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四百二十九章 医者父母心(第三更!)

    秦牧提笔,写下自己所需要的灵药和毒药,紫荆城的府尹前来拜会,被狐灵儿挡住道:“公子近几日不见客。”

    府尹无奈,只得退走。

    司芸香则忙着联络司家,让司家通知教中兄弟,命人尽快报于皇帝知晓,又请教中长老严选精通五鬼搬运术的高手,务必尽快前来。

    秦牧将药方交给她,司芸香看了看药方,只见上面的各种药材数以百计,很多自己都不曾见过听过,道:“这些灵药只怕很难寻到,须得在各个城中的药铺里好好寻找一番才能找全,要耽误不少时间。”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笑道:“我许给白隙神祇这几日,为的便是寻找灵药,还要等待教中高手和皇帝到来,否则岂能容他考虑这么久?”

    司芸香叹道:“做你的敌人,连吃饭都得小心被噎死。我已经通知了圣教,五鬼搬运术除了几位长老之外,便是妙手堂的比较精通。”

    “妙手堂?”秦牧怔了怔,露出询问之色。

    “妙手空空,自然是做贼的。”

    司芸香笑道:“妙手堂贼人居多,往年常常去偷大户,将大户人家的财宝搬运过来,但都是小打小闹。后来皇帝征招他们入军,搬运敌军粮草,有许多人立了功,官职都还不小。”

    “原来如此。”

    秦牧恍然,赞道:“行行出状元,做贼也能升官发财,这件事一定要告诉瘸爷爷。”

    他心中又有些担忧,瘸子等人在神断山脉堵截上苍诸神,不知道战况如何。

    “有药师爷爷在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虽说如此,他心中仍然不免担心。药师虽然能救死扶伤,但那里毕竟是神魔战场,倘若直接被打死,药师也无药可医。

    司芸香去让教中弟子准备药材,秦牧则写下给自己治疗的丹方,让狐灵儿去城中药铺抓药,好生调养自身,毕竟动用月亮船损耗的生命非同小可,倘若能够补回来自然要尽心尽力弥补。

    过了两三日,秦牧感觉身体好了许多,又带着蛟王神和群蛟来到香井大院,询问道:“白隙师兄,是否需要我帮忙治疗伤势?”

    “不用!”

    白隙神祇警觉道:“善医者自然也善毒,吃你的药,我担心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秦牧瞥了瞥他的伤口,只见他身上的伤口不再流血,只是断骨颇多,很是凄惨,道:“你的腿若是不再治疗,便会废掉,只能一条腿走路。再过两日,你这条坏腿便需要锯掉了。而且坏腿的伤势蔓延,腐蚀其他好的地方,你的身体便会慢慢溃烂。”

    白隙神祇冷笑道:“你吓我?我乃神祇,血肉岂会坏掉?你是用月亮砸我,并非是神通,只是纯粹蛮力,没有神通破坏,我的血肉不会坏掉!”

    秦牧叹道:“那月亮是开皇时期的神炼制的宝物,月亮中岂能没有神通?月者,太阴也,太阴之气最善坏人的肉身。讳疾忌医,没想到堂堂的神祇也是如此庸俗。”说罢,拂袖离去。

    白隙神祇冷笑连连。

    秦牧走出香井大院,司芸香备了一部分灵药,道:“还有些灵药不曾寻到,不过已经让教中兄弟尽快寻找,一旦找到便立刻快船送来。”

    秦牧检查灵药,道:“现在的药还要不了他的命,只能要他一条腿。”

    司芸香吓了一跳,连忙悄声道:“你怎么要他的腿?”

    秦牧微微一笑,吩咐道:“让附近的人但凡有一丁点儿外伤的,哪怕是被针刺破了皮,都不要住在附近,让他们搬到离香井一里之外的地方。”

    司芸香试探道:“倘若被针刺破了点皮而且还没有搬走呢?”

    “那就惨了。”

    秦牧挑选灵药,头也不抬道:“他们被刺破的地方先是会变成一个小孔,然后慢慢扩大,最多两三个时辰便会溃烂到全身上下,骨头也会坏死。”

    司芸香毛骨悚然,连忙去了。

    香井是紫荆城的名胜之地,居民较少,司芸香索性吩咐府尹,让这些人统统搬离此地。

    秦牧炼药熬药,这药香味儿无色无味,极难察觉。过了两日,白隙神祇命人来请秦牧,秦牧将炼好的药收起来密封备用,再次来到香井大院,只见白隙神祇坐在地上,伤腿已经烂了,烂处还在向好肉处蔓延。

    “你对我下手了?”

    白隙神祇双目炯炯,死死的盯着他,声音沙哑道:“我这条腿坏得这么快,一定是你暗中动的手脚!”

