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五百九十五章 人畜无害的笑容

    齐九嶷若非是豪气大发非要向秦牧与哲华黎同时下手,他便会顺利的击败哲华黎,也不会落得现在的田地。

    秦牧与哲华黎都知道他的大神通惊人,所以在他同时攻向两人时率先将他重创,然后齐九嶷便沦为他们两人间的配菜,只有秦牧与哲华黎在争斗,八千口飞剑和无数刀光叮叮当当暴雨打梨花般交锋碰撞。

    齐九嶷身处在两人交锋的战场中央,到处都是秦牧与哲华黎的刀光剑影,只要他准备爆发,便会同时遭到两人的打击,这种场面是他万万不曾料到的。

    秦牧与哲华黎脚步飞速移动,忽远忽近,两人主要以刀剑相争,辅以法术神通,偶尔肉身神通碰撞。

    哲华黎渐渐落在下风,齐九嶷看出便宜,突然趁着秦牧攻击哲华黎的一瞬,同时向哲华黎出手,试图与秦牧联手先将哲华黎干掉。

    就在此时,他胸口一凉,低头看去,自己的胸口处冒出一个剑尖。

    与此同时,哲华黎被他与秦牧击飞,连翻带滚,飞出十多里远这才止住,也遭到重创。

    齐九嶷的九颗头颅齐齐转过来,看到了秦牧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秦牧一掌拍出,五指叉开,那是他学自三祖人皇的阴阳翻天手,而他的五指之中夹杂着五祖人皇的五雷擎天钟。

    十多里外的哲华黎刚刚站稳身形,秦牧这一掌的威力紧随而至,哲华黎的身躯如同破麻袋般飞起,被阴手中的纯阴掌力冻结成冰雕,与此同时一口五雷大钟出现在他的头顶,钟声只要一响,便可以将他从冰雕状态震得粉碎!

    而秦牧的另一只手则抓住剑丸所化的利剑,利剑是由八千口剑所化,此刻他的法力涌入八千口剑中,一口口细小的飞剑正在酝酿剑招,在齐九嶷的体内,甚至剑光冲入了齐九嶷的神藏中!

    剑图第二式,一剑开皇血汪洋!

    秦牧周身,血色弥漫,如同一片血海汪洋将他淹没,少年脸上的笑容被血色映照,似乎变得诡异而邪恶,让人不寒而栗。

    “打群架,我从未输过……”

    齐九嶷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毛骨悚然,终于,一剑开皇血汪洋的威力爆发,五雷擎天钟将哲华黎罩住,钟声响起!

    这两大年轻高手,都将死在他的手下!

    就在此时,大钟瓦解,缚日罗法力浩浩荡荡,一掌击碎五雷擎天钟,另一边,陆离一指点在穿过齐九嶷胸口的剑尖之上,一口口飞剑从齐九嶷的伤口中倒飞而出!

    屠夫拔刀,瞎子握枪,哑巴身后火光冲天,各自踏前一步,瘸子抱起秦牧飞速后退,乍隐乍现,出现在屠夫等人后方!

    缚日罗与陆离各自救下哲华黎和齐九嶷,却没有继续出手,陆离笑道:“齐小友,你在天庭呆的时间太久了,根本不知下界人心诡诈。如今吃亏了吧?”

    齐九嶷沉默片刻,道:“九嶷愿意与节度使联手。”

    缚日罗心念微动,距离他们十里之外的哲华黎身上的纯阴之气化去,从冰冻状态解脱。

    哲华黎惊魂甫定,却见大地突然折叠,下一刻,他一步未动,竟然从十里之外来到缚日罗的身边,显然是缚日罗折叠空间所致。

    屠夫等人心中凛然,缚日罗的实力高深得出乎他们的预料,这等实力只怕不止是真魔那么简单!

    缚日罗左侧的面孔看着哲华黎,淡然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真正的胜和败,是生和死,只要没死,便不是彻底的输掉。明白吗?”

    哲华黎收回妖刀依旧插在背后,躬身道:“弟子明白。”

    缚日罗很是欣慰,道:“你的道心有此磨砺,将来成就定能超过洛无双。”

    屠夫等人身后,瘸子心花怒放,重重的拍了拍秦牧的肩头:“牧儿,你没有给瘸爷爷丢人,刚才那一手果然阴险,笑里藏刀,暗箭伤人,不愧是我教导出来的!刚才我看到你的笑容,都忍不住打个几个冷战!”

    秦牧连忙谦逊道:“这都是瘸爷爷教得好。如果没有瘸爷爷,我胜不过他们。若论笑里藏刀暗箭伤人,我最多只能排到第二,瘸爷爷还是天下第一人!”

    瘸子捻着山羊胡子哈哈大笑,颇为自得。

    聋子冷笑道:“人心不古……”

    陆离对面色紧张的屠夫等人视而不见,遥望聋子画出的那座神城,突然笑道:“缚日罗,你现在看出虚实了吗?”

    缚日罗左右转头,三张面孔各自看向那座神城,过了片刻,道:“我看不出来,还请赐教。”

    陆离笑道:“你看神城上的神魔的魂魄。”

    缚日罗惊讶,虚心求教道:“如何观魂?”

