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七十三章 功劳大于天

    生死簿上的出现延康国师的容貌,后面有一行名讳,江陵,字白圭。

    “延康国师原来叫这个名字!”

    付岩奇捧着自己的手,直抽冷气,突然另一只手颤巍巍的醮了一点神血,在生死簿上写下延康国师的名和字号。

    江陵,江白圭。

    这一行字写下,神血竟然渐渐渗入生死簿中,越来越模糊,终于隐去不见。

    “生死簿可以注死,注了他的名,勾他的魂,索他的命!”

    付岩奇冷笑道:“我这四根指头流的血,不会白流!”

    楼云曲和隗卿培注视着下方继续赶路的秦牧等人,目光落在延康国师身上,静静等待。

    过了良久,延康国师依旧不紧不慢的行走,帮助众人抵挡四面八方涌来的狂风巨浪,守护神通者继续前行。

    “怎么还没有勾魂索命?”

    付岩奇咬牙,又在断指处醮了一点神血,正打算书写延康国师的名讳,楼云曲抬手制止了他,摇头道:“付师弟,此人神通广大,冥都的法术对他而言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你试验的次数越多,他对我冥都的法术了解得越多。现在他有生死簿在手,你用生死簿,已经对付不了他了。”

    付岩奇怒道:“难道我的血白流了?”

    隗卿培皱眉道:“天底下,我冥都的法术神通最是神秘,怎么可能被破去?这位延康国师哪怕是延康变法的主导者,也不可能如此才资逆天,年纪轻轻便可以看破我冥都的神通!”

    楼云曲叹道:“或许这就是五朝伪天庭起源之地的作用。五朝伪天庭都是从那里起源,自然是有一些特异之处。我听闻诸天万界,唯有这片祖地才有五百年出一圣人的传说,其他诸天,都没有这个传说传闻。这位延康国师,或许是气运所钟吧。”

    付岩奇以修为封住断指伤口,不再流血,皱眉道:“仅仅断了四根指头,我是不会兵解转世重生的。可恶,他若是杀了我,倒还好说,偏偏只断了我四根指头!我去杀了他们,趁机兵解返回冥都!”

    楼云曲目送秦牧等人远去,微笑道:“你急什么?让他们走便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便是血祭太皇天,将魔族逼入延康,迫使他们不得不厮杀征战。延康死亡的神通者和神魔多了,便会唤醒延康中诸神的石像,诸神醒来便要灭世。现在不是快要达成这个目的了吗?”

    隗卿培道:“我们第二个目的是记录延康变法的心得,回去献给师尊。而延康变法的成果,都在延康国师身上,所以最便捷的途径,便是擒拿延康国师。”

    楼云曲道:“第三个目的,便是师尊要见幽都神子。”

    他笑道:“我觉得这三件事,都可以同时进行,同时完成。他们继续前进,等到了太明天,才会发现任由他们神通广大机灵百变,也始终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付师弟稍安勿躁,咱们静候即可。”

    三位冥都神人站在空中,没有追赶。

    终于,数万人被烤得皮包骨头,即便是最美丽的司婆婆也被这恶劣的末日世界变得瘦骨嶙峋,在众人包括神祇都再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初祖人皇的伤势总算稳定下来,经过秦牧和药师的悉心照料,他的修为也恢复了一些。

    初祖人皇以造化神通虚空造水,造物出一些干净的饮水,众人这才捡回来性命。

    初祖人皇终于不用庞钰真神背着,勉强可以自己走路,看着众人饮水的情形,这个前朝皇子还是有些忧郁的气息。

    待见到七杀星君尉獠,忧郁的气息便更加浓郁了。

    尉獠认得他,道:“我曾经上朝述职,见过殿下。我还活着的时候,遇到过一人,自称是下界来的天圣教主,是一个看起来很温和但其实很野的男人。我从那人口中听说过殿下的事迹,知道殿下在危难关头引领各族人们从地狱般的世界中寻找到了一条生路。”

    初祖黯然道:“开皇时代已经覆灭,没有殿下了。我是个逃兵,开皇也是个逃兵,将军高义,不要再提旧事了。”

    尉獠错愕,突然笑道:“殿下觉得这次秦人皇率领数万神通者求生,这个壮举如何?”

    初祖人皇忧郁之气消失,回头看了秦牧一眼,笑道:“他很好,是个好孩子。我从未见过即便是如此恶劣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这种乐观心态的人,而且他还有大智慧,大勇力,面对任何挫折,都敢往前闯。他身边的神祇虽多,但是能够带领众人走出绝境的,并非是神魔,而是他,唯有他!”

    尉獠笑道:“可是他学的对象,就是你啊!”

    初祖人皇怔然,摇头道:“你莫要瞎说,我只是个逃兵,嘿嘿,玉明宫一战,我逃跑了……”

    “可是,你当时面对的情形,比而今的情形要恶劣了百倍!”

    尉獠道:“秦人皇率领众人踏过毁灭中的太皇天,寻找生路,太皇天的情形虽然恶劣,但远远比不上开皇时代结束时的恐怖。他模仿的就是你啊,就是你在那个大恐怖的时代,率领了无数老弱病残,走过尸山血海,避开无数凶险,甚至以死搏杀,这才为众生寻找到一条生路,寻找到延康。”

    初祖怔怔出神。

    尉獠继续道:“倘若没有了你,便没有而今的延康,没有后世的改革变法,也没有这些多姿多彩的少年。殿下,即便是延康最凶恶的人,也会对你心存尊敬,称你一声祖。即便是延康最有权势的人,也是你的子民,尊你为人皇。你只知道自己是个逃兵,但是你没有想过你做出的功绩。这些日子,我观察到秦人皇一直没有称呼你的名字,而是叫你初祖,延康国师对你也是毕恭毕敬,你便应该知道,他们对你有多尊敬。”

    这具大骷髅笑道:“他们是把你当成了最亲的人啊,即便是秦人皇这次率领数万神通者远走毁灭的太皇天,也是在学你当年!”

