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五十章 上皇隐秘

    初祖人皇还很虚弱,两只大眼怪虽然很不靠谱,但是一股脑将所有的灵丹药力全部化开,竟然还成功了,初祖人皇的元神的伤势也因此减轻了许多,躲过了斩神台上的斩神刀。

    当然,秦牧不知道这回事,倘若知道,肯定会把两只大眼珠子修理一通。

    初祖勉强站起身来,身体摇摇晃晃,他的肉身伤势已经痊愈,但是元神和天宫还有很重的伤,好在性命已经没有大碍。

    “赤溪的伤势比我轻,现在他的实力远在我之上。”

    初祖人皇低声道:“我只怕护不住你了。”

    秦牧不以为意:“他就算知道你现在没有多少实力,也不敢对你下手,他不敢赌。等到我将你伤势治愈,他就更不敢赌了。”

    初祖人皇摇头:“我担心的不是他,而是悬空界。在进入悬空界之前,你有把握治愈我吗?”

    秦牧迟疑一下,他的确没有把握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将初祖治愈,元神伤势极为棘手,天宫伤势他更是没有任何经验。而且,在这艘破船上也没有那么多的灵药,他的饕餮袋中的药材种类虽多,但还是少了一些关键的药材。

    想要治愈初祖,须得去悬空界看看,是否能够买到足够的灵药。

    “天倾三式对你的损伤太大,今后万万不能动用了。”秦牧嘱咐道。

    初祖人皇摇头:“我不想让天师以为我还是个逃兵。”

    秦牧怔然,做了一次逃兵,一辈子都要背负逃兵的骂名,的确是有些残酷。

    “天师说你是逃兵的主要原因,可能并非是你从那一战中逃走了。”

    秦牧左思右想,揣测樵夫圣人的意思,道:“你做了逃兵之后,又逃跑了两万年,从未面对过现实。两万年来,你隐居避世,无所事事,没有做过任何努力,也没有做成过任何事,甚至连弟子也没有教导好。他不会因为一次逃跑而怨你恨你,但你逃了两万年这件事却让他无法原谅。”

    初祖人皇怔然出神。

    秦牧不再说话,看了看被踩坏的药圃,轻轻皱眉,这些药材以造化地元功还可以栽培出来,不过还是缺少了很多味药材。

    他的饕餮袋里鼓囊囊的,两只玉眼拱来拱去。秦牧将这两只玉眼放出来,两只大眼珠子落地,双手叉着自己圆鼓鼓的大眼睛两侧,迈着脚步挪动一周,打量周围情况。

    “哥,哥,有妞,有妞!”

    太阴玉眼向灵毓秀努嘴,兴奋道:“是发现我们的那两个妞中的一个!”

    两只眼珠子眼睛一亮,盯着灵毓秀不放,狠狠地瞅了一段时间,这才心满意足。

    灵毓秀惊讶的打量这两只眼球,小心翼翼绕过它们来到秦牧身边,低声道:“万神自然功?”

    秦牧点头。

    “你怎么把它们唤灵了?”

    灵毓秀低声道:“这两个大眼珠子厉害得很,等闲神都无法挡住它们的目光,万一造反,现在我们根本制不住它们。对了,它们知道自己很厉害吗?”

    秦牧摇头,悄声道:“它们不知道。它们还担心被我打回原形呢。”

    灵毓秀松了口气,又醒起一事,低声道:“它们知道自己是饕餮的眼睛吗?箱子被你唤灵后,就像一只饕餮一样,喜欢乱吃东西,还把龙麒麟当成尸体吃了几次。”

    秦牧摇头道:“也不知道。它们单纯着呢。”

    两只玉眼滚来滚去,叽叽咕咕,不知在偷偷聊些什么。

    灵毓秀走过去,笑道:“你们两个,今后便一个叫做小阳,一个叫做小阴,好不好?”

    “好!”

    两只玉眼异口同声道:“妞!”

    灵毓秀走回来,向秦牧低声道:“这两只大眼怪好像不那么单纯,它们叫我妞。”

    两只大眼珠子跑到茂密的森林里,过了片刻,森林失火,灵毓秀急忙把小匣子塞到秦牧怀里,快步跑了过去,不由分说元气化作一条条水龙,在森林里穿梭来去,将火势灭掉。

    两只大眼怪站在那里,得意洋洋,嘀咕道:“我就说这个法子可以把妞引过来吧?”

    “哥哥果然聪明!”

    灵毓秀大怒,过了片刻,少女提着两只大眼怪的细腿一路拖着它们气冲冲的走来,扔到秦牧面前:“这两个混蛋放火,差点便把这片林地烧了!若是烧了这里,我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还是把它们打回原形罢,省得折腾!”

    “姑奶奶饶命”两只大眼怪小细腿跪倒在地,眼珠子趴在地上。

    秦牧为难道:“我还需要让他们去初祖的天宫送药,目前还杀不得……”

    灵毓秀喝道:“这笔账先记下,再敢犯错,便杀你们的头!”

    两只大眼怪浑身颤抖抱在一起,眼中尽是惊恐。

    “我们好像没头……”

    “闭嘴,别说话!她没有发现咱们没头,被你提醒了,便要来戳瞎我们的眼睛!”

