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四百八十六章 铁血岁月

    “这个……”

    秦牧迟疑一下,他借助玄武珠唤灵唤醒这尊神骨,只是一场巧合,只因神骨中有残存不灭的意志,所以神骨被唤醒后才能说话,甚至恢复从前的记忆。

    倘若唤醒其他倒地的尸骨,只怕这些尸骨中未必会有残存不灭的意志,哪怕被他唤醒,也只是一堆会行走的骷髅罢了。

    而且,唤醒神骨对法力的消耗极大,哪怕有玄武珠这件灵宝,唤醒这么多的神骨也不是秦牧所能承受得住的。

    以秦牧对万神自然功的领悟,他最多只是能唤醒高不及一丈的沙丘“巨人”,再高的话,就无能为力了。

    借助玄武珠,他可以放大自己对万物有灵万物有神的感悟,让自己的触觉变得更强大,然而同时唤醒如此多的神骨,对他的损耗也是不可估量,说不定还会有危险。

    那尊神骨“看着”他,空空洞洞的眼眶中火苗幽幽,似乎饱含期待。那是上古的战士期待与自己的战友重逢,重聚,让人不忍拒绝。

    秦牧展颜笑道:“可以一试。”

    他取出玄武珠,催动万神自然功,借助玄武珠释放自己对万物自然的感悟,施展唤灵法术。

    过了片刻,一具巨大的骷髅摇摇晃晃站起来,那尊真神千户不禁欣喜万分,抱着战友的骷髅大哭大笑。

    “将军。”那具骷髅浑浑噩噩,似乎没有多少灵智,只能说出一句话。

    但即便是这一句话,也让那尊真神千户感动莫名,似乎重回上皇时期的岁月。

    秦牧唤醒越来越多的神魔尸骨,脸色蜡黄,头脑中似乎有无数个声音在吵来吵去,让他几乎无法凝聚精神。

    那尊真神千户则与诸多被唤醒的神魔尸骨一起,掀起漫天黄沙,他动用最后的法力催动真神之火,将黄沙烧熔。

    黄沙在空中化作滚滚的岩浆,又在空中凝固,化作一块块大石。

    那尊真神千户在打造他们的陵墓,许许多多的神魔尸骨用这些大石搭建他们的墓穴,荒漠中,一座座坟冢渐渐形成。

    秦牧唤醒最后一具尸骨时,终于累趴下来。

    这片荒漠上,许许多多高大的神魔尸骨也忙完了最后的墓穴。他们屹立在自己的墓穴前,等候他们的将军最后的训话。

    那尊真神千户也燃尽了自己最后的法力,拄着破破烂烂的旗帜,看着与自己一起战死的战友。

    风在吹旗。

    破烂的旗帜随风飞扬,发出猎猎的声响,似乎重回那段铁与血的岁月。

    “愿有来世。”

    那尊真神千户没有开口,但却有声音震荡,像是金铁碰撞,战鼓擂响。

    “愿有来世,我们重聚首,再战乾坤!”

    他的声音在荒漠中传荡开来,向自己的士兵,自己的战友呐喊:“上皇会回来,会带着我们再次与敌人厮杀!现在,所有士兵,你们可以歇息了!”

    “将军,来世再聚!”一尊神骨的声音传来。

    一尊尊神魔尸骨走入自己的陵墓,将自己破破烂烂的兵器放在身旁,合身躺下,仿佛只要号角声响起,他们便会一跃而起,拿起自己的武器继续征战。

    那尊真神千户幽深的眼眶中最后的火焰跃动,一块块巨大的石碑在空中无声无息的飞行,将一座座神墓的门户封闭。

    神墓四壁上符文流转,随着石碑的合拢,守护神墓的阵法终于变得完整。

    秦牧松了口气,抬头仰望自己身边的那尊真神千户的尸骨,道:“前辈,你为他们建造了神墓,安葬他们,为何没有打造自己的陵墓?”

    高大的神骨拄着旗坐了下来,大旗屹立不倒,他也坐得笔直,直面一个个高大荒凉的神墓坟冢。

    “我是他们的将军,没能带着他们回到故乡,我不配拥有自己的墓葬。”

    真神千户静静的坐在那里,旗面被风吹得飘扬:“我要守着他们,做他们的守墓人。我知道,他们都没有醒过来,是你借他们的口说话。”

    他低头看向秦牧:“谢谢你。”

    秦牧怔了怔,道:“我不想让你觉得,这里只剩下了你。所以……”

    真神千户抬头,笑道:“虽然是你,但我心中也很宽慰,再无遗憾了。”

    他空空洞洞的眼眶中,两道如长龙般的光流飞出,飞入秦牧的眼中,盘踞下来。

    那是他神藏中最后的纯阳之气与纯阴之气,被他赠予秦牧。

    “黑暗将至,到那里去!”他抬起手指向远方。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夕阳西落,即将沉入大漠之中。

    “前辈,你口中的黑暗将至是什么意思?”

