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六十七章 冥都生死簿(第三更!)

    空中,黑暗笼罩数十里方圆,里面隐隐有人影晃动,突然三道剑芒刺穿黑暗,向不同的方向洞射而去!

    三道剑光一瞬间将黑暗照亮,让人可以看到黑暗中的景象。

    林轩道子、王沐然等人此时恰恰赶至此地,而齐九嶷已经先他们一步来到黑暗附近,至于哲华黎,则还在赶来的路上。

    众人抬头看去,但见剑光的照耀下黑暗如纱,朦朦胧胧,像是有无数细微的黑点漂浮在空中。

    被剑光照亮的黑暗中,楼千重迎着剑光冲向秦牧,却一道剑光穿胸而过!

    虚生花与楼千重争斗时,同样也是惊天动地的大神通,他的虚空世界惊艳无比,然而楼千重却从虚空世界的大神通中穿过,虚生花的任何神通都不曾伤到他,反而被他所伤。

    楼千重似乎可以做到万法不侵,万法不伤。

    然而这一道剑光,却直接将楼千重洞穿,血光乍现,从他的后心中喷出。

    楼千重不由呆了呆,另一道剑光则斩向他的头颅。

    而在此时,众人看到秦牧身后,秦牧的第三道剑光抵住钢叉,但钢叉三叉,被开劫剑击碎的是中央的一根枝叉,其他两根枝叉噗噗两声刺穿秦牧的身躯,猛然向后抽去,将秦牧拉入冥都玄门中!

    “糟了!”众人脸色大变。

    黑暗门户中,秦牧被拉入门户的一瞬,那尊看起来无比强大的魔神露出狰狞的笑容,显得极为恐怖。

    突然,一道剑光突如其来,从天外飞至,就在秦牧的第二道剑光斩下楼千重的头颅之时,这道剑光也斩落那尊魔神的头颅,两件事竟然出乎意料的同步,发生在同一瞬间。

    林轩、齐九嶷等人根本不曾料到有这种变化,那尊门后魔神看起来强横无双,竟然被秦牧的剑光斩落头颅!

    然而更令他们不解的是,秦牧明明只同时使出三招开劫,共有三道剑光,那么第四道斩落魔神头颅的剑光从何而来?

    与此同时,那尊魔神胸口炸开,露出一个血洞,另一道剑光从魔神背后穿出,带出一片血光。

    门户缓缓闭合,让众人都无法看到门户内的情形,只是众人心中有着更多的疑惑不解。

    第四道剑光从何而来尚未有答案,第五道剑光又突然出现,这是什么道理?

    突然,空中一座漆黑的门户浮现出来,高高耸立在黑暗中,是秦牧的承天之门。

    门户开启,秦牧从自己的承天之门中走出,离开冥都,手中提着一颗头颅。

    他的身后,黑暗渐渐散去,露出楼千重的身躯,这个身躯的脑袋竟然不翼而飞!

    谁也没有看到楼千重的脑袋是何时掉落的,秦牧三剑,三道开劫剑法,第一招是将楼千重重创,第二招斩断他的脑袋,第三招是防备他在冥都中的攻击,然而刚才三招剑法电光火石间同时发出,众人并未看到楼千重的脑袋从空中落下来。

    但是,楼千重的头颅却偏偏失踪了。

    “承天之门内的魔神,其实就是你的本体,并非是真正的魔神,看起来很厉害而已。”

    秦牧取出一瓶龙涎,倒在胸口的伤口处,将对着手中的头颅淡然道:“你躲在冥都中,从冥都中攻击我,因此在太皇天的人看来,你是一道黑影,攻击不到你的本体。所以虚生花才会被你击败,他对大墟的了解不深,对幽都的法术神通也所知不多。你的实力还不如齐九嶷,只不过仗着冥都的神通奇妙而已。但是碰到我这个在幽都出生在大墟长大的人,我能让你死出更多花样。”

    这颗头颅是那尊魔神的脑袋,然而此刻却渐渐起了变化,狰狞的骨刺缩回体内,乱糟糟的头发也渐渐恢复平顺。

    他的相貌恢复成楼千重的相貌,两只眼睛依旧瞪得滚圆,依旧在盯着秦牧,似乎还能听到他的话。

    秦牧将楼千重的头颅抛出,扔了下去,而楼千重那具无头尸体也从空中跌落下来。

    “不过我赶时间,所以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

    秦牧面色平静道:“我看似攻击黑暗中的你,其实是攻击已经进入冥都的你的本体,第一剑我已经断了你的心脉,震碎了你的气血,第二剑我便已经斩断了你的头颅,第三剑,我只是挡住你的攻击。不过你的确本事不凡,有能力伤到我。”

    齐九嶷就在不远处,看到秦牧负伤,正要出手,闻言微微一怔,露出一丝笑容:“他还是很重视我的,知道我比楼千重师兄要强!”

