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三十章 缸中的头颅

    从这个黑暗洞穴的穹顶到下方的亮光,路途竟然无比的漫长,秦牧不断坠落,到后来自己也有些毛骨悚然。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样坠落下去,倘若不能施展神通减缓坠落速度,只怕会摔成一滩烂泥!

    他试图催动神通,元气刚刚结出符文印记,符文便随即散掉,无法成型。

    这个地底空间有着奇异的力量,干扰他的功法运行,神通运行,秦牧很快发现这种干扰是思维上的侵扰,每当他试图施展神通,总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让他的思维紊乱,无法将神通施展出来。

    “精神神通?”

    秦牧惊讶,这种神通虽然很少见,但大育天魔经和一些魔道功法中有这方面的神通记载,往往是幻术攻击,借助强大的思维波动产生神通,攻击对方的大脑,让对方陷入幻境,分不清虚幻和真实。

    这时候可以用自身的神通来打破幻境,窥探真实,击杀对手。

    然而这地底黑暗空间中的精神神通却更为高明,直接攻击他的思维,让他无法施展出神通,因此无法破去对方的精神神通。

    “精神神通,倒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方向,回头一定跟国师说一说,看看能否培养出一些精通精神神通的士子,倘若上战场的话,精神神通爆发,让敌人施展不出神通,便是杀鸡屠狗……呸,我怎么想这些?现在我自己快要摔成烂泥了!”

    秦牧无法凝聚精神,但是肉身还是无比强大,立刻迈开脚步,尝试着在黑暗中奔走,试图以无比惊人的奔跑速度让自己能够在空中行走。

    随即他发现另一个奇异之处,这里的空气稀薄,越往下坠,空气便越是稀薄,让他即便是双腿如轮飞奔,也借不到任何力。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黑暗中的一颗星辰,那颗星辰其实只有笆斗大小,应该是一粒星沙。

    “大师兄的星沙!他果然来过这里!”

    秦牧心中一喜,双足踩在这颗笆斗大小的星沙上,星沙被压得急速坠落,不过星沙中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对抗这里古怪的力场,坠落了一段时间势头渐渐减弱,随即有弹起的趋势。

    秦牧立刻双腿曲蹲,猛地发力弹出,落在另一颗星沙上,他纵跃如飞,踩过几十个星沙,跳跃如同星丸,很快接近那地心亮光所在。

    地心亮光发出的地方,是一个漂浮在黑暗之中的平台,四面有着一节节阶梯,下宽上窄,就这样孤零零的漂浮在黑暗的中心,像是一座凌空悬浮的祭坛。

    秦牧落在祭坛上,回头看去,只见点点星沙在黑暗中漂浮,开山祖师显然寻到这里,布下了阵势。也就是说,这个祭坛上的东西,是开山祖师想要留下来交给樵夫圣人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大师兄已经留下来两样东西,一个是斩神玄刀,是一颗装进匣子里的人头,一个是不知年代的兵符。那么这个祭坛上的东西是……”

    他向祭坛中心看去,那里有一个石棺,不知用什么石料做成的棺椁,烙印着浮雕纹理,像是一种封印术。

    石棺长十丈有余,宽也有两三丈,很大,应该不是凡人的棺椁,而是神祇葬身之所。

    秦牧试图催动九重天开眼法,神通还是无法催动,迟疑了一下,只得揭开眉心的金柳叶,用第三只眼向石棺中看去。

    他的这枚眼睛也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不过隐约可以石棺中没有尸身,只有一口大缸。

    秦牧又将金柳叶贴在眉心,走上前去。

    “棺中放着一口大缸,这是什么道理?”

    他小心翼翼,以元气触摸石棺,没有什么异状,秦牧依旧没有任何懈怠,有如灵猫围绕石棺急速奔走,以元气丝不断试探,还是没有任何异状。

    他这才放心,走上前去,试图打开石棺。

    棺材盖极为沉重,他用尽所有力气,总算将棺材盖挪开一些。

    石棺中的确是一口大缸,秦牧顺着亮光看去,只见缸中放着一颗头颅,长有四张面孔的头颅,有如塔盖般的发髻顶端,也长有一颗眼睛。

    这颗头颅被泡在奇异的水中,似乎依旧活着,塔盖顶端的眼睛突然张开,目光落在秦牧的脸上。

    秦牧心中一惊,突然眼前景色变幻,地心,黑暗,祭坛,石棺,缸中头颅,统统消失!

    他出现在一座宫阙中,宫阙极为奢华,白玉为地,珠玉为星,一个没有面目的男子正在向他走来,道:“赢照,我需要你来为我们开皇时代的未来做一件事情。”

    “谨遵开皇吩咐。”

    “帝释天集合了天下术士,打造无忧乡,锻造彼岸方舟。我需要你来为我开皇时代存一些根底,我怕将来留下来的人们忘记了无忧乡,也怕将来敌人会毁灭彼岸方舟。这里是彼岸方舟的图纸,你拥有最强的神脑,你将它们记下来。”

    秦牧看到堆积如山的图纸,他看到“自己”一页一页的阅览这些图纸,图纸上的图案和文字极为复杂,让人难以记忆,但是“他”却将这些图纸一页一页毫无遗留的印在脑海中。

    “陛下,我们真的没有胜算吗?”秦牧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

    那是这尊叫做赢照的神祇的声音。

    “没有。”

    那个没有面目的男子背对着他,摇了摇头:“没有一丁点胜算。我对敌人了解的越多,便越是绝望,历史中的一个个时代都毁灭了,我们也难逃灭亡的结局。不过未来还有希望,你留下这些图纸,便留下了希望。将来,我的后代会来寻到你,将这些图纸取回。他会带着你们去无忧乡见我。那时,我们东山再起,改天换地!”

