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二十二章 三眼神威

    见空佛子跟随阎摩罗王远去,离开大梵天,这位佛子心中颇为不解,心道:“幼年发生的事?秦居士幼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我佛会在幽都见过他?为何秦居士又不记得了?”

    他想的很多,但显然阎摩罗王讳莫如深,不愿多谈。

    而且阎摩罗王走的很快很急,似乎不是不忍心看秦牧屠杀佛子的情形,而是要早早的逃离大梵天,免得遭到连累一般。

    “我佛知道很多秘密,但是不愿对我说。难道秦居士真的那么可怕?”他心中暗道。

    大梵天,破败寺庙前,秦牧的身影几乎难以被肉眼看到,所有佛子同时开启佛眼、天眼之类的神通,这才能捕捉到他的身影。

    他的速度太快,浮光掠影,各种剑法、神通、刀法、枪法、拳法等手段统统施展出来,而且是在急速奔行之中施展出来,让人目不暇接。

    空相佛子爆喝,身躯金光灿灿如同一尊四面大佛,长着四头八臂,飞行在半空中与飞扑而来秦牧正面抗衡。

    两人在空中疾驰而过,以快打快,空相佛子身高二丈六七,魁梧无比,然而在空中飞行的两人却是秦牧压着他向后飞去。

    半空中拳头碰撞如同雷鸣,其他佛子飞上空中准备围攻,突然金血漫天,如雨洒下。

    空相佛子体内的气血爆开,全身各处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皮肤炸裂,鲜血奔流,他与秦牧以硬碰硬,被打的气血沸腾,肉身容纳不下这么多气血,狂暴的气血超越了肉身所能承受的极限,于是爆体而亡。

    其他佛子冲天而起准备围攻秦牧的一瞬,便看见空相佛子破破烂烂的肉身从空中跌下来。

    那些冲上空中的佛子突然看到半空中剑光闪动,心中一惊,急忙各自施展神通向空中轰去。

    但见空中汪洋血海般的剑光洒下,一剑开皇血汪洋!