    秦牧诧异道:“难道这里的夜晚也有黑暗侵袭?前辈……”

    他沉默下来,不再说话,他身边的那尊真神千户的尸骨已经没有了气息,最后的意志沉寂了,消散了,只剩下抬起的手臂指向远方。

    秦牧默默的站起身来,唤来箱子和坐在箱子上瑟瑟发抖的龙麒麟,道:“我们到那里去。”

    箱子迈开腿脚,跟着他向那尊真神千户手指的方向而去。

    龙麒麟大着胆子道:“教主,刚才那个大骷髅说虽然是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换灵法术,换不来那些战死的神魔的灵魂,唤醒的尸骨没有意识,只能听我的命令。他也看出来这一点,所以这么说。”

    龙麒麟不解,道:“可是我听到这些骷髅怪都可以说话,称他为将军。”

    “那些骷髅能够说话,是我借他们的口说话。我不想让他觉得孤单,觉得上皇时代只剩下他一人。”

    秦牧回头,看着那尊坐在那里拄着战旗守着神墓的神骨,又转过头来,面色平静道:“不过他还是发现了,但当时他并未点破。其实,他的心中应该还是存在了一点念想,期望说话的不是我,而是他的战友。”

    龙麒麟还是不能理解这种情怀,索性趴在箱子上睡觉,嘀咕道:“我最怕这些东西,上次在柳家,我就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天色越来越暗,秦牧连忙加快脚步,终于,夕阳沉入大漠之中。

    黑暗从西方涌来,滚滚如潮,瞬息间便追上他们,将他们淹没。

    秦牧怔了怔,这个世界也被黑暗所吞噬了,这里像是另一个大墟,不过与大墟不同的是,大墟的白天是这里的黑夜,大墟的黑夜则是这里的白天。

    突然,秦牧心头微震:“我明白了!我明白黑暗的来源了!”

    就在此时,箱子地下传来细微的响动,秦牧停下脚步,向箱子地下看去,只见一个断了两条腿的少年正抱着箱子的腿脚。

    “大尊。”

    秦牧展颜笑道:“别来无恙?”

    班公措面色如土,呸道:“姓秦的,这狗日的世界捉弄我,要杀要剐随便你!”

    秦牧和颜悦色:“我岂会剐你?别闹了。还是杀了简单,剐起来太麻烦。”

    就在此时,突然黑暗中一道亮光从空中照来,那是一道神光,照破黑暗。

    秦牧心头一跳,急忙跳到箱子上,身躯一沉,将箱子连同箱子下的班公措一起压得沉入黄沙之中。

    “你做什么?”班公措惊慌道。

    “闭嘴。星犴的眼睛也进来了!”秦牧低声喝道。

    漆黑的空中,光柱从大漠中晃过,一只巨大的眼球射出一道光柱,正在搜寻大漠,接着眼球向前方飞去。

    接着,又有一只眼球飞来,两个大眼球在空中相遇,停顿下来,而后一道幽光从远处飞速接近,停顿在半空中,却是一个少年的脑袋。

    那脑袋里没有眼珠子,两个眼球则飞入这颗脑袋的眼眶之中。

    “你们就在附近!”

    那颗空中的脑袋突然发出冷笑,道:“秦神医,大尊,你们偷了我的箱子,还想摆脱我的追踪,未免将我想得太简单了!”

    突然,四周的黄沙凝固,秦牧心中一惊感觉到黄沙越来越紧,心知不妙,立刻催动霸体三丹功,周身元气迸发,化作一道道瑰丽符文,在地底的黄沙中列阵。

    班公措毛骨悚然,嘶声道:“你在这种地方施展传送神通?你不要命,我还要……”

    “在这里!”

    半空中的星犴头颅发出厉啸,两只眼睛目射神光扫射而来!

    嗡

    秦牧所在的地方突然坍塌下来,变成一个大坑,随即两道神光射入大坑之中,将滚滚黄沙蒸发了一大片!

    班公措头皮发麻,也被秦牧连同箱子一起传送出去,叫道:“秦教主,你的本事不行啊,没有传送出多远!”

    “闭嘴,是龙胖太重了!”

    秦牧咬牙,再度催动传送神通,传送符文光芒亮起,后面便见一颗大脑袋在空中飞来,两道亮光从空中落在沙漠中,所过之处一切都被蒸发得一干二净!

    他连连催动传送神通,终于没了法力,连忙指着一个方向,道:“大尊,往那边走!”

    班公措急忙接手过来,从自己的饕餮袋中取出一面面小小的旗帜,旗帜表面烙印着传送符文,经他催动,顿时一面面旗帜飞舞,卷着他们,在星犴的眼中神光射来之前消失不见。

    他有一世也拜入了天魔教,甚至差点成为天魔教主,对天魔教的传送神通并不陌生。

    班公措连连催动传送旗,法力飞速消耗,不由额头冒出冷汗:“秦教主,我快没有法力了!到了没有?”

    他催动最后的法力,再度传送出去,待到传送阵纹消散,他们眼前突然一亮,出现在一片城郭中。

    城郭中灯壁辉煌,四处张灯结彩,两人抬头看去,不由瞠目结舌,只见这座屹立在黑暗中的城市的城墙和高楼高塔上,屹立着一尊尊高达百丈的神魔,或者四首八臂,或者三头六臂,或者鸟首人身,或者兽首人身,还有的神魔像是玄武神人,朱雀神人,白虎神人,青龙神人。

    他们散发着无比浓烈的神光,逼退城外的黑暗。

    城中热闹无比,人来人往。

    这些人像是突然间出现一般,从秦牧和大箱子身边挤过去,脸上挂着笑容。

    “不对,不对劲儿……这里明明是沙漠的,怎么会有一座城?倘若这里真的有这么多人,又怎么会放任那些神魔的尸骨在沙漠里无人掩埋?而且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神祇?”

    秦牧头疼欲裂,突然抓住一位经过自己身边的少女的手,那少女见他模样不坏,噗嗤笑道:“登徒子,你抓着人家的手做什么?”

    “好姐姐,现在是哪一年?”秦牧面色苍白,问道。

    那少女笑道:“你这人搭讪确有一套。现在当然是上皇两万四千年,今儿正是上皇两万六千岁大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