    秦牧继续炼药,等到初祖人皇体内的灵丹药力耗尽,又让两只大眼怪去送了一次药,自己则来到船尾,小心翼翼的观察大日星君流下的神血。

    大日星君受伤极重,神血流在船上便立刻燃烧,被初祖人皇以剑气熄灭,不过神血中的神威还在,不断泛出一个个细小复杂的符号,幻明幻灭,很是奇妙。

    秦牧不敢触摸,却在此时初祖人皇颤巍巍的走来,拔出腰间佩剑递给秦牧,道:“用这口剑试试……”

    秦牧接过玉明剑,打量一番,他还是头一次细细打量这口镇宫之宝,玉明剑是用来镇守玉明宫的皇子之剑,威力极为可怕,剑身通体明亮无比,像是一团剑形的光,光芒吞吞吐吐,似乎没有固定的长度,显然炼制此剑用到的工艺水准极高。

    这种锻造水准,甚至是目前的哑巴都不曾达到的高度!

    突然,秦牧取出无忧剑,与玉明剑对比一下,无忧剑便显得质朴了许多,神威不显,也没有玉明剑那般明亮,无忧剑像是由普通的神金锻造出来的普通神兵,丝毫没有显出高深的锻造技巧。

    “你这口剑……”

    初祖人皇神情微动,向秦牧道:“让我看看!”

    秦牧将无忧剑递给他,初祖人皇反复打量,脸色阴晴不定,过了片刻他带着几分迷茫与黯然,声音沙哑道:“谁给你的?”

    “我父亲。”

    秦牧用玉明剑轻轻挑起一团大日星君的神血,双眸中一层层阵纹旋转,以景霄天眼细细观察这团神血,道:“他与镇星君立下了土伯之约,不能见我,所以便将这口佩剑给了我算是个念想。”

    初祖人皇道:“你知道这口剑的名字吗?”

    “无忧剑。我得到这口剑的时候,看到剑上浮现出无忧二字。”

    秦牧小心翼翼,轻轻一指点在大日星君的神血上,神血的威能被玉明剑压制,但是被他一指点出,只见这团小小的神血立刻膨胀开来,化作一个方圆丈余的血球。

    秦牧五指轻弹,一指接着一指相继弹在血球上,这个血球不断膨胀,越来越大,最后化作一个百丈大血球在剑身上徐徐旋转!

    “无忧剑……”

    初祖人皇轻笑一声,低声道:“现在叫无忧剑了。是了,的确无忧了……”

    秦牧聚精会神,双眸阵法疯狂旋转,将这个血球中的神血最细微的粒子也看得清楚分明。

    “初祖,这位大日星君并非是真正的大日星君。他与你一样,都是人修炼成神。”

    秦牧突然道:“你来看,他的血液其实是人血,从太阳中诞生的神魔体内不应该有人血。他在血液中烙印上了一种奇妙的符文印记,每一个最小的血粒上都被烙印了无比细小的符文印记,这种符文印记应该便是一种火焰符文或者纯阳符文。”

    初祖人皇道:“我现在元神虚弱,还无法催动神眼。你将这种符文描绘出来,让我看看。”

    秦牧散去血球,大血球飞速缩小,化作小小的血团。

    秦牧弹剑,血团落地。

    他以元气为笔触,在空中显化出自己所见到的符文印记。这符文是一种极为奇妙的印记,复杂无比,似乎内藏各种火系神兽的纹理图案,不过并不完全相同,正是这个原因秦牧看不出是火焰符文还是纯阳符文。

    “是上皇时代的符文印记,与开皇时代的火焰符文纯阳符文已经有所不同。”

    初祖人皇细细打量,道:“天师在这方面的研究很深,我并未学过多少。不过可以肯定,这个大日星君的确是人修炼成神,并非是真正的大日星君!”

    两人对视一眼,面色凝重。

    秦牧自言自语道:“那么为什么上皇时期的神人会成为大日星君,真正的大日星君又在哪里?赤溪说,上皇时代存在了三十万年,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长久,那么这个时代为何可以坚持这么久?”

    初祖人皇还有些虚弱,将无忧剑还给他,气喘吁吁道:“开皇时代早期,还有上皇时代的遗迹,不过文明断层很严重,即便是开皇也不能推测出上皇时代发生了什么事情。想要知道上皇时代的秘密,除非能回到过去。这个时代只怕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很多很多。”

    秦牧怔了怔,想到自己那次与班公措一起经历的匪夷所思的穿越之旅,想起白璩儿,心道:“回到过去?我回去过一次……”

    “这口无忧剑,你好生保管它,一定不要弄丢了。”

    初祖人皇道:“拼了你的性命也要守护它,它很贵重。”

    秦牧抚摸无忧剑,点头道:“我会的。这是我父亲送给我的唯一一件东西,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丢弃它!就是有一点很古怪,初祖,我用你的玉明剑,也可以勉强发挥出一线威力,然而这口剑我始终无法将它的威力激发出来。这是什么缘故?”

    初祖人皇欲言又止,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说出缘由,道:“将来你会知道。”

    两只大眼怪:妞,妞,票,票!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