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四百五十六章 老阴货

    当晚,夜深人静,禾依依听到笃笃的敲窗声,一颗心有些慌乱,连忙推开窗,却见秦牧从窗户爬了进来,笑道:“依依姐,我看到四处无人,这才爬进来的。”

    禾依依心头怦怦乱跳,烛光下看情郎,越看越是心猿意马,心慌意乱。

    于是,两人聊了一晚的阵法。

    到了第二天大清早,太阳还未升起,秦牧又悄悄地从窗户溜了下去,据说也是西土的规矩,走婚不能见到女方的家人。

    秦牧还未来到楼下,遇到了早起的几位妇人,那几位妇人连忙别过脸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等到秦牧落地走出一段距离,这才传出低低的笑声。

    日上三竿时,禾依依率众依依不舍的送秦牧离开剑河谷地,道:“仅凭我们禾家,还不足以奈何真天宫,教主去见毒师,我去见西土其他世家首脑,共商大事。”

    秦牧告辞离去。

    禾依依目送他远去,心中有着几分失落。

    旁边一个女孩儿低笑道:“昨晚姐姐与秦姐夫好上了?有几人看到姐夫爬窗,还有人大清早看到姐夫从楼上下来。”

    禾依依睡眼惺忪,精神头有些不足,没有好气道:“好什么?谈了一夜阵法。”

    其他几个女孩凑上来,唧唧咋咋的,笑道:“谈阵法是托词哉?昨晚长夜漫漫,自是鸳鸯双栖蝶双飞撒!”

    禾依依磨牙,咯咯吱吱的。

    几个女孩都吓了一跳:“真的与姐夫谈了一夜阵法?”

    禾依依无奈道:“他兴致那么高,我还能怎样?用强吗?禾家的脸面还要不要?倘若真用强,还不打得天翻地覆,将这筠城都拆了?我只好与他谈了一夜阵法,好在他胸怀见识都极为不凡,我们沉寂在对阵道的探索中,也就忘记了恩爱欢愉,只觉春宵苦短。只是现在想想,倒觉得其实可以做点什么之后,再探索阵道,交流阵法的。”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竟然真谈了一夜阵法:“真是禽兽……禽兽不如啊!”

    “那么为何姐姐还要让秦姐夫去找毒师那小浪蹄子?”

    一个女孩大着胆子问道:“倘若沐映雪不像姐姐这般矜持,将姐夫抢了去,怎么办?”

    禾依依冷笑道:“除非沐丫头用强,否则谁也休想占他便宜。沐丫头自从与他交手落败过后,便一直念念不忘,春心荡漾的。这丫头总是与我争,我挫败了,她若是知道肯定笑话我,不如索性也让她挫败一次,先堵住她的嘴!”

    几个女孩大是佩服:“姐姐明鉴!”

    秦牧带着熊琪儿坐在龙麒麟背上,向毒师沐映雪所在的雷山城而去。

    “大哥哥,我们不是去真天宫的吗?”熊琪儿好奇道。

    “我原本的确是打算去真天宫,不过至今没有国师和你娘亲的消息。我怀疑……”

    秦牧眼角抖了抖,冷笑道:“国师那个阴货始终没有露面,我知道他想做什么!他无非是等待我在西土捅出个天大的篓子,吸引真天宫的注意力和最主要的战力,然后他乱中取胜!这老阴货……我说他怎么主动跑到我天圣学宫,邀请你娘前往西土,又主动邀请我。”

    他抬起头来,打量四周,只见天空中几朵白云一直跟着他们,连忙向龙麒麟道:“龙胖,我们又被盯上了。”

    龙麒麟心中凛然,急忙加快脚步。

    那几朵白云的速度也突然加快,不过追了半晌便被龙麒麟远远抛开。

    秦牧注意到,不仅有白云在追赶他们,下方的剑河的大水也突然逆流而上,水浪如龙潜行,只是依旧不曾追上他们。

    秦牧露出不解之色,追击他们的神通者应该是来自真天宫的强者,真天宫的追踪手段的确是天下无双,只要被盯上便很难甩脱。

    然而,延康国师这阴货是怎么知道他进入西土后会引起很大的注意,并且会引来真天宫的战力的?

    自己明明很安分低调,他怎么知道自己可能成为真天宫最大的靶子?

    “国师还是老狐狸啊……”

    秦牧看了看熊琪儿,顿时知道靶子出自哪里。

    根据他这几日的了解,西土对小公主极为器重,真天宫主必须要有一个小公主才能坐稳位子,而自己带着熊琪儿这个前任小公主,可不就是成为了真天宫的最大目标?

    熊惜雨不足为虑,熊琪儿才是真天宫主的目标!

    从前,玉博川率众追杀的目标也并非是熊惜雨,而是熊琪儿!

    秦牧还记得自己之所以会出手救下熊惜雨母女,就是因为看到玉博川等人对熊琪儿这样四五岁的小女孩下手,于心不忍,所以才冒险相救。

    现在想来,玉博川要杀熊琪儿,也并非没有原因。

    “为何真天宫会这么注重小公主?”

