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四百零七章 星犴的箱子

    “补药?”

    星犴微微一怔,胸腔突然炸开,一根根肋骨从他的血肉中钻出,他的血肉似乎在排斥他的肋骨,极为吓人。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神血在往外流,接着一条腿突然不受控制的从身体脱离!

    “你给我下的是补药?不是毒药?”

    他终于神色慌张,但是随即又有一颗脑袋落地,眼珠子和耳朵、鼻子齐齐从那颗头上滚了下来。

    地上零零碎碎的眼睛鼻子舌头蹦来跳去,试图回到头上,但刚贴上去又掉落下来,无法生长在一起。

    延丰帝、瞎子等人看到了希望,立刻向他杀去。星犴抬手抓向瞎子刺来的龙拓神枪,刚刚抓住枪身,整条手臂便跟着枪一起飞出!

    他挡下延丰帝一拳,脊椎骨突然从体内滑了出来,他的脊椎骨也并非是自己的,而是一具神骨。

    “不可能是补药,不可能是补药!”

    星犴惊慌失措,司婆婆突然一掌印在他的胸口,用的正是厉天行的大罗天星掌力,将他的胸膛打穿。

    他的心脏从胸腔里跳了出来,落在地上弹跳两下。

    “这怎么可能是补药?”

    星犴还是不死,竭力抵挡众人围攻,愈发惶恐。

    补药只会让他更强,怎么会让他身体分裂?

    嘭嘭嘭

    他全身上下突然炸开,四面八方喷血,血流如注,他的神血得自另一位高手,与心脏和身体并非是同一具身体,血液也与身体的各个部位相互排斥。

    “你对我下了什么毒?”

    他落在地上的头颅飞了起来,向秦牧扑去。秦牧来不及躲闪,却在此时瘸子双手如飞,狂奔而来,突然纵身而起保住他的头颅,厉声道:“还我的腿!”

    那颗头颅一声大吼,将瘸子震飞,随即瘸子又飞了回来,与那颗头颅缠斗一起。

    一条腿在地上飞奔,冲向秦牧,聋子将手中的笔用力掷出,大笔从秦牧面前扫过,将那条腿扫入一张图画之中。

    聋子仰面倒地,呼呼喘气,他用尽所有力气画了一幅图,猛虎图。

    图中一头吊睛白额猛虎,嘴里叼着那条腿正在画里狂奔。

    秦牧松了口气,他给星犴下的药的确是补药,实打实的大补之药。

    想要用毒去毒死星犴,几乎是不太可能办到的事情,药师是否有这个本事尚且难说,秦牧是断然炼不出这种奇毒的。

    星犴打得瞎子、聋子、瘸子、厉天行、延丰帝等一众强横无匹的存在毫无还手之力,太后娘娘等一众高手连一个回合都不曾坚持到便倒地不起。

    他绝对要比豢龙君强横不知多少,秦牧用自己练成的三破散去毒豢龙君,只是能给豢龙君造成不小的麻烦,要不了他的命,因此下毒绝非上策。

    而且星犴也精通医术,能够自己给自己换身体,他在医术的造诣上也算是天下屈指可数,用毒很容易被他识破。

    对于秦牧这种有追求的神医来说,毒死对手是一种艺术,并非一定要用毒药。

    星犴强得不可思议,但是缺点也是显而易见,他的身体都是取自其他强者,与他本来的肉身并非是一体,容易相互排斥。

    药师曾经教导过秦牧,人体拥有自握防御体系(免疫防御机制),移植他人器官,容易被原本的身体认为是外来的侵略者,一定要将对方消灭。

    这就是造成星犴的身体相互排斥的原因。

    药师也曾经教导过秦牧,很多疾病是由于自我防御体系衰弱引起,比如伤风,瘟疫,可以通过提升自身体质壮大自我防御体系来消灭自身疾病。

    这两点结合在一起,秦牧对付星犴的办法便是炼一味大补之药,壮大他自身的每一个身体之间的排斥反应,将排斥反应提升到极致!

    作为残老村唯一的少年,秦牧自幼便经受了最严格的家教,饱受残老村九老摧残,可谓是家风严正,让他深深的将每一位长辈的教导和优良传统记在心里,变成自己的行为准则。

    药师高风亮节,认为做药师是一种艺术的行当,补药和毒药之间并无固定的界限,毒药可以是救命良药,补药也可以是致命剧毒。

    刚才秦牧给那些蛟龙炼丹疗伤时,炼的便是这种大补之药,以龙麒麟的龙涎为基础原料,辅以各种大补之药,让蛟龙服下。

    这些蛟龙吃下灵丹后,伤口飞速复原,肌肉自我生长,断骨断筋飞速自生。

    秦牧以御龙诀带着蛟龙杀来,星犴飞出的手臂相继攻击在这些蛟龙身上,强劲无比的补药便趁机侵入星犴的手臂中,通过手臂接触到星犴的身体,再通过心脏进入全身各处。

    秦牧下的是最猛的药,连蛟龙受伤的身体都可以飞速复原,补药进入星犴的身体中,药力发挥,便将他的排斥反应放大了无数倍!