    屠夫、哑巴和瞎子等人心知不妙,缓缓向后退去。

    聋子脸色微变,也顿知被陆离看出了虚实,额头冒出冷汗。他的画虽然可以以假乱真,画中再造世界,甚至可以将画中世界与现实相连,丝毫看不出破绽。

    但是,他无法再造灵魂!

    这个陆离应该是从幽都来的强者,在魂魄法术上的造诣极深,她能够看得出聋子画中的奥妙。

    众人手心里捏着一把汗,拥着秦牧不断向后方的神城退去,不安感越来越强。

    缚日罗与陆离却仿佛视而不见,任由他们后退。

    陆离转过身去,抬起纤纤玉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圆周光芒溢出,连接成镜,变成一面明晃晃的大镜子漂浮在空中:“尊王请看镜中的景象。”

    缚日罗向镜中看去,镜子映照的便是那座瑰丽壮观的神城,包括神城前的屠夫、秦牧、司婆婆等人都被镜子照出魂魄。

    他们有的人魂魄站在天宫的南天门前,有的人魂魄站在神桥上,还有一人魂魄站在生死神藏中,脚下便是黑暗的幽都。

    然而诡异的是,镜中的神城,只是一片巨大的深渊,不但神城不存在,就连神城上的那些神魔以及百万大军都不存在!

    不过,正在向神城退走的屠夫等人,魂魄却被这面镜子照了出来,镜中显现出各人的魂魄,缚日罗自己照了一眼,也看到了自己的三首真身,立在魔神宫中!

    他是长着三颗脑袋的魔神,三张面孔只是假象,实则是他将三颗脑袋炼成了一体

    缚日罗又看向镜中所映照的齐九嶷,齐九嶷在镜中的影像是一头九首凤凰,沐浴在熊熊金光和神火之中,神圣非凡。

    而镜中出现在的哲华黎则是正常人类少年,惟独他背后的妖刀被镜光照出了妖魂,那是一只弥漫着恐怖妖气正在妖气中匍匐的独眼妖兽,极为可怕!

    然而镜中最为可怕的,还是秦牧!

    镜中的秦牧长着三只眼睛,泛着血色,巨大无朋,三只眼睛向他看来,似乎察觉到他的窥探。

    缚日罗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战栗颤抖,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疼。

    陆离连忙调转镜子,没有继续照向秦牧等人,转过身来道:“看明白了吧?”

    镜子朝向魔族大营方向,他们身后的几个魔族高手向镜中看去,只见镜中出现魔族大营中的魔神和魔族的魂魄景象。

    缚日罗的弟子叔夜微微一怔,看到魔族大营中有一个魔族的魂魄有些诡异。

    那人的魂魄竟然立在天宫之中!

    而且,他的魂魄破破烂烂,布满了补丁,像是由许多人的魂魄剪接而成!

    叔夜正要细看,陆离已经将镜子收了起来。

    “难道我看花了眼?”叔夜心中纳闷。

    缚日罗打个冷战,声音沙哑道:“那三只眼睛……”

    “被土伯封印了。”

    陆离微笑道:“你不用打他的主意。你的目的只是太皇天。”

    缚日罗定了定神,沉声道:“我总算看出来神城的面目。虚空生花,再造真实,以假乱真,以画为界,虚与实相连,让人难分真与伪。这是以画道造化出的神魔万物,在书画之道上,已经是登峰造极。”

    他的声音传到聋子、司婆婆等人耳中:“诸位道友能够骗过我,将我魔族大军阻挡在这里,一挡数日,给太皇天喘息的时间准备的时间,诸位即便是死,也足以自傲了。”

    司婆婆等人脸色剧变,只见四周空间扭曲,他们尽管在向后退去,但是与缚日罗的距离却在接近!

    “要完,要完……”瘸子面色如土,小声嘀咕道。

    霸山祭酒胯下的青牛怒吼一声,撒腿向神城狂奔,哪知道他跑得越快,距离神城越远,距离缚日罗便越近!

    青牛连忙停步,不敢动弹。

    陆离微笑道:“尊王,我只要秦凤青。你把他交给我,我给你一个太皇天!”

    “你放心,我看出虚实,他们便再无逃脱的可能。”

    缚日罗迈步向众人走去,他脚步一动,空间顿时剧烈扭曲,众人身不由己向他接近。

    屠夫怒喝,挥刀斩向天空和大地,试图将扭曲的空间斩断,然而他的刀光发出随即便被扭曲,消散不见。

    突然,天空剧烈动荡,缚日罗停步,抬头看天,露出惊容。

    陆离也连忙抬头看去,惊疑不定。

    天空中,一道道无比粗大的光芒洞照下来,嗡嗡嗡,与大地连接,接着光芒化作汹涌的血光!

    一颗巨大而残破星球突然间挤破了空间,出现在太皇天的上空!

    然后是第二颗破破烂烂的星球,第三颗残星紧接着出现……

    天空中出现惊人的一幕,一个不知多广的陆地压着突然出现的群星,突兀的出现在太皇天的天穹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