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四十章 黯然神伤

    皇宫里,很多宫女面露菜色,衣着也是极为朴素,有些宫女正坐在御膳房的门外摘菜,秦牧看在眼里,恍惚中还以为自己走入了菜市场。

    明明延康国很是富有,延康国师铺开两条坦途连接西土中土,将西土和延康联系起来,商贸发达,秦牧也看到朝廷上下修桥铺路,百姓富足,然而皇帝和宫中却穷了。

    应该是太皇天的战事影响到国库,以至于国库空虚。

    太皇天的战争就是一个无底洞,那里根本没有什么经济可言,打起仗来,全靠延康这边作为大后方提供给太皇天各种辎重军饷和粮草、灵兵。

    而且,太皇天的黎民百姓也在不断向延康迁徙,安顿这些百姓也需要国库出钱出粮,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也难怪延丰帝见到与赤明余部结盟能够大赚一笔而乐不可支,失了仪态。

    过了不久,雁知圭前来,道:“陛下,使节已经安排住下了。敢问陛下,与赤明使节谈判,如何谈?”

    延丰帝将秦牧列下的清单交给雁知圭,道:“按照这个单子上的条件谈,朕再许给赤明余部栖息之地,开商埠,辟交通,楼船飞车,应有尽有。”

    雁知圭看了看单子,吓了一跳,瞥了瞥秦牧,颤巍巍道:“秦大人,这单子不是开玩笑?”

    秦牧道:“不是玩笑。赤溪也会答应。这些神兵利器对赤明余部来说,其实没有多大用处,他们没有这么多人来使用这些东西。雁大人记住一点即可,是他们有求于我们,并非我们有求于他们。还有,造化神轮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

    雁知圭匆匆离去。

    延丰帝感慨道:“太皇天前段时间一直有战报传来,看得朕热血沸腾,又提心吊胆,恨不得亲自上前线杀敌。国师整理了太皇天的修炼之法,朕也参悟了良久,收获颇多,只是不能亲自上阵,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正说着,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放牛的!”

    秦牧循声看去,惊讶道:“秀妹子,你怎么从太皇天回来了?”

    灵毓秀向这边飞奔过来,见到延丰帝就在秦牧旁边,连忙放缓脚步,面色严肃,仪态端庄,款款走来。

    延丰帝笑道:“最近太皇天没有大战,秀儿便回来了。朕还有些朝政处理,先走一步。”

    他慢慢走远,时不时回头看过来,秦牧和灵毓秀站在那里并未有过分举止,这才放心离开。

    灵毓秀瞥见他离开,立刻抓住秦牧的手向前走去,笑道:“我爹成神之后,愈发威严了,就是有些鬼鬼祟祟,多半还躲在暗处观察我们。咱们去御花园,把他撇开!”

    秦牧被他拉着踉踉跄跄往前跑,转过了几个弯,又穿过几道空中的廊腰,前面遇到几个妃子正在结伴游玩,灵毓秀连忙松开秦牧的手,仪态端庄,向妃子们款款见礼,等到贵妃们走远,这才拉着秦牧的手继续欢快的往前跑。

    又跑了几步,又遇到许多宫女拥着皇后娘娘迎面走来,灵毓秀吓了一跳,连忙恢复正儿八经的公主形象,向皇后行礼:“母后。”

    皇后娘娘将她扯过去,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儿话,又上下打量秦牧,笑道:“秦教主生得越发高大英俊了。”

    秦牧觉得她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倒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般,红着脸站在一旁。

    皇后走远,灵毓秀又扯着他向前飞奔,总算来到御花园,这才咯咯的笑了起来:“在宫里真不舒服,总是被各种礼仪束缚着,不能释放天性。还是江湖上好,恣意快活。”

    秦牧随着她四处打量,奇花异卉,美不胜收,不过还有些菜地,许多宫女正在给菜浇水捉虫,应该是皇宫里没钱,只能自己种菜。

    “秀妹,香圣女也回到延康了吗?”秦牧欣赏景致,突然问道。

    灵毓秀嗔怒:“咱们许久不见,你不卿卿我我,反倒问她?你有多想她?”

