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二百七十五章 走得很安详

    秦牧立刻坐起,向窗外看去,霸山祭酒的鼾声震耳欲聋,阴风吹入房中但他依旧未醒。

    窗外有奇特的念诵声传来,音调轻重缓急并不分明,秦牧当机立断,立刻以造化天魔功封印了自己的魂魄,然后催动元气,悬挂在床头的少保剑铮的一声出鞘,银色剑光照亮房间。

    窗外有白影飘飘,忽来晃去,少保剑铮鸣震动,一道道剑光闪电般射出,顿时窗外几颗人头落地。

    巫法害人听起来很是诡异,但无非是针对魂魄,或者针对肉身。

    秦牧虽然年纪不大,但这里面的道理还是懂的,针对肉身,便是用秘法入房杀人,将对方斩杀。

    而针对魂魄则有着更多匪夷所思的手段,如巫毒,对敌人的魂魄下毒,这种毒无色无味无形无迹,令人防不胜防。

    如扎草人拜魂,写上对方名姓生辰八字,连拜十日,每日拜掉一魄,七日拜走七魄,再拜三魂。

    还有厌胜功,利用伤魂而伤身,用针或者利刃,伤对方魂魄,利用魂魄与肉身相连,伤其魂魄则伤其肉身。如针刺其魂魄的手足,敌人的肉身手足也会出现刺穿的伤痕,刺其眉心,乱其心智,如此等等。

    知道名字便可以杀人,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应该也不外乎这两种手段。

    秦牧自封魂魄,又将少保剑挂在床头,便是提防这两种手段。

    突然,怪笑声传来,秦牧急忙看去,只见许多奇异的小人儿正从窗户里爬进来,一个个跳到地上,手持刀斧钢叉,骑着小马,排列成阵,宛如一支数百人的大军。

    这支小人儿军队熙熙攘攘涌来,站在霸山祭酒的胸膛上,霸山祭酒依旧未醒,鼾声如雷。

    为首的那个小人儿手持长枪,胯下骏马,站在霸山祭酒的鼻子上,提枪指向床上已经坐起的秦牧,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口中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呼喝,其他小人儿立刻潮水般向秦牧杀去!

    这些小人儿兴奋异常,口中发出各种不明意义的呼叫,挥舞着刀剑钢叉,气势汹汹杀来,尽管有数百人之多,但是秦牧觉得自己两三脚便能将这些小人儿踩扁。

    他哭笑不得,这便是让屠夫防备异常,不敢用自己真名的原因?

    秦牧拔剑一振,剑光爆发,正要将这些小人儿扫荡一空,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这声音是从阴风中传来,声音被拉得很长,仿佛距离他很是遥远,秦牧一言不发,但是那声音却在飞速的接近。

    别人呼唤自己的名字时,你虽然不答,但是心中却不由自主的会起了感应,这个声音应该便是循着这个原理感应到他的位置!

    秦牧手中的剑光正要将涌来的小人儿大军悉数斩杀,突然只觉眉心中一阵冰寒入侵,正要探手拔剑,魂魄已然僵住。

    他的魂魄僵住,身体也顿时僵住,剑光也径自熄灭。

    那些小人儿欢欣鼓舞,一个个爬到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耳朵鼻孔中钻到他的体内。

    下一刻,秦牧便“看到”这些小人儿扛着“自己”飞奔,他们扛着的并非是他的肉身,而是钻入他的体内,扛着他的魂魄!

    这些小人儿竟然跑到他的身体里,将他的魂魄捆绑结实,托在头顶,口中叽叽咕咕,不知说些什么,撒腿便跑。

    秦牧只觉自己动弹不得,眼前景色飞速变幻,接着猛地一黑,四周所有的亮光消失,只剩下黑暗。

    黑暗中,他看到身下有光芒亮起,那是一座祭坛,自己正躺在祭坛上。

    那些小人儿将他放下,一个个抬头看天,为首的那个小人儿叽叽咕咕的对着黑暗说了两句,突然祭坛升起,看向四周,看到了一张张巨大的面孔,像是木偶一般的面孔,挡在四面,这些木偶般的面孔极为庞大,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

    接着祭坛又是一震,再次升高,一只巨大的手掌将那四面木偶与祭坛一起托起,秦牧立刻看到黑暗中光焰熊熊,那是一只巨大的独眼,出现在四面木偶的身后,单单是眼睛便比这些木偶的脸还要庞大。

    然后又有一只只巨大的独眼点亮黑暗,漂浮在天空中,极为诡异。

    “厌胜法?”

    秦牧看到这幅景象,心头微震,班公措用的应该是厌胜法,利用这些小人儿侵入他的身体之中,将他封印在身体里的魂魄困在这样的一个祭坛上!

    这种手段非常诡异,听到声音,即便不答应也会寻来,在身体中化作一个祭坛,哪怕将魂魄封印在体内也防不住!

