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一十一章 良师与佳徒(第三更!)

    樵夫圣人在他头上狠狠敲了一个爆栗子,气道:“气度何在?我岂能对这等小辈下手?若是我动手了,别人就可以来杀你了,然后老一辈们你杀我弟子,我杀你弟子,三下五除二,年轻一辈就死绝了。规矩不能破。”

    哲华黎与齐九嶷听到这话,都是长舒了口气,看向被敲头的秦牧,心中充满了爽快:“活该挨揍!”

    秦牧揉了揉头上的包,点头道:“也是。不过缚日罗便对我下手了,刚才那个赤溪也要对我们下手。”

    “所以我在缚日罗额头上砍了一斧子。他也并没有做得很过分,只是用神通想把掳走,并未真的痛下杀手,否则你活不到现在。”

    樵夫圣人漫不经心道:“我本来是打算让你干掉这两个小子,估计你现在也打不赢他们俩,所以我便放走了赤溪。赤溪做事不讲规矩,我喂他血,他也没有喝饱喝够,他不敢来惹我,便会去喝这两个小子的血。”

    哲华黎与齐九嶷闻言,面色如土。

    秦牧笑道:“圣师不用吓唬他们了,还是让他们离开这个异星吧。”

    樵夫圣人惊讶道:“你刚才还要借我之手杀他们祭刀,为何现在又要让我送他们离开?赤溪是流亡者,背负重任,所以不择手段,肯定会来寻他们,喝他们的血。他们也必死无疑,借赤溪之手杀他们,既不违反我的规矩,也如了你的意,何乐而不为?”

    秦牧正色道:“我适才只是吓唬他们,说要祭刀,但我知道圣师绝不会拿他们祭刀。圣师有圣师的气度,我作为人皇,作为天圣教主,也有我的气度。齐兄,黎师兄,都是我的对手,并非是圣师的对手,我要杀他们,自然是由我亲自动手操刀。圣师借赤溪之手杀他们,有违我的道心。”

    樵夫圣人露出欣赏之色,赞道:“我说借赤溪之手杀他们,也是一个对你的小小考验。你若是应了,我瞧不起你。好,我送他们回到罗浮天去。”

    秦牧向哲华黎、齐九嶷施礼,道:“我便不送两位师兄了。我与两位虽然打斗厮杀,但也佩服两位师兄的本事。今日我不想借任何人之手杀你们,改日亲自操刀,送两位师兄上路。”

    哲华黎和齐九嶷先后还礼。

    哲华黎肃然道:“秦兄气度。你杀我挚友,我必杀你,倘若你死在我的刀下,我会断刀,为你大哭一场!”

    齐九嶷想了想,将九口飞剑抛来,道:“那面镜子不必还我,改日堂堂正正一决。这次你赢了,我束手束脚,不敢取你性命,只想着定住你。下次对决,我必然不会留手!”

    秦牧收剑,一口口飞剑叮叮叮插在剑丸中,抬手道:“两位,就此别过。再见面时,请不要留情。”

    “不会!”两人齐声道。

    樵夫圣人挥袖,无数符文翻飞,化作一道传送神通,裹挟着两人化作一道流光从这颗异星上冲天而起。

    秦牧抬头看去,流光在天外折向,远遁而去,不知道飞入星空何处,想来流光落地时便会是罗浮天了。

    樵夫将小匣子抛过来,道:“我们去看看你大师兄还留下什么。”

    秦牧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生怕把匣子摔到地上让里面的斩神玄刀跑出来。

    他刚刚抱稳匣子,突然周围无数符文飞舞,樵夫催动传送神通,带着他一起消失。

    天圣教的传送神通便是从樵夫这里传出来的,樵夫虽然并非最强大的人,但却是才华绝代的人。

    他能够开创出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神通道术,单纯从大育天魔经中那些稀奇古怪的法术便可以知道其人在道法神通上的造诣。

    不过,成也是博,败也是博。他太博学,以至于术业难精,在修为实力上并未达到极高的境界。

    等到秦牧脚踏实地,却见自己又回到了斩神台的那座神殿前,他逃了好久才逃到那里,然而回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樵夫圣人走入殿内,秦牧也连忙跟过去,只见樵夫正在打量开山祖师留下的周天星斗杀阵。过了片刻,樵夫点头道:“他留下的讯息,的确是三十五万年前。三十五万年前发生了何事?”

    秦牧指向墙上的壁画,道:“圣师,这里是三十五万年前的星图。”

    樵夫圣人走上前来,打量星图,沉吟一下,道:“这是在大墟南部的南海之中,观三十五万年前的星空,然后画出的星图。这幅星图,应该赤明时代的幸存者所画,用以将来按照星图指引,回归故乡。”

    秦牧点头:“弟子也是这个猜测。灭了赤明时代的人,应该便是现在这个天庭。我觉得大师兄是在不断追溯,寻找从前的历史,寻找这个天庭的真相,所以才会给我们留下这些线索。”

    “他想要立功成圣。”

    樵夫摇头道:“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他越是接近真相,便越是危险。把自己陷入险地,太不智了,还怎么做圣人?”

