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二百八十七章 道主

    龙娇男的头皮向两旁裂开,声音令人毛骨悚然,一个女子正在从裂开的人皮中艰难的向外爬。

    灵毓秀和司芸香尖声惊叫,突然才发觉她们两个女孩抱在一起,连忙松开。

    秦牧从饕餮袋中取出自己的秦字玉佩,戴在身上,玉佩和帝碟拴在一起,也被龙娇男丢入饕餮袋中。这两件东西,一件牵扯到他的身世,一件是瘸子送给他辟邪的宝物。

    龙娇男从自己的皮里爬出来的时候太吓人,帝碟正好用来辟邪。

    过了片刻,一个不着一缕的女子从龙娇男的人皮中爬出上半身,人皮中的一些碎骨头也被挤了出来。

    这女子赤条条的,披头散发,爬行极为艰难,一边爬一边咳血。

    “转过身,不许看!”灵毓秀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连忙催促秦牧道。

    “又不是没看过……”秦牧嘀咕一句,但还是转过身去。

    又过了不久,龙娇男总算从人皮中爬出来,但还是奄奄一息,没有力气。她的模样变得老了一些,从前还是个妙龄女子,现在看起来则像是长大了十几岁。

    司芸香取来一件衣裳遮在她的身体上,趁着披衣裳时悄悄在这女子身上捏了捏,目光闪动,向灵毓秀低声道:“身上还有碎骨头,没有完全吐出来。”

    龙娇男勉强坐起身来,抹去嘴角的血,有气无力道:“我受伤太重,这次蜕皮只是将心脏上的伤口治好,修复了一部分骨头,想要彻底恢复,还需要蜕变几次才能办到。我每蜕一次皮便会老上几十岁,大损寿元。你们大可以放心,我现在没有威胁到你们的实力。”

    灵毓秀看向沙滩上的两截巨大的红蛇身子,突然打个冷战:“这条大蛇也能……”

    龙娇男脸色黯然,摇头道:“小红已经被斩成两截,头也被打坏了,无法恢复了……”

    “那就好!”司芸香和灵毓秀都松了口气。

    秦牧转过身来,露出和善笑容:“龙姐姐,敢问令尊何在?躲在哪里?身边有什么人?为何想要见我?”

    龙娇男一言不发。

    秦牧微微一笑,伸出食指,一缕元气飞出,切了块蛇肉放在篝火上烤,蛇肉被烤得流油,滴在火堆上滋啦滋啦的冒着烟气。

    龙娇男的目光落在那块蛇肉上,瞳孔骤缩。

    “我天圣教有三百六十一堂,其中有一堂叫做刑堂,素来是严刑峻法,有千百种手段让人招供。”

    秦牧的脸庞在篝火的映照下忽明忽暗,道:“延康国设有刑部,你应该听说过刑部的手段。刑部尚书是皇帝的人,而刑部侍郎则是我天圣教的刑堂堂主。我想从你口中知道这些事,只需要劳烦他亲自动手。你是主动说,还是严刑逼供?”

    龙娇男冷笑道:“延康国与天魔教牵涉如此之深,当真是以魔立国。秦教主,我这次请你虽然有威胁,但也算是礼遇吧?并没有为难你们,否则砍断教主双腿切掉公主的双手,将圣女眼睛刺瞎,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而今此一时彼一时,我落在你们的手中,希望也能得到礼遇。”

    秦牧摇头道:“路上可以给你礼遇,我也不会为难你。但你造反作乱,将你交给刑部审讯是理所当然。你从前有官职,把你交给大理寺查办也不是不可,但大理寺中也有我天圣教的人。”

    龙娇男脸色阴晴不定,但却不说话。

    秦牧问不出什么,屈指连弹,以造化天魔功将她的魂魄封印在体内,向二女道:“梵云霄的船快,寻到这里应该不算太难,早则明天,迟则三天五天便可以寻到我们。我们且在岛上住几日,看看这些黄精是否能活过来。”

    司芸香迟疑道:“教主怜惜这些黄精性命,但是倘若被龙娇男逃走,只怕她会再次寻到这里,将这些黄精糟蹋了。教主不能因为她漂亮,便贪恋美色……”

    “贪恋美色?”

    秦牧打量龙娇男,诧异道:“她又不漂亮,何来美色?”

    司芸香惊讶,龙娇男虽然脾气秉性怪了点,不过也算是个美人胚子了,这次蜕皮后年纪尽管大了点,但还是位佳人。天圣教的圣教主竟然觉得不漂亮,未免有些过于迟钝了。

    她试探道:“教主以为什么才算漂亮?”

    “长得像婆婆那样的。”

    秦牧不假思索道:“或者像毓秀妹子这样胖胖的,都是漂亮。婆婆说了,胖嘟嘟的女孩子长得好看,但一定要小心狐媚子。”

    灵毓秀颇为得意,瞥了司芸香一眼,芳心暗许放牛的为自己的知己。

    司芸香心有不甘,道:“我与前教主夫人是一家人,算起辈分,我要叫她一声姑姑。教主以为我漂亮吗?”

    “你太瘦了,而且年纪还小,你比我还要小吧?”

    秦牧上下打量司芸香,摇头道:“婆婆说了,瘦的女孩都不漂亮,胖点还好,能生养。药师爷爷也说女孩胖点好,不过村里人都说他老流氓。你也不要伤心,吃胖一些就挺漂亮了,但不要吃太胖。药师爷爷说太胖也不好看。”

    司芸香错愕,按照秦牧的审美,龙娇男的确算不上漂亮,甚至连自己也算不上漂亮,难怪刚才她脱得只剩下亵衣亵裤这家伙也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原来是被他们村里的流氓带歪了!

