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三百一十五章 要糟

    “这小子被打得这么惨,难道是遇到了隐藏在这艘船中的恐怖存在?”

    班公措追杀上去,心中还有些疑惑:“不过,那个恐怖存在不是已经跑掉了吗?”

    镇星君从宝船上逃出去的时候,动静很大,班公措那时正在船上搜寻散落在各个房间里的随从,还有些随从在甲板上等候,就在那时镇星君逃出宝船,等到他来到甲板上时,甲板上的几人已经失踪,应该是被镇星君逃走时掀起的飓风扫入幽都世界中,回不来了。

    而那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这段时间,班公措带着众人搜刮每一个房间,将这里的宝物能搬走的基本上搬空,只是想过来搜刮舰桥时遇阻,被龙麒麟和白蝠两兄弟挡在外面,杀不进去。

    进入舰桥的门只有一扇,想要进去必须从门中闯进去,但是两只白蝠和龙麒麟的实力偏偏不弱,守在门后,即便是生死境界的巫王也攻不进去,这些天他们用车轮战法,让两只白蝠和龙麒麟得不到休息。

    班公措刚刚闯入那个房间,立刻催动万蝗幡,诸多飞蝗围绕他身躯旋转,护住周身。

    这时,他身后传来关门声,秦牧出现在门后,将房门关上。

    班公措向前冲出十多步,这才转身,微笑道:“秦教主,你引我过来所为何事?”

    秦牧脸上的淤青肿胀显然是被痛揍之后留下的痕迹,悻悻道:“我这两个月挨了很多打,信心严重受挫。老弟,你也知道,一个人失败很多次,一直失败,心灵扭曲,会变态的。”

    班公措惊讶道:“什么人竟然能将秦教主打成这个样子?这倒让我好奇了,这世间除了我,竟然还有人能连续击败秦教主,让教主生出了挫败感。那个人莫非是七星境界的神通者?”

    秦牧摸了摸脸上的伤:“他施展的是六合境界的修为。”

    班公措更加震惊,吐出一口浊气,赞道:“此人真是好本事。”

    秦牧诚挚万分道:“所以老弟,我只能趁着歇息的时候来找你了。为了免得让我心灵扭曲心理变态,你让我打一顿出出气如何?”

    班公措眉毛低垂,目光落在自己握住万蝗幡的手掌上,低笑道:“秦教主,我这人素来不打无把握之仗,没有把握便下阴招。不过我看到你鬼头鬼脑的向我招手,我便立刻跑过来,你可知道为何?”

    他抬头,自负一笑:“我这两个月来勤修苦练,比起两个月前有了极大的进步,你也知道我是楼兰黄金宫的大尊,已经有了十八次转生。我两个月的修行,顶的上你两年的修行!我追上来不是为了听你废话,也不是来找打,而是打死你!”

    他怒气勃发,乌发冲冠,挥动万蝗幡向秦牧杀去,厉声道:“活活打死你!把那顶银盔交来,我还可以让你死得更痛快一些!”

    叮叮叮叮

    飞蝗与剑雨碰撞,金色的蝗虫薄翼如刀,而秦牧的飞剑则沉重无比,一刹那间的碰撞让房间中到处都是火星飞舞。

    剑光与飞蝗之中,班公措将万蝗幡重重插在地面上,在剑雨飞蝗之中脚步闪动,身形忽左忽右向秦牧接近。

    而秦牧则步法变幻莫测,也在剑雨飞蝗中飞速接近。

    这个房间不大,尤其是到处都是叮叮当当碰撞的飞蝗与飞剑,稍有不慎便会被刺伤,甚至可能丧命。

    秦牧和班公措这些日子都在研究如何将神通细微化细致化,因此在这个不大的房间中,两人的飞蝗和飞剑都尽量缩小形态,飞剑长短不过三寸,飞蝗长短也不过五指。

    但是越小便越危险,在对方的剑雨飞蝗中穿行,须得有着极高的眼力和判断力。

    下一刻,两人遭遇,拳掌相交,劲力爆发,房中顿时传来一声清脆的雷鸣。

    班公措露出笑容:“以我现在的修为……恨!”

    他闷哼一声,感受到对方恐怖的力量,心中不由一惊,他这些日子以来勤修苦练,修为大增,原本以为自己的修为必然是碾压性的优势,没想到没有使出全力的情况下,秦牧竟然还稍占上风!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也是转世来的吗?

    不过他随即察觉到不对,秦牧不是在法力修为上超过他,而是这厮的元气变得更加精纯纯粹,而且在招式神通的运用上更上一层楼,肉身也变得强横了许多。

    也就是说,秦牧可以用更少的元气,让自己的神通爆发出更大的威力。他在神通的精细程度上走在自己的前头,一击不中,力量很少外泄,击中时神通爆发力更强!