    秦牧连忙道:“我是有正事找她,不是想她!”

    “回来了!香妖精和我一起回来的!”灵毓秀气呼呼的往前走。

    秦牧快步跟上她,两人来到一株花树前,那花儿开得烂漫,花树不高,秦牧捏着一根花枝,俯下身子轻嗅花香,脸上露出笑容。

    他催动三元神会诀,在鼻尖即将接触到花瓣的时候,元神已经离体而去。

    灵毓秀看到他的侧脸,清秀又俊俏,只觉这一刻花香有些醉人,不由得心跳加速,面色潮红,呼吸也有些急促了。

    另一边,司芸香突然心有所感,急忙催动三元神会诀,元神离体,便见秦牧的元神飞至。

    “香圣女,我与秀公主在御花园中,事情紧急,我快言快语。”

    秦牧元神思维波动,道:“延康国库空虚,圣教还有钱吗?”

    司芸香笑道:“你与毓秀小浪蹄子在御花园幽会,你却来私会小情人,果真是魔教主的作风!圣教是有钱,买下半个延康不在话下。我圣教产业遍布天下,各堂满地开花,无论中土与西土往来还是开采矿山锻造灵兵,都有圣教参与,因此钱财源源不绝。”

    秦牧思忖一下,道:“圣教留下日常开销的钱,其他的钱捐给皇帝,让皇帝给国库用度。”

    司芸香立刻否决:“不行!这些都是圣教兄弟姐妹凭本事赚来的钱,为何要平白无故的给皇帝?”

    秦牧耐着性子道:“商亦有道。创立圣教并非是为了经商,而是为了百姓日用,让百姓过的更好。圣教经商,是为了方便百姓,而非搜刮钱财。你赚的钱是大丰币,延康的货币,延康国不存在了,大丰币也就没有任何用处。而今圣教聚集了天下一半财富,我看距离灾祸也就不远了。”

    司芸香还是不舍:“明明都是辛辛苦苦赚来的钱……”

    秦牧道:“货殖可以致富,也可以致祸。有利国民则可为,不利国民则不为。天圣教,并非大到可以凌驾于黎民百姓之上,凌驾于国祚之上,大到不可以倒的地步!天圣教的立教初心,是圣人之道,并非是谋夺天下财富。”

    司芸香还有些不甘心,突然一位老妇人向两人的元神走来,抬头看向他们,道:“香儿,圣教主说的没错,取于民当用于民。我司家理财,掌管圣教财富,但圣教财富还是由教主做主。你钻到钱眼里,已经忘记天圣教的初衷了。”

    秦牧连忙道:“见过司家祖奶奶!”

    那老妇人慌忙还礼,咧嘴笑道:“圣教主,香儿是贪一些小便宜,但并非小气之人。”

    秦牧谢过,道:“原来这里是司家。贸然闯入,惊动了祖奶奶,恕罪。我还在御花园,须得尽快回去。”说罢,躬身一拜,元神消失。

    司芸香也收回元神,回归本体,道:“祖奶奶为何要将圣教的财富给皇帝?”

    司家祖奶奶笑道:“教主说的没错,民富国弱,富的并非是民,而是少数豪强,遇到外地入侵,国家毁灭,民富也就不复存在,多少财富都要化作流水。最佳的途径,还是民富国强。国不败,则民富长久。”

    御花园中,秦牧元神回归本体,却见灵毓秀在他对面也弯下腰闭着眼睛嗅着花香,两人之间只隔着一朵花。

    灵毓秀偷偷张开眼睛,却见秦牧正瞪着眼睛看着她,不由俏脸飞红。

    秦牧松开花枝,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一下,灵毓秀惊叫,撒腿跑开,分花拂柳而去,声音远远传来:“你耍流氓,我爹知道了肯定要杀你的头!”

