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四十八章 南帝

    虽然开皇是老祖宗,但秦牧与他真正的相识却是在这几天,仅仅几天便可以看出开皇的为人。

    一个认识了月余时间,甚至一直与自己作对的人,他都要舍身去求,更何况追随自己两万年的部下?更何况那些黎民百姓?

    这样的人,是不会躲在无忧乡里乐而忘忧的。

    这是性格使然。

    没有什么理智而言,没有什么权谋而言,没有什么利益而言,仅仅是个人的性格。

    开皇能够得人拥戴,正是因为他是这样性格的人。

    这种人格魅力,是他能够成为开皇的原因。

    “倘若你没有躲在无忧乡,那么你……”

    秦牧沉默,以造化功来治愈自身,那尊女古神投影的压力,还是让他受伤了,尽管这个时代的神通道法粗陋无比,但是力量相差太大那就不是神通所能弥补的了。

    瑶池中半神向他们涌来,数量极多,开皇皱眉,半神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他抱着受伤的秦牧,现在的秦牧能够保住自身性命就算是不错了,让他着实腾不出手来去对抗这些半神。

    “背着我就行了。”秦牧有气无力道。

    开皇将他背起,秦牧双手已经复原,搂住他的肩头,开皇顿时可以腾出手来,他的神通施展速度极快,叠手间便是无数细小的神通飞出。

    对于他来说,这些半神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破绽,只要有破绽,便可以被击杀。

    然而涌来的半神越来越多,天空中,大海下,海面上,前后左右,到处都是。

    开皇并没有修炼过三头六臂,面对这种场面也有些捉襟见肘。

    “你的剑,借我用用!”开皇额头冒出冷汗,前进越发艰难,突然道。

    秦牧已经将自己身体大半断骨换掉,正在滋生新骨,闻言立刻道:“你用几口剑?”

    “一口足矣!”

    秦牧心念微动,饕餮袋中的无忧剑飞出,落在开皇手中。

    开皇持剑在手,微微一怔,赞道:“你这口剑了不起啊,我握在手中简直就像是长在身上一样,有一种如意仗剑行的感觉。好剑,好剑,将来我也要炼一口这样的神剑!”

    他仗剑而行,那口无忧剑在他手中发出清脆的剑鸣,这口剑像是在兴奋,像是在战栗,又像是在哭泣。

    即便是秦牧也不曾施展出无忧剑的威力威能,然而现在,无忧剑却在开皇的手中爆发出越来越强的威力!

    开皇剑法极为精深,也是以剑入道的人物,无忧剑的威力疯狂提升,但见空中一道道剑光纵横,如光如电,刹那间瑶池上空仿佛变成了黑夜,而纵横来去的剑光则像是雪白的光芒将黑夜撕开!

    天空中,大海中,海面上,鲜血像是红艳艳的花不断绽放。

    开皇一剑在手,竟然无人能挡!

    秦牧看着这一幕,不由有些痴了。

    无忧剑,本来就是开皇的剑,这口剑在他手中只能凭借锋利来斩杀对手,而在开皇手中却像是觉醒了一般,剑在手,开皇竟是如此的风华绝代!

    突然,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秦牧回头看去,只见牛三多将那女古神的投影打得粉碎!

    这头老牛纵身一跃,下一刻便降落在开皇前方,一声大吼,如同洪钟震荡,海水翻腾,一尊尊古神被吼声掀起的飓风吹拂,立脚不住,四面八方跌去。

    老牛缩小身体,面色焦急,沉声道:“惹出大乱子了,那些古神已经飞过来了,我扛不住,肯定扛不住!”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道:“还有路可走。你们不要动,我来施法!”

    两人站立不动,秦牧上半身已经复原,立刻催动元气,无数符文围绕三人翻飞,符文交错交织,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而在远处,一座座天宫之中,一尊尊古老的神祇正在向这边赶来。

    大日星君振翅飞行,速度最快,远远便叫道:“又是你!金吾郎将牛犇!你先前惹是生非大闹天庭,陛下许你个官儿你还不满意!这次看你如何收场,斩神台上还没有开刃饮血,你来走一遭罢!”