    他不禁纳闷,蹲下身子,双手握住熊琪儿的肩膀,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没有看出熊琪儿有什么独特之处,心中更加不解。

    真天宫主就是奶夔,奶夔的意思是公主之母,而公主的父亲则叫爸苟,这两个名字都是缘起自小公主,这说明真天宫特别重视小公主,一定有着其特殊的原因!

    熊琪儿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纯真无邪,不像是有任何能力的样子。

    突然,秦牧注意到熊琪儿的小背囊,心中一怔,熊琪儿的这个小背囊一直带在身上,从天圣学宫时就带着,他以为里面放着的是小女孩的替换衣裳,一直没放在心上。

    现在,他倒是对这个小背囊动了好奇之心。

    “琪儿,你这背囊里有什么?”秦牧问道。

    熊琪儿取下背囊,将背囊打开,一片青光撒在秦牧的脸上。

    秦牧叹了口气:“果然如此。国师这个老阴货……”

    青龙珠静静的躺在背囊中,这枚龙珠青如玉,晶莹剔透,里面一道龙魂在轻轻游动。秦牧的手掌握住龙珠时,青龙魂露出不屑之色,然而秦牧让熊琪儿的手掌贴在青龙珠上时,青龙魂却是很舒坦的样子,隔着龙珠轻轻触碰熊琪儿的手。

    “孩童纯真无暇,才是修炼万神自然功的最佳材料啊。”

    秦牧感慨,真天宫之所以需要小公主,其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小公主纯真无暇,没有其他任何杂念,能够控制青龙珠这样的宝物,将这种宝物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真天宫中,除了青龙珠之外,还有其他三种宝物,代表青龙、玄武、朱雀、白虎,能够发挥出这些宝物一切威力的,唯有真天宫的小公主!

    真天宫的最强战力,从来不是真天宫主或者奶夔,抑或是其他强者,而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公主。

    延康国师和熊惜雨先他们一步进入西土,而将青龙珠留给熊琪儿肯定不是熊惜雨的主意,而是延康国师的主意。

    熊惜雨以为延康国师靠不住,让秦牧带着熊琪儿进入西土,却不料正中了延康国师的计谋,反而让秦牧和熊琪儿一行人成为了真天宫的目标,而国师与她恰恰可以借着秦牧等人的掩护,秘密行事。

    “国师欠打屁股,好歹也是我天圣教的天王,连自家教主都敢暗算。”

    秦牧叹了口气,打起精神,正在此时,突然龙麒麟停下脚步,道:“教主,有事情。”

    秦牧向前张望,只见前方群山连绵,悬崖峭壁上挂着一口口黑棺,龙麒麟正从两山之间飞过,却见两旁的山崖上悬挂的黑棺几乎将山崖贴满,让山体变得乌黑。

    他飞速数了数,这里棺材数量只怕有三五千口之多。

    “这里是……养尸地!”

    他张开丹霄天眼看去,顿时看到阴风阵阵,愁云惨淡,笼罩群山。

    这里的确适合养尸。

    根据西土的地理图,这里应该是雷山城东方八百里左右的下郡,下郡正是西土柳家的地界。

    “养尸地是柳家的地盘?这些尸体,是西土柳家所养?”

    他突然想到,尸体没有灵,没有神,可不正是西土神通者唤灵唤神的好材料?神通者的身体经过千锤百炼,更胜灵兵,而且长有四肢,战斗起来说不定还能施展出神通,比灵兵还要有用。

    “升官发财!”

    突然,一声高喝传来,秦牧循声看去,只见几个缠头男子正在取棺,一边正在念着升官发财之类的句子,催动西土的神通,一口黑棺突然长出了腿脚,在峭壁上疾走如飞,轰隆一声落地。

    咯吱。

    棺材盖打开一线,里面直挺挺跳出一个女子,脖子僵硬的转过来,看向秦牧,道:“莫非是中土来的天魔教主?”

    秦牧惊讶,他竟然看不出这棺中的女子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道:“正是秦某。敢问阁下是?”

    “柳家柳如茵。”

    那女子从棺椁中纵身跳起,落在地上,道:“听闻教主带着小公主进入我西土,小公主何在?”

    秦牧牵着熊琪儿的手,微笑道:“小公主在此。”

    柳如茵看向熊琪儿,眼中精光大放,顿时尸气滔天,山崖上的一口口黑棺自动生出腿脚,飞速从山崖上奔下,还有的棺椁漂浮在空中,棺材盖打开时发出的咯咯吱吱声不绝于耳,一具具不知是死是活的“尸体”纷纷从棺椁中坐起,纷纷向熊琪儿看来!

    秦牧探手将青龙珠从熊琪儿的小背囊中取出,塞入熊琪儿手里,淡然道:“柳如茵,你们柳家似乎图谋不轨啊。”

    那柳如茵见到这枚青龙珠,不由抬袖遮面,发出凄厉尖叫,惊恐道:“你不要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