    秦牧哈哈大笑,迈步跟了上去。

    远处的柳树后面,延丰帝阴沉着脸,向身后的小太监道:“拿朕的小册子过来!”

    小太监连忙献上小册子和笔墨,延丰帝翻开小册子,提笔道:“非礼朕的宝贝女儿,朕要杀你的头,先记账再说!”

    “陛下,咱们在这里窥探,有些不太好吧?”小太监小心翼翼道。

    延丰帝瞪他一眼:“朕要杀你的头。现在不杀,先记下。”

    小太监撇了撇嘴:“陛下,小人的脑袋你已经杀过十几次了。”

    秦牧追上灵毓秀,少年少女游玩一阵,却也惬意,只觉感情渐浓,正要做些什么时,初祖人皇寻过来,灵毓秀见状,连忙退去。

    “是个不坏的女孩儿。”初祖人皇道。

    秦牧吓了一跳:“你都看到了。”

    “皇帝也看到了,就在那边。”

    初祖人皇指了指远处的树丛,道:“他跟着你们好久了。皇后在那边,藏在假山后。我适才看着他们,他们没有发觉。”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向树丛看去,只见皇帝提着龙袍带着小太监一溜烟的跑掉了,另一边的假山后,皇后娘娘和一众宫女仓皇离去。

    初祖人皇看着秦牧的窘态,笑道:“你与我一样,都是甩手掌柜,事不躬亲。现在与赤溪谈判交给了皇帝,咱们该谈一谈正事了,你要学我的天地印吗?你也看到,我的天地印是何其强大,但是一直寻不到传人。只有你才能继承我的印法……”

    “初祖,我并非是不想学,而是你我心境不同。”

    秦牧正色道:“我没有你的经历,学不会你的印法。”

    初祖怔然,仿佛突然遭到了莫大的打击,一下子萎靡不振,黯然神伤,苍老了很多。

    秦牧于心不忍,道:“要不,你先传给我?我能学就学,学不会的话,我帮你物色一个传人。”

    初祖转悲为喜,笑道:“你既然是霸体,便一定能学会!我的功法叫做天地心圣诀,自身为天地心,屹立在崩塌的天地之间,皆天崩地裂之力,岿然不倒,而天崩地裂之力则化作我的天地印法!”

    他将自己功法和印法巨细无漏的传给秦牧,秦牧用心学习、记忆、参悟,初祖人皇的功法和印法的确精妙无双,比不帝释天王经逊色,而且,其中蕴藏的开皇时代的各种知识和见解。

    然而这种功法神通带有浓烈的时代烙印,秦牧参悟一番,始终不得其法。

    初祖人皇却满怀期待,等待他施展出自己的印法,却见秦牧学过自己的印法之后便去继续研究造化神轮上的符文烙印,试图将符文组合,施展出造化神通。

    秦牧随手一印飞出,一个从他们身边走过的小宫女惊叫一声,变成了一头绵阳咩咩叫唤。

    秦牧又惊又喜:“成了!成了!”

    初祖人皇黯然神伤,秦牧捉住满地乱跑的小绵羊,逆转印法。小绵羊又变成了宫女,惊慌离去。

    秦牧瞥见他的脸色,笑道:“初祖,我都说了,心境不和,我没有你那种心境,施展不出你的印法。”

    初祖人皇摇头,转身离去,神色萧索:“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我以为你和我一样,都是秦氏的孤儿,被遗弃在这个世上……”

    轰隆

    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震颤,初祖回过头来,只见秦牧孤独的立在一片倾覆的天地之中,只身对抗即将覆灭的灾难。

    初祖怔然,露出一丝期待。

    “没有霸体学不会的印法。”秦牧一手为天一手为地,黯然神伤。

    提着小篮子的司婆婆:去江边捡月票,一张,两张,三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