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五百七十五章 教主的怪人朋友们

    灵能对迁桥,一个长着两条鹿腿的少年公子从光芒中走出,抬头四望,心中震撼无比,喃喃道:“这个世界,比延康壮阔多了,神魔到处都是……那小子建成这座灵能对迁桥,竟然能直达另一个世界,真是鬼斧神工。小混蛋明明喜欢东搞西搞,根本不专心修炼,打造这座桥一定耗费他不知多少时间,他的修为实力怎么还提升得这么快……”

    “头领!”

    旁边一个守卫努了努嘴,悄声道:“瞧那个鹿腿少年,是否便是秦教主给我们的那幅画上的那个?”

    那对迁桥守卫急忙取出秦牧的画,对照一下,眼睛一亮,道:“相貌一模一样!不过,这画上的少年只长着一条鹿腿,而这个少年却长着两条鹿腿,到底是不是他……”

    他正犹豫不决,却见那个少年迈开两条鹿腿噔噔噔的走下石阶,向下走去。

    “不管怎样,擒下再说!”

    那守卫向其他守卫抛个眼色,众人心领神会,各自腾空而起,各种神通和灵兵爆发,剑丸刀丸高楼高塔大鼎等灵兵,迅捷无比,轰然轰下,将那鹿腿少年淹没,恐怖的波动四面八法冲击而去,久久方才平息。

    灵能对迁桥至关重要,因此守护这座桥梁的多是高手,最低也是生死境界,还有几个神桥境界的强者。

    众人各自收回灵兵,快步来到祭坛边缘向下看去,只见那里是一片白地,并没有鹿腿少年的踪迹。

    众人骇然,四下搜寻,一个个双眼放光,洞照百余里的距离,突然只见百里之外那个鹿腿少年身形出现,迈着两条鹿腿轻快的向前跑去。

    “用神眼将他射杀!”

    那守卫高喝一声,众多守卫眼中神光飞速凝聚,化作一道道威力惊人的光芒,照向那百里之外的鹿腿少年。

    那鹿腿少年在他们的瞳法神通即将落在身上时突然间消失不见,再度出现时,又是离开了百里的距离,离灵能对迁桥两百里远近。

    众人准备再度凝聚瞳法神通,那鹿腿少年又是消失不见,再也看不到了。

    众人相顾骇然,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此时,只听身后传来哒哒的声音,又有一个少年走出灵能对迁桥,身后跟着一口大箱子。

    那口大箱子长着几条腿,走路哒哒作响,跟在那眉目清秀的少年身后。

    “好像是秦教主的箱子,但是这人并非是秦教主……”

    众人正在纳闷,那少年眼眸如星,声音很是好听,道:“这里是太皇天吗?哪里有真魔?”

    那守卫客客气气道:“这位小哥是延康人?寻找真魔做什么?找魔头的话,只能到那边魔族的领地去。延康国师正在离城训练将士,阁下先去离城投靠国师,才方便行事。”

    那少年摇头道:“我只是要收藏一些魔神的肉身和元神,寻延康国师这个晚辈做什么?现在的他,还不值得收藏。”

    他正要离去,突然一个满脸皱纹的老汉提这个大箱子,背着一口大炉子从灵能对迁桥中走出,满面笑容,乐呵呵的。

    “怎么今天从延康过来的,都是些怪人?”

    众守卫纳闷:“先是来了个两条鹿腿的少年,后来了两个带着箱子的怪人……”

    那少年看到这个背着炉子提着箱子的老汉,不由脸色大变,面色无比阴沉:“哑巴,我寻你很久了!”

    那老汉见到他,脸色也不由一变,脸上的笑容僵硬:“阿巴,啊,啊!”

    “没错,就是我,星犴!”

    星犴杀气滔天,冷冷道:“虽然现在的你,已经没有收藏的必要,但是你困了我这么久,此仇不报……”

    “哑巴,你跑的好快!”

    灵能对迁桥一阵光芒闪动,一个身材无比魁梧的大汉披着大氅从灵能对迁桥中走出,肩头扛着一口大刀,笑道:“还是你的箱子好,变成舟撒腿就跑,害得我怎么也追不上……星犴!”

    “天刀!”

    星犴眼角跳了跳,身后的箱子突然缩了腿脚,躲在他的身后,显然还记得被屠夫大卸八块的情形。

    星犴背负双手,淡然道:“你也突破神桥进入天宫了?一个哑巴,一个天刀,两尊神祇,都是仇人!嘿嘿,你们可以一起上。”

    屠夫双眼放光,哈哈大笑:“星犴,我追杀你八万里,还是被你逃脱,你很了得!村长那老家伙说你本事极强,可惜村长死了,但是你还活着,我早就想会你一会了!”

    星犴微微一笑,悠然道:“人皇剑神吗?他早已不是我的对手了。你们一起上吧,我解决掉你们,还要去猎杀魔神,丰富我的收藏。”

    灵能对迁桥又是光芒晃动,一个身子修长的青衣老者走了出来,气宇非凡,像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摸了摸自己的两只铁耳,发现铁耳还在,这才松了口气,疑惑道:“这座桥是牧儿建造的吗?牧儿倒是越来越有本事了……星犴!”