    他浮光掠影,飞速杀来,三只利爪向下探来,半空中火光流满天空,却在此时,光芒一闪,传送神通爆发,秦牧、开皇和牛三多消失无踪。

    大日星君三爪抓了个空,急忙从海面振翅而起,羽翼笼罩海上百里天空,双目射出两道白光,四下照耀,搜寻秦牧等人的下落。

    又有一尊尊古神杀来,高声道:“星君,那些乱臣贼子去了何处?”

    “那三人有一种秘法,不知何故就逃走了!”

    大日星君道:“让周天星部的星斗诸神星君,撒下天罗地网,将瑶池笼罩,让他们无处可逃!”

    天空中原本群星不可见,此刻却突然出现了璀璨星辰,无数星辰越来越大,形成一道天河,天河中群星闪耀,一尊尊星斗诸神和星君各施手段,天空中光芒如雨,穿插交错,将瑶池封锁。

    那些星辰上,一尊尊伟岸古神头颅向前探出,面目高古,一道道目光从天空中落下,四处寻找。

    他们久寻无果,大日星君也没了主意,道:“天听地视何在?那三人胆大包天,肆意妄为,逃到何处肯定瞒不过他们!”

    过了片刻,有古神来报,道:“天听地视两位将军奉陛下之命,追查杀害御天尊的凶徒下落,已经寻到下界去了。”

    大日星君瞪大眼睛:“寻到下界去了?这两个家伙不在瑶池里寻找凶徒,跑到下界作甚?下界哪里有能够暗杀御天尊的高手?除了半神有这个能耐,难道是半神……”

    他突然住口不谈,咳嗽两声,道:“金吾郎将牛犇,两度大闹瑶池,又企图谋害昊天尊,我当上禀天帝!我先去凌霄宝殿,你们在此稍候,继续搜寻,务必将那厮挖出来。”

    他匆匆离去。

    而在此时,光芒一闪,秦牧、开皇和牛三多出现在一座气派非凡的大殿中,秦牧连声咳嗽,又恐惊动他人,急忙压住,憋得脸通红。

    “这是哪里?”老牛和开皇各自做出防备姿态,谨慎的打量四周。

    只见这座大殿朱红一片,殿内的柱子、地面、墙壁和殿顶都是红色,即便连帷幕屏风也是红色。

    墙壁上雕刻着朱雀神鸟,地上也有着各种奇特的朱雀纹,屏风帷幕上也是绣着飞翔的朱雀。

    还有朱雀食妖虫、战神龙的场景。

    “这里是朱雀宫。”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道:“就是朱雀儿所住的地方。咱们认得她,可以在她这里躲一躲。”

    老牛放下心来,笑道:“就是那个与南帝朱雀重名的朱雀儿吗?那娘子生得俊俏,就是胆子大,连南帝的名字也敢用,不怕折寿。”

    开皇面色古怪,盯着墙上的一幅壁画,久久无语,突然道:“这画中的女子,便是朱雀儿?”

    老牛上前,果然看到那个叫做朱雀儿的女子出现在壁画中,笑道:“就是她,好生大胆的女子。”

    开皇面色更加古怪,提醒道:“牛犇前辈,她与土伯、天公等人赴宴,地位并不比土伯天公低了。”

    老牛看向壁画,壁画上是一幅宴会图,土伯天公都在,坐在高座上,位列在前,而朱雀儿那女子竟然也坐在旁边!

