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零六章 天公玩火

    秦牧心中不由一沉,全力催动牵魂引,力图在那三个身影落下之前将樵夫、初祖等人的元神从幽都召来。

    从明月中走下来的人便是楼云曲师兄弟三人,显然他们并没有如秦牧所猜测的那样进入丽州。

    秦牧一直以为他们会在丽州的上空施法,却没有想到他们反其道而行之,楼云曲等人是进入天象之中,也就是距离延康地面有十万里的天上!

    天高十万里,厚度三百丈,那里聚集了日月星辰的阵图阵法,有许多天庭的神祇在那里看守,维持延康上空的天象运转,借此欺瞒世人。

    楼云曲他们便是将生死簿贴在明月天象的阵图上,借明月的力量来照耀丽州!

    今天晚上正值初一,初一是没有月亮的,可以想象,延康其他地方都看不到天空中的月亮,空中繁星点点,唯有丽州能够看到空中一轮圆月。

    丽州的百姓,神通者,包括苏云芝这样的神祇,也同样因此遭殃。

    不仅苏云芝遭殃,即便是樵夫圣人也没有料到楼云曲竟是从月亮入手,待到月华撒在身上,再醒悟过来便已经晚了。

    他们的修为实力强横无比,但是失了先手,面对生死簿这等冥都黑帝炼制的宝物,失了先机便是丢了性命。

    这一招之失,导致了整个丽州所有人死亡,只剩下秦牧这一个活人!

    秦牧因为幽都神子的身份,是唯一一个不被生死簿控制的人。

    “唯一翻盘的机会,就是将他们的元神抢回来!否则仅凭我,根本无法与楼云曲他们对抗!”

    秦牧催动神通,身后承天之门浮现,口中传来厚重而抑扬顿挫的幽都语,承天之门开启,顿时一道道幽魂从门户中飞出,四面八方飞去。

    “为何没有樵夫他们的魂魄?”秦牧一颗心渐渐沉下。

    他动用牵魂引的神通,任何人只要尚有尸骨,都会被他感应到魂魄,将魂魄牵引过来。

    然而他以神通搜寻幽都,却并未感应到樵夫圣人、初祖人皇等人的魂魄。

    明月依旧当空照耀,而从明月中走下来的三人速度极快,从三个小点儿渐渐变大,肉眼可见。

    秦牧专心作法,额头冷汗滚滚而出,突然猛地一咬钢牙,将自己眉心的柳叶揭下,厉声道:“天公,赤皇,生死危难关头,我需要借用我哥哥的力量,对抗冥都神魔!”

    他眉心中的秦字大陆上,大头婴孩正在啃自己的脚趾头,闻言好奇的东张西望:“莫非坏弟弟要吃我?不过他也给了我好吃的,前不久的小匣子便很爽口……”

    他很记仇,还记得当初秦牧夺取他的力量,差点将他吃掉的事情。

    只是刚才秦牧喂给他一道斩神玄刀的血色刀光,那是血煞炼就的刀光,他吃的很饱,对秦牧的恶感稍稍降低,但也仅仅是稍稍降低了那么一点点儿而已。

    让他去帮秦牧,他还是很不乐意。

    赤皇与天公对视一眼,商议道:“而今怎么办?倘若让他得到幽都神子的力量,那么他便会变成邪恶,倘若不借,弟弟死了,便是哥哥当家做主。他开吃起来根本不用冥都的弟子动手,延康很快便会被他吃成另一个幽都了。”

    “吃成幽都倒是好事,只怕会吃成白地,连个鬼都不会剩下。而今的计策,唯有借给弟弟力量,但不要把幽都神子的力量全部给他。”

    天公道:“全部给他,恐怕唯有帝座强者亲自降临才能降住他。但给他少许,他还不至于被魔性控制,这样便有了回旋的余地。”

    赤皇迟疑道:“你怕不是玩火?”

    天公呵呵一笑,自信满满:“你放心,我从不玩火。你来配合我,我们打开一丝封印,但又不让封印完全打开,免得哥哥逃出去。哥哥虽然不如弟弟狡猾,但也鬼得很。我们还不能让弟弟得到太多的幽都力量,因此需要你我密切配合,不能出错。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怎么说服哥哥借出一部分力量。”

    两人齐齐看向那个巨型婴孩,赤皇低声道:“有些难度啊。”

    巨型婴孩笨手笨脚的站起身来,冷笑道:“白胡子老头,三只头,你们动我的主意,怕不是找死?”

