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零九章 奇袭阴天子

    帝阙神刀砍在阴天子的面门上,这个时机巧妙无比,正值阴天子被秦牧以牵魂引牵动元神的一瞬间。

    阴天子直接中招,帝阙神刀几乎将他整个人切成两半,这口神刀的可怕之处不仅仅在于能够斩断土伯之角的威能,另一个可怕的地方在于神刀吞噬元神。

    即便是田蜀这个操刀手,也会在一不留神的情况下被吞掉元神,受困于刀内空间长达七八百万年之久。

    阴天子在中招的一瞬间,便感觉到天旋地转,元神不由自主的向帝阙神刀中落去。

    “中计了!”

    他却也果断决绝,醒悟的一瞬间直接调动冥都的力量冲击帝阙神刀,冥都魔气顿时蜂拥而来,疯狂涌入帝阙神刀中。

    “无量轮回!”

    阴天子落入刀内世界的元神立刻施展神通,但见滔天冥海浮现出来,海中涌出一座冥都天门,阴天子飞速向门户投去,他从门户中穿出,飞入这座门户之前他还是个儒雅书生,从门户中飞出之后他却模样大变,变成了一位娇滴滴的女子。

    前方又是一座天门浮现,化作女子的阴天子再度从门中穿出。

    他的元神施法速度极快,身形浮光掠影,从一座座冥都天门中穿过,快得肉眼无法捕捉。

    他每一次穿过冥都天门便像是经历了一次轮回,元神大改,无论是面目还是性别抑或是种族,与从前竟然完全不同,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般。

    这种无量轮回神通在一瞬间便让他穿过几千次轮回,速度极快,快到帝阙神刀的刀内阵法也来不及变化的程度。

    帝阙神刀存在着一个不小的漏洞,正是因为帝释天王佛的功法出现的漏洞,导致神刀锻造有那么一丝的不完美。

    秦牧是从帝释天王经中寻出离开帝阙神刀的办法,而阴天子用的办法,则是以极快的轮回速度不断变幻自己的身份。

    他每变一次身份,帝阙神刀便需要调整一次刀内世界的阵法结构,开皇设计帝阙神刀的阵法符文,其阵法结构并非是不变的,既然是阵法,那就需要一直不断变化,以适应进入阵法中的人,将对方困住。

    阴天子以无量轮回神通变幻自己的身份种族,导致帝阙神刀也不断变化阵法,终于超出了这口神刀的阵法运算速度,以至于那个让秦牧计算了近一年时间才能寻到的漏洞,被他在短短时间内便寻找了出来。

    阴天子眼睛一亮,元神从最后一座门户飞出时,他的元神便已然从刀中脱困而出,恢复自由身。

    他的元神从这座门户飞出,模样恢复成本来面目,只见他的肉身已经被田蜀一刀切成两半!

    “帝座强者,不过如此!”

    田蜀哈哈大笑,挥起神刀向阴天子的两半身躯的脖子削去:“实力也不见得比我这个凌霄更高!”

    阴天子的两半身躯一左一右分开,各自走入一座门户中,待从门户中走出,竟然变成了两个阴天子!

    “凌霄和帝座的差距,大到你无法想象。”

    两个阴天子异口同声道:“田蜀,你好歹也是天王,怎么如此幼稚?你以为你拿着开皇的刀便能杀我不成?”

    他一分为二,两个阴天子竟然都像是本体,都像是全盛时期的阴天子,甫一交手,田蜀便立刻不敌。

    两个阴天子围攻,田蜀尽管神通广大,但也无力抗衡,只能凭借帝阙神刀的威力抵挡。

    黑暗中传来滔滔的海浪声,一片广阔无垠的冥海浮现,田蜀脚下是无边无际的黑色海洋,那是灵魂黑沙形成的海洋!

    灵魂黑沙涌动,这一幕极为壮阔。

    冥都的灵魂黑沙之多竟然不比天阴界少多少,形成浩瀚的冥海,不知这些灵魂黑沙有什么来历。

    田蜀心神大震,他从前与阴天子有过一次相争,但地点并非是在冥都,而是在外界遭遇,两人斗了一场,阴天子因为自恃身份没有一上来便痛下杀手,他这才能够逃脱。

    而现在是身处冥都,冥海之上,阴天子又因为被他所伤,动了真怒,他没有把握能够在阴天子手中全身而退。

    就在此时,突然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整个冥都震动,一个黑暗中的世界与同样处在黑暗中的冥都轰然碰撞!

    猎猎披风展动,飘扬,阎王的披风笼罩整个酆都,目光森然,无数酆都神魔站在披风下的城墙上,杀气腾腾。

    与冥都碰撞的,正是酆都!

    两个世界同样是土伯之角的碎片,此刻终于撞在一起!

    阎王按剑的手突然放开,剑光充斥冥海,他调动酆都的力量持剑而来,剑光一横一竖笔直得像是经过严苛的测量一般,而他的剑光画出的弧线必然是遵循完美的弧度。

    炼剑的人很少会如此严苛的要求自己,剑法更加追求多变,而阎王却是这样的人,他在剑术的基本功上狠下苦工,任何剑法在他手中施展出来都是板板正正,透露出宗师气度,寻不出半点毛病。

    他带着酆都杀入冥都,突如其来,造成极大的混乱,由灵魂黑沙组成的冥海被压得波澜不惊,让阴天子无法调动冥海的力量。

    田蜀与阎王一刀一剑,阴天子被打个措手不及,很快在两人的围攻下受伤。

    他又惊又怒,这幅场面根本不像是凑巧,反而像是早有预谋。

    从他的三个弟子降劫,到樵夫、初祖中计,从秦牧突然杀出化作幽都神子,到楼云曲迫不得已打开冥都天门,这一切似乎早已落入某人的算计之中。

    这个人的目标不是为了阻止降劫,不是为了打垮楼云曲三人,其真实目标就是自己!