    “你的意思是……”老牛试探道。

    开皇叹了口气:“她就是南帝。我们闯入南帝的宫殿,这是自投罗网啊,而且这里……”

    他看了看帷幕,帷幕后是一张朱红色的玉榻,玉榻是鸟窝形状,冒着熊熊圣火。

    开皇额头冒出青筋,喃喃道:“而且这里还是南帝的寝宫,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想一想咱们的死法了……”

    老牛连打几个冷战,眼巴巴的看向秦牧,道:“你有办法对不对?你一向有办法的……”

    秦牧正要说话,突然只听外面有说话声传来,朱雀儿的声音映入他们耳中,笑道:“这次天庭盛会真是一波三折,名义上是定天庭的名号,实际上则是那些老家伙们吵吵各自的利益。土伯和天公胆气壮,不愿分割幽都和玄都的利益,半神的首脑也在吵吵着要更多的好处。至于天庭名号,反倒是小事了……”

    “娘娘,你在天庭不知道瑶池那边热闹着呢。”

    “娘娘,瑶池折腾得快要废了,先是牧天尊、秦天尊打架,牛犇大闹瑶池,后是御天尊被暗杀,御天尊死而复生,与半神和昊天尊打了起来,帝后的妹妹投影下来,又被金吾郎将牛犇给打碎了……”

    “竟有这么热闹?我便不应该去天庭盛会,应该留在这里看热闹!”

    “现在更热闹了,周天星斗诸神都跑出来了。”

    ……

    这些女子的声音渐渐接近,说着瑶池盛会的事情,朱雀儿道:“我有些乏了,要休息休息,你们下去吧。”

    “是。”

    诸多使女下去。

    脚步声传来,一个大红霓裳的女子走入殿中,笑道:“好大的胆子,敢躲到本宫这里,真当本宫没有手段擒拿你们不成……”

    “姐姐!”

    秦牧一瘸一拐走出来,面目改变,恢复本来面目,躬身道:“弟弟前来避难了,求姐姐收留!”

    朱雀儿惊讶,失声道:“你是……新晋的牧天尊?不对,你分明是我在天河上认得那个弟弟。你刚才怎么是御天尊的面孔?”

    开皇看向秦牧,微微一怔,秦牧现在的面目并非是牧青的面目,而是另一幅年轻有些稚气的面孔。

    “他的脸,有些熟悉……”

    开皇迷惑:“有点像我……”

    秦牧露出真容,涩声道:“御天尊死了,凶手是昊天尊和阴朝槿,我为他报仇,所以化作御天尊的样子。而今,我得罪了昊天尊之母,不得不来姐姐这里躲避。”

    朱雀儿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周身流火,笑道:“你得罪了那个小贱人,你死定了!你们都死定了!不过,你们也不要怕,她不敢来我这里。你们就在我这里躲几天,过些日子我再送你们下界。”

    她突然兴奋起来,笑嘻嘻道:“昊天尊的娘,便是帝后的妹妹,你们大约不知道昊天尊的来历罢?帝后姐妹是并蒂双生,两姐妹长得一样。天帝娶了姐姐,还想娶妹妹,但帝后不同意。你们猜,后来怎么样了?”

    开皇面色古怪,心道:“南帝与我想的不太一样,怎么喜欢打听天帝的私事?”

    秦牧一边疗伤,一边好奇道:“姐姐,后来怎么样了?”

    开皇面色更加古怪:“这个牧青也很好奇!”

    旁边老牛的牛耳朵伸得老长,显然对此也很好奇。

    “后来御天尊开辟了灵胎神藏,让世人能够修炼。天帝就说,古神的后代无法修炼,将来恐怕古神后代被人类欺压,我们来想个辙吧,创造出一尊半神半人,让他来为半神寻找一条道路。这尊半神半人,就是后来的昊天尊。”

    朱雀笑道:“而生下这尊半神的,正是帝后的妹妹。你们猜,昊天尊的生父是谁?”

    秦牧目光闪动,催促道:“姐姐快说,急死我了!”

    朱雀声音轻快,笑道:“天帝转世去了,投胎为人,终于如愿以偿与佳人恩爱缠绵。”

    啦啦啦,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