    “陛下……”

    那个没有面目的男子向外走去,留下了他,他用心记忆,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总算将这个无比复杂的彼岸方舟的图纸记下。

    他毁灭了图纸,图纸燃烧,烧了很久这才熄灭。

    等到图纸燃尽,殿内陷入黑暗。

    秦牧眼前的黑暗涌现出光芒,是一片波澜壮阔的神魔战场,天空,地面,到处都是矫健的神魔厮杀战斗的情形,无数神魔殒命,壮观而惨烈。

    秦牧看到开皇天庭从极高之处坠落下来的情形,开皇天庭砸塌了一重重诸天,拖着长长的火焰和流光,坠入了其他世界。

    秦牧怔怔的看到,“自己”正在举起神剑,然后又放了下来,他返回神城,潜入地底,在地底打造了一个黑暗空间,打造了一个祭坛。

    他用自己的精神构建了一个奇异的精神力场,为自己准备了一口棺椁,棺椁中放了一口大缸,缸中的水是他以自己的精神和生命力炼就的神水,可以保持肉身不腐。

    他又一次举起了剑。

    “看到这一幕的人儿啊……”

    秦牧又一次听到了那个陌生的声音,低喃自语:“你是秦氏的后人吗?你是遵开皇吩咐,取回图纸的吗?开皇知遇之恩,无以为报,臣献首静侯秦君来取。”

    嗤

    剑光闪过,秦牧感觉到剧烈的疼痛,然后看到“自己”跌入缸中,他向外看去,看到了赢照神祇的无头肉身正在挪动棺材盖,缓缓的将棺材盖住。

    过了片刻,他听到幽暗的地心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那是这尊神祇的尸身从祭坛上跌落下去坠地发出的声响。

    秦牧眼眶酸了,红了,抹去泪珠。

    缸中的头颅似乎看到了他,他的头颅在缸中旋转,一股股强烈的精神波动与秦牧的精神共鸣,一张张图纸化作画面牢牢的印在秦牧的脑海中,图纸越来越多,缸中的精神和生命力所化的神水却在越来越少。

    等到缸中神水耗尽,秦牧的脑海中已经塞满了彼岸方舟的图纸。

    那尊神祇的头颅还在散发出精神波动,将剩下的图纸传入秦牧的脑海,这尊神祇头颅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等到他的精神耗空,只剩下一具骷髅头静静的躺在缸底。

    秦牧默默的站在这口石棺前良久,突然道:“你不欠秦家什么,是秦家欠你!我不能让你死无全尸!”

    他纵身从祭坛上跳下,一道元气丝悬着他不断幽深的地底落去,过了良久,秦牧背着一具无头白骨,抓着蛛丝般的元气丝冉冉升起。

    他重新回到祭坛上,抱出大缸,将无头白骨恭恭敬敬的放在棺内,请出缸内的骷髅头,放在无头白骨的脖颈上。

    秦牧合上石棺,向石棺叩首三拜,转过身纵身跃起,踩着一颗颗星沙向上空纵跃而去。

    最后一跃,他距离洞口还有千丈之遥,秦牧一指点去,一道元气丝飞出千丈,缠住挂在洞口处白骨绳索上。

    洞口诸多骷髅连忙往上爬,费了一番力气,这才将他拉出这个深不见底的地底空间。

    秦牧刚刚爬出洞口,突然地底传来震动,不由脸色微变,连忙元气爆发,将四周的骷髅怪统统卷起,形成大罗天星力场,带着这些骷髅怪们撒腿狂奔。

    后方,大地坍塌,早已经破败成遗迹的神城突然向地心坠落,洞口越来越大。

    秦牧速度提升到极致,风驰电掣冲出这个古老的遗迹,震动渐渐停止,回头看去,只见那座神城遗迹已经变成了一个幽深的深渊,将历史埋葬。

    秦牧将骷髅怪们放下来,坐在一块石头上,遥望那片深不见底的深渊,目光深邃而忧伤。

    一个骷髅怪摸了摸他的头,似乎是在安慰他,另一个骷髅怪来到他的身前,想要擦拭他眼角的泪珠。

    秦牧展颜,露出笑容,起身向这些骷髅怪们团团施礼:“我没有事了,多谢诸位道友这些日子一路相伴。或许将来,我如果不死的话,我会回来,为你们重聚魂魄,让你们复生。我们将来再会吧!”

    他大步离开,那些骷髅怪们这次没有跟上来,秦牧回头,看到这些白骨在扬起手臂,向他挥手。

    秦牧挥手,大步离去。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开皇,我的祖先,远在无忧乡的你可曾还记得有一位叫做赢照的神祇,因为一句承诺,割首取义?我怕你已经不记得了,我帮你记住了。秦氏子,不会背叛追随他的人,不会忘记自己或者祖辈的承诺!”

    他远足奔行在这荒凉枯蔽的土地上,直奔开皇天庭坠落之处,那里,应该便是赢照神祇记忆中通往太皇天或者大墟的入口。

    “我会替你完成承诺,让死去的英灵得以安息!”

    他来到一片断裂的空间,炫目的霞光在那里涌动,隐约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霞光是空间的碎片,穿过去极为凶险。

    秦牧从饕餮袋中取出一个小匣子,纵身一跃,跳入断裂的空间,即将迎上霞光时,少年猛地打开匣子,嗜血的滔天凶光化作两道刀光,咔嚓一剪,将霞光剪短!

    秦牧在霞光合拢之前,穿过空间碎片,身形急剧坠落,下方,山林葱郁,群山苍茫,南天门高高耸立。

    秦牧微微一怔,下方并非是太皇天,而是大墟。

    大墟残老村,鸡婆龙一脸严肃:咯哒!咯咯哒!咯哒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