    秦牧正在观天台上作法,突然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将他身后的承天之门打碎,楼云曲、隗卿培和付岩奇从天而降,停在观天台的上空。

    “来不及了!”

    秦牧催动三元神不灭神识,然而始终感觉不到眉心传来力量,心中暗暗焦急。

    “秦凤青,就算让你召唤他们的魂魄,你也无法翻盘。”

    楼云曲从空中走下,微笑道:“因为他们不在幽都,而是被我送到了冥都。你用牵魂引,可以从幽都牵来黎民百姓的魂魄,但是召唤不来他们的魂魄也是于事无补。”

    秦牧眯了眯眼睛,笑道:“难怪我刚才感应不到他们的元神,原来他们是落在了冥都。冥都的法术应该是脱胎自幽都,按理来说,我的法术也可以将冥都的人抢来。我抢过了幽都,酆都,冥都倒还是头一次。”

    隗卿培从空中落下,来到秦牧的右侧,悠然道:“从冥都抢人,比从幽都抢人还要困难。冥都固然是脱胎自幽都,但是脱胎自幽都的神通经过黑帝的发展,已经远非幽都能比。”

    秦牧笑道:“那么三位为何不让试试看?说不定我便能从冥都抢人,说不定还可以为黑帝寻到一个冥都的漏洞,方便你们修补。”

    付岩奇从他身后走来,道:“幽都神子,不必试图拖延时间了。这一次是师尊亲自过问延康的事情,我师尊身为冥都黑帝,他老人家亲自过问,可见对延康的重视,不过也注定了延康的结局。”

    秦牧一颗心渐渐沉下,阴天子亲自过问?

    难怪樵夫圣人、初祖人皇会中招!

    阴天子的修为实力深不可测,他亲自主持给延康降劫的话,那么延康恐怕真的没有任何活路!

    “我师尊要见你,师尊对延康没有兴趣,只对你有兴趣,曾经让齐九嶷师弟来对付你,不过齐师弟无能。于是他便命我们前来。”

    楼云曲道:“齐九嶷师弟用来封印你的那面镜子,还被你收着吧?”

    秦牧继续暗暗催动不灭神识,试图夺取哥哥的力量,然而始终没有成功,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眉心中一股股力量在向他涌来,心中一喜,却不动声色。

    “三位说的镜子,是我从齐九嶷那里夺下来的那面?”

    秦牧翻看饕餮袋,道:“你们等一等,我找一找。”

    楼云曲笑道:“这面镜子是用来封印你的,师尊专门为你所炼,你取出来只需要对着镜子照一照,便可以将自己定住,也可以省了我们许多事情。”

    秦牧从饕餮袋里取出一面镜子,对着镜子照了照,摇头道:“不是这面。”说罢,将镜子随手丢在一旁,又在饕餮袋中翻找。

    “也不是这面。”他又取出一面镜子,照了照,摇了摇头扔到一边。

    楼云曲等人耐心等待,只见秦牧一会儿工夫便从饕餮袋里取出十几面镜子,每一面镜子都照了照,然而却从未将他定住过。

    楼云曲等人的耐心渐渐消失,秦牧丢出来的镜子越来越多,然而还是没有那面冥都黑帝所炼的镜子。

    “你一个大男人,带着这么多镜子做什么?”付岩奇脾气暴躁,高声喝道。

    “长得俊俏,没办法,须得多带几面镜子。”秦牧抬头,赧然道。

    付岩奇怒哼道:“人体不过是臭皮囊,死了这一世,再活下一世,臭皮囊需要这么珍惜吗?你看我的手,被延康国师砍得只剩下一根指头,我便没有你那么矫情!”

    他举起自己的右手,右手只剩下一根大拇指。

    秦牧不答,取出一面镜子对着镜面照了照,突然身体僵住,一动不动。

    楼云曲三人都松了口气,隗卿培道:“看来就是这面了。前来降劫的各界灾神差不多快要复活了,这里不是善地,我们尽快离开返回幽都,免得被牵连拖累!”