    他越说越怒,不由得加重语气。

    虽说他看起来对弟子漠不关心,但是实际上关心是隐藏在日常的言行举止之中,只是很少说出来罢了。

    “你说他还有一些地理图,这些地理图何在?”樵夫问道。

    秦牧翻找饕餮袋,从里面取出一些图纸,道:“大师兄展现的地理图极为复杂,我唯恐忘记,所以后来画了下来。这幅图是大墟的地理图,上面标记的地方是青荒老人所在龙村。而这一幅图便是这颗异星,这里标记的便是斩神台。”

    樵夫看了看两幅地理图,然后把其他地理图铺开,一一查看。

    过了片刻,他的面色越来越凝重。

    “混账,混账!为何要去这些危险之地?这些地方,连我都不敢去!”

    他勃然大怒,起身走来走去,殿内到处都是被他的衣袂掀起的风声,秦牧的目光几乎抓不到他的踪影。

    “我无法前去寻他,我被太皇天的事情绊住,你却偏偏惹出这档子事,你让我如何分身去救你!”

    他自言自语。

    秦牧突然道:“圣师,大师兄既然把这些地理图用星沙画出来,而且都标记了一个个重要的地点,那么他一定是已经走过了这些危险的地方,留下一些线索等待我们去取。我觉得,大师兄肯定还活着。”

    樵夫圣人微微一怔,停下脚步,喃喃道:“你说的有道理,有道理……我关心则乱,没有想到这茬。他一定还活着,还能用星沙绘画地理图,说明他还在世上。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秦牧心中暖洋洋的,笑道:“师父如此担心弟子,弟子岂不报答师恩?大师兄让圣师如此牵挂,将来我若是也失踪了,圣师一定也会这么担心我……”

    “你想多了,别自作多情。”

    樵夫圣人瞪他一眼,摇头道:“你死到天边我都不会去寻你,更不会想你。你像你大师兄这么胡闹,那就能死多远死多远。”

    秦牧笑道:“刀子嘴豆腐心。大师兄到底探查到了哪一步,为何没有回来?圣师对灭亡了开皇、上皇、赤明、龙汉的这个天庭,知道多少?”

    “知道的不多。”

    樵夫圣人摇头:“倘若知道得很多,便不会被打得措手不及,以至于连开皇都躲在无忧乡里不出来。历代皇朝,在最为辉煌的时候突然崩塌毁灭,这里面一定有很多秘密等待发掘。”

    他叹了口气,道:“我想去无忧乡亲自问一问开皇,为何不愿东山再起,为何不愿再战。然而我也不知无忧乡路径。倘若你将来回到无忧乡,替我问一问他。”

    秦牧点头:“弟子一定问他!”

    樵夫圣人道:“这些地理图,你毁掉吧。你大师兄不知轻重,四处乱闯,你若是跟着他去寻找真相,你必死无疑!”

    秦牧露出笑容:“这些地理图,弟子已经记在脑海里了。”

    樵夫瞪他一眼,秦牧含笑不语。

    樵夫圣人冷哼一声,拂袖走出神殿,四下打量,只见石阶上还有不少具神魔的尸骨,道:“这座斩神台,是帝座强者天宫神藏中的斩神台。已经养成大凶了,比匣子里的斩神玄刀还要凶!这座神山不祥,还是毁掉为妙。让我来将它一斧劈开,看看它吞了神魔的血!”

    他身后,大斧嗡的一声旋转,从他背后升起,砍柴斧越来越大,神威滔滔,斧刃向下,悬在半空。

    樵夫圣人淡然道:“你先下山,我来劈开此山。”

    秦牧不敢怠慢,连忙下山而去。

    就在他刚刚走到石阶上的一刹那,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传来,秦牧急忙回头,只见赤溪三头六臂疯狂向樵夫圣人攻去!

    樵夫圣人似乎没有觉察,待到他冲至跟前突然张开五指,迎上赤溪的攻击。

    他的手掌中无数符文爆发,呼啸旋转,赤溪强横至极的攻击还未落到他的身上,整个人便突然间消失无踪!

    樵夫圣人抬手,抓起大斧依旧挂在背后,走到目瞪口呆的秦牧身边,道:“愣什么?帝座强者的斩神台,我劈不开。我只是为了引他出来。”

    秦牧连忙跟上他的脚步,试探道:“那么赤溪被圣师送到何处去了?”

    樵夫圣人露出笑容:“太皇天,魔族领地。魔族与他是血海深仇。”

    秦牧神色呆滞,突然长揖到地,由衷道:“弟子受教了!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不辜负圣师的教诲,努力做一个像圣师这样出色的天圣教主!”

    第三更啦。今天已经万字更新了,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