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人生巅峰

    “更为诡异的是,我在施展牵魂引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冒出来许多从未学过的魔语……”

    秦牧皱眉,脑海中那些古怪的讯息还在,是一种极为古老的语言。

    突然,他心中微动,现出镇星君真身,人首蛇身,承天之‘门’出现在身后,而他的手中又出现一本古卷的虚影。

    秦牧定了定神,伸手掀开古卷虚影,上面的文字落入他的眼中,他立刻觉得书上的鸟篆虫文在飞速的重组,一个个无比古怪的文字符号立刻被他熟知,各种稀奇古怪的文字烂熟于心!

    秦牧神‘色’呆滞,书上的是幽都语,幽都的文字,他根本不认得!

    都天魔王那厮会一点幽都语,曾经教过他一句,就是承天之‘门’,当时都天魔王还骗他,以至于秦牧差点死在幽都。

    至于书上的文字,都天魔王从未教过他。

    然而现在,这卷古书上各种文字他竟然不悟自明,不学自通,仿佛他早就学过一般!

    “这片不祥之地的确极为诡异,我原本不认得这书上的文字,显然竟然能够读懂了!第一页的文字,像是功法又不太像是修炼的法‘门’,说的是关于魂魄方面的奇怪知识,也不太像是知识,像是神通……”

    秦牧惊讶不已,这卷古书的幽都语太奇怪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似功法非功法似知识非知识似神通非神通的古怪文字。

    他迟疑一下,还是忍不住,念出古书第一页的文字,他的口中传来抑扬顿挫的语调,晦涩深奥,带有奇妙的律动。

    这些文字无法用人族的语言来表述,因为人族的语言中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词汇,甚至连意义也无法表达出来,只能用幽都语才能表达出其中的含义。

    秦牧刚刚念出第一行文字,只觉自己的灵魂悸动,体内的元气发生异变,由元气化作魔气,而四周突然‘阴’风阵阵,愁云惨淡,四周的沼泽翻动着水‘花’。

    秦牧连忙停下,四周看了一眼,一切又恢复如初。

    他继续念下去,风云再变,沼泽中的水‘花’也像是翻了锅一般,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而他的头顶愁云汇聚,形成一个转动的漩涡,八方魔气涌来,突然一道魔气像是蛟龙垂尾,从漩涡中心垂下。

    秦牧心神震‘荡’,那股魔气已然从他的眉心进入他的灵胎神藏中,魔气随着他的声音与他的灵胎结合,随即灵胎反哺,魔气浩浩‘荡’‘荡’,在他的五曜神藏、**神藏中奔流,连他神藏中的日月和群星都被魔气侵染,变得昏暗不明。

    秦牧念着古卷,突然四周沼泽中一具具枯骨站起,沼泽下还有不少尸体爬出。

    他心中一惊,急忙停下,将古卷合上,散去镇星君真身,谨慎的扫视四周。

    他的声音刚刚停下,一具具尸骨又倒了下来。

    “太诡异了,不祥之地太诡异了……”

    秦牧稳住心神,决定还是趁早离开这片不祥之地。

    “说不定离开这片不祥之地,我脑海中的那些幽都语便会消失,我也不会认识书上的文字了。咦,我的修为好像提升了一些……”

    他审视自己的修为,不禁惊讶,这短短片刻,他的修为竟然提升了许多!

    他将**神藏和七星神藏打通,修为变得极为浑厚,比等闲天人境界高手也不会弱多少,不过修为浑厚也导致他修炼进境显得有些缓慢。

    然而,这短短片刻,他便感觉到修为提升了许多,这种进境堪称可怕!

    “不对劲,不对劲……这里面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这本古书中肯定有什么古怪……”

    秦牧细细查看,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他在体内发现了一座闭合的‘门’户!

    与灵胎神藏相对的‘门’户!

    另一个灵胎神藏!

    “这似乎有些不太对,不是说人体内只有一座灵胎神藏的吗?怎么会有另一个灵胎神藏?我又不是两个人……不过好像也没有人告诉我,人不可能有两座灵胎神藏。嗯,这一定是霸体的作用……”

    秦牧将另一个灵胎神藏推到霸体的头上,便觉得是理所当然了,也没有太在意。

    他鼓‘荡’修为冲击这座‘门’户,‘门’户开启一线,一股股纯粹的魔气涌出,与他的元气融合,‘门’户中传来一阵阵奇异的魔音,将他的修为‘逼’退。

    他立刻停手。

    “这座灵胎神藏是魔道神藏,并非是神道神藏!我在开启灵胎神藏时,曾经听到过神秘的神语,现在传来魔语,‘逼’退我的修为,不让我打开魔道灵胎神藏……还是去问问村长,他对霸体最是了解,一定可以解开我的疑‘惑’!”

    秦牧暂时将这件事放下,抬头打量四周,那位叫做尉獠的节度使为他指明了方向,他只需要向东方前进,便可以走出这片不祥之地,只是这片大泽的广度有些超过他的预计。

    他选定方向,向前走去,许久之后,他走出了千里,还是没有走出大泽。

    路上,他看到了大泽中的不少湖泊,大大小小的湖泊多达百计,被水填满,那些湖泊是古代战斗留下的痕迹。

    秦牧来到一片湖泊边,感觉到一股股可怕的悸动从湖中传来。

    “这些湖泊是神魔‘交’战,神通留下的痕迹。”

    秦牧小心翼翼,没有上前,古代神魔的神通威力犹在,依旧藏在湖底,这种神通应该很不稳定,贸然踏入湖中可能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奇异的景象,湖中有霞光升腾而起,霞光中叮铃铃的声响传来,像是宝物碰撞发生的轻响,很是悦耳。