    涌江学宫附近也有一尊石像,此刻这尊石像正在缓缓退去石质,渐渐恢复血肉之色,一股股恐怖的神威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四周的空间呈现出涟漪状的波动。

    楼云曲三人都感应到了这尊石像传来的波动,心中凛然。

    这些石像在天庭有着一个专门的名字,灾神。

    他们是天庭专门用来给不服管教的下界降灾的神祇,灾神降世,天下大乱。以往,普通的下界最多也就是一两尊灾神降临,便可以灭世。而延康这里不同,延康足足有三十多尊灾神同时降临!

    不仅如此,伴随灾神同时到来的,还有十几口天象神兵。

    这种天象神兵在天庭叫做降劫神兵,是专门用来惩罚世人的武器,由天地所生的古神所建。一两口降劫神兵,便足以给一个世界造成全方位毁灭性的打击!

    而延康有十几口这样的天象神兵。

    灾神再加上降劫神兵,这是灭世的阵仗!

    灾神六亲不认,降劫神兵也是如此,因此楼云曲他们须得在引燃这场灾劫之后立刻离开,免得身陷其中。

    隗卿培走来,向秦牧手中的明镜抓去,笑道:“师尊为了炼制这面冥都玉鉴煞费苦心,足足炼制了四五年才炼成,这件宝物本来便是针对幽都神子的,怎料齐九嶷师弟竟然会让玉鉴落在这小子手里。这小子看似机灵,但还不是着了我们的道儿?我们对付他,真可谓是手到擒来……”

    他的手掌刚刚抓住冥都玉鉴,突然秦牧的手掌也自抓住了他的手掌。

    “是么?”秦牧的声音在他耳边传来,阴森森,阴测测,令人不寒而栗。

    隗卿培抬头,看到秦牧的三只眼睛闪耀着蝴蝶翅膀状的光芒。

    隗卿培毛骨悚然:“幽都神子,你没有被封印……”

    “被封印的是我哥哥。”

    秦牧另一只手掌扣住隗卿培的脑袋,用力一扭,隗卿培看到了自己的屁股和脚后跟。

    嗡

    秦牧三只眼睛光芒大放,三道光芒从隗卿培的后脑刺入,前脑刺出。

    “齐九嶷没有告诉过你么?他从前用这面镜子试图定住我,也没能将我定住,反而败在我的手中!”

    秦牧张口长长一吸,隗卿培元神刚刚脱体飞出想要遁入冥都,突然身不由己向秦牧口中飞去!

    “你这么蠢,还是不要去转世了,元神给我尝尝味道!”

    楼云曲、付岩奇两人脸色大变,急忙来救,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付岩奇倒飞而去,而楼云曲修为境界最高,是斩神台的神祇,技高一筹,将秦牧打翻几个跟头。

    隗卿培肉身已死,元神脱困便试图飞入冥都,秦牧落地伸手抓去,将他定在空中,无法返回冥都。

    “冥都弟子的味道,一定比幽都的那些鬼怪鲜美!”秦牧兴奋的张开大口。

    楼云曲付岩奇急忙再度杀来,力图在秦牧吃掉隗卿培之前将他救回来。

    而在此时,秦牧眉心的秦字大陆中,赤皇眨眨眼睛道:“我们是不是给他的幽都力量太多了?”

    天公被打得鼻青脸肿,道:“不算多,你放心,我很有分寸!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有把握之事?”

    他们身边,大头婴孩身体僵硬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股股幽都魔气正在从他体内疯狂向外涌去。

    刚才他们试图制服秦凤青,让他借力量给秦牧,然而秦凤青着实骁勇,将两人打得狼狈不堪。两人使出全力,所有手段,还是不能压制秦凤青。

    幸亏秦牧寻出阴天子所炼制的冥都玉鉴,秦牧照镜子时,秦字大陆中也突然出现一个镜面,落在秦凤青的面前,婴孩好奇的打量镜面,镜中传来靡靡之音,将这个力大无穷神通无量的凶恶婴孩定住。

    赤皇狐疑道:赤皇狐疑道:“给他的力量不多的话,为何他要吃冥都的小家伙的元神?秦牧平日里也是这么凶残的吗?”

    天公眨眨眼睛,赤皇也眨眨眼睛,两人面面相觑。

    天公讷讷道:“有办法补救没?”

    啦啦啦,四千字大章!求订阅~

    没有领到粉丝战队称号和奖励的朋友,可以点击下面的作者感言,通过那里进入领取页面!谢谢大家在粉丝战队期间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