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五百二十八章 辫子女孩与黑影男孩

    “你是……长辫子女孩!”

    秦牧打量那两条长辫子的女孩,不觉想起自己在大墟的黑暗中见到的那位黑暗少女,不禁欣喜道:“真的是你吗?”

    黑暗少女也是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他们因为身处两个世界,所以无法交流,无法看清彼此的面目,只能看到轮廓。

    他们曾经一起度过漫长的一夜,逃避天魔众的追杀,最终太阳升起黑暗退去,黑暗少女随着暗界一起消失。

    而他面前站在神祇肩头的女孩也有着长长的辫子,从胸前垂下来,垂到腰间。

    那女孩听到他说出长辫子女孩这几个字,不禁又惊又喜,急忙从那尊神祇的肩头跳下,几步之间来到秦牧面前,脸上浮现出两个小小的酒窝:“你是那个黑影男孩!爹,他就是那个黑影男孩,后来突然就不见了的!”

    那尊神祇垂头,向秦牧看来,疑惑道:“原本你是个黑影,为何现在变成了真身?我们适才在阵后,见到你连番厮杀,真是非同小可,还在诧异哪里来的这样的高手!你是七星境界罢?太皇天,七星境界的神通者中有你这等成就的,也是屈指可数,少年可畏!”

    秦牧心头微震:“这里有比我还要强的七星境界神通者?他们是霸体吗?”

    “霸体?”

    那尊神祇带着他们向前走去,茫然道:“什么是霸体?我从未听过霸体。他们都是有着真神之资的年轻人,灵体中的王者,天生不凡,并非是霸体。”

    “灵体中的王者?”

    秦牧眨眨眼睛,他从未听说过灵体中的王者,心中一片茫然,不过又生出兴奋。灵体中的王者,真神之资的年轻人,这个世界他来对了!

    他把自己当成祭品传送到这个世界,战场中他已经见识到了天魔众的不凡之处,这里的天魔众实力极强,放在延康,几乎都是不逊于班公措的人物。当然,论逃命本事,班公措还是无人能及。

    “太皇天历经一两万年的战争洗礼,这里的道法神通一定进步神速,在这里,我说不定可以找到击败初祖人皇的办法!”

    他握紧拳头,击败初祖人皇成为他目前最大的目标,既然在延康寻不到击败初祖人皇的希望,那么在太皇天说不定可以寻到!

    即便寻不到,见识更多的道法神通,也有助于他提升自己。

    突然,那尊神祇身形一动,冲向战场,声音远远传来:“你们先留在这里!”

    远处,空间被撕开一道裂口,六只漆黑的大手穿过空间裂缝,正在努力的将空间撕出一个洞口。

    那尊神祇冲至跟前,拔剑向那几只黑手斩下,刚斩断两条手臂,突然一口大锤呼啸撞来,将他轰飞,却是另一尊魔神杀至。

    长辫子女孩望向战场,看到父亲无碍,又折回杀向那尊袭击他的魔神,这才松了口气。

    秦牧询问道:“辫子女孩,你们原本不在此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有些不解,他遇到这个黑暗少女的地点是在大墟的腹地,而这里则是大墟的边缘,相隔两三万里,按理来说她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长辫子女孩脸色黯然:“你消失之后,我们的城市便被攻破了,死了好多人,是父亲将我们救了回来,来到这座明夷城……”

    她向前冲去,秦牧连忙跟上,道:“我上次消失时,正好是黑夜变成白天,你们太皇天的魔族没有随之消失?”

    长辫子女孩不解:“他们怎么会消失?”

    秦牧怔了怔。

    他原本以为太皇天与大墟一样,也有着黑暗侵袭的异象,上次他在黑暗中行走,黑暗退去,他也随之离开太皇天。现在看来,太皇天的情形与大墟并不一样,那些魔族并非会随着白天黑夜的变化而消失,而是可以一直留在这个世界。

    “看来,都天魔王说对了,太皇天与魔族的世界的壁垒,被挤碎掉了。”

    秦牧心中凛然:“都天魔王的猜测完全正确,那么他的另一个猜测也多半正确。魔族占领太皇天后,会血祭太皇天,让魔族世界与延康世界碰撞!怎么才能阻止?”

    长辫子女孩冲向前方的祭坛,飞速道:“你厮杀多时,还是先去明夷城歇息,我还要随军厮杀。”

    “我这点伤不是大碍。”

    秦牧快步跟上她,道:“我也是药师,另一个世界里我小有名气,刚才我已经粗粗的治疗了一番。我这次来是为了寻求更强的法门,在我那个世界,有许多法门已经失传了。”

    那座如同山丘般的祭坛已经被天魔众占领,将秦牧打出十多里的那个天魔将领率众占据高处,数以百计的天魔众正在与杀上祭坛的太皇天神通者厮杀,极为惨烈。

    而那天魔众将领则站在祭坛的最高处,正在作法施展神通,天空中一团团丈六阴雷滚落下来,满地乱窜,这种滚地雷所过之处,太皇天神通者的肉身直接被化去,变成一具具正在奔跑中的枯骨。

    秦牧眯了眯眼睛,魔族神通的凶悍之处,诡异之处,还在天魔教许多精修魔道功法的神通者之上!

