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五百三十二章 临阵打铁(第一更求月票!)

    黑虎神背上,桑婳紧张万分,这里是敌人的巢穴,黑虎神带着他们闯入这里,莫非是已经叛变了?

    “不过,他是一尊神祇,没有必要将我们骗过来,如果想杀我们,直接拿下或者吃掉便是。”

    尽管这样想,但她心中还是紧张。

    毕竟,这里是敌营!

    魔族在太皇天已经存在了一两万年,在桑婳的记忆中魔族一直穷凶极恶,无恶不作,落在他们的手中,能够死掉都是一件快事!

    而现在他们就身处敌营之中。

    她四下看去,四周无数魔族虎视眈眈,天魔的数量之多令人心悸,似乎是潜伏着的凶兽,随时可能扑上来,将他们撕成碎片!

    桑婳手心里都是冷汗,目光落在一尊魔神身上便再难挪开。

    那尊魔神赤裸上身,皮肤没有常人的纹理,只有一团团火焰纹,缠满身躯。

    他的两只眼睛也是极为诡异,像是两团火苗在眼眶中跃动,看到她看来,露出笑容:“小姑娘,我见过你,你的家人是死在我的手中对不对?”

    桑婳的眼角握紧拳头,一言不发。

    秦牧看了那尊魔神一眼,瞳孔骤缩,想起他与桑婳第一次见面时的遭遇。那天晚上,天魔攻城,桑婳的父亲去抵挡魔神,陷入围攻。有一尊魔神杀入桑婳的家里,将她家里人杀死了大半。

    当时的场景极为恐怖,虽然无法看到桑婳的面孔,但是那时他能够感觉到这个长辫子女孩的惶恐和愤怒。

    秦牧与她一起四下躲避,这才让她逃过一劫。

    那时秦牧与桑婳身处两个世界,他没有看清那尊魔神的面目,不过现在通过桑婳的表情,他可以确认眼前这尊赤膊魔神,便是屠杀桑婳家人的那尊魔神。

    “这里的建筑风格与我们大墟很像,我在大墟中看到了许多开皇时代的遗迹,与这里的宫殿有几分相似。”

    秦牧突然笑道:“桑婳妹妹,说不定你们太皇天与我们大墟有些关联呢。”

    他想转移这个少女的注意力,只是桑婳心事重重,没有听清。

    黑虎神接口道:“太皇天本来便是开皇的辖地,属于三十三重天的第一重天,所以建筑相似并不出奇。”

    “太皇天是开皇时期的辖地?”

    秦牧心头大震,失声道:“三十三重天又是什么地方?开皇时代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黑虎神纳闷道:“开皇时代结束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开皇尚且在世,开皇时代怎么会结束?只要开皇尚在,开皇时代便永不结束!”

    秦牧心神大乱,一颗心脏疯狂跳动,开皇时代还没有结束!

    这个消息未免也太震撼了!

    不过他随即想起自己从前在大墟中和酆都中的遭遇,天王庙的天王神像奉开皇旨意,骑着龙麒麟去杀龙王,酆都阎王也提到开皇去了无忧乡。

    这两件事都透露出开皇时代应该没有结束!

    但黑虎神亲口说出这件事,还是让他无比震惊震撼。

    “秦牧,你的心神不稳,待会干架对你很不妙。”

    黑虎神肃然,喝道:“你的心境造诣本来便不够强,还不快点稳住心神?”

    秦牧浑浑噩噩,不解道:“什么干架?”

    “到了!”

    黑虎神突然停步,身躯一抖,将他和桑婳都抖落下来。两人落地,黑虎神身躯摇晃,化作虎首人身的神祇,低头看了看两人,皱了皱眉头,高声道:“主公,这两人不堪大用,心神都乱了!让他们去干架,多半要输得稀里哗啦!”

    桑婳刚才看到那个几乎灭自己满门的魔神,心神激荡,难以自持,秦牧也被黑虎神的消息震惊得心神不稳,浑浑噩噩,现在他们二人的状态的确有些不太妙。

    不过听到黑虎神的话,两人还是回过神来,向前看去,心中凛然。

    只见前方宫殿错落有致,这些宫殿极为奇异,这些宫殿沐浴在大火之中,却没有损毁,这些火焰像是从宫殿中散发出来的一般,宫殿被火焰烧得近乎透明,从外面竟然可以看到宫殿内部的布置。

    是这些宫殿自己散发出火焰,火焰散发出光芒,将这座城市照耀得光明如昼!

    在宫殿的上空,一尊尊神魔在相互对峙,秦牧立刻看到樵夫圣人,许多神祇立在樵夫圣人身后,其中便有桑婳的父亲。

    而在对面,则是另一尊魔神,但是长得非但不像是魔,反而显得有几分温文尔雅,只是没有耳朵。

    他原本是左耳的地方长着一张脸,右耳的地方也有一张脸。

    秦牧无法看到他的身后,不知道后脑勺是否也有一张面孔。

    一座座大殿环绕着一根粗达数丈的黑柱子,那根黑柱子像是一座黑塔,斜斜的插在广阔的广场上。

    一口大的不像话的斧头也砍在广场上,斧柄几乎与黑柱子一样粗细。

    秦牧这时才注意到,那并非是黑柱子,也不是黑塔,而是一杆大枪。

    这杆黑色大枪与樵夫圣人的斧头交叉,立在广场上。

    这两口兵器太大了,压得地面出现一道道裂痕。

    “入场。”

    黑虎神催促道:“前面的人死了之后,就轮到你们了。”

    秦牧与桑婳向前走去,来到广场边缘,只见广场四周还有几个年轻的神通者,浑身是血,正在调整气息,他们身上还有甲胄,应该是刚刚从战场中下来。

    对面,也有一些年轻的神通者,但却是魔族,应该也是从战场上下来,还有伤在身,一个个面相凶恶,很是骁勇。

    “主公,人带到了。”黑虎神向上空的樵夫圣人躬身。

    樵夫圣人道:“他们为何心神不宁?”

