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三十九章 穷疯了

    赤溪神人自然不肯把班公措交出来给他祭刀,冷哼一声:“斩神玄刀先由你保管也不是不可。将来你遭到玄刀反噬,后果自负。”

    秦牧将匣子收起来,目光闪动:“赤溪前辈既然是赤明时代的监斩官,掌管了这件宝物的时间长达几十万年,那么你一定知道如何才能消除匣子缠身的怨念吧?”

    赤溪险些气炸:“你偷了我的宝贝儿,还要问我使用的办法?你怎么不去抢?是了,你就是抢来的!”

    秦牧看向初祖人皇,意思是再打赤溪一顿,逼他说出消除怨念缠身的办法。

    初祖人皇明白他的意思,面带难色,摇了摇头,道:“已经打得够狠了,不能再打了。最多今后不用匣子中的玄刀便是。这种凶物,饮的血越多便越凶,怎么喂都喂不饱。哪天你杀的人少了,它喝不饱血,便会喝你的血。”

    秦牧吓了一跳,倘若果真如初祖所说,养这口凶刀的确危险无比,赤明天庭用这种凶物杀人,每天押上斩神台的神魔估计都有不少,所以能够养得起。

    但即便如此,赤溪言语中对这口小匣子也有着很大的恐惧,显然他并不能完全掌控这口小匣子!

    他当年驾驭异星在罗浮天遭遇魔族,就是因为与魔族大战受伤,而因此被斩神台和斩神玄刀吸收了一身的气血,险些肉身枯死,不得不自封变成干尸。

    可见,即便掌握了法门,凶刀依旧极为危险。

    不过,让秦牧把小匣子扔掉,他却也舍不得。

    初祖人皇向赤溪道:“道兄,我们双方联手,还请道兄与秦人皇详谈,商议出个长短来。”

    赤溪看向秦牧,想起秦牧对自己下毒的种种作为,突然道:“不联手了。这小子太阴险,与他联手肯定吃亏。”

    “老师说得没错!”

    班公措远远的现出身形,高声道:“与他联手,被卖了还要替他数钱,我深有体会!”

    秦牧大怒,取出小匣子便要打开拿他祭刀,赤溪淡淡道:“你若是杀不了他,被玄刀杀掉的便是你了。”

    秦牧迟疑,收回小匣子,讷讷道:“我与大尊屡次同生共死并肩作战,大尊就是我亲兄弟,我岂会对他下手?”

    班公措怒不可遏:“哪个与你是亲兄弟?你莫要血口喷人!”

    初祖人皇头疼,他着实不想与赤溪谈判双方结盟事宜。

    秦牧突然笑道:“既然赤溪前辈不愿意与我谈,那么与延康国的皇帝谈怎么样?现在的时代是延康时代,你作为赤明时代的使节,由延康的皇帝亲自与你谈,也算是足够尊重了。”

    赤溪心中微动,点了点头,道:“去见皇帝之前,你的造化之术须得传给我。”

    初祖人皇正欲点头,秦牧摇了摇头,初祖人皇当即闭口不言。

    秦牧目光闪动:“听说赤明时代还有一位赤明神子?他应该才是主事之人吧?我们先谈谈条件,至于造化之术,初祖可以帮你治疗你的族人,看看是否能够解救他们,让他们恢复记忆。但是在见到赤明神子之前,不可能传给你。”

    赤溪勉为其难,道:“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去见皇帝!”

    秦牧看向赤明镇天楼,只见楼下各种神兵堆积如山,心中暗道一声可惜:“倘若能去捡几件也是好的,还有这个造化神轮,这种神轮反向催动,恐怕便是封印肉身元神,改变物种的法门了。倘若落在我手中,用来对付敌人,也是极好的……”

    造化神轮被赤明时代的人当成一个解封的工具,然而在秦牧眼中,这东西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大杀器,逆转神轮,符文印照对手,只怕等闲神魔也会被符文光芒改变肉身和元神构造,变成其他物种,没有多少实力了。

    更为关键的是,这种神轮的攻击是四面八方攻击,方圆千百里都会被符文照耀到,倘若用在神魔战场中,要不了多久,所有神魔都会变成一条条大鱼一头头海怪,任人宰杀!

    这才是造化玄功的妙用!

    赤溪他们仅仅用来解封,着实是大材小用!

    “到了京城,让皇帝务必将这个神轮弄到手!”他心中暗道。

    赤溪强行催动法力,只见镇天楼下一口口神兵飞起,又自挂在这座千重楼上,珠光宝气,炫目无比。

    赤溪爆喝一声,运转法力,只见这座巍峨的千丈神楼越来越小,徐徐飞起,落在他的手中,神楼泛着十色宝光,像是一道道毫光围绕着这座小楼旋转。

    秦牧艳羡非常。

    赤溪唤来班公措,众人离开海底神城,立刻动身赶往延康。

    初祖人皇和赤溪的速度都很快,带着秦牧与班公措飞行,比梵云霄的快船还要快了许多倍,下方群山飞速向后退去。几个时辰后,他们便来到延康的京城。

    秦牧原本打算寻机干掉班公措祭刀,也没能寻到机会。

    “好想杀几个人……”少年摸着饕餮袋里的小匣子,心道。

    班公措一路提心吊胆,唯恐秦牧突然暴起杀他,好在赤溪将他保护得严严实实。

    待来到京城,初祖人皇与赤溪直接降临在皇宫前,秦牧唤来一位皇宫侍卫,让他进去通报,过了片刻,雁知圭慌忙从皇宫内小步快跑迎出来,笑道:“秦人皇,诸位,陛下已经在朝堂上等候赤明时代的使节了!快请”

    秦牧肃然道:“雁大人,请引路。”

    雁知圭在前面引路,回头看了看三头六臂的赤溪,心中凛然,低声道:“赤明时代的使节?什么来头?”

