人,要去经营领地,要去完成达秀-维克托的心中夙愿,并且还要暂且蛰伏积蓄实力,事情很多,忙得要死,至于四周的那些人,谁会管他们到底怎么想。

    越过众人,这一次自己拖得比较久,尼古拉斯-隆早已然解决了佐罗-威尔逊,虽然对方是一名强大的敏捷侧剑士,但尼古拉斯作为学院本届死灵法师的第一天才,在战力上是远超碾压的。

    朱鹏走出岩火之域赛场时,正好与风度翩翩隐为学生领袖的尼古拉斯-隆相对视,这位大公爵之子温文儒雅地率先施了一礼,他比达秀-维克托年长五岁,但目前已是三阶高的死灵法师,直接被视为不死帝国年轻一代的精英人物,未来也是最有可能突破圣域的种子之一。

    (虽然儒雅,但眼底里的傲慢几乎已经浸入骨血了,这样的人不可能接受自身屈居于同辈之下,但为了获得更好的实封领地,我也不可能退让。据说尼古拉斯大公前段时间与军方大佬因为一些事闹得很不愉快,不知道这一次我把他狠狠地踩下去,能够获得多大的收益。)一边礼貌地回应,朱鹏一边在心中盘算着怎么放倒对方,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认为自己够资格和尼古拉斯-隆一较高下的。

    五强赛之后,有一个三天的赛事间歇期。

    毕竟学院五强都已经颇有水准了,连战连斗的话负荷就未免过大,自从有一次两名魔力双双枯竭的三阶死灵法师不得不提着魔杖拼棍术与拳击分出胜负后,圣坦丁堡学院的十强赛就由原本的三天改为了一星期时间。

    五强赛结束后,校方领导上去言说着各种各样的废话,同时宣布了十强赛最后前三名的奖励清单:

    死灵系魔戒:滴血之石,一枚即便使用到圣域阶位,都不会显得掉价的强力魔戒,不仅仅有一定的储物空间,并且还有死灵召唤物的存储空间,收入滴血之石内的死灵召唤物是不再消耗法师魔力的。

    当然,魔戒本身需要定期的魔力充能,并非是莫明其妙的永动机。

    死灵法师可以把自己的召唤物像取用物品一样直接召唤出来,这本身就已经很逆天了,更何况滴血之石还有一个奇妙的特效,存储入其中的死灵召唤物越多越强,它越是可以赋予魔戒主人强大的力量。

    若非滴血之石本身的储存空间相对有限,基本上只能储存三到五个死灵位,这枚戒指真是会引起圣域强者的争夺,即便是现在也是院方在大出血了。

    校方领导连续不断废话的时候,朱鹏扫视了一眼尼古拉斯-隆,很显然的,若非这位大少在这里,圣坦丁堡学院根本不可能拿出这样珍贵的法器装备,拿公家的资源名正言顺的讨好权势显赫的尼古拉斯大公,这可真是再划算不过的事了。

    死灵系魔杖:白骨之杖,非常不错的一根魔杖,但跟“魔戒”滴血之石完全没有强比性,只能说是三阶死灵法师中偏上的主装备了。

    从这个角度而言,校方对自己也算不错,毕竟在绝大多数或者说所有的位面世界,施法者的装备都是很不便宜的。

    至于第三名,则是一份两千金币的助学奖金,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为艾莉莎准备的,见过了尼古拉斯-隆的强大,达秀-维克托的凶残,即便这两位提前相遇,只要他们别互拼得太狠太过,艾莉莎也就没有什么白捡便宜低空飞夺冠的可能。

    在漫长而令人昏昏欲睡的校方领导发言之后,这些老家伙们终于抽取了三强赛决战的次序:

    尼古拉斯-隆VS达秀-维克托

    而决出的胜者与败者将迎接艾莉莎的挑战,对决出第二、第三名的位置。

    在一切结束后,朱鹏首先来到了院方的赌场盘口,不死帝国黑暗阵营的自由系数真的是很高啊,在神圣、圣龙,像这样半官方公开开盘口聚赌的情况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因为之前的高赔率,朱鹏在战胜肯纳顿-哈特后,他的资产疯狂翻番了几倍,已达到数千金币之多。

    然后,朱鹏又办理凭条、签订契约,把自己刚刚提出来的所有钱压在了自己下一场的获胜上,对战尼古拉斯-隆,自己的赔率依然还是高得惊人,似乎整个城市的人都不信自己真的可以一路黑马冲到顶。

    “也好,多赚一点,经营领地的时候初始资金也宽裕一些。”对于朱鹏这种老赌狗来说,戒赌?

