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四十三章 死者复生

    开皇沉声道:“过去的事情没有正义,将来才会有。我们现在身处历史之中,这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无论你怎么做,都不是伸张正义!而在未来,才是伸张正义的时机!你应当明白我在说什么!”

    秦牧点了点头,木然道:“我明白。”

    开皇缓缓放开手,道:“即便是在历史中,你每一次选择也有可能会让自己出现杀身之祸。御天尊这样出类拔萃的人物也死了,你参与其中,你也会死。”

    秦牧点头道:“我明白。”

    开皇舒了口气,道:“虽然不知道我与你有什么恩怨,但是我觉得你是一个不错的人,你不应该死在这里。”

    秦牧一直没有表情的面孔像冰雪慢慢融化,露出一丝笑容:“谢谢你。其实这次能够见到你,我便心满意足,不虚此行了。”

    开皇道:“能够见到七天尊,又能遇到你这样的人物,我也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按照你所说的,我们应该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罢?这一两个月的时间中,我们便静静地见证这段历史。御天尊虽然身故,但是他的成神之法还是会流传下来。这不是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吗?”

    秦牧点头,木然道:“甚好。”

    开皇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向老牛道:“你是他师兄,你比他更有理智,你应该知道怎么做。这里是古天庭,连你也不能放肆的地方,倘若胡作非为,便会有莫大的凶险。”

    老牛迟疑,点头道:“你放心,我会看住他。”

    昊天尊沉痛的声音响起,传遍这片瑶池小筑:“御天尊死了,尚未发现凶手,但凶手就隐藏在我们中间!诸君,我当上书天帝陛下,请陛下追查凶徒,务必要将凶徒绳之以法,还御天尊一个公道,还天下神通者一个公道!”

    瑶池小筑中一片沉默,突然有低低的哭声传来,寂静中传来的哭声显得无比压抑。

    昊天尊怒发冲冠,朗声道:“诸君,我必然不会放过那个凶徒,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御天尊的血,不会白流!请诸君放心,相信天庭,相信陛下!”

    他的声音渐渐低沉,但却清晰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御天尊虽然身死,但是他的道统却绝不会灭绝,御天尊与我是至交好友,他已经将成神之法传给我。他多半已经预测到自己会遭遇不测,因此将他所开创的成神法提前教给我,免得留下遗憾。眼下,先为御天尊治丧吧,让他入土为安。”

    他的声音愈发低沉:“他像是兄长,又像是父亲,可惜天妒英才……治丧十日期间,我亲自为父兄守灵,十日之后,再传成神之法。”

    他的声音渐渐低落下来,接着便是哭声传来:“父兄”

    秦牧看向缦回廊阁中的昊天尊,昊天尊伏在御天尊的尸身上嚎啕大哭。

    秦牧收回目光,看向阴天子,阴天子还在看着自己的手。

    秦牧闭上眼睛,过了片刻,张开眼睛,目光明亮。

    开皇见到他这幅神态,露出忧色。

    天庭盛会,诸多古神正在议事,天帝身躯广大,脑后宝光重重,迸发出万道霞光。能够在此议事的,都是地位崇高的古神,即便是大日星君五曜星君这等古神,也没有资格参与进来。

    突然有古神匆忙来报,道:“陛下,人族御天尊被人谋害,死在瑶池小筑。昊天尊上书,向陛下禀告此事。”

    “御天尊死了?”

    天帝惊讶,道:“呈上来。”

    那古神上前,献上昊天尊的折子,天帝看了一番,合上奏折,道:“御天尊为奸人所害,真是可怜可叹。朕对他还是非常期许,他才华绝代,又懂得进退,朕还要看他为朕打造出一个煌煌盛世,没想到却糟了暗算。土伯。”

    黑暗中,土伯微微欠身:“陛下。”

    天帝道:“御天尊不能就这样死了。他的魂魄应该归入幽都了吧?你将他的魂魄提来,询问原委。”

    土伯身躯沉下,过了片刻,再度出现,摇头道:“御天尊不在幽都。”

    天帝轻轻皱眉,向天阴娘娘道:“天阴娘娘,御天尊多半变成了残魂。他的残魂是否落在你那里?”

    天阴娘娘此刻坐在天公的阴影之中,过了片刻,回道:“陛下,御天尊并无残魂落在天阴界。”

    天帝叹了口气:“他多半是魂飞魄散了。天公,你是否看到御天尊遇害情形?”

    天公摇头:“玄都总览天下诸天诸世界,但瑶池是帝后娘娘的居所,我照不到那里。”

    天帝沉默,道:“传令下去,着天听地视二将,严查此事,一定要寻出杀害御天尊的真凶!”

    “遵旨。”

    御天尊的灵堂搭了起来,昊天尊亲自为御天尊守灵,各界的神通者一一上前,与这位开创了神藏修炼体系的年轻人告别。

    秦牧、开皇和老牛也前来与御天尊的遗体告别,开皇见到秦牧一直没有异动,这才放下心来:“他应该是听进去了。这样最好,我真担心他会惹出什么泼天大祸来。”

    秦牧看了看昊天尊,这几日昊天尊显得瘦削了很多。

    十日守灵很快过去,天庭的两位古神也带着一些半神四处搜查,只是依旧没有结果。

    御天尊下葬,安葬在天河旁边。

    天河滔滔,奔流不息。

    终于,到了昊天尊传道讲法的日子,昊天尊神采飞扬,先讲授半神变化成人的法门,他的确是天纵之才,解决了半神无法修炼这个难题,引起一阵阵欢呼。

    开皇原本打算前去别宫听讲,见证这件影响了今后无数年的盛事,不过秦牧、老牛和凌天尊都留在风华楼中,他迟疑了一下,向老牛道:“你一定要看好他,不能再让他胡作非为。他若是胡作非为的话,昊天尊便会将谋害御天尊的事情,推到他的头上!”