    下毒,毒不死他,但是下补药,却让他分崩离析,这才是药师传授给秦牧的医道艺术。

    羽曌青、太后娘娘等人也压制住伤势,纷纷杀上前来,星犴身躯四分五裂。地上几个脑袋飞起,厉声道:“这样就想弄死我?你们太天真!”

    他的散乱的躯体突然向众人痛下杀手,不过没有了肉身的支撑,他的法力大不如从前,他的神藏也是夺取他人的,此刻连神藏都已经从他肉身中剥离,导致他的法力分散,任何攻击都没有了从前的威力。

    但即便如此,他的实力还是极为强大,而且漫天飞舞的脑袋腿脚眼珠子着实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突然,几条腿飞奔,落在他的那口箱子下面,这几条腿发力,腾空而起。

    “他想逃!”

    瘸子双手如飞,以手为腿直奔过去,抱住两条腿,叫道:“把我的腿还来!”

    那箱子打开,其他的头颅眼睛纷纷飞来,向瘸子攻去。

    延丰帝爆喝,突然喷出一口血箭,血箭化作一条血龙矫腾而起,延丰帝纵身跳到血龙上,直奔空中的箱子而去。

    瞎子双手撑起大枪,跳到空中,龙拓神枪猛然摆动身躯,将他托住,冲向空中的箱子。

    司婆婆、羽曌青和太后娘娘等人各施手段,冲入空中,拦截那口箱子。

    嘭。

    延丰帝坠落下来,狠狠砸在地上,连连喷血。

    接着瘸子也跌落下来,却抱着两条腿死活不撒手,秦牧连忙飞奔过去,伸出双手去接,突然伤势爆发,脚下一个踉跄,瘸子从他两只手前方坠落,砸得地面不住颤抖。

    “牧儿,你不孝顺……”瘸子弹起来又落下,翻着白眼昏死过去,但依旧死死抱住那两条腿不放松。

    秦牧挠了挠头,心道:“如果用御龙诀控制那些蛟龙,速度便可以更快一些了……”

    他立刻催动御龙诀,诸多蛟龙强行压住伤势向他游来。

    嘭嘭嘭。

    空中不断有高手坠落下来,延丰帝挣扎起身,看到太后娘娘也被打落下来,连忙挣扎着跑过去,将太后接住,又被压得吐血。

    等到秦牧借来蛟龙法力,羽曌青也从空中栽了下来,他刚想去接,却见羽曌青的衣衫化作鳞羽不断震动,止住坠落之势。

    秦牧止步,羽曌青突然失去了力量,鳞羽不再扑闪,噗通坠在地上,秦牧已经来不及去接住她。

    空中只剩下司婆婆和瞎子在围攻那口箱子,秦牧连忙腾空而起,他身上的蛟龙受创颇重,坚持不了太久便会从他身上脱离,他必须速战速决。

    空中的战斗极为诡异,司婆婆和瞎子二人身负重创,站在箱子顶,正在抵挡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

    攻击他们是星犴的身体部位,神眼中射出神光,天灵盖飞起如钵,拳头,腿脚,甚至心肝脾肺肾乃至于发肤,都在向他们发起攻击。

    这种诡异的攻击闻所未闻!

    瞎子黑龙盘绕,疯狂转动,疯狂抵挡,司婆婆此刻反倒成了战力最强的那个,以大罗天星掌力将攻来的神手神腿神头打退。

    秦牧直奔空中的战场而去,速度极快,从一只眼睛旁边疾驰而过。

    唰。

    那只眼睛消失不见,接着便见一条蛟龙从秦牧身上脱落,抓着眼睛扬长而去,飞速远离箱子。离得越远,星犴的控制力越弱,他便越是难以收回身体部件。

    秦牧折向回来,偷天神手抓向另一只飞在半空中射出神光的眼球,又有一条蛟龙将第二只眼睛带走。

    他在空中疯狂奔行,将围绕那口箱子的一条条腿脚心脏头盖骨“偷走”,让身上的蛟龙带的远远的。

    秦牧身上的蛟龙越来越少,速度也渐渐放缓,突然,一根根发丝飞来向他袭去,漫天黑发如同黑色暴雨!

    “牧儿小心!”

    司婆婆和瞎子急忙飞身横在他的身前,司婆婆双掌内扣迎着黑色暴雨推去,唰唰唰无数黑发如同黑针倒飞而回,叮叮叮将那口箱子插得满满都是。

    瞎子一枪刺出,嘭的一声将箱子刺破,那口箱子里传来一股巨力,将龙拓神枪逼得退回,其他诸多身体部件立刻蜂拥从洞口钻入箱子中。

    箱子立刻破空而去!

    瞎子起步欲追,突然闷哼一声,伤势爆发,险些从空中坠落下去。

    那箱子速度极快,瞬息千里,正在此时,只听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横竖茫茫!”

    天空中一横一竖两道刀光亮起,接着归于黑暗。

    “一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