    他并未趁机攻击秦牧,以他的实力,足以留下受伤的秦牧,然而他却没有动手。

    楼千重与他是师兄弟,他原本跟随南天赤帝齐暇瑜修行,后来又去冥都拜师黑帝,只是在冥都那里花费的时间较短,与冥都的师兄弟感情不深。

    秦牧压制住伤势,散去三头六臂,又将柳叶贴在眉心,直奔灵能对迁桥而去。

    四周众人却没有跟上他,而是各自站在原地思索。

    “原来如此,的确只有三剑。”

    林轩道主失魂落魄道:“只是这三剑太神乎其神了,以至于看起来有五剑。秦教主的剑法何时高到了这种程度……”

    其他年轻人也是相同的念头,秦牧这三剑看起来就是简简单单,但是却从繁走到了简,简简单单的三剑,给人的震撼余韵无穷。

    三剑变成五剑,其实能够看出其中的精妙的人并不多。然而越是能够看出其中的精妙,心中便越是震撼。

    而在此时,哲华黎终于赶到,脚步依旧无比稳健,每一脚跨出距离都是等长。

    “结束了?”

    哲华黎四下看去,只见众人都站在这里,而秦牧与楼千重却不在此地,连忙向齐九嶷道:“齐兄,谁赢了?”

    齐九嶷无奈道:“楼千重师兄战死了。”

    哲华黎心中凛然:“秦教主用什么招式杀了他?他是怎么死的?”

    齐九嶷更加无奈:“这个,一言难尽,秦教主似乎修炼了什么了不得的功法,变成了三头六臂,而且实力比以前更加强了,施展出三招开劫。”

    哲华黎瞪圆虎目,肃然道:“三头六臂?看来他的实力又再上一重楼,我也要勤修苦练,一定可以让他在我妖刀下饮恨!”

    楼云曲微微皱眉,看着前方的初祖人皇,适才他想出手营救楼千重,但是却被这位强者一瞬间爆发出的气息镇住,不敢直接出手。

    “秦武皇子的战力极高……”

    他心中暗道:“不过,仅凭他一人,根本难以阻挡滔滔大势,必将会被大势碾得粉身碎骨!”

    隗卿培低声道:“楼师兄,师弟他……”

    楼云曲低声道:“秦武镇住我们三人,让我们无暇营救,师弟只能死一遭了。倒是这个幽都神子,与我想象的不一样……有把握擒住他么?”

    付岩奇目光闪动,道:“师兄大可以放心。齐师弟失策,没能擒拿他,反倒丢了师尊的宝物,但是我们来擒拿他轻而易举。”

    楼云曲笑道:“那么,这次来看太皇天的功法神通便到此为止,缚日罗尊王,陆节度使,我们可以回去了。”

    缚日罗惊讶道:“三位这便回去?楼千重死了,难道不为他报仇?三位师兄真是豁达。”

    楼云曲道:“楼千重的灵魂会回到冥都,转世重来,师尊不会让他就这么死的。我们只是回魔族领地,不是返回冥都。等到赤明余孽到了延康,便是太皇天沦陷之日。”

    缚日罗怔然,这次冥都来客只有四人,其中一人还被秦牧杀了,楼云曲为何反而如此笃定凭借他们三人之力便可以让魔族一统太皇天?

    要知道,缚日罗碍于与樵夫圣人定下的土伯之约,是无法调动魔族大军相助的。而陆离身为幽都的节度使,只听从天庭调遣,不听冥都调遣,楼云曲也无法调动她。

    因此楼云曲能够动用的力量,仅仅是他们师兄弟三人而已。

    齐九嶷看到楼云曲等人离去,心中一紧,低声道:“哲华黎,你如果信得过我的话,便立刻与我一起通过灵能对迁桥进入大墟!”

