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二十四章 以武入道

    “霸体?”

    胡不归与鲁师兄面面相觑,低声道:“是哪个神族的体质?”

    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久居斗牛界诸天中,很少外出,对外界的了解几乎是一片空白。

    胡不归早年跟随父母在外历练,定居斗牛界之后便勤修苦练,从未出去过,而鲁师兄更是自幼便生活在这里,因此他们都不知道霸体的传说。

    事实上,秦牧走出大墟之前,世人几乎没有听说过霸体,直到最近几年才渐渐为人知晓,但知道什么是霸体能够说出子丑寅卯的人也是不多。

    村长毕竟是老实人,很少主动对外宣扬霸体。

    秦牧身边,那女子惊魂未定,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秦牧转头笑道:“姐姐,你刚才被斩神台上的斩神玄刀割掉了脑袋,斩了元神,我用幽都法术和造化神通,帮你接了回来。幸好我来得快,斩神玄刀没有来得及吸走你的一身气血,否则我只能救回来你的元神,救你的肉身就有些棘手了。那样的话,我还需要配药炼丹,我的饕餮袋还在龙胖那里,一来一去又要费不少时间。”

    那女子这才醒悟过来,连忙称谢,道:“妾身思梅雪,多谢师弟搭救。”

    秦牧连忙道:“姐姐,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稍等一下,你脖子上还有一道血痕,我颇通驻颜之术,帮姐姐将这血痕化开。姐姐不要动。”

    思梅雪噗嗤笑道:“你嘴巴真甜。倘若不是姐姐已经成亲了,还有两个孩子,一定跟你跑了……”

    “姐姐别说话。”

    秦牧神态认真,指尖迸出细小的符文,小心翼翼的修复着她脖颈处的血线,轻声道:“我用法术很难帮你完全去掉血痕,需要用到灵药炼成药膏涂抹才行,可惜饕餮袋不在这里……”

    他赤着膀子,距离思梅雪很近,让思梅雪觉得有些不太自在,心道:“成亲早了,我原应该再挑一挑的……”

    秦牧为她治疗一番,舒了口气,笑道:“姐姐的这道血痕淡了些,等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再炼几副药膏,你按时涂抹,就不会留下痕迹了。还有,我刚刚帮姐姐接上头,还不能太用力,倘若太用力有可能会突然掉下来。”

    思梅雪吓了一跳,连忙抱住自己的脖子,不敢动弹,苦笑道:“斩神台这一关我原本是过不去的,被你搭救反而过来了,后面的玉京我就更是休想了,根本过不去,脑袋还会随时掉下来。待会我陪你们一起过去,但不进入玉京。”

    斩神台对面,鲁师兄定了定神,迈步登上斩神台。

    他还未站稳,斩神台上两道血煞便化作血光缠绕而来,鲁师兄急忙屈指连弹,试图将血煞弹开。

    他是学习秦牧的办法,秦牧便是先以祖龙八音震荡气血,将缠绕在脖子上围绕脖子飞速旋转的血煞逼开,然后以指力将血煞逼退。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血煞的威力,他的指头刚刚弹在血煞上,只听嗤的一声,指头突然少了一截!

    鲁师兄心中一惊,急忙向后翻滚从台上滚下,然而就在此时血煞已经缠住了他的脖颈,鲁师兄向台下翻滚,落地时脖子上已经没有了头颅。

    思梅雪还待说话,身边的秦牧已经消失不见,下一刻秦牧冲过斩神台,逼退血煞,提起鲁师兄的头颅,如法炮制,将鲁师兄的头接在脖子上,安慰道:“放心,脑袋暂时离开身体也不会有大碍,但不能离开太久。太久便会死了。我曾经听幽都的府君说,死后头七日还可以还阳,你还不算真的死了,还可以活过来……不要动,你还有一根指头没接上……”

    胡不归咳嗽一声,提醒道:“秦兄弟,鲁师兄是?武罗族,你把他的头接反了,他是想提醒你。他前后都有脸,但也分前后,你看他脖子上的豹纹便知道了。豹纹细的一方是前脸,豹纹粗的一方是后脸。”

    秦牧看了看,脸色微红,突然元气化作一道剑光将鲁师兄的头切了下来。

    鲁师兄惊骇欲绝,好在秦牧调转了一下方向,又帮他接了回去。

    他这才松一口气。

    秦牧双目炯炯有神,露出鼓励之色:“师兄,要不你再试一次?这次你往斩神台的另一边翻,就算是再被砍了脑袋,我还能帮你接回去。这样你便算是通关了!”

    鲁师兄连忙摇头,苦笑道:“不用了,我试过一次,我的实力不足以跨过斩神台,还是留在这里等你们回来。我想起来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

    他尽管抱着必死的决心参与这次历练,但是动不动便被砍掉脑袋,虽然可以接回去,然而滋味却让他难以承受。

    秦牧也不勉强,又从斩神台上过去一次。

    胡不归抬起脚步,一步一步登上斩神台,鲁师兄和思梅雪紧张的看着他,胡不归是斗牛界最后的希望,倘若他也无法走过斩神台,斗牛界将是全军覆没!

    只有秦牧这一个外人穿过斩神台,斗牛界武者的脸面便会荡然无存!

