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二百五十六章 请道剑,斩真龙

    秦牧瞪大眼睛,错愕万分,有一种光怪陆离啼笑皆非的感觉,刚才那道剑光避开了他,直袭佛心的眉心,直接将佛心的头颅洞穿,让他想阻挡也来不及。

    这剑光突如其来,目的是为了斩杀他这个天魔教主,不过他与佛心交手,动用的是如来大乘经,佛光冲霄,佛心动用的则是大育天魔经,魔性深重。

    飞剑的主人距离这里还有里许地的距离,再加上月色朦胧,只看到两人身上的光芒便一剑飞来,夺了佛心的性命。

    太子随从,自然手段极高,修炼的是正宗的剑术,再加上佛心被秦牧重伤,佛心措不及防便稀里糊涂的送命。

    界碑旁边,龙麒麟正盯着那头四不像,两头异兽还未来得及动手战斗便已经结束。

    四不像见到秦牧并没有杀佛心,也是松了口气,不料这道剑光来的太突然,让他也反应不及,佛心便被一剑刺杀。

    后方几道身影飞纵而来,秦牧不假思索,立刻向龙麒麟这边退去,四不像看到佛心被杀,心神大乱,被龙麒麟的气势压在下风。

    秦牧纵身跳到龙麒麟背上,龙麒麟立刻抽身便退,转身脚踩火云而去。

    “这颗脑袋是我的!”

    一位太子随从高声道:“谁也别想夺我的功劳!”

    他来到界碑下,从佛心的眉心中抽出飞剑,正欲把佛心的头割下来,却又微微一怔:“怎么没有头发?”

    而其他几个太子随从赶了过来,看到“佛子”竟然骑着龙麒麟跑了,而那头看守大雷音寺山门的四不像则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均是心中诧异。

    秦牧回头,月光下天魔教主对着这几位太子随从微微一笑,却让他们如坠冰窟。

    “天魔教主……”

    这几位太子随从一个个浑身冰凉,手足无措,骑着龙麒麟跑掉的是天魔教主,那么死在界碑下的那个人还能是谁?

    几人艰难的扭动脖子,看到界碑下那个太子随从,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这人伸出手去堵佛心眉心的那个剑洞,向要把这个伤口堵起来,发现没用,站起身来想要拖动尸体,却回头看到了他们。

    这位随从六神无主,又转头看了看界碑下的佛子尸体,然后又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尸体,如此再三。

    “怎么办?”

    他带着哭腔道:“咱们一起出来的,你们别想撇下我一个人,告发了我,你们也难逃一死!杀了佛子罪孽大了,太子会把你们也一起处死!”

    这几位太子随从也没了主意,一人沙哑着嗓音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毁尸灭迹,推到天魔教主的头上!反正天魔教主头上的屎盆子够多,不差多这一个!”

    另一人提醒道:“可是那头四不像看到了……”

    几人齐齐转过头来,看向四不像。

    “杀了这头鹿,便神不知鬼不觉了!”

    几人突然暴起,剑匣中无数口飞剑呼啸出鞘,化作漫天剑雨向四不像杀来,四不像身体一摇,现出真身,体型庞大数十倍,顶着剑雨向他们撞去,一口口飞剑刺中这头四不像的身体,只能刺破皮,却无法伤到他的内脏。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鹿角将两人插住,撞在界碑上,界碑上顿时多出两道血斑。

    另外两人连忙飞遁而去,这头四不像乃是异兽中的异种,脸如马,蹄如牛,尾如驴,头似鹿,在大雷音寺听讲了一两百年,早就修得广大神通,强横无比。

    四不像头颅一摇,头顶鹿角飞出,将其中一人穿胸,钉死在地,而另一人则被四不像追上,抬起蹄子便踩,将他踩得粉身碎骨。

    那四不像又晃了晃头,鹿角飞回,依旧落在头顶,回头看了看界碑下的佛子尸体,转身向大雷音寺奔去。

    他身上插满了飞剑,但只是皮外伤,速度丝毫不减。

    没过多久,天色大亮,几位年长僧人在这头四不像的带领下来到界碑处,几位老僧打量一下伤口,都是面色凝重。

    “佛子竟然就这样死了……”

    一位黄袍老僧大皱眉头,道:“剑伤的确是太子麾下的人留下的,不是天魔教的剑法,兵器也可以对的上。只是如来正与太子相商,定下未来天下大计,要改朝换代纠正延丰帝的变法,还本溯源。此乃万世大计,倘若因此而被破坏……”

    “佛子故了,的确令人心伤,但也是臭皮囊罢了,舍去了便是一身轻松,不必在这大苦海中挣扎了。”

    另一位老僧道:“不能让佛子之死,坏了大雷音寺的万世大计。这件事,如来不需要知道,我们罗汉院的诸罗汉知道便可。”

    “可是佛子毕竟死了,太子也有几个随从死了,这件事情瞒不住。”

    “便对如来和太子说是天魔教主做的。佛子好心送天魔教主出寺,天魔教主于界碑处偷袭,杀死佛子,太子随从前去阻拦,却都遭了他的毒手。”

    几位黄袍老僧脸色大变,一位罗汉喝道:“出家人不打诳言!”

    那老僧长眉飞扬,慨然道:“不用你们说,我来说。说罢之后,我便还俗离寺!事关大雷音寺的未来,舍我一身清誉又能如何?”

