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四百三十一章 煮熟鸭子

    白隙神祇一直盯着秦牧,秦牧倒是兢兢业业,认认真真的为他接腿,丝毫没有怨言,将他的腿根与断腿缝合。

    “白隙师兄不是人族对吧?”

    秦牧仔细检查神经,将断处的神经系统激发,用药调理,道:“我看你身体构造与人族有所不同,你是哪个种族?”

    白隙神祇眉心中光芒涌动,从眉心中钻出一个飞腾的元神,却是一匹龙马,背插双翅,头生长角,鬃毛飘扬,通体雪白,精神抖擞,端的是龙马精神!

    秦牧抬头看了一眼,赞道:“端的是神骏!这种元神倒是少见!”

    “神骏这个词用来形容我,倒也应景。”

    白隙神祇的元神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开口道:“不过我很少现出真身。从前在开皇……咳咳,在古代,当然,你这种小东西还没出生的时候,像我这样的神骏,只能给人送信,给人做坐骑,端的是辱没才华。”

    秦牧神情微动,道:“那么白隙师兄又是如何到了上苍?”

    白隙神祇叹道:“天变了,地改了,像我这种原本地位卑微的神祇也有出头之日。异变发生后没多久,我便投降了,后来大墟出现,当初很多跟我一起投降的都出头了,比我会钻营,他们离开了这一界享福去了,惟独我们几个留下来。这些家伙,马屁拍的好啊,我虽然占了个马字,但还是不如他们会拍马屁。不过也好,宁为鸡口毋为牛后。”

    他笑道:“这些家伙尽管会钻营,但是到了上界,他们也是底层,反而不如我们留在下界的能够作威作福,高高在上,享受众生膜拜祭祀之乐。”

    “然而,你至今也不过是一个跑腿的。”秦牧微笑道。

    白隙神祇勃然大怒,神威爆发:“你说什么?”

    秦牧笑道:“别激动,当心我搭错了神经,否则即便接好你也是跛的。”

    白隙神祇叹了口气,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个跑腿的,从前跑腿送信,现在跑腿降劫,脏活累活还都是我的,而且活儿比以前更脏。但这也是无奈,我不做的话,我也难逃一死。上苍四君何等厉害?本事比我高,也不是只能跑腿?不但跑腿,而且还要拼命!他们不知道能有几个活下来的。”

    他露出忧色,至今还是没有其他天象武器被启动,说明乔星君等人凶多吉少。

    秦牧道:“这次你投降于我,我可以让你做个山神,享用祭祀。不如你就在涌江旁边做个山神,与豢龙君作伴。每年到山上上吊的、跳崖的人,都是你的伙食。我有个好地方,鹿县旁边有座山叫做百岁山,风景秀丽,雄山万丈,你便去那里做山神,不会辱没你。”

    “呸!”

    白隙神祇笑骂道:“我又不是豢龙君那个不要脸的,我已经投降过一次,焉能投降第二次?还要不要脸面?再说,我吃素,胎里素,不吃人。我从前倒想做个山神,可惜因为跑的太快,只能跑腿送信,倘若我跑得慢一些说不定还能落得个官职。”

    秦牧哭笑不得:“这也是本事害了你。”

    白隙神祇笑道:“你人很不坏,有善心,我很欣赏你。你接好我的腿,我们可以谈谈,就算延康国被灭了,你也可以随我去上苍,别的不敢说,好歹我能保你一家老小平安。”

    秦牧谢过,道:“给自己留条退路也好,上苍我很早就想去了,可惜没有神香,联系不上。”

    “这个容易,我有。”

    白隙神祇目光闪动,道:“只要你将我的伤医好,让我顺利完成这场降灾,我带你去上苍。”

    秦牧在他断腿处撒了些粉末,只见一条条神经飞速生长,如同细细的小蚯蚓一般在空中挥舞着触手,笑道:“我是打算与你签订土伯之约,让你不要降灾,你反倒劝降我了。师兄,等你的腿接好,咱们便立刻签订土伯之约,这次你不能耍赖!”

    白隙神祇看着他的手法,只见他双手十指翻飞,跳动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但指法又细腻无比,像是穿针引线,又带着医道的指法,诧异道:“你学过缝纫?你的手法倒像是一个裁缝。”

    “略懂。”

    秦牧元气成丝,飞速拼接神经,道:“曾经学过几年。”

    白隙神祇好奇道:“你还学过什么?”

    秦牧指法越来越快,飞速道:“阵法、拳法、瞳法、刀法、身法、锻造、书画、木匠、诗词歌赋,都略懂一二。”

    白隙神祇的断腿与那神腿所有神经连接,让他顿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腿又回到自己的身体上,不禁又惊又喜,瞥了瞥秦牧,心道:“这小子本事不坏,心肠也不坏,真不想就这样杀了他……可惜了。”

    秦牧又去接上血管,拼接断骨,用龙麒麟的龙涎来滋生血肉,道:“还剩下骨髓尚未融合。这点最难,师兄,骨髓是造血之用,用处极大,我需要先用药培一培,然后滋养断腿的骨髓,让骨髓能够造血。不过,你的骨髓造血之后,你我便签订土伯之约,你不要降劫,我让你回你的上苍。”

    白隙神祇分辨每一种药材,确认他没有动手脚,笑道:“好说。”

    秦牧松了口气,命人抬来一口大锅,让药材泡到水里,命人生火,道:“大概两日,便可以让骨髓生血。”

    白隙神祇连忙道:“将大锅搬近些,我的手不能离开五雷壶。”

