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三百六十一章 试炮

    秦牧来到这个铁匠铺,虚生花身前挂着围裙,免得被溅出的火花烧坏身上的衣衫,他的衣衫原本光鲜,此刻已经变得与擦桌布差不多。

    他正在打造簪子,将玄金碾压千百遍,每次都是碾成最为纤薄的金纸,然后折叠,最后锻造成型。这样打造出来的簪子纹理最是细腻,是贵妇的最爱。

    事实上,虚生花这一个月来也在京城的铁匠铺圈子里闯荡出了不小的名声,前来寻他打造灵兵的六合境界神通者也有不少,贵族里寻他来打造奇兵如簪子手环的也有很多。

    六合境界的神通者神藏孕生灵兵,需要寻找到锻造高手才能打造出来,锻造师傅的本事很重要。而虚生花很是聪明,锻造各种灵兵都很不错,他的功法神通千变万化,总能锻造出让六合境界的神通者心仪的灵兵。

    “秦人皇,你先去铺子内间儿坐一坐,我打好簪子便来。”

    虚生花看到他来了,向铺子里喊道:“燕子,人皇来了,你先替我招待一下!”

    秦牧走入铺子里的内间,笑道:“叫我教主便可,称我人皇,总是提醒我你我是敌人。”

    京燕穿着村姑的衣裳走了出来,一扫从上苍来时的华丽优美服饰,捧着一壶茶轻秦牧坐下。

    茶是粗茶,原本虚生花与秦牧第一次相逢时,招待秦牧的是上苍最好的茶,也是秦牧迄今为止喝过的最好的茶,叫做青冥茶,然而现在泡的茶却是普普通通的茶叶。

    “没有好茶了,秦教主见谅。”

    京燕赧然,为他斟茶,低声道:“上个月青冥茶便喝完了。”

    秦牧浅抿一口,道:“粗茶我也喝的惯。这个铺子你们是怎么盘下来的?”

    “原本公子在京城里盘了一套房子,把房子卖了,买了这家铺子。”

    京燕道:“玉柳姐姐吃不惯这苦,找个理由走掉了,回上苍去了,只剩下我留在这里陪着公子。”

    秦牧请她也落座,笑道:“你是好姑娘。”

    虚生花掀开帘布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块毛巾,他刚刚洗过手,将毛巾挂在帘布后,来到桌边坐下,先给自己倒了杯茶咕嘟咕嘟的仰头灌了下去,又倒了一杯。

    京燕正要起身,虚生花摆手道:“没这么多规矩,你是咱们铁匠铺的女主人,坐下便是。”

    京燕只得坐了下来。

    秦牧目光闪动,笑道:“虚兄,这些日子过得如何?”

    虚生花叹了口气,摇头道:“不太好,但是很充实。我从前从来不知钱竟然这么难赚,我在上苍从未想过钱的事情。而现在,我却知道了一个大丰币的价值竟然这么高!秦兄,十碗面你就付了一个大丰币,真是浪费,买一百碗面也绰绰有余了!”

    秦牧茫然,道:“大丰币的价值具体是多少,我也不太清楚。我很少缺钱花,出去吃饭往往都是一枚大丰币结账。”

    “你没过过穷日子。”

    虚生花又灌了几口茶,吐出一口浊气,道:“我这些日子攒的钱不够还你的,你再宽限一段时间。两年应该差不多。”

    秦牧笑道:“小钱罢了,我不急,灵儿记得比我清楚。这次来是为了让你去观礼,射日神炮已经打造好了。”

    虚生花怔了怔,叹道:“你前后用两个多月设计锻造出一口巨型神炮,我却只能在这个铁匠铺为神通者炼制灵兵。十五天前,我感应到你又开炉了两次,应该是试炮架吧?”

    “不错。”

    秦牧将杯中茶一饮而尽,道:“我是倾国之力打造射日神炮,其实我并不收钱,我不缺钱,我若是收钱的话,皇帝也付不起。咱们去看看。”

    虚生花也站起身来,将身上的围裙摘下,向京燕道:“你也随我一起去。”

    京燕称是,三人走出铁匠铺,向城外走去。

    待来到城外,远远便看见一口方圆千亩大小的巨型灵兵,巨大的炮台,炮台中央的眼球也被炼制出来,漂浮在集光叉的中央,数以百计的神通者正在炮台上不断测试着什么,很是忙碌。

    他们三人走到跟前,虚生花和京燕心中更加震撼,抬头仰望这个庞然大物,很难想象秦牧仅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便炼成了这种恐怖的灵兵!

    当然,这并非是秦牧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延康国几乎所有的术数高手、锻造大师的集体智慧结晶,其中秦牧的功劳最大。

    若无秦牧设计,改良锻造工艺,以延康国的锻造水平根本无法炼成这等逆天的宝物!

    秦牧将延康国的锻造工艺,向前推了百十年左右!

