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一十九章 阴沟里翻船

    那头老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缩头缩脑的龙麒麟,不由吭哧笑道:“傻大挫打不过我,便找帮手来打。管你什么帮手,也奈何不得我。你是来给傻大挫出头的吗?”

    “傻大挫?”

    秦牧微微一怔:“说的莫非是龙胖?”

    “道兄,适才龙胖多有得罪,还请道兄恕罪。”

    秦牧依足礼数,道:“敢问农夫在吗?”

    那头老牛挠了挠肚皮上的鳞片,抓得沙沙响,那是龙鳞,秦牧这才注意到这头老牛的确与霸山祭酒的青牛有些相像,似乎都是龙种,而且都是一身肉疙瘩。

    不过青牛的爱好是吃牡丹花,喜欢花花草草,炫耀肌肉,而这头老牛正抱着水烟袋抽水烟,而且喜欢一边抽一边喝茶。

    “难道这头老牛与青牛有什么瓜葛?”他心中暗道。

    老牛喷出一个烟圈,瞥他一眼,道:“看你年纪轻轻,应该不认得我家老爷。你是何人,寻我家老爷有何事?”

    秦牧笑道:“我是樵夫天师的弟子,开皇天庭的四大天师,我已经见过渔樵两位,还有两位天师不曾见过。道兄是否可以引荐?”

    “老爷就是一个耕田的,有什么可见的?”

    那老牛把水烟倒掉,道:“前些天便有砍柴的来找他,被他打伤了,躺在村口的烂水沟里一个月没动弹了。你既然是砍柴的弟子,叫我一声师兄便可,没必要称道兄。”

    “砍柴的?”

    秦牧吓了一跳:“樵夫老师被打伤了?一个月没动弹了?在哪个村子?”

    老牛站起身来,前蹄落地,甩了甩尾巴,道:“我带你去,不过你别想把他捞出来,老爷说了,就让这厮在阴沟里烂掉,谁敢捞他出来便要吃老爷三拳。老爷三拳,天都能打出三个窟窿!”

    秦牧唤上龙麒麟,龙麒麟有些不太情愿,对这头老牛很是畏惧,而老牛却很是心宽,笑道:“大狗不必怕我,你年纪还小,等你长大了便能摁着我打。”

    龙麒麟眼睛一亮:“真的?”

    “假的。”

    老牛将石桌上的茶一饮而尽,牛舌一卷,茶杯茶壶都消失不见,老神在在的向前走去:“你太嫩了,就你这个小身板再炼一千年,我还是能一只蹄子打三个。别说你,什么真龙、麒麟,我打过的数都数不过来。我们村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是个小山村。”

    龙麒麟垂头丧气。

    秦牧笑道:“牛师兄,龙胖虽然年纪还小,但也不能小觑了。我传授给他祖龙太玄功,帝座层次的神功,他的修为精进,堪称神速,将来未必不能超过你。”

    “我叫牛三多。”

    老牛甩甩尾巴,道:“功法不在于强弱,而在于是否是自己的,他的功法不是自己的,而且还有麒麟血脉,祖龙太玄功应该是龙族功法罢?他只能炼成一半,剩下一半全是漏洞。能够打得过我才是出奇了。不走出自己的路,修炼什么功法都是白搭。”

    秦牧心中微动:“这位牛三多师兄的眼界见识便要超过许多神魔不知凡几,看来农夫天师不愧是武斗天师,一头牛也能调教成这样,完全不逊于缚日罗这等一界之主了。”

    他们来到大墟中的一个小山村,距离稻田也就是六七里的路程。

    秦牧打量山村的景致,只见这个小山村山清水秀,靠着山,有清泉从青山上流下,很是写意。只是村庄里有百十口人家,但是一尊石像也没有。

    “你自己看看,躺在阴沟里的是不是你的老师。”老牛甩了甩屁股,走入村中。

    秦牧来到村口的阴沟里,果然看到这条臭水沟里有一人仰面躺着,被臭水泡得脸色发白。

    阴沟里恶臭阵阵,令人作呕,而那一副樵夫装扮的男子手和脚都被折断,看样子身上其他骨头也断了不知多少根,只剩下头骨还算是完整的。

    秦牧看了片刻,那躺在阴沟里的男子终于注意到他,哗啦一声翻了过去,把脸埋进臭水中,头发上还挂着几根腐烂的白菜叶子,屁股上还插着一根被啃得干干净净的鸡骨头。

    秦牧蹲在这条臭水沟边,不疾不徐,悠然道:“老师因何如此狼狈,以至于在阴沟里翻船?”

    樵夫圣人又噗通一声翻过来,胡茬子也被泡得发白了,慢吞吞道:“天有不测风云,风大浪高,因此翻船。”

    秦牧笑道:“老师能从沟里翻出来吗?”

    “骨骼尽断,修为被封,挣扎不得。”

    秦牧又问道:“老师与武斗天师有仇吗?”