    他们这位年轻的圣教主什么都好,智慧才干和资质悟性,甚至魄力,都是极为出众,就是不知道审美哪里出了问题。

    秦牧并没有故意放低声音,道:“我留下这位龙姐姐,主要还是引龙王出来。龙王的本事很高,而且养了一条蛟龙,他毕竟是一尊教主,不除掉他我心难安。以后逛街都要提心吊胆,担心被人杀了。把龙姐姐交给太子后,请来左右护法使和几位护教长老,只要龙王敢来,就要他死无全尸。”

    他面色凝重,道:“一定是死无全尸,脑袋一定要砸烂,否则谁知道他会不会活过来!话说,这个龙王不知道找我有何事……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杀掉他!”

    龙娇男连打个几个冷战,秦牧的计策太歹毒,只要龙王前来营救她,便必死无疑,绝对斗不过天魔教的护法使和护教长老!

    “秦教主,我父请你前去,事出有因!”她突然开口道。

    秦牧向她看来,微笑道:“龙姐姐肯说了?”

    龙娇男叹了口气,道:“这次是有人寻到我父,说他不便出面,但又想见秦教主一面,与教主议和。”

    秦牧惊讶道:“敢问这人是?”

    “道主。”

    龙娇男道:“所谓三教九流,道门、大雷音寺和天魔教属于三教,我们驭龙门只是九流的门派。教主实在太厉害,救走了皇帝不说,还在皇城天坛杀了这么多道门和大雷音寺的高手,道主有些心慌了,觉得延丰帝和延康国师会联合天魔教去对付道门。他不便亲自去见你,免得引起你与皇帝之间的误会,所以这次寻到我父,请我父将你请到天龙岛一晤。”

    她面色一寒:“一路上我待你也算客气,你真以为我不想杀你?天波城你杀我驭龙门无数弟子,皇帝又抄家灭族,我恨你们仇比海深!不过道主对我父有恩,救过他的命。他的话,我不敢不从。”

    秦牧若有所思,捏着下巴,下巴上又有几根胡子钻出来,着实讨厌得很。

    “道主想见我,应该是为了说和,道门与我天圣教说和,但不与延康国说和。”

    他思忖道:“道主担心的是我天圣教与延康国联手攻打道门,而他又已经老了,没几年活头了。现在说和还可以保住道门,否则等到他死后,道门便要被灭门了。”

    蛇肉很香,鱼肉也不错,只是龙娇男只吃了几块鱼肉,蛇肉一口没尝,秦牧殷勤的招呼两次,见她着实不吃蛇肉,这才作罢。

    到了第二天,司芸香和灵毓秀一大早起来,便见秦牧在岛上不断游走,脚步不停,时而走在沙滩上时而走在海面上,忽而又跃在云层中。

    “天资悟性比人家高,还比人家用功!”

    司芸香磨牙,心道:“不就是为了不让我有机会杀你嘛,至于要这么努力?”

    秦牧心无旁骛,走动时催动霸体三丹功,运转功法,试图融合各种功法于一体,参悟出六合境界的大一统功法。

    司芸香还是说错了,秦牧的天资在他人眼中绝对是最低的档次,当年残老村众人试验过,连灵体也不是,只是一个普通人。

    秦牧本应该平平凡凡的度过一生,谁料村长偏偏来了一句霸体,将秦牧的斗志激发出来不说,连残老村的众人也被激起了斗志,各种灵丹妙药天材地宝往他身上堆。

    而秦牧确实用功,甚至完全可以说是天底下最刻苦修行的人,而且还有一股子无敌的信念,坚信自己就是超越别人的霸体,倘若自己不如别人,一定是自己不够努力。

    他有现在的修为实力,并非全靠村长药师司婆婆等人的栽培,也并非靠机遇,更多的是靠自己的努力唤来的。

    一个普通人,倘若肯开动脑筋,肯刻苦努力,很难想象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成功的人在成功之前没有人看到他的努力觉得他不凡,只有成功之后,别人才觉得他不凡,加以神话,而忽略了他的努力。

    司芸香和灵毓秀见状,也开始奋发修行,两个女孩各自修炼各的,互不打扰。龙娇男躺在一株树下,呼吸吐纳,试图再次蜕皮,只是伤势太重,消耗也大,无法蜕去皮囊。

    倘若她再蜕皮的话,便会变成一个中年妇人,多蜕几次,只怕便会变成一个老妇。

    到了日上三竿,秦牧返回灵泉旁,打算取一些泉水浇灌种在泉边的黄精,突然他停下脚步,只见灵泉边一位穿着被洗得有些灰白的道袍的老道士,正在用一片叶子捧水,小心翼翼的行走在黄精地里,给这些黄精浇水,旁边还有个少年,也在帮忙浇水。

    那老道士看到有一株黄精的脑袋上长出一片叶子,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蹲下身子轻轻抚摸叶子,道:“这些黄精死了之后反而能够再生,生命如此奇妙,不是吗秦教主?”

    他的一举一动都循着自然妙理,仿佛与这片海这座岛这口泉这天空这黄精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师兄所言极是。”

    秦牧走上前来,道:“只是我不知道这些黄精活过来之后,是否还是从前的黄精。天圣教主,见过道主。”

    那老道士慌忙还礼,道:“你我还是初次见面,老道有礼。林轩,快见过当代的人皇!”

    他身旁的林轩道子心中诧异,却没有多问,向秦牧持弟子礼,拜道:“道子拜见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