    秦牧驻足观望,只见霞光越来越浓,隐约可以看到光芒中有一片片旋转的莲‘花’瓣儿,一个看起来很大的莲座从湖水中冉冉升起,不过莲‘花’座像是被打坏了,‘花’瓣脱落,但仿佛莲‘花’座有着奇妙的引力,让这些‘花’瓣围绕着它旋转。

    而在莲‘花’座中,还有几件兵器像是蛟龙在相互碰撞。

    秦牧转头,沿着湖畔继续前进。

    这时,湖中又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他循声看去,一些光溜溜的‘女’孩披着轻纱,在湖面上嬉戏,有的‘女’孩儿跳入水中,有的‘女’孩坐在水面上,嬉笑打闹。

    秦牧眼睛一亮,取出笔墨纸砚,研墨提笔作画,片刻后,他画了幅画,也是一片湖泊,‘女’孩在湖中洗澡,还有莲‘花’宝座。

    秦牧纵身一跃,跳入画中,在画中与‘女’孩们玩闹嬉戏,很是快活。

    这幅画立在湖边,画中,少年‘春’风得意,坐在莲‘花’宝座上,‘女’孩们斜斜依靠在宝座旁边,他左拥右抱,而且还将那几件看起来非凡的兵器也收了,端的是人生巅峰!

    湖面上光芒涌动,突然一切消失不见,湖水中似乎有什么巨大的怪物在水下穿梭,正在飞速接近,让水面隆起了像小岛般的水纹。

    哗啦。

    湖面裂开,从水里跳出一只大眼珠子,周身燃烧着魔焰,应该是魔神的眼睛。

    这只魔眼应该是年久通灵,或者是被什么残魂占据,甚是古怪,竟然长出‘腿’脚和手臂,四条‘腿’,四条胳膊,眼睛后面还有两对小小的翅膀,围着画左看右看,对画中的秦牧羡慕非常。

    “咕咕!”魔眼怪兴奋不已。

    突然,这只魔眼怪体型缩小,变成脸盆大,扑棱棱的拍着翅膀,冲向秦牧的那幅画,啵的一声钻入画中。

    魔眼怪刚刚入画,立刻眼睛裂开,‘露’出巨大的嘴巴,眼睛里竟然长满了锋利的牙齿,向秦牧怒声咆哮:“咕咕”

    秦牧屁滚‘尿’流,慌忙从宝座上跳下来,仓皇逃窜。

    那魔眼怪得意洋洋,纵身跳到莲‘花’宝座上,将几个‘女’孩拉来,左拥右抱,顿时只觉自己登上了怪生巅峰。

    秦牧跳出画,提笔在画上抹了一笔,画中的‘女’孩、魔眼怪悉数被定住。

    “很有意思的一个怪物,实力比我强横多了,就是笨了点,不知道人心险恶,竟然来骗我。它用宝物和‘女’子来‘诱’‘惑’我,但却被我‘诱’‘惑’了,自投罗网。”

    秦牧取出自己的印章,哈了一口气,盖在画的右下角,将这幅画封印起来,然后卷起画轴,放在自己的饕餮袋里。

    “这魔怪的实力非同小可,若是遇到无法对抗的敌人,可以将他放出来迎敌。”

    秦牧继续向前走去,心中生出些许期待:“倘若能够在这个不祥之地碰到更多的不祥之物,收藏起来,倒很有用处!这些不祥之物,都是了不起的宝贝儿。换做是星犴那厮,他一定喜欢这里。话说好久不见星犴了……”

    他终于走出沼泽,来到一片城市的遗迹,到处都是倒塌的宫殿建筑,这里毁于战火,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此地,破破烂烂的街道上四处是碎掉的骨骼,一阵‘阴’风吹来,破烂的骷髅头从街面上滚过去,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突然,街面裂开,一条长长的脊梁骨像是龙一样破开街道,肋骨像是‘腿’脚,呼啸狂奔,向他杀去!

    脊梁骨的端头,是一颗狰狞的脑袋,应该是一尊魔神的脑袋,已经没有了血‘肉’,头上长满了骨刺,没有头发,凶恶无比,张开血盆大嘴扑来。

    秦牧撒‘腿’就跑,跑着跑着,突然迎面便见一片战场,无数骷髅正在战场中开战,各种破破烂烂的灵兵打得飞沙走石。

    秦牧正要绕过去,突然只见那条巨大的脊梁骨腾空而起,脚踏魔火,他只得咬牙冲入战场。

    他冲入战场中才知道要糟,这些正在‘交’战的骷髅每一个实力都强横得可怕,最弱小的竟也不比他弱多少!

    咚,咚,咚!

    鼓声传来,两尊高达百丈的白骨巨人拔掉了自己的大‘腿’骨,兴奋得摇头晃脑,用自己大‘腿’骨敲打战鼓,鼓声如雷,战场中的骷髅将士几乎狂暴,疯狂的厮杀。

    秦牧陷入苦战之中,偷眼瞥去,只见那条脊梁骨带着魔神的骷髅头,正在横冲直撞,向他这边杀来!

    “尉獠在此,尔等妖魔鬼怪,休得猖狂!”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那个七杀星君尉獠手持节钺,带着无数尸骨疯狂向这边冲来,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这支尸骨大军将战场淹没,所过之处,无数碎骨头漫天飞舞。

    尉獠挥起节钺,将那个魔神头骨砸得粉碎,高声叫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干翻这些魔崽子,统治不祥之地!我们要成为不祥!”

    秦牧瞠目,尉獠率众风卷残云,横扫战场,过了不久,满地枯骨,那些获胜的骷髅将士咧嘴而笑,兴奋得挑选地上完整的骨头,替换掉自己身上的碎骨头。

    尉獠大步走来,道:“不祥之地极为危险,小友,我们送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