    秦牧笑道:“白隙师兄做事,真是滴水不漏。你还能怕我做什么手脚不成?锅就在这里,不搬,你的手一直放在五雷壶上,我也担心你会一不小心引动五雷壶。”

    白隙神祇向他看来,两人目光对视,秦牧丝毫不让。

    白隙神祇神清气爽,龙马精神,哈哈大笑,道:“也罢,由你便是。”

    秦牧坐在一旁,静静等候,蛟王神守在旁边。白隙神祇元神护在上空,随时准备启动五雷壶,而自己则泡入锅中,慢慢感觉到药力侵入自己的伤腿,滋养血肉,药力渐渐渗入骨骼,滋润骨髓。

    “舒坦。”

    白隙神祇百无聊赖,打趣道:“秦教主成亲了没有?”

    “成亲了。”

    秦牧取来一口日晷,观察时间,日晷刻度极多,很是细腻,道:“我成亲了两次。”

    “可惜了。我还打算等你到了上苍,给你介绍几个我族中的美人儿。”

    白隙神祇笑道:“你们生了孩子,说不定会是半人半马,想想都觉得有趣儿。哈哈哈哈!”

    秦牧不答,继续看着日晷。

    白隙神祇显然兴致不错,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大笑,显得志满意得。

    不知不觉间,一天半时间过去,白隙神祇的笑声越来越大,看向秦牧的目光越发不善。

    “秦教主,我给你讲个笑话。从前有个人煮鸭子,鸭子煮熟了,他正要吃,突然鸭子飞走了。哈哈哈哈,你为何不笑?我再给你讲个笑话,那只煮熟的鸭子又飞回来了,把那个傻子吃掉了!哈哈哈哈……”

    秦牧一动不动,继续盯着日晷。

    白隙神祇目露凶光,冷笑道:“你不笑也不说话,是否是歧视我?你歧视我,我要杀了你!”

    秦牧抬头,露出笑容:“时间到了,动手。”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声震动,香井四周五个青面獠牙的大鬼浮现出来,滴溜溜旋转,那口五雷壶凭空消失!

    白隙神祇的元神立刻伸手抓去,却抓了个空,只抓住其中一个青面獠牙的大鬼,不由怒吼一声,雷霆震动,整个紫荆城轰隆摇晃!

    秦牧身后,蛟王神怒声咆哮,现出真身,将整个香井大院团团缠绕,龙首注视白隙神祇的元神。

    白隙神祇捏碎那只大鬼,立刻召回元神,元神刚刚进入身体,顿时只觉一股邪气从自己的伤腿处涌来,侵入肉身各处,游走元神与神藏之间,不由毛骨悚然,急忙催动法力镇压!

    “糟了!千防万防,没有防住!”

    蛟王神趁机扑落,身躯将白隙神祇团团锁住,让他动弹不得,勒得他额头青筋绽起。

    秦牧站起身来,拔剑将无忧剑掷于地上,微笑道:“白隙师兄,我煮熟的鸭子,从来飞不走。剑给你,你现在可以切下中毒的部位了。蛟王神,放了他,我煮熟鸭子,喜欢让鸭子自己切。中了我的毒,白隙师兄只能从脖子切,脖子以下,统统不要。”

    蛟王神迟疑一下,还是放开白隙神祇。

    白隙神祇怒吼,神威滚滚,将那一锅药汤炸得粉碎,迈步向秦牧走去,杀气冲天。

    蛟王神紧张万分,正欲出手,白隙神祇突然散去神威,单膝触地,叹道:“我从前降过一次,再降一次又能如何?白某,愿意归降。”

    秦牧露出笑容,道:“你放心,百岁山的风景很好,你很适合那里。向土伯立誓吧,立过誓言,我让你成为百岁山的山神,享用祭祀。”

    半日之后,白隙神祇面色阴沉,驾着风云赶到涌江旁边的鹿县,放眼看去,不由皱眉,只见这鹿县四周都是百十丈高的山丘,穷山恶水,哪里有什么景色秀丽的万丈大山?

    白隙神祇降下云头,落地询问一个农夫,道:“哪里是百岁山?”

    “那个就是!”

    白隙神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百岁山是一个小山丘,弥漫着死亡之气,不由怒道:“那里分明是个乱葬岗,埋尸体的地方!为何叫做百岁山?”

    农夫笑道:“普通人百岁之后会怎么样?当然是死掉了!所以叫做百岁山,百岁之后就埋在那里。”

    白隙神祇呆了呆,不解道:“百岁山不是有万丈高吗?”

    “这个长角的呆子!”

    那农夫忍俊不禁,道:“死人躺倒,高不过几寸,对死人来说,百岁山可不是万丈高?”

    白隙神祇大怒,气冲冲飞到百岁山上,怒叫道:“姓秦的害我!”

    突然,旁边的涌江轰然裂开,从江中露出一个巨大的脑袋,好奇的打量他,笑道:“我说是谁有一股神的气息,原来是白隙道友。你怎么也来了?你刚才说姓秦的害你,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豢龙君!”

    白隙神祇站在山头上慌忙见礼,道:“我来延康降劫,遇到了天魔教主……”

    “你不要说,我知道了!”

    江中巨龙摇身一晃,化作豢龙君的模样,面色凝重道:“他是否是一副憨厚老实很好欺负的样子对不对?”

    白隙神祇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豢龙君跺脚:“我就是因为他的憨厚,所以才成为涌江龙王的!”

    三千五百字章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