    “聋子,星犴这小兔崽子修成神祇了!”

    屠夫喝道:“你最弱,当心一些!”

    灵能对迁桥光芒晃动,众人眼前不由一亮,只见一位绝代佳人走出光芒,美眸顾盼间众人都有些失神。

    “星犴?”她惊讶道。

    “司婆婆,变老一点儿,不要让我失神!”

    屠夫怒道:“待会一起上,干翻这厮!”

    灵能对迁桥中又有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走出,身后背着一杆黑龙枪,悠然道:“星犴,你好大口气。”

    他身后跟着一个憨笑的干瘦老者,瞥见星犴,脸色大变,急忙转身便要返回灵能对迁桥,却被黑枪老者抓住衣袖,只得留下。

    星犴目光从司婆婆脸上移开,落在瞎子的身上,冷笑道:“老对头都来了,正好送你们一起上路。”

    就在此时,灵能对迁桥中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魁梧男子气喘吁吁的走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息道:“你们跑得太快了,我舍了老命这才勉强赶过来,可不能再跑了……咦?星犴也在这里啊?”

    星犴脸色剧变,提着箱子远遁而去,只听轰隆一声,他的身形破空,留下一片云气,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他便已经奔出百里之外,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药师摸了摸脸上的面具,诧异道:“他跑这么快做什么?我还未来得及下手……”

    “天刀老师”

    灵能对迁桥中,一个厚重响亮的声音从大墟传来,震耳欲聋:“我看到你了,你不要跑!青牛,跑快点儿!老师,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说说”

    屠夫面色如土,连忙道:“霸山追上来了,咱们快走!”

    司婆婆等人连忙离去,过了片刻,一头高达十多丈的青牛壮汉从天而降,嘴里叼着一朵牡丹花,一身肌肉蹦蹦跳跳,很是兴奋的走出光芒,接着又有一个大汉走出,四下望了望,喜道:“老师的刀光显眼,瞒不过我!青牛,显形!”

    那青牛壮汉哞的高叫一声,化作首尾四十多丈的青牛,遍体青色鬃毛和龙鳞,壮汉跳到牛背上,青牛踏空而去。

    灵能对迁桥的守卫面面相觑,那头领吐出一口浊气,道:“今日来的怪人真多……”

    他话音未落,突然光芒闪动,从对迁桥的光芒中走出一老二小三个和尚,老和尚宝相庄严,身后浮现出二十重天,二十重天中坐着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数以百计的高僧,有妖有人。

    那两个小和尚一个面如满月,宝相庄严,一个则像是黑塔一般雄壮,手持一口禅杖。

    老和尚道:“战空,问路。”

    那黑塔般的毛和尚上前,单手问讯,向守卫头领问道:“路?”

    那头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试探道:“善?恶?”

    黑和尚道:“善。”

    “那!”守卫头领抬手指向离城方向。

    老和尚迈步,带着两个小和尚走下对迁桥,明月赞道:“如来,战空师兄问路真是言简意赅,仅仅两个字便问出了道路,弟子收获颇多。”

    马如来点头,道:“他有大智慧。”

    众多守卫呆呆的目送他们远去,还未回过神来,又有一些老道士老尼姑拥着一位少年道士从桥中走出。

    “这便是秦老魔建造的灵能对迁桥?秦老魔的术数造诣,真是登峰造极了!”

    诸多老道士老尼姑对诸多守卫视而不见,取出各种演算工具,目中无人,径自测量计算这座对迁桥的各种符文印记,兴高采烈的交流起来。

    众多守卫面面相觑,正打算上前询问那个少年道士,却见少年道士比老道们还要兴奋,一边测量一边演算,嘀嘀咕咕,很是狂热,如痴如醉。

    “延康的家伙,都是怪人!”

    这些道士还在测量演算,又有几位道骨仙风的老者带着几个少年男女走来,见到这一幕,笑道:“林轩道主,你们做什么?”

    “原来是小玉京的前辈,还有沐然师兄!”

    林轩道主抬头,兴奋道:“秦教主在这座桥上运用到的术数实在惊人,我们正在测算!”

    王沐然笑道:“道主,你们即便测算也未必能将里面的学问全部算出,何不去询问秦教主,让他给你们道门一份图纸呢?”

    林轩道主恍然大悟,唤来诸多道士,笑道:“我们一看到这座对迁桥,便忘记了还有捷径。对了,虚生花虚师兄到了没有?”

    慕青黛道:“他从上苍回来之后,便去了太皇天,应该早就到了,多半是去镇神塔,看看自己是否能够通过少年真神考验。”

    众人熙熙攘攘,向离城方向走去,显然早有弟子来过这里,熟知路径,只留下茫然的众多守卫。

    “这些人都是秦教主朋友吗?都是些怪人!”

    那守卫头领喃喃道:“秦教主这么正常的一个好人,怎么会结交这些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