    樵夫圣人道:“素来不和。”

    秦牧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向村庄走去,朗声道:“开皇一百零七世孙秦牧秦凤青,求见武斗天师!”

    村庄里的农夫和农妇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向他看来,一个五大三粗但个头却有些矮小的老年农夫正在刷老牛脖子上的鬃毛,闻言耳朵动了动,也向秦牧看去。

    秦牧带着龙麒麟走入村庄中,四周没有任何声音,只有百十口人瞪着眼睛看着他们。

    龙麒麟心惊胆战,迈着小碎步紧紧跟在秦牧身后,压低嗓音道:“教主,这个村庄里有古怪,这里除了那个老农,没有老人孩子,都是年轻人……”

    秦牧面带笑容看向前方,向老牛和那矮小却精壮的老农走去,低声道:“龙胖长大了,竟然能注意到这些细节。村庄里只有青壮没有老人孩子,的确有些古怪。”

    “难道是被老牛吃掉了?”龙麒麟打个冷战道。

    秦牧揭下额头的柳叶,以眉心第三只眼睛扫视一周,摇头道:“当然不是这样。之所以没有老人,是因为他们都不会老。神,怎么会老呢?”

    “神?”

    龙麒麟吓了一跳,胆怯的看向四周,小山村百十口人都在盯着他们,难道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神魔?

    “教主的老师来这里打架,真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龙麒麟心中暗道。

    在秦牧的第三只眼的视线中,这些村民各自的神藏和天宫浮现,他们的神桥完整,神桥从神藏中延伸出来,直达天宫。

    而这些村民的天宫中,一尊尊异常高大伟岸的元神屹立在天宫深处,他无法看到他们的元神屹立在天宫的准确位置,但可以看出这些人修为最低的也是瑶台!

    他看向那个老农,却根本看不穿其人的修为,甚至连那头老牛也无法看穿!

    “老牛说龙胖修炼一千年都无法与他争锋,看来是真的。”

    秦牧将柳叶贴好,来到老牛和老农身前,躬身道:“开皇秦氏子秦牧,拜见武斗天师。”

    那老农脸上皱纹很深,皮肤黑黝黝的透着红色,看来风吹日晒,一双手也是筋络高高隆起,指节粗大,显得很是有力。

    他的眼眶凹下,眼皮子一耷,继续给老牛刷毛,声若洪钟:“这里没有武斗天师,俺们都是种田的,你找错人了。”

    秦牧笑道:“武斗天师既然不愿意承认身份,那么阴沟里的人是我老师,我可否将他带走?”

    那老农重重一捏拳头,滚滚雷音爆发,秦牧抬头,但见天空突然变得黑暗,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撕裂天空,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大如黑山的拳头出现在天空中。

    “想把老神棍带走,先吃我三拳!”

    那老农瞥他一眼,摇头道:“你的身子骨吃不下。”

    秦牧定了定神,收回目光,道:“天师身为四大天师武力第一,还会为难秦氏的晚辈吗?”

    那老农拳头舒展开来,继续刷牛毛,淡然道:“开皇的血脉了不起吗?当年开皇的儿女中有人作恶,被我打死的也有几个。四大天师,排名第一的不是我,武力有什么用?还不如阴沟里那个耍嘴皮子的。”

    秦牧心头一突,鬓角出现一滴冷汗,连开皇的儿女也敢直接打死?

    这个武斗天师还真是胆大包天!

    “武斗天师要怎样才肯放过樵夫老师?”

    秦牧突然正色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朝廷有朝廷的规矩。既然来到江湖上,那就按江湖的规矩来!晚辈秦牧,前来搭救老师,还请天师划下道来!”

    那老农耷拉的眼皮抬起,嘿嘿笑道:“江湖规矩?好得很!我倒要看看耍嘴皮子的教了你多少本事!砍柴的猥琐男靠嘴皮子成为四大天师第一,你应该不会只学会了他的嘴皮子罢?”

    秦牧哈哈大笑,衣衫无风自动,猎猎作响:“说来惭愧,晚辈自从出道以来,一向以拳头解决问题,一路武斗过来,从来不输于人!”

    老农上下打量他,嗤笑道:“连武魂都没炼出来,拳头有精气而无神魂,是个没得道的家伙,嘴皮子倒是震天响。来人,打开斗牛宫!”

    山村里,一个个农夫农妇纷纷站起身来,齐声爆喝,一拳轰出。

    山村后的山峦被诸神一拳轰得平移出去,空间被打得撕裂,露出一个浩瀚天宫,那座天宫是坐落在一片浩瀚诸天之中。

    诸天开启,日月高悬,群星璀璨,里面竟然还有一个不小的国度。

    “去斗牛宫吧,江湖规矩!”

    老农呵呵笑道:“打死不论!”

    秦牧头皮发麻,龙麒麟悄悄转身,打算溜走,被秦牧一脚踩在尾巴上,吓得龙麒麟险些昏死过去

    樵夫阴沟里举起小斧头:我还能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