    秦牧也向台上看去,只见胡不归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向前走,他似乎没有多余的动作,像是在散步一般,然而在他的四周却出现了数十个胡不归,四面八方出击!

    他像是一刹那间拥有了几十个的分身一般,攻势有如雷霆,将血色煞气逼退,血煞根本无法近身!

    那些虚影并非是分身,而是他出击的速度太快,在肉眼看来仿佛同一时间有几十个他出现在四周。

    最令秦牧佩服的还是胡不归看起来依旧像是在不紧不慢的行走,这才是他的武道的可怕之处。

    “武魂入道,就是武道,胡不归应该是快要以武入道了吧?”

    秦牧有些疑惑,在南天门下时,胡不归的实力没有现在这么强,他也没有做到以武入道,而现在竟然像是踏入了武魂入道的边缘。

    “胡兄真是天才。”

    秦牧不禁赞叹,心道:“我是靠霸体的领悟力,才能在弱冠之年参悟出自己的功法入道,剑法入道,而他却是凭自己的真本事,参悟出以武入道!这等才学,令人钦佩。”

    他却不知道,胡不归之所以能在斩神台上做出突破,其实还要归功于他。

    他与秦牧是友非敌,不是对手,但胡不归心中也不禁生出暗暗较技之心。

    秦牧不仅带给他压力,也带给他动力,甚至给予他灵感,迫使他激励他再进一步做出突破。

    就像是当年的秦牧在金江上游偶遇画舫中的虚生花一样,两人偶遇,船上以茶代酒,秦牧感受到“伪霸体”的压力,将压力化作动力,让他陷入悟道的状态,与灵毓秀一起开创出了元神引。

    胡不归的状态也是如此。

    秦牧紧张的注视着斩神台上的胡不归的一举一动,此时极为关键,倘若胡不归的悟道被人打断,再度想要进入这种悟道的状态那就难如登天了,补全自己悟道缺失的部分最是艰难,这一点秦牧深有体会。

    他便曾经被人打断过悟道,那时他从缚日罗的手中逃脱,从魔族的领地赶往离城,路上不自觉的进入悟道状态,然而被魔族的高手围攻,将他的悟道状态强行打破。

    悟道的状态可遇而不可求,纵使神魔有着无尽的寿元,观其一生,进入悟道状态也是屈指可数。

    哪怕是天纵之才,也不会超过十次。

    “我这个霸体,也不过是三四次而已。”

    秦牧目光紧紧盯着胡不归的身影,这人绝对是武道天才之流,只可惜斩神台并不太大,他很快便会走出斩神台!

    走出斩神台,没有了两道血煞的外在威胁,压力骤减,便会让胡不归从悟道状态中醒来。

    当初秦牧被打断悟道状态,是因为压力骤增。

    压力骤增骤减,都会打破悟道状态。

    终于,胡不归从斩神台上走了下来,秦牧战意滔天,突然向胡不归攻去!

    思梅雪失声惊呼,正欲阻挡秦牧,下一刻秦牧现出三头六臂,三拳两脚将她轰飞出去!

    思梅雪轰的一声撞在玉京的城墙上,急忙抱住自己的头,免得脑袋掉下来,心中惊疑不定:“秦兄弟为何向胡师兄出手?”

    秦牧飞速移动,身形留下一道道幻影,偷天神腿被他发挥到极致,六臂翻飞,攻击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他要胡不归以压力,让胡不归维持悟道的状态,完成以武入道!

    胡不归依旧在向前走,攻击速度越来越快,将秦牧的一切攻击挡下,他留下的残影越来越多,肉身神通爆发出的威力也越来越强。

    秦牧原本是在控制自己的招式威力,但很快感觉到胡不归的反击力度在急剧提升,不由眼睛一亮,他攻出的招式也越来越猛,继续压迫胡不归,要压榨出他更多的潜能!

    胡不归周围的残影已经多达百个,数量还在增加,然而他依旧能保持不紧不慢行走的姿态。

    两人杀到玉京,杀入这座天上城市中。

    思梅雪一手护着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向秦牧攻去,突然又是轰隆一声巨响,她被秦牧一拳轰飞出玉京,心中委屈万分:“你还叫我姐姐,下手还这么重……”

    两人杀入玉京城第一座神殿中,镇守神殿的是村里的一位农妇,虽是女子,却有一种大将风范,见到两人杀来,正欲出手,突然醒悟秦牧的用意,立刻压住一身气血和修为,没有惊动两人,任由他们穿过这座大殿。

    “胡不归以武入道,说不定会是第一个以生死境界飞渡天宫的人。”

    那农妇背负双手,目光如星芒闪动,看着他们二人将大殿后门打得稀巴烂,低声道:“不。他会是第二个,因为……”

    她走出残破不堪的大殿后门,仰望高高在上的凌霄宝殿:“他也没有神桥。武道有一座不可逾越的山,而他就是这座山。他才是武道的第一人!”

    宅猪在高铁上,正在直奔上海。这次不是去开会,而是阅文集团举办星学院高级研修班,让作者进修,嗯,宅猪是讲师,去讲课。今天下午还有个采访,今天第二章嘛,尽量准时。熬夜也会码出来,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