    那不可能的,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瞎几巴压,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淡定的赌狗人生,并不需要太多的理智与脑浆。

    ……………………

    三天之后,尼古拉斯-隆VS达秀-维克托这场比赛,几乎已然被视为是总决赛的提前,至于同样实力不俗的艾莉莎……几乎已经被遗忘了。

    富人靠魔法,穷人靠变异,这三天时间通过半官方的宣传,尼古拉斯-隆那显赫的身世、俊美的容颜、得体的风度,惊人的天赋与过人的努力已经被人所熟知了。

    然而他的宣传力度却意外的远远不及达秀-维克托大,几乎就是穷苦人家出身,一边完成自己的学业还要一边打零工刷盘子,最后在近十年的学旅生涯后,一路逆袭凭借着一具变异血骷髅,最终成为夺冠的大热门。

    像这样的人生,这样的经历实在是太具有故事性了,瞬间击中了无数平民的痛点,就是在这种偏向宣传之下,朱鹏原本那奇高的赔率居然被硬生生得拉平了,在这个过程中朱鹏也终于知道校方开盘口是怎么赚钱了。

    校方高层是对每一名选手的实力一目了然的,他们之间的对决最终会谁胜谁负,越是强者越是能做到心里有数,就算准确率达不到百分之百,但百分之六七十的总体准确率总是有的。

    但广大的圣坦丁堡平民不可能知道,在校方的喉舌之下,他们就被真实却充满诱导性的宣传给欺骗了,几乎年年都被圣坦丁堡帝国军事学院收割一把,什么反宣传逆向压注的方法根本就不管丁点儿用,因为平民心理几乎都被那些高阶大法师们研究透了,很多时候研究的越深入就越容易陷入人家的套路,倒还不如闭着眼睛瞎压,没准这样成功压中的几率反而更大一些。

    作为万众瞩目的死灵天才,尼古拉斯-隆的确是不负众望,在林石场地,他直接挥舞魔杖召唤出一巨大的法阵,在长久的持咒之后一具足足有三层楼那么高的土尸巨人缓缓自法阵当中站立起来。

    恐怖的烈火之纹与魔力能量在它的身躯上贯穿漫延着,因耗魔过大而脸色苍白的尼古拉斯-隆手持魔杖上前与之融为一体。

    这具庞大的土尸巨人就像被注入了灵魂一样,当它伸展双手仰天咆哮之际,恐怖的死灵魔力向四周扩散着,林叶震荡、飘落,紧接着一具具骷髅与僵尸自泥土当中爬出来,短时间内就组成了一支规模不小的死灵军团。

    它们在土尸巨人的率领下,向着赛场的另一方迅速前进。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尼古拉斯-隆是在恢复着魔力的,在与对手真正遭遇之前,他将再一次恢复强大的施法能力。至少在之前注入的魔力完全消耗尽之前,土尸巨人不会对他造成大的负担。

    “我的天……”

    “这种力量,已经近乎于伪圣域了,虽然还不如圣域强者,但也根本不是少数三阶施法者、战职者可以对抗的。”

    “这个巨人,再加上那些死灵兵团,在圣域初阶强者面前也可以支撑几招了吧?早就听说尼古拉斯-隆是当代死灵法师中的代表性领军人物,本还以为是吹嘘,现在看来这未必不是真的,至少我见过的年轻人都比他弱太多了。”尼古拉斯-隆召唤出的死灵军势,在一定意义上几乎可以直接横扫这一届的其它九强了,水准差距大到这种地步,已可称之为碾压之势。

    就连各大势力的首领,都对尼古拉斯-隆的力量感到震撼,圣坦丁堡其它的平民就更不用说了,有一些心志不够坚强的,已经直接把压注达秀-维克托获胜的凭票往自己嘴里塞,已经不觉得自己还有可能赌赢了。