    秦牧低声道:“三十五万年前,赤明时代建立了天庭,后来天庭坠落在南海,仅有一小部分神魔逃了出去。这位赤溪,是那个时代的天庭监斩官,真神或者天神的实力。”

    雁知圭心中凛然。

    待来到朝堂,延丰帝已经坐在龙椅上,赤溪登殿躬身见礼,道:“赤明天庭使节赤溪,见过延康之主!”

    延丰帝抬手笑道:“起来说话。既是前朝的使节,不容怠慢,赐座。人皇殿初祖人皇,小王这厢有礼了!”

    他起身向初祖人皇见礼,初祖还礼,道:“人皇只是虚名,陛下却是天子,不必客气。”

    延丰帝吩咐道:“请人皇上坐。”

    旁边有侍卫搬来椅子,赤溪落座,班公措侍立在左边,初祖人皇也落座下来。

    延丰帝目光流转,落在秦牧身上,有些头疼,笑道:“秦爱卿,你到近前来。朕许久不见你了,你来朕身边说话。”

    秦牧登上金銮殿,来到龙椅边,站在皇帝右侧。

    延丰帝笑容满面,声若蚊呐:“怎么回事?什么来头?赤明时代是什么时代?多久之前的事情?”

    秦牧精神轻微波动,以天羽族的精神沟通之法,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道:“陛下,赤溪有求于我们,可以狮子大开口。”

    延丰帝放下心来,哈哈大笑道:“赤明天庭沉没于南海,朕早已知道,也扼腕叹息于昔日辉煌的神朝不复存在。朕时常前往南海缅怀前辈先贤,见海中有三首大鱼游弋,不禁感慨落泪。不曾想,今日竟能得见赤明时代的高人!赤溪先生,你远来是客,既然想与延康结盟,这自是极好。只是我延康国弱,自身难保,外有魔族逞凶于太皇天,内有天庭神魔石像随时复生。内忧外患,朕这国中,着实缺少一些镇压气运的宝物……”

    秦牧咳嗽一声,道:“陛下,赤溪先生手中托着的,便是赤明时代的镇宫之宝,共有千层,悬挂着数以十万计百万计的神兵,叫做赤明镇天楼。”

    赤溪脸色微变,将赤明镇天楼塞入袖筒中,道:“陛下,臣是使节,这次前来拜会没有带什么宝物……”

    延丰帝倾斜身子,低声道:“秦爱卿,使节前来见朕,没有带什么贡品么?”

    秦牧迟疑一下,压低嗓音道:“穷。”

    延丰帝恍然大悟,道:“这结盟没有诚意。”

    赤溪皱眉,咬了咬牙,打算将赤明镇天楼取出来当成贡品献上去,班公措连忙低声道:“老师不要受他们激将,这皇帝和姓秦的,都是一路货色,一肚子坏水!老师只需投其所好即可。”

    赤溪忍耐下来,从赤明镇天楼中取出一块龙形玉佩,道:“小小薄礼,献于陛下!”

    有朝官捧着上前,延丰帝打量玉佩,突然玉佩一分为六,化作六条真龙在朝堂中飞舞,真龙舞罢,各自盘绕在柱子上。

    延丰帝心中大喜,秦牧扯了扯龙袍,偷偷塞给他一张纸,低声道:“陛下,九牛一毛!微臣路上写了一个清单,陛下用这清单与他谈判。”

    延丰帝悄悄展开纸,龙目圆瞪:“秦爱卿,这是穷吗?朕的延康国,砸锅卖铁也没有这么多财富!”

    饶是他是延康国的皇帝,也不禁为清单倒抽一口凉气。

    “使节远道而来,还请先下去歇息。”

    延丰帝定了定神,道:“结盟具体事宜,由雁知归大人来谈。退朝。”说罢,匆匆起身向殿后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向秦牧用力摆了摆手,拧了一下头。

    秦牧跟上去,两人来到殿后,延丰帝提着龙袍,跺脚道:“这么富有?”

    秦牧连忙道:“很快就穷了。”

    延丰帝手舞足蹈,快步如飞,哈哈笑道:“国师在太皇天打仗,打得朕国库都空了,而今总算又来钱了!”

    秦牧愕然:“皇帝已经穷疯了……嗯,不知道天圣教还有没有钱,要不要分润给他一些?”

    延丰帝:票,票……朕要票填充国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