    哲华黎心中一惊,正要询问,齐九嶷已经先他一步直奔灵能对迁桥而去。

    灵能对迁桥旁边,秦牧、龙麒麟和虚生花正在围绕巨大的祭坛团团飞舞,不断加固祭坛,将破裂的符文修正,试图维持灵能对迁桥。

    天空中,那颗异星已经隐没了近半,然而灵能对迁桥却难以支撑,四周方圆几百里的地面被震得千沟万壑,大地如同蛛网一般。

    祭坛浮酥,上面的山石随时可能瓦解化作齑粉。

    秦牧大皱眉头,林轩道主等人赶来,也急忙加固祭坛,众人忙碌不听,祭坛还在不断震动,从延康涌来的能量越来越磅礴,洒满天空。

    而在此时太阳熄灭,太皇天到了夜晚,然而天空却前所未有的明亮,正是从延康对迁而来的灵能散发出的光芒所致!

    那颗异星一点一点隐去,突然初祖腾空而起,飞上异星,异星的移动速度这才稍稍放缓,秦牧也是松了口气,加紧加固祭坛。

    罗浮天。

    一座座雄伟祭坛耸立在这片已经破灭的世界中,祭坛上,一尊尊大墟神人屹立,守护者祭坛。这两年时间,他们镇守在此,已经打退了魔族的不知多少波进攻。

    就在这一日,其中一座祭坛前突然空间裂开,三尊魔神走了出来,正是楼云曲、付岩奇和隗卿培三人。

    “魔族的土地,诞生了多少英雄豪杰,多少人葬送在这片土地上?”

    楼云曲感慨万千,取出生死簿,轻轻展开了,悠然道:“悠悠岁月,送走了太多的可歌可泣的人物。你们还在吗?”

    他的声音突然洪亮起来:“我以冥都黑帝之命,命你们醒来,为我而战!”

    生死簿浮空,光芒大放,如同一面镜子从书页中照射出明亮无比的光,向下照耀而去。

    呼

    生死簿在罗浮天的空中飞行,光芒照耀之处,书页上顿时浮现出一个个名字,无数名字在生死簿的书页上不断跃动变化!

    这本书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在罗浮天来回飞行,映照罗浮天每一寸土地!

    那座祭坛上的大墟神人心中凛然,目光向楼云曲三人看来,沉声道:“你们是何人在此兴风作浪?”

    楼云曲三人双手抄袖,静静地站在那里,对他不闻不问。

    突然,地面裂开,一具白骨骷髅穿着破铜烂铁从地下钻出,站起,双眸中燃着幽幽鬼火,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哗啦,哗啦,骨骼碰撞声传来,罗浮天的每一寸土地都在翻动,无数枯骨钻出地表,站起身来。

    一尊还在腐烂中的魔神爬出地底,突然张开大口,喷出浓烈魔气,似乎在向楼云曲三人无声怒吼,狂暴的魔气冲击得三人脸皮褶皱在一起,头发和衣袍向后翻飞,脸上涂满了污浊的口水,青的紫的涂了一脸。

    过了不久,数以千万计的尸骨组成了一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大军,魔气似乎压塌了破裂的苍穹,阴沉得可怕。

    那座祭坛上的大墟神人大惊失色,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神兵。

    楼云曲抬手,生死簿呼啸飞来,微笑道:“两位师弟,你们猜,打下这些祭坛除掉祭坛上的开皇余孽,需要多少时间?”

    轰

    无数尸骨潮水般向一座座祭坛涌去,铺天盖地般的尸骨在几个呼吸间便将祭坛淹没!

    隗卿培笑道:“比我想象的要短一些。”

    一座座祭坛被攻陷,镇守祭坛的那些大墟神人面对这样的攻击几乎无法抗衡,被涌上来的魔神尸骨撕得粉碎!

    最终,樵夫圣人与二十四神人所打造,涌来胁迫缚日罗就范的祭坛,统统沦陷,而楼云曲所用的时间不过一炷香!

    无数魔族尸骨站在祭坛之上,四面八方怒吼,似乎在宣泄着自己的怒火。

    楼云曲将生死簿交给隗卿培,笑道:“后面便要看隗师弟的了。”

    隗卿培哈哈一笑,催动生死簿,生死簿沿着一座座祭坛照耀而去,那些魔族尸骨被光芒照耀,顿时燃烧,焚化,激发了祭坛上的符文,一场血祭,就此爆发!

    整个罗浮天,地水风火喷涌,疯狂瓦解!

    毁灭中的罗浮天带着毁天灭地的能量击碎太皇天的世界壁垒,向太皇天撞去!

    “伪朝的天师做事还是不够狠,他倘若够狠,便可以直接血祭罗浮天,用罗浮天来撞击太皇天。”

    楼云曲背负双手,微笑道:“不过也要感谢他打造了这些血祭的祭坛,省了我们许多事情。”

    第三更来到!四千字大章,今天更新字数已经基本上到了一万两千字了!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