    而在这个时候,朱鹏身旁跟着血色骨骼上布满龙鳞般角质的变异骷髅,刚刚召唤出自己五具骷髅兵。

    三日前击杀魔兽骑士肯纳顿-哈特的那一役,当时朱鹏没注意,但事后却发现变异血骷髅的身上渐渐生长出龙鳞一般的角质装甲,然后朱鹏才发现血骷髅居然在击杀那头地火龙的过程中,因沐浴大量龙血,以极小的几率掠夺到了地火龙的龙鳞天赋。

    其身体变得更加强韧,力量速度与魂火强度也都有小幅度的增强。

    虽然几乎是在有龙的位面,就都存在着沐浴龙血不死者获得力量的传说,但地火龙是亚龙兽好吧,它的血正常而言怎么沐浴都是没效果的,然而血骷髅却偏偏凭借自身的掠夺能力将这份深深埋藏的正面增益窃取出来了。

    此时此刻它双手持着一对布满狰狞獠牙刺的钢铁大锤,但即便是实力大增,凭龙血骷髅的战力再加上朱鹏其它的五具骷髅兵,也根本不足以抗衡尼古拉斯-隆的强势碾压。

    达秀-维克托似乎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他带着自己周围的六具骷髅在林石间转着圈,尽可能延长自己与对手的遭遇时间。

    召唤骷髅进行骷髅复苏那一下子最消耗魔力,然后维持召唤骷髅兵的存在其实是不怎么消耗魔力的,因此如果操作得当,其实死灵法师可以在召唤骷髅兵后等待自身魔力回满,再以双倍状态迎击对手的挑战。

    但这种操作也是有极限性的,因为魔力可以回满,只要在战斗状态精神力却无法自然恢复,控制骷髅兵存在其实始终消耗着法师的精神力,或者说除了睡眠、闭目养神等等的状态,人在做任何事时都是消耗精神力的。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对朱鹏的消极避战产生不满时,在林荫间穿行恢复了大半魔力的朱鹏睁开双眼,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扑向了气势显赫的对手。

    晋升二阶以来就已经固化的核心法术,消耗了自己整整八十点能量额度才最终固化下来的恶魔天赋能力/强大死灵法术,此时此刻终究伴随着朱鹏周身死灵魔力的扩散而施展开来:白骨武装。

    全大陆的人都知道,死灵法师召唤强大而自身脆弱,因此但凡有点想法的死灵法师就会寻求弥补之道,其实最经典的做法就是直接转化成没有要害的大巫妖。

    只是追寻力量是为了享受美好的人生,若是人都化成骨头棒子了,那TM还享受个毛啊。

    至少绝大部分死灵法师哪怕顶着死尸一样的身体,也不愿意将自己完全转化成大巫妖,更何况那是一个施展难度极高的转化仪式,也并不是谁想转化就能转化的。

    最经济实惠而常见的做法是建立起一支强大的近卫军团,但来自于相对外力的防护再严密也必然会有破绽的,历史多少强大的死灵法师最后死于刺客、神射手,乃至于身旁爱人的一杯毒酒。

    最后一个实在是不大好防范,因为那除了肉身的破绽外,还有着心灵的破绽。

    但如果仅仅只是前两者还是有一定防备可能的,比如说给自己转化一具强大的肉身,比如血族血统,比如说法爷世界的魔法高达/土尸巨人、外骨骼装甲/白骨武装。

    只是和其它法爷在意的是自我防护不同,朱鹏真正在意的,却是凭借这身外骨骼骷髅武装真正完全发挥出自身战力。

    在死灵魔力的控制下,大地破裂无数白骨犹如柔软的泥一般纠缠于身躯上,然后再迅速的坚固硬化,犹逾钢铁!

