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六十二章 秦牧传功

    “牧儿回来了?”

    药师回过头来,见到秦牧,笑道:“你的这头龙麒麟我给你喂得很好,又长壮实了许多。”

    秦牧有些麻木:“壮实……”

    那胖球从锅里抽出脑袋,见到他不禁又惊又喜,急忙拨着小短腿向他跑过来,跑了两步四肢突然撑不到地面,脑袋栽在地面上,墩的一声弹起,连续弹跳几下,向秦牧滚了过去,叫道:“教主,我没事,不用扶我,我自己滚两圈就能爬起来。”

    秦牧连忙躲开,气苦道:“药师爷爷,这根本不叫壮实!灵儿呢?灵儿!你怎么让龙胖吃这么多,吃这么肥?”

    药师道:“灵儿去寻狐仙修行了,不在这里。龙胖每日不是要吃三餐,一餐要吃一斗灵丹吗?”

    秦牧呆若木鸡。

    龙麒麟停止滚动,四肢朝天,爪子吧啦两下,始终无法翻过身来,他的小尾巴翘了翘,试图抵住地面让自己翻身,然而尾巴努力伸得笔直也无法触碰到地面。

    龙麒麟气喘吁吁:“教主,搭把手。教主,教主!别走啊……谁来把我翻过来?”

    初祖人皇有些不忍心,上前推了一把,龙麒麟翻过身来,努力挪动身子,终于可以看到初祖人皇,连忙称谢道:“多谢前辈搭手。我的午餐还没有吃完!”说罢又努力的向那口大锅跑去。

    初祖人皇忍不住道:“你还吃?你的主人已经生气了,再过不久就要杀你上桌了。”

    龙麒麟吓了一跳,连忙停口,想了想又吃了起来,瓮声瓮气道:“做个饱死鬼也是好的……”

    “你没救了!”初祖摇了摇头,跟上秦牧。

    寺院中,村长正在与马如来说些什么,听到秦牧的声音也连忙飘起,便见秦牧走来。村里其他人也听到秦牧回来的消息,纷纷走出禅房,见到秦牧自然又是热闹一番。

    秦牧见到村长活了过来,忍不住又摸了几把眼泪,村长笑道:“不要做这小儿女姿态,你是人皇,又是天圣教主,还是天圣学宫的大祭酒,岂能动不动就抹鼻子?我这不是活了吗?”

    话虽如此,他的眼眶却红了,这时候他突然看到走过来的初祖人皇,连忙咚的一声杵在地上,直挺挺的趴了下来:“后生苏幕遮,拜见初祖人皇!”

    初祖人皇将他搀起,放在躺椅上,道:“起来。你上次见我时还没有这么拘谨。”

    村长激动万分,向初祖道:“这就是我的弟子!当代的秦人皇!天生的霸体!牧儿,牧儿,快来叩见初祖,跪下,给初祖磕几个头!”

    秦牧摇头道:“跪他作甚?他又打不过我,在人皇殿中还被我打哭了。”

    村长怒道:“大逆不道,欺师灭祖!初祖神通广大,一身的本领,都是得传自开皇时代,若是能够传授你一招半式,你就受用终身……”

    秦牧提醒道:“村长,他的功法和印法已经传给我了。”

    “传过了啊?”

    村长顿时对初祖人皇失去了兴趣,道:“初祖请坐,请恕晚辈身体残疾,便不起身款待了。”

    初祖人皇愕然,寻了个座位落座下来。

    秦牧兴奋道:“村长,我寻到了肉身造化的功法,上皇时代的帝座神功,可以让你断肢再生!初祖便被人打残了,还是我传给他功法,将他救了回来!”

    村长又惊又喜,颤声道:“断腿断手也能长回来?”

    “能!”

    药师试探道:“那么脸能否长出来?”

    秦牧迟疑一下,为难道:“我还没有试过。初祖只是下巴被打碎了,重新长出下巴,但是脸能否长回来便不知道了。”

    药师笑道:“我原本割面绝情,没想到后来还是走出了大墟,又拾回从前的感情,倒是怀念自己的那张脸了。仇家也不敢追杀我了,倘若能够让自己的脸回来自然是好,倘若长不回来也没有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聋子的耳朵和哑巴的舌头能长回来吗?”

    聋子冷哼一声,转身便走:“我不练!我不要耳朵!”