    看不上楼云曲这样的小目标,反而把目光放在他这样的帝座级存在身上,这人何止是胆大包天?

    同样,此人必然曾经身居高位,只有站得足够高才能看得足够远,才能把目标放在他这样的存在身上。

    倘若换做秦牧、延康国师这样地位的人,他们目标最多是楼云曲,最多是阻止灾劫灾变的发生。

    而定下这个计策的人不同,他必然是开皇天庭中的地位极高的人物,才敢把目标放在他的身上!

    此人是谁,呼之欲出!

    阴天子心中惊怒:“我被人以有心算无心了,这个人,恐怕只有伪朝的四大天师之首的砍柴人了!是了,倘若我是他,我要算计我这样的高手,肯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我绝不会只调动阎王和田蜀这二人,我若要打的话,便需要纠集与我有仇的所有高手。与我仇最深的人便是天阴娘娘……”

    他刚刚想到这里,冥都中一尊尊神魔飞身赶来,前来相助,阴天子毛骨悚然,连忙挥手喝道:“不要过来”

    冥都的空间突然裂开,天阴娘娘的身影出现在另一个世界中,微笑着向阴天子看来。

    阴天子心中一沉:“常年打雁,反倒被雀儿啄瞎了眼……”

    天阴娘娘手持一个漏洞,正是阴天子所炼制的天斗,隔界作法,冥海突然间翻腾起来,整个灵魂黑沙形成的大海倒挂,海在上,人在下,轰然向他们所有人压下!

    阴天子自然是不惧,然而冥都的神魔却难以抵挡!

    阴天子面色铁青,天斗是他炼制的宝物,用来控制天阴界的灵魂黑沙和殍鬼,没想到事到头来反倒被人用这件宝物来对付他自己!

    “阴天子,这是否是报应不爽?”

    天阴娘娘的笑声传来,冥海轰然压下,无数冥都神魔被压在海底,灵魂黑沙冲击,数不清的魔神被冲刷得元神破碎!

    这些骸骨魔神的实力有高有低,有些魔神实力强大,并未死在这一波冲击之下,但元神也受到重创。

    天阴娘娘露出笑容,天斗再度颠倒,冥海又一次腾空,又一次轰然砸落!

    她像是在抛着一个小小的玩具,将天斗颠来倒去,冥海一次又一次浮在空中轰然落下,数不清的冥都骸骨魔神被硬生生拍成齑粉,元神破碎成沙!

    阴天子动了真怒,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动怒,从他年幼时他便顺风顺水,从未吃过这么多的亏,这么大的亏!

    田蜀和阎王联手,疯狂向他攻去,他心神一乱,身上的伤势更多,就在此时,冥海中一座门户冉冉升起,耸立在海面上。

    冥都天门。

    这座门户不是神通,而是真正的冥都天门。

    冥都弟子又很多人修炼了冥都天门的神通,但他们的神通都是从这座门户中演化而来。

    而这座门户则是脱胎自幽都的承天之门,在某些道法奥妙上,承天之门也不如冥都天门,比如说这座门户的轮回造化之力,便是承天之门所无法媲美的。

    因此,这座门户也被列入四大天门之列,被称作北天门。

    “天阴,你以为我怕你们不成?”

    阴天子气极而笑,冥都天门镇压冥海,顿时波澜不惊,即便是天阴娘娘催动天斗也无法撼动冥海:“该是让你们见识一下帝座真正的实力了!”

    秦字大陆中,天公和赤皇你一会儿我一会儿的通过秦牧的第三只眼去观察外面的世界,从田蜀出现提刀闯入冥都,到酆都撞击冥都,阎王仗剑围攻阴天子,再到天阴娘娘隔界以天斗镇压冥都数以万计的魔神,让天公和赤皇看得眉飞色舞,连连拍手叫好。

    “难道说秦牧早已与樵夫他们联系好了,要演一出好戏?”

    赤皇笑道:“这时机未免也太巧了,喝酒猛如虎的田蜀,酆都的阎王,还有前不久刚复活的天阴娘娘,将这些势力连成一线,分明就是早已经准备妥当!再加上秦牧这个幽都神子,这个鱼饵,保管阴天子上钩!”

    天公笑道:“肯定是早有准备,这一战打得爽快!秦牧却也装得很像那么一回事儿,连我都看不出破绽。”

    赤皇笑道:“我也看不出一丁点儿的破绽来。适才我还以为他被魔性控制,故意要大开杀戒,吞噬骸骨魔神的元神呢。谁曾想,他一下子便以第三只眼干扰阴天子的元神,让田蜀偷袭得手。他肯定也参与了这次奇袭阴天子的行动!刚才他装作被魔性控制,真的很吓人。”

    天公松了口气,笑道:“他能够控制幽都魔性,那么我也就放心了。他现在在做什么?”

    两人透过秦牧的第三只眼看去,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后脑勺。

    “这是……”

    天公和赤皇都有些疑惑,突然醒悟过来:“这小子正在抱着灾神的脑袋啃!”

    此时秦牧正趴在灾神的后背上,兴奋的张开大嘴,啃住灾神的脑袋,喉咙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灾神被他啃得满头是血。

    天公与赤皇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这小子真的入魔了,不是装的!”

    还是三千五百字章节,最近事情比较多,来不及检查错字,向兄弟们和姐妹们道歉,请担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