    黑虎神连忙道:“主公的后辈心境修为太差,听说现在还是开皇时代,便魂不守舍。”

    樵夫圣人瞪他一眼,黑虎神两只长长的耳朵唰的一声贴在后脑勺上,服服帖帖,不敢多话。

    樵夫圣人看向秦牧,却见秦牧正在饕餮袋里翻来翻去,然后翻出一块玄铁,戳了一下一座宫殿溢出的大火。

    樵夫圣人皱眉:“心神不宁,还是跳脱性子,不知是否堪用?难道我看走眼了?战场中明明没有这么好奇跳脱的……”

    秦牧手中的玄铁立刻燃烧起来,很快玄铁烫手,他连忙将玄铁扔下,那块玄铁落地,上面的火焰还是不曾熄灭,眨眼功夫便变成了一滩铁水。

    铁水还在燃烧,一个呼吸的时间不到,便化作了灰烬。

    “难怪这里叫做离城,这种火竟然是离火!”

    樵夫圣人又皱了皱眉头,他的那个后辈惊讶的声音传来,打破宁静:“不仅仅是离火,还有魔火!”

    黑虎神忍不住提醒他道:“这里被魔族攻占了,离火中藏着魔火,是魔头们用来暗算他人的!你不要乱摸,当心烧死了。对了,你怎么知道离火中有魔火的?”

    “离火有高温,用来锻造很有效,可以轻易融化玄铁,但是不会将玄铁烧得一干二净。”

    秦牧解释道:“魔火有可怕的侵蚀性,但温度不高。刚才玄铁烧熔是离火的作用,玄铁被烧干净则是魔火的作用了。”

    他突然双眼放光,将黑虎神吓了一跳,兴奋道:“魔火也可以用来冶炼灵兵,离火更是冶炼灵兵的神火!这次来对了,我的剑丸又可以再进一步!”

    哑巴教过他冶炼的奥妙,他深知每一种火焰的妙用,此刻见到两种火焰不由兴奋起来,立刻取出一块大铁板和支架,又取来一口玄铁大锤。

    “虎哥,你不知道,我的剑丸已经炼到绕指柔的地步,再进一步便是剑如流水。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寻到上乘的火焰,现在算是找到了!”

    秦牧取出剑丸,向瞠目结舌的黑虎神笑道:“魔火可以烧掉玄铁,但是烧不掉玄金精英。我的剑便是用玄金精英所炼,其中还掺杂了神金之类的宝物,魔火煅烧,反而能炼去杂质。”

    四周的神魔神色呆滞,只见秦牧飞速搭好一个冶炼台,又取来一套黑黝黝毡布围裙系在身上,在冶炼台上摆出一口口飞剑,夹起一口飞剑塞入火焰中。

    当。

    打铁声惊散了离城凝重的氛围,秦牧认认真真锤炼自己的灵兵,每一击都全神贯注。

    “打谷子的!”

    桑婳悄声道:“你怎么又懂得炼宝了?”

    秦牧头也不抬,谦逊道:“学过十多年,比我的术数成就要高一些。”

    桑婳吐了吐舌头,看着他打铁的样子,心里突然安定下来,不再慌张。她的父亲看到她竟然也来了,微微皱眉,张了张口,却还是忍耐下来。

    当,当,当。

    秦牧锻造不停,这里尽管有着十几尊神魔,但唯一的声音便是他的打铁声,敲得人心烦意乱。

    突然,樵夫圣人对面那位魔神拧了一下脑袋,换了一张面孔,和颜悦色道:“缚日罗终于见到了当年伪天庭的天师,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你的这个传人很是有趣,你确定要他代你出战?”

    樵夫圣人面色淡然:“炼心如打铁,他原本心神不宁,不过是借打铁来打磨自己慌乱的心神,让内心安定下来。这是一种高深的心境修炼法门,缚日罗,你不懂?”

    当,当,当。

    秦牧还在抡起大锤敲个不停,丝毫没有炼心的样子,反倒像是实实在在的打铁。

    樵夫圣人眼角跳了跳,脸皮有些挂不住,心道:“怎么还打?”

    下方,秦牧将炼好的剑收起来,然后又取出一大批飞剑放入火中煅烧。

    樵夫圣人额头冒出一根青筋,随即青筋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缚日罗哈哈大笑:“你难能除掉我,我也无法除掉你,既然如此,那么便让这些小辈替我们一战!天师,倘若我这边赢了,你滚回去,继续睡你的觉做你的清秋大梦。倘若你这边赢了,我让出离城给你们!”

    樵夫圣人迟疑一下,只听当当当的声音传来,秦牧还在认认真真的打铁。

    身后,明夷城主低声道:“天师放心,我太皇天也有年轻才俊,都是有着真神之资的年轻人,不会比缚日罗的弟子弱了。”

    樵夫圣人看了看秦牧,秦牧还在打铁,只得点头。

    今天第一更,求月票!牧神记想要冲一次月票榜,还望各位大佬的火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