    磅礴的魔力在每一片骨甲之下流转着,带来更快的速度、更强大的力量,更出色的基础四维素质,两柄似是骨矛又似是长剑的白骨自手掌心中延伸而出,在握住武器的那一刻朱鹏的双眼冰冷而淡漠,直到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真正活了过来。

    由心至身的力量带来无比的强大,隐隐只是些许的气势溢散,林荫间就已然是狂乱的飞鸟起舞,惊鸣阵阵。

    ……………………

    “这藏得可真的是够深的啊。之前完全没有展示出来,这都快决赛了才拿出来当杀手锏。”

    “可是,白骨装甲这种法术仅仅是防御性法术吧?除了能让达秀-维克托多扛两下外,似乎对局面并没有大的改善吧?”

    “不一样,白骨装甲不是这个样子的……这是改良法术,也是这个小家伙隐藏至今的最终杀招。”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赛场中的厮杀已然开始真正交上手了。

    在短兵相接前,朱鹏还取出一管幽绿色的试剂砸在自己手中的白骨双矛剑之上,既然使用装备是符合规则的,财力也是实力的一种,那么使用药剂自然也是符合规则的,只是在这个时代若是没有势力与渠道,别说真正够凶够猛的毒剂,就连治病救人的正常药物都很难买得到。

    朱鹏此时此刻所使用的毒剂是自己买草药配出来的,效果其实并不是很好,但用来对付圣域以下的存在,够用了。

    白骨双矛剑纵横挥舞,凡是被自己捅过一剑的死灵,无论是骷髅兵还是僵尸朱鹏都不理会了,用不了几步这些僵尸就会自行摔倒然后迅速融化掉,化尸散那恐怖的毒力表现特征让围观的势力领袖与校方领导惊惧不已。

    其实他们想多了,这种毒对于真正千锤百炼的高阶死灵生物作用有限。

    至于骷髅兵,被此时此刻攻击力强猛无比的朱鹏扫到就直接散碎了,几乎都不用等到毒力发作。

    尼古拉斯-隆控制着土尸巨人挥拳猛砸朱鹏,只是面对跳蚤似的朱鹏又哪里砸得到,这家伙的反应也很快,你清我的小兵我也清你的,在这方面他远远比朱鹏更有优势,伴随着魔力的二次灌注,土尸巨人周身的火纹扩散浮现,下一刻有熊熊烈火疯狂得焚烧、辐射起来。

    技巧不足即以势压人,即便是正牌的战职者面对全身冒火的高攻高防巨人也会觉得很棘手吧?

    然而,朱鹏此时此刻的外骨骼骷髅动力装甲有降温与魔力盾设计,冰凉凉的死灵魔力运转几轮,就成功将四周的焚风驱逐殆尽。

    而每当一身钢铁骨甲的朱鹏与土尸火巨人错身而过的瞬间,他手中的浸染着幽绿色的白骨矛剑都会划出绵密的幻影扫过,不断击点着土尸火巨人的周身各处,毒药对这种存在当然是没有太大作用,但朱鹏手中的矛剑可并不一样。

    “这样的身法节奏,这样的临阵决断力,这样的剑术修养……这家伙真的是死灵法师吗?”

    “看资料上,说是出身于‘维克托’家族的没落贵族,可能家里还有些底子吧,早年受过剑术训练,现在以法术的形式弥补了身体素质,若是特别特别有剑术天赋的话,有这样的表现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维克托家族?传说中四千年前追随不死帝王的十二冥王骑士中,就有一个姓维克托的。不过几百年不是被尼古拉斯家族给灭……”说句话的人,就像是被喉咙陡然被捏住的鸡一样,他联想到了什么再也说不出话来。

    不死帝王并非是薄情寡恩之人,但当年最初继承追随自己的十二冥王骑士大多都战死沙场了,他们的亲眷族人到底隔着一层,千年之后,若再是冥王骑士内部间的彼此倾轧,那大帝还会再去管的可能性就已经非常大了。但是,眼前这一幕多么像宿命的安排:

    当世依然鼎盛的冥王骑士后人与没落的冥王骑士后人展开的较量,这样的桥段若是写在剧本上,真的是够排出一出荡气回肠的大型舞台剧了。

    而在这个时候,赛场之上已然出现了如之前所有人所想的那样,近乎于一面倒的碾压,只是几乎所有人都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此时此刻是达秀-维克托在吊着当代最天才的死灵法师尼古拉斯-隆肆意痛殴,此时此刻之前击点斩杀在土尸火巨人周身各处节点上的矛剑显示出了作用。