    药师笑道:“这老家伙……不用管他,等他自己想通了再让他修炼。”

    秦牧将明皇的无漏造化玄经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马如来连忙道:“我驱散僧人,免得功法外传。”

    秦牧摇头道:“不必了。这帝座功法,我本来便打算通过延丰帝传遍天下。赤明神子肯定会将功法传给他的族人,倘若我敝帚自珍,延康根本不会是赤明余族的对手,只会引来大祸。”

    马如来想了想,点头道:“帝座功法极难参悟透彻,就算你传给天下人,能够修炼的人也只有神通者,能够有所成就的,只怕也是寥寥。”

    他这话说的是实情,越是上乘的功法,对资质悟性和智慧的要求便越高,便越是难以修炼。

    比如魔猿战空和明心和尚去追随大梵天王佛学**座真经,而大梵天王佛却没有传授给秦牧,而是让自己所化的一尊大佛镇压在秦字大陆上空,说功法就在其中,让秦牧自己参悟。

    秦牧至今还是没有悟出任何东西。

    魔猿和明心是佛门中拥有着顶尖佛性和大智慧的人,他们二人能够学大梵天王佛的功法,而其他僧人则罕有能够学会的,至多得其皮毛。

    再比如道门的功法神通,则是建立在术数的基础之上,需要在术数上有着极高的造诣。

    至于无漏造化玄经,其中牵扯到的东西也是极广,有着术数造诣的要求,还有着符文印记这方面的学问,造化上的学问,肉身机理上的学问,牵扯到方方面面极多。

    初祖人皇和秦牧就是因为他们在这些方面都有着研究,所以才能够将功法掌握。

    倘若换做其他人,单单是研究这些东西,等到取的一定的成就,只怕都要过去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而那时才是功法刚刚入门。

    而这只是对智慧的要求!

    再加上帝座功法对资质悟性的要求也极为苛刻,所以,即便秦牧将帝座功法传遍天下,能够修成无漏造化玄经的神通者也是不多,取得大成就的那就更少了。

    秦牧将无漏造化玄经原原本本的传授给众人,这门功法包罗万象,他尽量深入浅出,让所有人都能听懂。不过残老村众人各有所长,最后反倒是司婆婆率先领悟出无漏造化玄功的修行诀窍。

    司婆婆修炼过大育天魔经,而且她主修的是天魔经中的造化七篇,因此在这方面上有着过人的造诣。

    秦牧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讲解,回答众人疑问。

    无漏造化玄经中牵扯到的学问太多,即便他来回答也有些吃力,好在赤皇将自己修炼的三元神不灭神识也传给他,这门功法是关于元神造化的功法,可以与无漏造化玄经相互对照。

    而且初祖人皇也在旁边,他是修炼过这门功法的,有着许多自己的见解,秦牧无法解答的地方,他便出言回答。

    过了不久,聋子又磨磨蹭蹭的回来,坐下来听讲。

    秦牧讲了几天几夜,口干舌燥,第二个参悟出造化玄功的反而是聋子,至于村长、药师、马爷、瘸子、哑巴、瞎子等人,都不曾上手。

    秦牧头疼,突然灵光一动,笑道:“我这里还有一门帝座功法,是三元神不灭神识,也是赤明时代的帝皇的功法。我将这门功法传给你们,你们相互印证。”

    村长皱眉道:“这一门帝座功法已经很难吃透,再来一门,只怕要参悟一辈子了。牧儿,贪多嚼不烂。”

    秦牧笑道:“正是要贪多。无漏造化玄经是修炼肉身,而这门功法则是修炼元神,两门功法恰恰可以互补长短,而且理念有着许多通融之处,倘若两门功法一起学,说不定更容易上手一些!”

    他将三元神不灭神识讲解一遍,众人听在耳中,惊讶之色越来越浓。

    秦牧先前讲解造化玄经时,还有许多晦涩难懂的地方,显然是秦牧自己也不曾吃透,而讲解三元神不灭神识却仿佛化作了这门功法的开创者一般,领悟得何止透彻那么简单?

    他简直就像是赤皇再世,亲自为众人传道授业!

    而事实上,虽然是秦牧为他们讲解这门功法,但秦牧说的却是赤皇的见解,因为赤皇将自己关于三元神不灭神识的思维意识,悉数交给了他!

    赤皇亲自传道,自然是非同小可!

    确实如秦牧所说,两门功法互补互通,村长他们先前许多领悟不到的地方,听到秦牧讲解反而一点即透,让众人连连点头。

    “没想到教牧儿这么多年,到头来我们反倒成为他的学生了。”药师感慨万千,笑道。

    秦牧讲着讲着,自己对无漏造化玄经的领悟也越来越多,种种法门不悟自明,各种神通不修自精。

    他心如明镜一般,将造化玄经的各种精妙之处掌握。

    待到三元神不灭神识讲完,他突然身躯大震,失声道:“我知道明皇为何会败,赤明时代为何会灭亡了!造化玄经没有不灭神识,便存在着极大的弊端!”

    村长资质悟性极高,立刻醒悟过来,沉声道:“明皇的元神,炼不到三头六臂的其他两颗头颅,也炼不到其他四条手臂。杀他的人,必然是斩断了他的两颗头,削断他的四条手臂!这位明皇,肯定死得极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