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五百一十九章 村长回城

    “我今年二十有三。”

    秦牧老老实实道:“虚度二十三年光阴,至今一事无成,说起来不禁唏嘘不已,潸然泪下。”

    “秦神医二十三岁,便有如此成就,已经是非同小可了。”

    星犴转过身去,举起手中的镜子,由衷赞叹道:“二十三岁不但是天魔教主,掌控百万神通者,而且身居高位,天圣学宫的国子大祭酒,又是人皇,而且富甲天下,交游广阔,能够在二十三岁有你这种成就,这天下间能有几人?独你一人而已!”

    他举起镜子照了照,却没有照到秦牧,不由微微一怔,却听秦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龙胖,龙胖!告诉新来的神通者,这里是大墟,天黑了不能乱跑,会死人的!来几个大嗓门的,吆喝两声,让神通者夜晚不要出城!”

    星犴收了镜子,迈步跟上前去,等到秦牧站稳,他便又取出镜子背对秦牧,准备照一照,然而镜子中又没有秦牧的身影。

    秦牧的声音又从远处传来,道:“毓秀,能找来几十个宫廷的画师吗?星犴师兄给我一张图画,要描摹千百份分发到各地。”

    星犴眉头挑了挑,心道:“陆离寻找的人如果是他,那么他必然不会描摹画上的玉佩,难道真的是我多疑了吗?不过,他为何躲着我?”

    他再度跟上秦牧,目光闪烁不定:“倘若他再跑,我便以法力镇压他,将他定住!”

    就在此时,灵家的那个身子有些丰腴的少女侧头打量这那幅图,惊讶道:“这上面的玉佩,我好像见过!”

    星犴打个激灵,顾不得去照秦牧,急忙道:“灵家的公主,你果真见过?”

    灵毓秀这几个月来负责北部边疆的军情,在北方雪原上养的很是白净,又到了长身体的时候,脸蛋变得长了一点儿,模样儿愈发清秀,只是依旧身子丰腴。

    她这次回京述职,秦牧将生死之间搭建起来,她便趁着空闲来到镶龙城,除了与情郎相会,也是要进入生死之间历练一番。

    “见过一次。”

    灵毓秀经过北方军旅历练,比从前成熟了许多,她还是喜欢男装,很有英气,道:“在大墟的一处遗迹中见过。”

    “大墟!”

    星犴心头大震,急忙道:“那人是否是一个少年?”

    灵毓秀道:“这倒不是。是大墟遗迹中有这样的文字,遗迹里还有一个小襁褓,小木马,像是有小孩子在那里居住过的样子。”

    秦牧看向星犴,星犴又沉默片刻,显然是在与生死神藏中的那只怪眼联系。

    他看向星犴手中的那面镜子,对这面镜子很是好奇,刚才星犴一直试图用镜子照他,他这才躲避。

    “星犴师兄,你也喜欢带着镜子?这面镜子莫非是了不得的异宝?”

    秦牧目光闪动,向镜子抓去:“可否借我使使?我觉得我脸上长了个痘,我想照一照……”

    啪!

    星犴将他的手拍开,把镜子塞回自己的饕餮袋中,淡然道:“我的东西,你别碰,你有毒。灵家公主,你去过的那个地方在大墟何处?可否带我前去?”

    他与生死神藏中的怪眼联系,应该是怪眼想让他去那里看一看。

    灵毓秀迟疑一下,道:“我还要去一趟酆都,无暇带你前去。不过那里的地理我倒还记得,可以将地图画给你。”

    星犴称谢。

    灵毓秀向秦牧讨来笔墨,画了一幅地理图。星犴不动声色道:“这里有什么凶险?”

    灵毓秀笑道:“倘若有危险,我岂能活着回来?这世间修为实力最高的,除了星犴前辈还有谁人?”

    星犴露出笑容:“你能活着回来,我自然也能。秦神医,随我走一遭罢?”

    秦牧犹豫道:“师兄,你去大墟寻人何必要带上我?人我帮你找了,这图画我也会帮你挂满延康,只要有消息我便通知你。你去寻找玉佩的踪迹,我也要去人皇殿上坟,再不去的话,历代人皇便要戳我脊梁骨咒我早点死去见他们了。”

    星犴看了看灵毓秀所画的地图,认认真真道:“灵家公主,倘若我在那里没有发现玉佩上的文字,那么后果你可想而知。你们灵家将会因此从世间除名!”

    灵毓秀打个冷战,勉强笑道:“我并没有骗你……”

    星犴转身离去。

    秦牧与灵毓秀二人都松了口气,灵毓秀抹去额头的汗,正欲说话,秦牧抬手,灵毓秀连忙止住。

    两人心意相通,齐齐元神出窍远遁而去。

    他们元神飞离镶龙城数万里这才止住,灵毓秀元神问道:“放牛的,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凶不凶险?我灵家的身家性命都押在上面呢!”