    辫子女孩冲上祭坛,道:“我和父亲在明夷城观战时便看出来了,你虽然很厉害,法力强横得离谱,神通也无比精妙,符文构造精巧,在神通上的建树极高,但是似乎功法出了问题,没有真正的神级功法。父亲说,你们的文明出现了断层。”

    她迎上一个天魔众,对方是个阿修罗,实力极为强横,肉身强大,攻击迅猛无比,猛然一震,遍体浮现出各种符文印记,像是雕刻在皮肤上一般。

    但辫子女孩的肉身竟然也强横得离谱,两人以快打快,神通藏于指掌之间,在瞬息间战斗胜负已分,生死已分。

    辫子女孩轰碎了对方的心窝,一指点在对方眉心,那阿修罗后脑炸开,尸体仆地,从祭坛的台阶上滚落下去。

    秦牧眼角跳了跳,立刻看出辫子女孩的神通并不比他精妙,甚至还很粗糙,但是功法的确是有着非同凡响之处。

    辫子女孩继续向祭坛上杀去,飞速道:“父亲说,你的肉身很多方面都已经不逊于真神之资的年轻神通者,比如你的手掌,心脏,丹田,双腿,眼睛,都已经达到极高的成就。但是你的手是手,腿是腿,心是心,丹田是丹田,单独来说,成就极高,但合在一体,放在你的肉身中,你的肉身没有将它们统一起来,因此未曾达到真神之资,与少年真神相比,便要逊色一些。”

    就在说话之间,她已经连杀数人,凶猛无比,步步逼近祭坛顶端。

    而其他神通者有她破阵,大受鼓舞,也在疯狂厮杀向祭坛顶端冲去。然而更多的天魔众涌来,将他们挡住,压下他们冲击的势头。

    秦牧化作镇星君形态,承天之门向前横扫,被承天之门扫中的天魔众顿时失了魂魄,纷纷倒下。

    他四下看去,暗暗点头,辫子女孩说的没错,太皇天的神通者的确有着延康国的神通者所不具备的优势。

    他们的神通并不如何精妙,但是偏偏威力更强更大,招式变化也比不上延康,然而却因为肉身强大招式的威力也变得更为强大。

    这应该是功法的作用。

    即便是强大如屠夫,如哑巴,如瘸子、司婆婆、瞎子,他们也是各有所长,某一方面修炼到神境,不能做到方方面面都达到神境。

    哪怕是延康国师这样的变态,五百年一出的圣人,他也无法做到方方面面达到神境。

    然而太皇天的神通者,他们的功法品阶更高,肉身各个方面都得到磨砺,全面发展,因此战力上也较延康更高!

    “难怪太皇天的神通者和魔族都这么强!”

    他突然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豁然开朗的感觉,他此行是为了寻找战胜初祖人皇的办法,现在看到了一线曙光。

    “不过你的法力强横,神通精妙,所以即便你有着这么多的不足,也可以在战场中称雄,整个太皇天,能够在同境界比你更强的人也是为数不多。”

    辫子女孩呼喝连连,匆忙之中继续说着她的父亲对秦牧的看法,道:“你的功法太散,往往炼眼的炼眼,炼手的炼手,炼心的炼心,是分而炼之,倘若你能一统身体方方面面,即炼肉身也炼法力也炼元神也炼神通,那么你将会再有惊人提升!不过,也正是因为你的功法太散,你想整合归一,只怕也无比艰难。”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辫子女孩说的是她的父亲对秦牧的看法,她不可能有这么高的眼界见识,然而,她的确点出了秦牧的不足之处,或者说,整个延康国的不足之处。

    延康国的神通者这些年来在某一方面达到的成就已经足以笑傲天下,然而并未将这些成就统一起来,功法上的成就还不成体系。

    这是他们都是两万年前逃难出来的人们的后代,功法传承有着一个巨大的断层。后人勤修苦练,智者钻研神通,但始终难以突破功法的桎梏

    就在此时,他们终于杀到祭坛顶部,数以百计的神通者抵挡下方攻来的天魔众,其他人则将那尊天魔将领团团围住。

    “一群土鸡瓦狗!”

    那尊天魔将领哈哈大笑,元神立在身后,散发出滔天气焰,四颗脑袋环视四周,背上一面面大旗呼的一声飞起,冷笑道:“杀你们易如反掌!”

    长辫子少女等人面色凝重,这尊天魔将领的战力极高,连秦牧也不敢硬接他的攻击,只怕一招之间便可以取走他们一人的性命。

    “看来,延康国下一步改革变法,应该从功法入手……”

    辫子少女身边,秦牧若有所思,从饕餮袋中取出一枚巨大的玉眼,手在玉眼后捣鼓几下。

    “你觉得,我可以搭建一座桥,连接延康和你们太皇天吗?”

    秦牧问道:“我想让延康的神通者来到这里历练一番,开拓眼界。”

    辫子少女紧张万分,额头冷汗不断流下,气道:“你怎么问题这么多?先别问了!现在大敌当前,不杀了他……”

    一道光芒从玉眼中迸发,那尊天魔将领高高跃起,突然在半空中裂成两半。

    秦牧关闭玉眼,取出一大堆各种演算工具,噼里啪啦的计算起来,又取出一叠叠厚厚的纸张,蹲在地上不断在纸张上记下一个个数字符号,然后又取出一堆测量灵兵,在纸上绘画,头也不抬道:“我想搭建一座可以连接两界的桥梁,不过需要很大的运算量,你们有精通术算的高手吗?我觉得吧,倘若能够维持两界的能量均衡,倒可以办到这件事……怎么了?你们为何用这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