    不过,他的魂魄应该还在身体之中,只要在自己的体内,秦牧便有翻盘的希望。

    “不管你用的什么巫法,都需要靠自己的法力,在我的体内,你的法力无法胜过我,便休想杀我!”

    秦牧翻身而起,喝道:“剑来!”

    突然黑暗中一枚剑丸呼啸飞来,唰的一声悬停在他的身前,这枚剑丸正是这次回村过年哑巴给他的那枚剑丸,秦牧曾经用这剑丸导引国师体内神的神通残余,以至于剑丸被神的神通残余磨灭了不少,变小了许多。

    秦牧剑丸在手,剑丸中剑气绽放,将四面八方的小人儿扫得人仰马翻。

    那些小人儿被他开膛破肚,却依旧未死,残肢爬来爬去,又拼凑到一起,继续向秦牧杀去。而祭坛四周的那些个木偶面孔露出诡异笑容,僵硬的扬起一条条手臂,向祭坛中的秦牧砸去,嘭嘭嘭,砸得火光四溅。

    秦牧催动剑丸,与这些奇怪的木偶抗衡,只觉这些木偶的力量奇大,每一击都让他几乎无法承受。

    那些小人儿有的被木偶砸中,被砸成纸片一般,但下一刻却充气般的鼓了起来,继续挥舞刀剑向秦牧杀去。

    而在此时,黑暗中的那一只只怪眼熊熊燃烧,一道道熊熊火光从四面八方射来。

    秦牧咬牙硬抗,几乎被打得魂飞魄散,这些小人儿、木偶和怪眼似乎能够死而复生,无穷无尽,根本打不死杀不绝,不断的向他攻击,永远不知疲惫。

    而秦牧却被累得近乎绝望,心中不禁大怒:“霸山师兄还在睡觉吗?”

    不知不觉间,突然有鸡叫声传来,然后他隐隐听到更夫敲更,那是五更天的更声。

    然后,秦牧听到霸山祭酒打哈欠的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等了一宿,班公措还没有亲自前来,令我失望。这小子谨慎得很,没有亲自作法来杀秦师弟,而是让另一个大巫下手。”

    秦牧微微一怔:“霸山师兄知道我被困住了?”

    “可惜只钓到一个七星境界的大巫。”

    秦牧听到霸山祭酒拔刀的声音,霸刀出鞘。

    “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歌声中,突然间一道沛然的光芒切开了黑暗,从天外而来,一刀落下,狠狠劈在祭坛之上,顿时天地轰鸣,震动,崩溃,瓦解!

    这一刀似乎切开了两条线,两条线缓缓向左右分开,那是秦牧的眼睛,正在缓缓张开,但是奇怪的是他觉得自己张开眼睛时眼皮是向左右张开。

    “这是楼兰黄金宫的厌胜法,我刚刚帮你解开,这种厌胜法将你眼珠子颠倒了一半,因此你看到的东西是左右放着的。”

    霸山祭酒似乎是站在墙上出现在秦牧的面前,道:“你先调动眼部肌肉,慢慢把眼珠调过来。”

    秦牧依言,缓缓转着眼珠,过了片刻眼珠才恢复如常,连忙道:“师兄,我中招了!”

    霸山祭酒点头,指了指他的前方,道:“就是这个东西让你中招的。”

    秦牧低头看去,微微一怔,只见困住自己的祭坛并非是真正的祭坛,而是一个银色的盘子,盘子四周是四个巴掌大小的木偶,刚才那些将他托来的小人儿是一粒粒黄豆,座下的马匹是豆芽。

    而一只只漂浮在半空中的独眼则是一只巨大的蜘蛛的眼睛,并排长在一起的怪眼,盘子下面还有一只黄鼠狼。

    蜘蛛和黄鼠狼都被一刀斩断,死于非命。

    “我本以为会是班公措出手,不曾想出手的是一位七星境界的大巫。”

    霸山祭酒摇头道:“班公措不出手,让七星境界的大巫出手,估计是担心我在你身边。他着实谨慎。”

    秦牧起身探头向窗外看去,只见被他用剑光斩掉头颅的是一个个稻草人,身上披着白布。

    秦牧问道:“师兄,那个七星境界的大巫怎样了?”

    “死了。”

    霸山祭酒道:“他在梦中作法,用厌胜法害你,我这一刀破了他的法,刀意顺着他的法术进入他的梦中,将他在梦中砍死。他走得很安详。”

    秦牧将信将疑,道:“刀法还可以练到这一步?”

    霸山祭酒笑道:“天刀老师的刀法才叫神话。他能破开虚空,我不能。”

    等到清晨,太学院中议论纷纷,蛮狄国的使节又死了一个,据说是五更天是突然暴毙而亡,七窍流血,死得惨不忍睹,死前还大叫了三声。

    秦牧心中腹诽:“霸山师兄不是说他走得很安详吗?”

    到了中午,一位巫士前来,欠身道:“王子请秦教主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