    “他们一直在讨论延康国的变法,但是倘若没有你,岂会有延康国和延康变法?”

    “殿下,你为开皇时代留下了根苗,但是延康时代,也是由你所开启的啊!”

    “你只注意到你人生中的一个污点,而忘记了你的背后,你留下的根苗,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翠绿森林。殿下,往前看吧。”

    “你的污点很小,但是你的功绩,大过苍天!”

    尉獠笑道:“我们这些死去的老兄弟在天上看着你呢。玉明宫中你的那些同学,也在天上看着你呢,他们希望你走出来,不希望你继续这样沉沦下去。”

    初祖人皇突然间泪流满面。

    前方,一片断崖出现,塞满了破碎的空间碎片,秦牧与延康国师上前看去,只见这里破碎的空间碎片极多,密密麻麻,泛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有的空间碎片是纯净无暇的湛蓝天空,静谧的飘过,有的碎片是有如蓝宝石般的大海,还有的碎片是火焰,或者大地,或者山峰。

    但是这些空间碎片没有任何厚度,倘若从这里跌进去,只怕会什么也感觉不到便被切碎。

    秦牧张望,断崖长宽惊人,一眼看不到尽头,而断崖的对面到底是什么,凭他们的眼睛也无法看到对面的景象。

    对面有太多的空间碎片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岩浆海的岩浆流到这里也突然间断去,不知道流到了那里。

    “这里就是大墟从天庭坠落下来时,砸出的大洞。”

    秦牧让龙麒麟将指南车停下,道:“从这里去大墟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但是从太明天去大墟的话,我倒还知道路径。”

    “关键是,如何才能从太皇天进入太明天!”司婆婆走来,轻声道。

    她补充了水分,又变得美丽不可方物。

    延康国师看了她一眼,急忙收回目光,心道:“我已经成亲了,不可有非分之想。”

    瘸子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沿着断崖狂奔,过了片刻,热风呼啸扑面而来,瘸子停在众人面前,飞速道:“那边有一座桥,似乎是通向对面!”

    众人不禁惊讶起来:“这种空间破碎之地,怎么会有桥梁?”

    他们匆匆赶到瘸子所说之地,果然看到一座桥梁通向对面。那桥梁是用十几根柳枝编织而成,依旧翠绿,不过柳枝粗大如龙,应该是有人用造化神通将这些柳枝变得巨大,变得长不可量!

    柳枝相互穿梭交叉,直通彼岸,而这边的柳枝竟然扎根在岩浆之中,汲取岩浆的养分!

    秦牧低声道:“尉獠节度使,这桥是你们搭建的吗?”

    尉獠看着这座桥,也是一片茫然,摇头道:“我死得早,并不知道有这么一座桥。”

    秦牧看向庞钰真神,庞钰摇头道:“我们与魔族交战两万年,这里并没有一座桥梁。用柳枝搭桥,我们没有这个手段。”

    柳枝桥梁沟通两界,奇怪的是,这座桥梁竟然避开了一切空间碎片,柳枝桥梁并不笔直,而是在断崖前的空间碎片中百转千回,生生找出了一条生路!

    “这么高深的术算……”

    林轩道主与道门的老道士骇然,看着这座弯曲的桥,心中震惊无比,一个老道士喃喃道:“这造诣,真是高深莫测,因此才能从容避开繁乱无章无迹可寻的空间碎片。是谁搭建了这座桥?谁有这么高深的术数造诣?”

    初祖人皇上前检查一番,道:“是天师的手笔。他来过这里,算出了生路,然后用柳枝搭建了这座桥梁。桥梁的尽头,便应该是太明天!”

    秦牧兴奋道:“天师,是我天圣教开山祖师的老师,诸位如果想学术数的话,可以来我们天圣教或者天圣学宫!”

    林轩道主脸色一黑,悻悻不语。旁边镜明老和尚露出一丝微笑,心道:“现在知道秦教主的墙角不好挖了吧?”

    林轩道主思量片刻,向身边的老道士道:“咱们回去之后,要不要跟皇帝商议一下,开一个道门学宫?”

    秦牧先派人通过桥梁探路,过了许久,那人从另一端返回,道:“路上安全,对面是一个死寂的世界。”

    “那就是太明天!”

    秦牧精神大振,立刻下令让众人有条不紊的通过柳枝桥梁。

    “尉獠节度使,这一路幸好有诸君保护。节度使是否要随我们一起进入大墟?”

    秦牧向尉獠道:“大墟有酆都,我曾经许给你们在酆都有一席之地,是该兑现诺言了。”

    尉獠回头,看了看毁灭中的太皇天,过了良久,这尊星君振臂一呼,高声道:“战死的兄弟们,随我去酆都!”

    村长看着这千余尊白骨神魔,不由叹了口气,秦牧纳闷,问道:“村长为何叹气。”

    “我在想在酆都划船渡人的绫璟道人。”

    村长叹道:“这次酆都多了千余尊神魔,绫璟道人仅凭划船渡人赚钱,便更加买不起房了。酆都的房价只怕会蹭蹭蹭的涨……”

    五月一号,求一下保底月票!上个月,牧神记的书迷们创造了一个全网月票记录,单月十七万两千六百二十四张月票!新的记录,在我们手中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