    “善哉,善哉!师兄大义。”众僧合十,向他施礼。

    ……

    罗汉院众僧回到大雷音寺,老如来已经与延康太子商议妥当,起身相送,道:“殿下当立刻返回京城,倘若陛下驾崩,天下无主,殿下不在京城的话,只怕会让其他皇子荣登大宝。”

    延康太子凛然,道:“我佛所说极是。”

    罗汉院那长眉僧人上前,道:“世尊,天魔教主作恶多端,佛子去送他,被他坏了性命,太子殿下的几位随从前去搭救佛子,也送了命,魂归极乐去了。”

    延康太子大怒:“这魔头竟敢如此?我没有找他的晦气,他反倒来杀我的人!我佛,这魔头连佛子也杀,真是胆大妄为,断然不能放过他!”

    老如来看了看那几位罗汉院的罗汉,几位罗汉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言语。

    “殿下不必为此事操劳,尽快返回京城,天魔教主的事情由大雷音寺处理便是。”

    老如来面色温和,向那长眉僧人道:“长眉,你在罗汉院多久了?”

    “回世尊,已经有二百零九年了。”

    老如来和颜悦色道:“你去处理天魔教主一事,我许你还俗了。”

    长眉僧人心头大震,抬头看向老如来,老如来却已经转身,向延康太子道:“殿下回京,路上不得耽误。”

    延康太子称是,匆匆下山,心道:“这位佛祖真是高深莫测。”

    长眉僧人也收拾一番,下山去了,心道:“老如来看出我说谎了,因此不等我开口便将我逐出大雷音寺,不愧是大智大觉。穷我一生是达不到这种境界了,不如趁此有用之身,为大雷音寺多做些事情!”

    他下山之后,没走出多远,突然只听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长眉僧,何不来孤这里坐坐?”

    长眉僧人抬头,只见一艘华丽楼船停在空中,太子站在船头相邀。

    他心中微动,当即腾空而起落在船上,见礼道:“殿下,我已经不是和尚了,我俗家姓苏,单名一个……”

    他想了想,失笑道:“两百多年不曾用俗家名字了,太久远了,已经忘了,殿下见笑。”

    延康太子道:“你还俗也是半僧半俗,我称你为苏长眉便是。”

    苏长眉称谢,道:“便叫这个名字了。殿下留我所为何事?”

    “天魔教主。”

    延康太子道:“这魔教妖人诡计多端,连孙难陀也暗算死了,查都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来!还有,这次太学院年假,他独自回大墟,孤命人散播消息,引来各路高手围追堵截,他依旧还活着。而我得到消息,追杀他的强者,穷理宗的卢文书,青鱼散人,普善罗汉,枯叶道人,甚至连青山道人也死了!天魔教的势力,不比大雷音寺弱!我担心你去追杀他,只会被他害了。”

    苏长眉心头震动,卢文书、青鱼散人这些人都是响当当的存在,尤其是青山道人更是一位生死境界的正道强者,青山道人的本事比他丝毫不弱!

    连青山道人也死了?

    延康太子道:“孤在这里等你,便是要提醒你从长计议,你杀的不是别人,而是天魔教这个魔道第一圣地的教主。不如,你随孤回京,徐徐图之。”

    苏长眉点头道:“殿下,佛子之仇不能不报。”

    延康太子笑道:“孤要做的不仅仅是一个天魔教主的脑袋那么简单,而是要将整个天魔教连根拔起,彻底铲除这个魔道门派,这点与你们大雷音寺不谋而合。你放心,你虽然不是大雷音寺的罗汉,但是孤登基之后,许你开宗立派,自己做主持,成佛作祖!”

    昆仑玉虚山,道门。

    一个道童慌张跑上来,道:“道主,如来来访!”

    老道主连忙道:“几个人?”

    “一个人。”

    老道主松了口气:“那不是来打架的。快请……算了,我亲自去迎!”

    过了片刻,老如来与老道主各自落座,屏退左右,老如来也不寒暄,直接道:“我见过延康太子了。”

    老道主心头微震,大有深意道:“太子可不如陛下良多,不是治国明君。”

    老如来道:“陛下太能治国,反而会有这场天灾,道兄,你看这场雪灾民不聊生,还想有更大的灾难降临吗?道门应该有关于哀皇空纪的记载吧?”

    老道主沉吟,道:“你们佛门称之为哀皇,空纪,空劫,而我道门称之为开皇,开皇纪,开皇劫。关于开皇劫的记载我看过,当年盛极一时的神国覆灭,无数生灵遭殃,灰飞烟灭。我也正为此事忧虑。”

    他慢吞吞道:“小国寡民,绝圣弃智,这是我道门在那场开皇劫中得到的教训。国家小,人们少,不要相信什么经验才智圣人,这样就可以活得很好,每个人都可以活得很开心,无忧无虑,岂不是美哉?从前就很好,小国寡民,听从宗派的调遣。”

    老如来道:“必须要换一任皇帝,死皇帝一人,总好过死芸芸众生。”

    道主瞥他一眼,道:“太子许给你什么好处?”

    老如来摇头道:“我没有问他讨任何好处。”

    道主笑道:“我信你。”说罢,起身道:“我那口道剑,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曾动用过了,不知是否钝了,是否还能斩得动真龙天子?”

    老如来起身见礼:“多谢道兄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