    狂暴的气血混着剑光扫荡,血海中剑出如龙,恣意穿梭,一尊尊佛子有的捂住咽喉有的挡在眉心,一具具身体沉入血汪洋中。

    而在血海汪洋之上,摩羯太子脚踏大洋,脚下莲花翻涌,掐着一朵莲花挡住秦牧的攻势。

    呼

    秦牧转身,衣袂飘扬,长发飞舞,持剑背对着他。

    摩羯太子看出破绽,正欲出击,突然血海裂开,一座漆黑的门户从他身上穿过。

    摩羯太子呆了呆,身体缓缓沉入血海中,他的元神已经被承天之门拉入幽都。

    血海散去,空中一具具尸体坠落下来。

    相比天庭派来的这些年轻佛子,秦牧在战斗经验和技巧上要比他们高出太多太多,天庭的佛子常年定居在佛界,佛界一向没有战事,风平浪静得像是一潭死水。

    在这种地方生活,自然是百姓安乐富足,没有什么欲望和野心,但同时太安定也导致了道法神通的退步。

    道法神通没有用处,便不会有人去修炼,也不会有人去钻研。

    他们太平了太久,已经没有了敢打敢拼的闯进和干劲,而秦牧不同,秦牧幼年生活的地方便是危险无比的大墟,然而在秦牧少年时期,他便已经能够在遍地危险的大墟中行走。

    至于延康,则更是一个散发着勃勃生机的国度,国力在疯狂提升之中,有敌人,但也有稳定的大后方,道法神通日新月异。

    前线将士厮杀,后方的神通者则将道法神通用于百姓,改造百姓日常生活。

    于是楼船飞车真元炮等各种新奇的东西蜂拥出现,让延康的创造力越来越强,各种道法神通也是日新月异。

    至于太皇天,因为战争实在惨烈,已经没有了稳定的后方,连社会结构也不完整,没有了创新创造的土壤,道法神通便无从发展。

    秦牧出生在大墟,自幼有村长等九老悉心教导,又赶上了延康国扩张,延康国师变法这个大时代,因此才能有现在的成就。

    而且,他也是变法的主导者之一,更是剑十八式的开创者,元神引的开辟者,初步做到以剑入道的存在。

    相比这些生活在佛界没有经历任何风雨的佛子来说,他与他们早已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秦牧抬头看去,前方普照佛子正在向他狂奔而来,这尊佛子乃是天人境界的强者,与魔猿战空辩法,佛光普照,然后被魔猿抬手挡了挡,便不由自主吐血,差点死掉。

    他辩法不及魔猿,但是他的实力却高深莫测,一边疾奔,一边印法叠加,一招一式,一拳一脚,大气磅礴,法度森然。

    他施展出最为拿手的印法,每一印打出,便有一种诸佛印象,他的身后,元神如同一尊伟岸佛陀危坐,周身大大小小的诸佛虚影环绕元神,随着他的印法而施展出各种印法!

    普照佛子狂奔,如云中雷霆滚滚而来,声音未至,雷光先至!

    他现在施展的印法,便是佛界大功德天中的大神通,普照众生!

    能够修成这种大神通,在佛子之中也是少数!

    他的气势越来越强,元神也越来越强,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程度!

    就在此时,秦牧食指中指并起,化作剑指点在眉心,剑指向前刺出!

    劫剑第一式,开劫!

    普照佛子已经爆发到极限,迎面便见一道剑光飞至,不由得爆喝一声,身后诸佛虚影各自爆发,万法向前打出。

    秦牧转身便走,从空中跃下,坠落在地,心中有些纳闷:“奇怪,我这一招剑道神通施展出来,元气便会被消耗得七七八八,为何现在却感觉到自己的元气还是无比充沛,像是井水一般,似乎无穷无尽……”

    他感觉到自己的元气一直处于巅峰状态,似乎永远也无法耗光,战斗这么久,各种神通各种战技他几乎都施展了一遍,极为消耗法力的大神通他也施展了不少,但是元气还是没有任何消耗。

    更为诡异的是,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元气修为在飞速提升之中!

    这完全违背常识。

    随即,他立刻察觉到问题出在哪里。

    那就是他眉心的第三只眼。

    他每杀一人,这只眼睛中便有磅礴的元气从眼内流出,流入全身,似乎是奖励一般,只要杀的人越多,奖励便越发丰厚。

    “古怪,古怪,这只眼睛的确大有问题……”

    嗤

    十里剑光,穿过普照佛子的头颅,光芒耀眼至极,明亮了半边天空。

    而普照佛子那一招普照众生,威力滔天,却轰击在空处,秦牧早已施展偷天神腿远离那里。

    普照佛子双目茫然无神,仆倒下来。

    他的身后,剑芒猛然一收化作一粒小小的剑丸从空中旋转坠落,还未落下,剑丸突然膨胀化作九条长龙,长龙龙头向下,尾巴在上纠缠在一起,像是一口大罩子,咣的一声将一尊佛子扣住。

    九龙神火罩内,火光和剑光爆发,将那位佛子粉碎,烧成灰烬。

    与此同时,落地的秦牧抬手,九龙神火罩飞来,飞速缩小,在他手中化作一口大锤。

    秦牧怒声咆哮,身后火光冲天,如同一座大火山轰然爆发,秦牧手中锤向前掷出,倾尽肉身力量砸去,砸在一个冲来的佛子胸口。

    他砸出大锤的一瞬,双腿筋肉绷紧,轰然向前冲去。

    那位佛子胸口被他砸得塌陷下来,被大锤顶着向后飞去,两旁树木浮光掠影呼啸而过,他身后的树木也被他撞得嘭嘭炸开。

    然而下一刻,秦牧便来到他的身前,探手抓住锤柄。

    大锤如同流水般变化,化作一杆长枪,将那佛子挑在枪尖之上,秦牧抖枪,那佛子四分五裂!

