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六百九十章 阴天子来袭

    开皇神人不禁有些焦急,急忙扯了扯他,想要拉着他尽快离开天阴界,免得遭无妄之灾,然而却没有扯动。

    秦牧回头,隐约间能够看到天阴界的黑沙突然变得密集而狂暴起来,空中到处都是疯狂涌动的黑沙组成的一道道黑色的圆弧气流,粗大如龙,肆意在天地间穿梭!

    然而天阴界到处都是这种东西,以至于他的目力无法看得很远。

    “娘娘,珍重!”

    秦牧心知自己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当即提起两个饕餮袋,抱着那根天火棱柱,与开皇神人一起走到天阴界外,来到那条长长的山壁缝隙中。

    开皇神人摇摇晃晃,昏昏欲睡。

    秦牧皱眉,身后元神浮现出来,将饕餮袋和天火棱柱交给元神,而他则催动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天魔功,以元气为针,在开皇神人身上连连点去,沉声道:“樵夫老师给你留下的封印有些太重,对你的魂魄压制太狠,他没有料到你会虚弱到现在的程度。我先帮你解开一丝封印!”

    他施法速度很快,开皇神人只觉好了一些,这时,只听一个很是温和的声音从天阴界传来:“娘娘,好久不见。”

    秦牧听到这个声音,脑中突然晕晕沉沉,浑浑噩噩,心中不由警醒:“阴天子的声音中带有迷惑魂魄之类的神通!”

    他急忙拉着开皇神人沿着山体裂缝向外走去,借力使自己保持清醒,他的元神亦步亦趋跟在他们身后。

    “娘娘死而复生,可喜可贺,敢问娘娘那位将你复生的道友何在?”

    阴天子的声音继续传来,温和而细腻,不仅带有迷惑魂魄的神通,也有一种让人觉得他就是最知心最贴心的情人的感觉,当然对男人无效。

    “这位道友很了不起啊,竟然能开创出一种神通,可以让破碎的灵魂重聚。如此天资绝代的人物,可以与我互称道友,我自当要亲自拜见、求教。娘娘何不引荐引荐?”

    天阴娘娘的声音传来:“那位高人已经走了,阴天子,你不必花心思在他身上,你我许久不见,该是好生聊一聊了。”

    她的声音让秦牧突然清醒,打量四周,不由毛骨悚然,浑身冷汗津津。

    他的前方,天阴界碑静静的耸立在那里!

    他刚才觉得自己是在沿着裂缝往外走,却没想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天阴界碑前!

    显然,他还是在不经意间中了招,被阴天子的声音迷惑。

    他以为自己在离开,然而阴天子声音中蕴藏的神通却让他失去了对周围的感知,以至于自己在何时掉头也不知道。

    若非天阴娘娘以声音破了阴天子的神通,只怕此刻他已经回到天阴界了。

    “此人在灵魂上的造诣,要胜过楼千重十万八千里!”

    秦牧趁着清醒的片刻时间,立刻拉着开皇神人疯狂向前奔去。

    后方,阴天子的声音再度传来:“我们是该好生聊一聊,不过这位高人临场创造凝聚魂魄的神通,引起天地道法的变化,不能让人好奇。”

    秦牧脑中浑浑噩噩,连忙停步,一步也不敢走,生怕走了便是着了阴天子的道儿。

    天阴娘娘笑道:“好说,好说,若是有机会的话,我自会引荐他。”

    她的声音响起,秦牧立刻趁机撒腿狂奔,一鼓作气带着开皇神人冲出山体裂缝,前方有亮光传来,秦牧纵身一跃,在裂缝前的石门上轻轻一拍,身体折向,跃出断崖。

    而在身后,开皇神人被外面的阳光一照,顿时眼耳口鼻中黑烟喷涌,变成了一张人皮,秦牧犹自拉着他的手不放,一人一皮飘飘荡荡,从空中落下。

    秦牧元神也自冲出裂缝,与他们一起飘落下来。

    炎晶晶、禾依依等人在断崖外焦急等待了几日几夜,太皇天也已经被炎晶晶禾依依打通,铺好了道路,然而秦牧始终没有现身,不免让人有些担心。

    炎晶晶道:“龙胖,你真的没有看到放牛哥哥进的是那道缝隙?”

    龙麒麟摇头:“我正在打盹,刚刚听到教主的话,正打算睁开眼睛看他在哪里,不过我觉得有人摁着我的眼皮,我就没睁开眼……”

    正在此时,突然秦牧带着一人从山崖中飞身而出,让她们又惊又喜,然后便见秦牧身边那人张口惨叫,五官喷出一道道黑烟,变成了一张人皮,又把众人吓了一跳。

    秦牧落地,手中依旧抓住开皇神人的手,回头看去,却见那裂缝中并无异动,天阴娘娘和阴天子的声音也听不到了,这才松一口气。

    炎晶晶呆呆的看着被他抓着,瘫软拖在地面上的开皇神人,不禁颤声道:“放牛哥哥,你手里的是……”

    秦牧连忙将开皇神人平整的摊在地面上,飞速将他卷了起来,像是卷几件衣物,道:“这是我在天阴界遇到的开皇时代的神人,是樵夫老师派来进入天阴界探索黑暗源头的。他没有了肉身,灵魂被封印在皮囊中。我先将他卷起来,等到了夜晚,他就会复苏了。”

    “天阴界?黑暗源头?”