    班公措与秦牧一起进入那条神秘长廊,两人都看到了墙上的神通神兵印记,但都是走马观花匆匆看了一番,并未深入研究。

    而现在,秦牧却在此道上的造诣超过了他。

    “要糟!”

    班公措脑中一懵,立刻感觉到不妙。秦牧的修为提升了,元气又变得精纯,消耗的法力较少,再加上肉身的提升,这种情况下,分明是秦牧的战斗力和耐力都要超过他。

    虽然超出的不多,但只要超出哪怕一丝,也足以获胜!

    短时间内还好,但时间一长,自己便要糟糕!

    果然,两人大招碰撞,八千剑与万蝗幡极为消耗法力,让他们的元气飞速消耗,以至于两人能够控制的飞剑和飞蝗都在锐减。

    秦牧肉身机能却依旧强横,招法大开大合,纵横捭阖,一拳一脚开山裂石,威力惊人,打得班公措不断后退。

    突然班公措向后一撞,撞开一间房门,趁机滚入房中,立刻去掩房门,房门还未关上一股大力袭来,将他撞飞,啪的一声贴在对面的墙壁上!

    “我现在只需要坚持到我的属下找到我,只要他们找过来,这小子便必死无疑!”

    班公措依旧淡然,这两个月时间,为了搜寻宝船上的宝物和那条神秘长廊,他也传授了几位巫王如何计算空间合辙之法。

    那几位巫王肯定会寻来!

    当然,那几位巫王的智慧和术数不如他,寻到这里肯定要花费一些时间,自己只要坚持到他们来到的那一刻即可。

    秦牧呼啸杀来,长打短靠,与他近战,两人这次交锋用的飞蝗和飞剑更少,秦牧操纵九剑,每一口剑都极为细小,在自己身边游来飞去,像是手指长短的飞鱼,而班公措的九只飞蝗也极为细小,真如金黄色的蝗虫一般。

    即便他们的元气损耗惨重,但攻击也极为激烈,尤其是在近身长打短靠的情况下,更是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班公措小心对付,但修为还是消耗太快,终于修为耗尽。

    秦牧也修为耗尽,但肉身却还是像一头大力蛮牛,班公措只来得及挡住十几道攻击便防御被破,顷刻间便被打得鼻青脸肿。

    秦牧将他摁在地上打,班公措眼睛被打得张不开,叫道:“打得好!有种你再打!”

    秦牧又打了两拳,突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开门声,心中微动,立刻停手。

    班公措叫道:“再来打啊!”

    秦牧收拾自己的飞剑,转身走去,笑道:“老弟,我爽了,改日再来找你。对了,你腰上挂着的饕餮袋,我拿走了!”

    班公措心中一惊,急忙抓向自己腰间,心中一片冰凉。

    他腰间挂着的饕餮袋不翼而飞!

    秦牧何时将他的饕餮袋解下的,他竟然毫无察觉!

    “我的手艺比瘸爷爷还是差了点,否则连他的裤衩脱下来他都不会知道。”

    秦牧抛了抛饕餮袋,暗叹一声,还是瘸子手艺高超。

    “给我杀了他!”班公措的声音传来,几位巫王终于来到这个房间。

    秦牧露出笑容,转身掩上房门,来到第一个房间,将散落在地的飞剑收拾一番,放在饕餮袋中,又将万蝗幡也收了起来。

    他打开班公措的饕餮袋看去,微微皱眉,里面没有书房里的那些书,都是些船上的宝贝,香炉、茶几、烛台之类的东西,想来班公措没有将那些书籍收到这里。

    “书架上的书,到底记载着些什么?神的功法?还是其他什么……”

    秦牧将两个饕餮袋拴在腰间,返回书房,心道:“等下次来揍他出气,再好生问问他把书藏在哪里了。”

    班公措挣扎着走出楼宇来到甲板上,看到一位位大巫古怪的眼神,心中了然,这些人见到他被秦牧打成这幅模样,心里对他的敬畏开始消失。

    班公措淡然道:“秦教主也不好过,被我重伤。我知道他的名姓,待我恢复修为,便作法取他性命!”

    待到他恢复修为,立刻作法,古怪的是,他尽管知道了秦牧的性命,但却搜寻不到秦牧,仿佛秦牧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班公措再次作法,他的巫法还是无法寻到秦牧。

    “不可能,他明明就在船上,巫法却寻不到他。莫非他躲在什么秘密空间之中,屏蔽了我的巫法感应?”

    秦牧回到画中,画中人继续陪他喂招,尽管秦牧还是一次次落败,但坚持的时间却越来越长。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这一日,突然宝船剧烈震动,即便是在画中世界中,秦牧也能感受到这种震动。

    画中老人露出焦急之色,唤他出来,秦牧快步跟上画中老人离开这幅画,飞速来到甲板上。

    宝船的远处,无数幽都生灵在向这边涌来,而宝船则在加速飞去。

    画中老人站在门上,向秦牧挥了挥手。

    秦牧怔然,还是要分别了吗?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