    这其实是一种力学节点上的打法,当本身就体型庞大的土石火巨人身躯上的各处力量节点被破坏时,最严重时它就会直接被自己的体重压垮压塌,因为一条腿的突然断裂,察觉到这一点的尼古拉斯-隆也迅速地重新扩展魔力修复身躯,然而却有些晚了,积势难返,龙骨骷髅狂暴挥舞着手中的巨型大铁锤生生得将尸土火巨人打得爆炸。

    一道阴影闪出,尼古拉斯-隆不惜以自身重伤为代价融入死灵火焰当中打算迅速向远方遁走,重新备战,再来打过,其它方面不谈,仅仅只是这种心性的坚韧就的确是出色至极的。

    然而朱鹏依次甩出手中的两柄白骨矛剑,生生将尼古拉斯-隆逼迫出骨火飞遁状态,像这种身躯能量化的手段本来是塑能系法师的专擅,不太畏惧正常情况下的纯物理攻击,但这种状态下非本属性魔抗其实是暴降的,两支白骨矛剑直接就让尼古拉斯-隆伤上加伤。

    在尼古拉斯-隆身躯具现落地的同时,他拧动手上的闪烁戒指还想闪遁,却被面对的对手犹如猛兽一般奔跑上来,将一柄极为单薄且极为锋利的短剑斜抵在了他的脖颈上,两人的身形双退。

    砰!

    尼古拉斯-隆被朱鹏以剑顶着,冲撞在身后的树干上,林叶飘落,尼古拉斯-隆死死咬着牙,他的骄傲让他不肯流露出哪怕一丝半点的软弱。

    “我赢了。”

    “你……你赢了。”身体与心灵同时受到重创的尼古拉斯-隆压制不住地咳出血,自己并没有轻敌,全部的手段的确也都用尽了。自己,的的确确是输了。

    裁决法师已然从空中降落下来,结果已然揭晓再无翻盘可能,朱鹏收回短剑,然后转身离去,此时此刻的比赛场外已然是一片狂欢的海洋,平民都乐疯了,当然也有捶胸顿足后悔自己买得太少的,还有一些此时此刻正抽出刀子往自己肚子处比划,也不知道最后到底能不能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

    相形之下,校方领导们大多都是哭丧着脸了,不仅仅是这次的盘口看样子要大亏特亏而已,校方原本提供的,原本用来讨好尼古拉斯大公的宝物也长着翅膀飞了。

    唯有老校长还笑呵呵的,一方面他不大需要去讨好尼古拉斯大公,另一方面学院英杰辈出,在他看来这才是最大的珍宝。

    一个圣域法师是多少价值?

    培养出一个名震大陆的圣域法师又是多少价值?

    最后,看着面前陷入狂欢的平民们,老头冷笑,笑吧,蹦吧,割了你们这么些年,总得抛洒出一点饵食,你们今日的欢喜,只会明年为老夫带来十倍以上的收成。

    你们这群赌狗终究不明白,只要走入局中,最后赢的,只会是老夫这个庄家!

    次日,艾莉莎突发重病,直接宣布弃赛,这样一来她连最后的第三名都拿不到了。不仅仅是如此而已,艾莉莎连夜逃返回家,她实在是怕了,她实在不想像肯纳顿一样死去。

    对于艾莉莎的逃跑,朱鹏则一点都不在乎,姑且让你在恐惧与懊悔中过几年吧,当达秀-维克托响彻大陆时,当自身晋升圣域法师时,你当你真能逃得掉?

    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父母就会把你绑送到我的面前,任我肆意蹂躏,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无论十强赛之后还会衍生出怎样的波澜,至少此时此刻的自己所有目标都已然达到了,军部直接送来五块领地的沙盘,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却表达得很明显:五块领地,随便选,看中哪块就选哪一块。

    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待遇,很明显达秀-维克托的行事风格与潜力都已然被帝都军方的大佬看中了,这一盏锦上添花却是无比的光彩。

    手掌抚过座座精美的沙盘,朱鹏这样想到。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