    炎晶晶与禾依依瞪大眼睛,浑然不知他在说什么。

    秦牧取出一根小绳子,将开皇神人卷起来捆绑好,道:“龙胖,你将他收好。龙胖?”

    龙麒麟脑袋扎进山涧里,屁股在外,瑟瑟发抖。

    秦牧摇了摇头,将开皇神人绑在背后,问道:“山洞打通了吗?”

    禾依依道:“有晶晶姐帮忙,太皇天已经被打通了,这山洞很大,即便是太阳船也能开进来,不过要先收了太阳。这人皮……”

    她也有些毛骨悚然。

    秦牧笑道:“你们不用怕,他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就是和哑巴爷爷一样,他们俩的话都有点多。”

    他的元神走上前来,放下天火棱柱和饕餮袋,秦牧立刻取出一些天阴之金,道:“只是现在的状态有些诡异。等我炼制一个能够为他储存黑暗的容器,他便会正常……嗯,还是会非常诡异。”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露出迷惑之色。

    一个人皮,话有点多?

    和哑巴爷爷一样话多?

    这的确非常诡异。

    秦牧从饕餮袋里抽出一个中型的冶炼台,将天阴之金放在台上,把天火棱柱塞到炉子里,小心翼翼的控制元气,催动天火棱柱,突然一道火光将冶炼台熔化,蒸发,什么也没有留下。

    秦牧瞪大眼睛,手足无措,前面空空如也,包括天阴之金也被蒸发得一干二净!

    “用这种火焰开路,倒是异常迅速!”炎晶晶欣喜道。

    禾依依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连忙摇头,低声道:“这种火稍有不慎,会把我们也烧得什么也不剩下!”

    炎晶晶不解,道:“那就控制火候啊。”

    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觉得控制火候应该很简单。

    秦牧心中微动,道:“晶妹妹,这是玄都的天火,我对控制火候没有你精通,你来试试看。”

    炎晶晶上前,以元气催动天火棱柱,那火焰像是活过来一般舒展着身躯,分出各种晶体状的火苗,很是静谧。

    秦牧小心翼翼,又取出一些天阴之金,控制着沙粒一样的神金放在火焰上,天阴之金缓缓融化。

    “你看,很简单吧?”炎晶晶笑道。

    秦牧心花怒放,笑道:“晶妹妹控火的确高人一筹,我远不能及,今后可以与我一起走街串巷,为人们打刀磨剪子,炼个勺子舀子,打个锄头铁锨,都是一把好手!”

    他利用熔化的天阴之金,打造一个精巧的沙漏,而沙漏上还有时辰刻度,又在上面烙印上许多符文印记。

    这个沙漏,与阴天子的天斗有些相似,只是一件仿制品。

    阴天子的布置的循环体系比较复杂,灵魂黑沙在大墟、天阴界以及各个诸天之间循环。

    秦牧则打算用天阴之金制造而成的沙漏来保存一些灵魂黑沙,并且让灵魂黑沙在开皇神人体内以及沙漏之间来回流转。

    如此一来,便会形成一个小小的循环体系,只要不出现时间刻度上的差错,开皇神人便会随着昼夜交替,人皮和人形之间切换。

    天阴之金是天阴界的神金,而是为数不多能够容纳黑沙的东西,因此用这种神金来炼制最好不过。

    然后秦牧又炼制了一个小小的托盘,托盘内用许多齿轮构件精确的时间刻度,这种刻度是随着日升日落而来,并非是日常的时间刻度。

    而且,每一个齿轮上都烙印着符文印记,这些符文印记会与开皇神人产生共性,用来维持这个循环体系。

    这样,便会形成一个小小的天阴界循环系统。

    他炼好之后,将沙漏放在托盘上,又不断的将这两件宝物炼得更小一些,只有两三指高,极为精巧。

    秦牧又打造出一枚圆环,将沙漏托盘卡在中间,像是一个稍微大一些的吊坠,只要打造一根项链将它挂在开皇神人的脖子上,便可以维持这个循环系统。

    炼好之后,他松了口气,伸个懒腰。

    炎晶晶将这个造型奇异的项链接过去,只见项链除了功能之外还能兼具美观,倒令人爱不释手。

    秦牧回头看了看崖壁,心道:“不知道阴天子与天阴娘娘的战斗怎么样了?倘若天阴娘娘无法将阴天子阻挡在天阴界之外,只怕她还是难逃一死……”

    天阴界中,大海之上,一个伟岸女子站在海洋中心,催动一座高不可量的宝塔,正在与阴天子隔着世界斗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