    “不要各自为战!”

    浮云太子厉声叫道:“大家聚在一起,到我身边来,用佛眼神通炼死他!”

    幸存下来的诸多佛子正在追赶秦牧,各种神通、灵兵向秦牧轰去,却难以捕捉到秦牧的身影,闻言顿时醒悟过来,纷纷向浮云太子聚集。

    一尊尊佛子突然组成人墙,你踩我肩头,我踩他肩头,叠加在一起,数量多达六十四人。

    “佛眼,开!”

    六十四位佛子手掌合十,有的三头六臂,有的一身两面,有的是明王真身,有的是阿罗汉之躯,各自催动佛眼。

    “荡平妖氛,降妖除魔!”

    他们的声音洪亮,所有人的气势连在一起,宛如铜墙铁壁,气势如城。

    唰

    佛光汇聚成洪流,聚集在一起,撼山裂石,打得空间晃抖不休,一发向秦牧射去!

    顿时,佛光浓烈无比,佛音洪亮无比,声音所过之处一切被震荡化作齑粉!

    秦牧刚刚一枪挑死那位佛子,随即大枪一抖,化作一面龟蛇大盾挡在身前。

    轰

    他的身躯剧烈颤抖,连人带盾被轰飞在半空中,他身前的大盾是由八千口剑组成,此刻已经难以组成盾形,一口口飞剑被佛光震荡,随之震颤,即将瓦解!

    秦牧闷哼,吐血,身躯被轰出了这片佛光金海中的岛屿,轰然撞在一座露出金海的山头上。

    浮云太子等六十四位佛子飞身而起,来到金海之上,身在半空中又是齐声爆喝:“佛法无边,罗汉下界!”

    嗡

    众人眼中佛光再度炽烈,所有的佛光聚在一起再度向秦牧砸落之地轰去!

    “你们只敢仗着人多,我还怕你们不成?”

    佛光还未来到那座山头上,只见山头一片山石炸开,秦牧冲天而起,披肩散发,双手扣在身前,捏出一个奇怪的法印。

    法印捏出,他的三只眼睛越来越明亮,左阳右阴,左右双眼一个是太阳真火,一个是太阴真火,然而都比不上他眉心的那第三只眼。

    眉心第三只眼中,蝴蝶翅膀状的纹理溢出,散发开来,像是刚刚破蛹而出的蝴蝶在缓缓的舒展自己的双翅。

    这只竖眼越来越妖异,突然秦牧双手结印的印法完成,双手向后猛地一挥,头颅向前弹出,只听轰得一声,三道光芒从他三只眼睛中射出。

    佛光与他三眼神光碰撞,半空中六十四尊佛子组成的人墙轰然崩塌,残肢断臂四下飞舞!

    “萨图,摩诃巴赫……”

    秦牧正打算将他们一网打尽,突然口中传来晦涩的幽都语,心中不由一惊:“怎么回事?我为何会突然说出幽都语?”

    他心中这样想,却突然笑了起来:“嘻嘻,祭品足够多了,这些秃的灵魂味道不坏……”

    秦牧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突然警觉起来:“不对,我没有想这么做!我这是怎么了?”

    “孽畜!”

    突然,一声雷鸣般的巨响传来,一尊佛陀凌空飞至,大手向下摁去,厉声道:“你果然是魔,已经无可救药,今日佛爷动雷霆之怒,彻底抹杀了你!”

    “打不过吧?”

    秦牧笑道:“打不过的话,便把我的身体还给我,看我怎么撕了他。”

    他说出这话,不由毛骨悚然。这话明明是他自己说的,但是这却偏偏不是他的想法!

    龙麒麟盯着脸盆:好想出来走走,月票装满盆就出来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