    老牛点头,道:“我理会得!”

    开皇这才离去。

    秦牧瞥了瞥正在怔怔出神的凌天尊一眼,取出自己的饕餮袋,将里面的东西倾倒出来,取出佛元赤铬,当当当的敲打,很快,一口纯粹由佛元赤铬的棺椁便被他打造出来。

    凌天尊呆呆的看着他,秦牧将棺椁塞入饕餮袋中,很快收拾妥当,瞥了这少女一眼,凌天尊还是呆呆的看着他,双目无神。

    “师兄,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秦牧笑道。

    老牛警觉道:“你要做什么?你不要乱来。”

    秦牧摇头道:“你放心,我不会乱来。”

    老牛道:“我跟着你!”

    秦牧径自向外走去,老牛惊讶,只见秦牧并未走向别宫大殿,而是离开了瑶池。

    “他不是要干掉昊天尊?”

    秦牧来到天河旁,寻到御天尊的陵墓,老牛更加纳闷,秦牧已经祭奠过御天尊了,怎么还来此地?

    秦牧向御天尊的陵墓走去,五指朝天,轻轻抬起手掌,陵墓石块铮铮松动,向四周分开。

    叮。

    一根根棺材钉脱落,相继飞起,接着棺材板飘了起来。

    御天尊的尸身躺在棺椁中,然后缓缓的飘起。

    秦牧围绕御天尊的尸身飞速走动,各种造化印法接二连三的拍在御天尊的全身各处,御天尊体内传来咔嚓咔嚓的声响,断骨重连。

    他体内一根根断裂的骨头竟然相继拼接在一起,断骨生长,不仅如此,他破碎的心脏也在血肉重组!

    很快,他的身体便再也寻不到任何伤口。

    这是造化功!

    若论造化之道的造诣,秦牧足以冠绝古今!

    最后,秦牧的手掌捏着一个手印,轻轻放在御天尊的心窝处。

    他的掌力吐出,御天尊已经冰冷僵硬的身体突然震了一下,停止流动的血液突然间在血管中流动起来。

    接着,老牛听到了御天尊体内传来一声心跳。

    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

    他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看了看秦牧,又看了看御天尊,脑中浑浑噩噩。

    秦牧打开饕餮袋,取出自己刚刚炼制的那口棺椁,棺材盖打开,御天尊轻轻飘入棺椁中。

    棺材盖再度盖上,飞入饕餮袋中。

    秦牧转身向瑶池方向走去,老牛急忙跟上他,回头看去,后方,御天尊原来的棺椁自动合拢,一根根棺材钉插在原来的位置上,一块块石头组合,复位。

    这座陵墓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看不出有丝毫异样。

    牛三多犹豫了片刻,终于忍不住道:“师弟,你就算让御天尊的尸身活过来也是没用,他终究还是死了,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秦牧不答,一直向前走去。

    他又回到了瑶池小筑中的风华楼,走入楼中,向还在怔怔出神的凌天尊笑了笑:“凌姐姐,你将这口棺椁收好。”

    他取出御天尊的棺椁,放在凌天尊面前。

    凌天尊无神的双眸动了动,落在棺椁上。

    “你再次见到幽天尊时,将棺材给他,请他藏在幽都中。你告诉他,将来会有一个叫做牧的人去寻他。”

    秦牧面色温和,柔声道:“牧会对他说,我明白了,我回来了。他便可以取出这口棺椁。凌姐姐,我要走啦。”

    他起身向楼外走去。

    凌天尊站起身来,声音沙哑道:“你到哪里去?”

    秦牧停步,回头一笑,很是阳光灿烂:“去完成我应该完成的事情。姐姐,咱们将来再会!”

    他大步出楼,仰头看天,头顶阳光绚烂。

    “天帝有旨!牧青、秦开,道法精深,有经天纬地之才,匡扶社稷之能,敕封:牧青,号牧天尊,秦开,号秦天尊!”

    瑶池小筑的别宫大殿中,昊天尊宣读天帝旨意,笑道:“恭喜秦兄牧兄!而今有九天尊了。可惜……”

    他脸色黯然,显然是想起了身死道消的御天尊,难过万分:“可惜父兄是看不到这个情形了……牧兄?牧天尊?秦天尊,牧天尊何在?”

    开皇道:“他在风华楼,不曾过来。”

    昊天尊笑道:“恭喜秦天尊!今后,秦兄和牧兄便是天尊了。现在,我来讲一讲父兄御天尊所开创的成神之法!”

    就在此时,他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殿门处,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众人都在等他讲法,见状纷纷回头,殿内一片寂静。

    只见别宫大殿门前,“御天尊”静静地站在那里,与昊天尊隔空对视。

    过了片刻,“御天尊”迈开脚步,径自向昊天尊走去,淡淡道:“昊天尊,我所开创的成神之法,还是由我亲自来讲吧!”

    开皇脑中轰然,呆呆的看着这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御天尊”,心乱如麻:“不可能活着,他不可能还活着……牛犇!”

    他看向殿外,殿外,老牛无奈的站在那里,心道:“对不起开皇,我挡不住他,他是牛脾气……”

    求票票吖,口牙,口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