    她之所以那么说,是秦牧趁着星犴不备之时用天羽族的精神波动来联络她,告诉她这么说这么画。

    天羽族的族人之间并不说话,都是靠精神波动来联系彼此,无需声音仅仅精神一动便可以知道对方的想法,行动如一,很是灵活。

    虽说精神联系有着很大的弊端,但是这种方法对于保密却很有用处。

    “你放心,你告诉星犴的,星犴都会在那里看到,只是他寻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秦牧元神道:“他去了那里之后,倘若立刻就回来,还可以走出来,倘若他执意深入寻找更多的线索,那么是否能够走出来就要看他的智慧了。当初村长他们一起闯入那里,险些没能回来,还是哑巴爷爷将他们搭救回来。星犴回来之后,也不会因此来杀你,因为你并没有撒谎。”

    他说的地方,就是曾经他们怀疑是无忧乡的地方,一艘由天工神族炼制而成的巨船,但是天工神族没能进入无忧乡,他们遭到了敌人的埋伏,连同那艘难以想象的巨船一起被困在一个巨大无比的立体空间封印之中。

    天工神族花费了不知多少代人的时间,牺牲了不知多少人,才让一个孩子走出封印,而这个人秦牧怀疑便是哑巴。

    村长他们便是靠哑巴带路,将他们引领出来。

    星犴若是踏入那里,立刻回头,他可以闯出去,但若是进入其中,便会被封印困住。

    灵毓秀松了口气,道:“星犴为何要寻找你?那块玉佩,明明就是你的玉佩。”

    秦牧摇头,道:“我也不知。不过他的生死神藏中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存在隐匿,极为可怕,星犴应该是被他胁迫。我只看到那个存在的眼睛,没有看到他的身体,但星犴从酆都落入幽都,然后活着归来,他神藏中的那颗眼睛,一定是来自幽都的魔神!”

    灵毓秀蹙眉道:“倘若星犴能够逃出那里呢?”

    秦牧摇头道:“应该可以困住他半年时间。等他出来之后,我们再继续为他寻找那个玉佩少年便是。”

    他目光奇异,低声道:“等到他出来,他便会发现,无论中土还是西土,亦或是草原、冰原和大墟,这种玉佩随处可见。你猜,这是怎么回事?”

    灵毓秀白他一眼:“知道你能干,别自夸了!”

    秦牧哈哈大笑,两人元神归窍,回到肉身之中,外面天色渐渐晚了,生死之间的河边,画舫驶来,狐灵儿和司芸香让交过钱的人登上画舫,画舫沿着空中的河流,向酆都驶去,灵毓秀也登上了船。

    而城外,秦牧走入黑暗中,龙麒麟坐在箱子上,箱子迈开腿脚跟着秦牧,箱子里放满了东西,除了果蔬祭品之外便是纸钱。箱子对这些东西很不满意,但是秦牧强行塞到它的肚子里,它也无可奈何。

    “人皇殿与小玉京一样,都是开皇天庭的碎片。”

    秦牧目光闪动,行走在黑暗中,手中托着一块黑铁疙瘩,心道:“二祖他们并没有告诉我该如何走,只是说催动人皇印便可以寻到。人皇印怎么寻人皇殿……”

    他元气涌入人皇印,这面大印微微震动,这次催动人皇印与上一次不同。上次他催动大印,看到开皇时代覆灭之后人族的筚路蓝缕的岁月,人皇印中蕴藏的精神冲击而出,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不过那次是村长等一众高手相助,而现在只有秦牧一人,他自然无法发挥出人皇印的精神号召。

    秦牧用元气试探一番,突然心中微动,他的元气在人皇印内触碰到了一道印记。

    就在此时,人皇印轻轻一震,一道光芒射出,打在秦牧的双眸上,接着光芒消失。

    秦牧晃了晃头,睁开眼睛看去,一道光芒不知从何处照耀而来,恰恰落在他的脚下。

    秦牧惊讶,回头道:“龙胖,你能看到这道光吗?”

    龙麒麟睡着了,闻言慌忙抬头,四下看了看:“什么光?”

    “这道光,只有我能看到?”

    秦牧急忙取出一面镜子,对着镜子照了照,只见自己的眼中多出了一个奇怪的符文,想来是这种符文印在眼中,才能看到这道光芒!

    “原来人皇殿是这样去的啊!”秦牧跟随着那道光芒走去。

    而在此时,村长终于回到了酆都,只见此刻的酆都无比热闹,一道长河落在酆都城的上空,河上有一道桥,桥上挤满了神魔,而桥下的画舫中则站着一堆骷髅。

    “这是怎么了?”

    村长惊讶,突然看到桥上有齐康人皇,不由眼睛一亮,挥手道:“齐康老头,这边!我回来了!我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是霸体的消息!嘿嘿,你们意想不到的消息,四万年前,竟然有霸体出没!快下来,我这边还有拓本!”

    齐康人皇急忙从桥上跳下来,指着村长道:“你不要动,不要动啊!我去叫二祖他们来!”

    村长笑道:“你不先看拓本吗?”

    “独乐乐不如与众乐乐,等其他人皇都到齐了,一起看。”齐康人皇回头,一脸的忠厚。

    村长纳闷:“老不死的今天的笑容有些眼熟,他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