    皇帝和文武百官都到齐了,还有京城的达官贵人,平民百姓,聚集在此观看射日神炮开炉点火。甚至连村长、清幽山人等人也赶到这里,等候这门巨炮开火。

    “丹炉检查正常!检测无裂!”一位工部官员高声喝道。

    “阵纹检查正常!检测无断!”

    “符文检查正常!”

    “炮架检查正常!”

    “集光叉检查正常!”

    “神眼检查正常!”

    ……

    一个个声音响起,单由信向秦牧看来,秦牧点头。单由信高声道:“一号丹炉点火,强度检测,火力全开!”

    过了片刻,丹炉旁的一位药师高声道:“一号丹炉火力全开,检测正常!”

    “二号丹炉点火检测!”

    “二号丹炉火力全开,检测正常!”

    ……

    虚生花看着这种测试手段,心中被震撼住了,喃喃道:“秦教主,我在锻造技业上,何时才能达到你这种程度?我那个小打铁铺着实是太寒酸了……”

    秦牧安慰道:“放心,大家都是这样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我也有过潦倒日子。”

    “真的?”虚生花狐疑道。

    秦牧想了想,摇头道:“假的。我刚从村里走出来没多久,便已经名动天下了。”

    虚生花沉默,过了片刻道:“秦教主,你这样安慰别人,迟早会被打死。”

    “不过我在村子里的时候,五岁便开始拿铁锤打铁,跟随聋爷爷学画图。”

    秦牧脸色淡然:“你现在才开始拿起铁锤,却不知道我这十年来付出多少汗水。”

    虚生花点头道:“霸体也并非是不努力便可以获得成就,受教了。”

    终于,五十六口丹炉火力全开,顿时射日神炮的底座上所有的符文亮起,所有的阵法启动,巨大的炮台徐徐腾空,一股股恐怖的威能绽放开来,让空间不断颤抖。

    五十六口丹炉中的能量在疯狂涌向集光叉,通过两口集光叉,化作四道粗大的光芒钻入中央的那枚巨大的神眼中。

    神眼内传来齿轮转动声,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间声音消失,那只八十丈大小的神眼顿时像是虚化了一般,神眼内部的各种阵法纹理悉数启动,构成神眼的玄金玄铁神金神料统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沐浴在涤荡的神光中的神眼。

    一只闭合的眼睛。

    咕噜。

    这枚巨大的眼睛在炮台上转动,带动的风声很是吓人,而从眼中传来的悸动更是恐怖,即便是在场的教主级强者也不由得一阵阵心悸。

    “秦教主!”

    单由信站在炮台上,向秦牧躬身道:“射日神炮已经准备完毕!”

    秦牧长身而起,向延丰帝道:“陛下,请!”

    延丰帝长长吸了口气,率领文武百官飞身而起,来到炮台上,沉声道:“秦督造,两个多月的辛苦,还是由你来射出这一炮!”

    秦牧称是,单由信捧来一个玉盘,秦牧元气催动,顿时玉盘迸发出耀眼光芒,光芒映照,化作一片光幕,三尺方圆,显出四周景象。

    秦牧轻轻拨动玉盘映照出的光幕,射日神炮的那枚神眼也跟着徐徐转动,秦牧调整神眼所向,朝向天空。

    他在玉盘上点了一下,突然那枚眼睛猛然张开,一道光柱撕裂长空,天空剧烈震动一下,接着猛地撕裂,所有人顿时看到天空中出现一道黑色的痕迹,直接将天空切开,而那道光柱已然消失无踪!

    过了片刻,突然轰鸣声从天外传来,如同万雷震动,惊天动地!

    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裂缝中什么都没有,过了不知多久,裂缝才开始缓缓愈合。

    虚生花一颗心越来越沉,上苍中,无人能够接下这一炮,哪怕是他的师尊玉君,哪怕是其他三君,也都接不下射日神炮的炮光。

    这种武器,已经不是人间的武器了!

    是屠神的武器!

    “朕的钱,没有白费……”

    延丰帝仰头望着慢慢愈合的天空,喃喃道:“国师,可惜你不在这里,没有看到这幅景象。”

    草原中,延康国师带着大军返回延康,猛然抬头,看到了天空中的一道裂痕,心头大震:“秦教主,你终于炼成了屠神的武器……”

    炮台上,秦牧散去元气,玉盘投射出的光幕消失,一口口丹炉也开始熄灭,各种阵法徐徐停止运转,巨大的射日神炮开始从空中缓缓降落。

    秦牧抬头看向天空,自言自语道:“既然叫做射日神炮,要不要对着太阳来一炮?”

    四周众人连打几个冷战,延丰帝慌忙从他手中抢回玉盘,喝道:“秦督造,太阳若是被你一炮打灭了,黎民百姓怎么活?你的想法太危险,朕要杀你的头!”

    文武百官中一位清流官员连忙道:“陛下,君无戏言!”

    延丰帝扭头看向他,挥了挥手,道:“朕就是在戏言。你看不出来,朕要你何用?告老还乡罢。秦爱卿,这个玉盘是怎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