    秦牧走上前去,细细检查一番,摇头道:“我说了是你讳疾忌医,你还不信我。那月亮船的月亮岂是易于的?你被月亮所伤,若是早些请我医治,这条腿还能保住,现在不成了,血肉已经烂掉,骨髓也死了,只能将这条腿截掉,方能免于继续溃烂。”

    白隙神祇眼角抖动,死死的盯着他,却见他神色不似作伪,颓然道:“截掉的话,我只剩下一条腿,更加没有能力与你讨价还价。”

    秦牧认认真真道:“我医术颇为高明,倒可以为你接上其他人的腿脚。我这里还有三条腿,你选一条你喜欢的,截掉你这条腿后,你修养两日我便可以给你换上。”

    白隙神祇脸色阴晴不定,迟疑不决,突然道:“你知道我为何叫做白隙吗?”

    秦牧摇头。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白隙神祇淡然道:“这说的是我的速度。我的速度天下第一,你根本看不到我的身影,忽然之间我便一遁千里。伤了这条腿,我还怎么施展我的速度?”

    秦牧点头,那日夜晚在大墟遭遇上苍三尊神祇时,他出其不意干掉一尊,而这位白隙神祇则是他最为难缠的对手,速度极快,来去如光如电。哪怕秦牧将九重天开眼法开到第九重,也只是能勉强捕捉到他,以至于大战数千里这才将他的腿击伤,将他打残。

    “一条腿也可以跑得很快。”

    秦牧安慰道:“我村里的瘸爷爷便是一条腿,还是速度天下无双。你看这条坏腿,我给你锯掉了吧?”

    白隙神祇身躯颤抖,声音沙哑道:“你不是神医吗?难道你便没有办法救治?”

    秦牧黯然道:“若是两天前……现在锯掉,你还有一条腿可用,若是再耽搁下去,便只能拦腰截断了。不过你放心,我村里的屠爷爷当年便是拦腰截断的,也活得好好的,两条胳膊走路也是飞快,而且不用尿尿方便。”

    白隙神祇脸上肌肉乱抖,咬牙道:“那就截掉罢!”

    秦牧取出无忧剑递给他,歉然道:“你是神祇,我没有截断你的腿的能力,还是你自己来。”

    白隙神祇握住剑柄,想要下手,眼泪却哗啦啦直流。

    秦牧也有些于心不忍,正要说话,白隙神祇大叫一声,一剑斩下,将自己的伤腿齐根斩断!

    秦牧呆了呆,连忙上前,为他止住血,将无忧剑收起来,取出三条腿,诚挚万分道:“你选一条腿。我是诚心诚意要挽救这场灾劫,所以一定会竭尽所能为你接上腿,让你今后依旧能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你放心,这三条腿都是星犴的收藏,顶级的好腿,不会比你原来的腿差了。星犴你知道吧?一个收藏狂人,不是神级的身体他不收藏的。”

    白隙神祇忍住痛,额头却有滚滚的汗珠不断滑落,目光落在这三条腿上,声音沙哑道:“我怎么知道你没有在这三条腿上动手脚?善医者善毒,你在这三条腿里动手脚,我岂不是上当受骗?”

    秦牧目光真诚的看着他。

    白隙神祇看到他的目光和神色,心中有些惭愧,但还是不敢相信,目光闪动,指着较短的那条神腿,道:“我选择这条腿。”

    秦牧露出笑容,将那条腿交给他,其他两条腿则收了起来,道:“你放心,你将这条腿收起来,过两日等到你的气色好一些,我再来帮你接上。这条腿留在你这里,你应该不必担心我动手脚了吧?”

    白隙神祇点头,叹道:“我不应该怀疑你的,我信你是医者父母心。这几日,我不要你开药给我调养,我自己来!”

    秦牧讥笑道:“你还是不放心我。罢了,你需要什么灵药,尽管吩咐院外的神通者,让他们去抓药,我不插手便是。”说罢,转身离开。

    白隙神祇唤来一个神通者,写下药方,让人去抓药。

    院外,司芸香目光闪动,低声道:“教主,要不要在他的药里面动手脚?”

    “不用。”

    秦牧问道:“我需要的灵药到齐了吗?”

    “还差几味。”

    秦牧前去查看,盘算了良久,道:“差不多够用了。”说罢,取出剩下的两条神腿,准备炼药给这两条神腿下毒。

    司芸香失声道:“教主,你这是……”

    “我尽管让他留下那条神腿,他也必然不会用,几日后,他必然会让我取出这两条神腿,从这两条腿里选出一条给他接上。”

    秦牧认认真真的炼毒,打算藏毒于腿中,这种认认真真的神态很令人恐惧,道:“我不知道他会用哪条腿,索性两条腿都下毒。剩下的那条毒腿,我准备……”

    他催动元气,手法千变万化,飞速炼制奇毒,道:“准备找个机会,还给星犴!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司芸香连打几个冷战,面色如土,颤声道:“教主,我再也不敢觊觎教主之位了!”

    “你胡说些什么?”秦牧回头,冲她笑了笑,大男孩笑得很是灿烂、阳光,充满了洋溢的青春。

    司芸香毛骨悚然。

    第三更啦!祝墨影同学生日快乐,一月八号,一八要发哦~宅猪送上青春洋溢灿烂阳光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