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五十五章 拖油瓶御天尊

    大墟残老村。

    天亮时分,秦牧和阴差老者带着御天尊来到这个小村庄,这里是秦牧曾经生活的地方,只是而今被鸡婆龙盘踞。

    村中,秦牧炖了只鸡,炒了几个菜,又去屠夫的屋子里挖出一坛埋在床底下的酒。

    他天齐仁圣王府吃了一顿鬼宴,什么味道也没有,因此有些馋了。而且御天尊刚刚复活,也有些饿了。

    酒饱饭足之后,秦牧和阴差老者来到涌江边,看着奔流而去的江水。

    阴差老者搓了个神通,想要扔到滔滔江水中,秦牧连忙按住他的手,摇头道:“涌江里生灵无数,还有涌江龙王豢龙君,你现在是何等神通广大,想炸翻一条江的生灵不成?”

    阴差老者想了想,散去神通,道:“他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缺失魂魄的原因,还是真的失忆了?”

    秦牧回头看去,村子里鸡飞狗跳,鸡婆龙们成群结队,追着御天尊四处乱跑,御天尊被啄得血头血脸,狼狈不堪,最终被鸡婆龙们打倒在地。

    几只公鸡婆龙站在少年身上,喔喔喔的对着太阳鸣叫。

    阴差老者叹了口气,又搓了个神通,想了想,又散去了,道:“你看他,哪里有从前的样子?从前的御天尊是何等的神采飞扬,何等洒脱,现在鸡婆龙都敢欺负他。”

    秦牧起身过去,将鸡婆龙们赶走,御天尊慌忙爬起来,拍了拍衣裳,一身鸡毛飞扬。

    “我也看不出造成他失忆的原因。他的魂魄缺少了点东西,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魂魄缺失,不过三魂七魄却还都在。”

    秦牧沉吟道:“我觉得,目前还是回幽都,请土伯寻到他丢失的魂魄到底在哪里。倘若寻回魂魄依旧失忆,那就是脑子出了问题。”

    阴差老者点头,回头看去,只见御天尊被一群鸡婆龙逼到墙角里,蹲在那里护着头。

    “他不恢复记忆,在这个残酷的世间怎么才能活下去?”阴差老者摇了摇头。

    秦牧走上前去,抬手一挥,一道火焰化作火龙,四下扑击,将鸡婆龙们赶走。

    御天尊见状,眼睛一亮,喜道:“这个法子好!”说完,自己也挥了挥手。

    四周的鸡婆龙还在靠近,见状连忙躲开,却见他挥过手之后什么也没发生,鸡婆龙们大怒,又自扑上来。

    御天尊连忙再挥了挥手,一道火光如龙,摇头摆尾冲出。

    诸多鸡婆龙四处逃窜,一只鸡婆龙躲避不及,被烧得焦黑,一股肉香味儿传来。

    御天尊呆了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然后又跑到被烧死的鸡婆龙身边大哭起来,哀伤于鸡婆龙之死。

    他想要将鸡婆龙的尸体埋葬,一边哭一边挖坑,过了片刻又觉得好香,悄悄尝了一口,一边落泪一边吃了起来,将挖好的坑丢在一旁,鸡骨头丢进坑里。

    秦牧与阴差老者对视一眼,各自露出惊讶之色。

    “你刚才那道神通用的是荧惑星君的火焰符文?”阴差老者询问道。

    秦牧点头,道:“荧惑星君的火焰符文虽然结构并不复杂,但是我的造诣很高,符文被我缩小到极致,很难被人看出奥妙。”

    阴差老者道:“而他却看出了,而且学会了。”

    “而且他还能施展出来。”

    秦牧低声道:“他的修为并未完全消失,还有一部分修为,更关键的是,他的资质和悟性实在太逆天了。我怀疑……”

    他顿了顿,面色古怪道:“御天尊也是霸体。”

    阴差老者沉吟片刻,道:“没有记忆也没什么,只要不笨就好,就是……他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太好使,你见过谁因为烧死了鸡而痛哭,一边哭还一边吃的?”

    秦牧揪掉下巴的小胡子:“好像的确有些不太好使……还是先去见土伯罢!”

    阴差老者点头,唤来御天尊,御天尊吃了半只鸡,面带羞愧之色,低头拎着另外半边鸡走来。

    秦牧和阴差老者无奈,三人登上小船,阴差老者挥了挥手,一片黑暗漩涡出现,小船驶入漩涡之中,漩涡随即缩小消失。

    “御天尊,你怎么不吃了?”

    阴差老者看着他,道:“你是否是因为自己烧死了一个玩伴,又吃掉了自己的朋友,因此而悲伤?”

    “我吃撑了。”

    御天尊老老实实道:“实在吃不下了,我想等饿了的时候再吃。”

    秦牧哭笑不得,心道:“从前的御天尊是何等精明的一个人,现在却傻乎乎的。带着这个傻哥哥,有幽天尊的苦头吃了。”他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幽天尊,当年龙汉天庭,是谁赢了?”秦牧问道。

    阴差老者迟疑一下,将后脑勺的面具摘下来收好,摇头道:“我确实不太清楚。龙汉时代末期,有三座天庭,都自称正宗,具体谁赢了,那就不得而知了。我一直留在幽都,很少去外界,三座天庭争霸,收割灵魂便已经让那时的我头疼无比。不过……”

    他顿了顿,道:“月天尊曾经来找过我,对我说天盟败了,云天帝死了,她也准备归隐。”

    “云天帝?”

    秦牧问道:“是云天尊吗?”

    阴差老者点头。

    秦牧黯然,过了片刻,涩声道:“倘若他没有进入天盟,或许他便不会死了。因为我一句话而害了他的性命,我……”

    “与你无关。”

    阴差老者道:“云天尊就是这种性子,他虽然被尊为天尊,平日里话也不多,但是古道热肠。月天尊曾经说过,凌天尊提议建立天盟之前,云天尊便准备集合仁人志士,为后天种族的未来着想。云天尊……”

    他沉默片刻,垂头道:“他曾经冒充过御天尊的模样,也曾经冒充过你和秦天尊,用你们的名义行事,让人族和其他种族在最苦难的时候依旧保存一线希望。龙汉时代,死了很多人,那时候人族和其他各族都快要活不下去了,他只能这么做……”

    秦牧怔怔出神。

    “土伯应该知道哪个天庭获胜了吧?”他压下心头事,问道。

    “土伯是不会说的。”

    阴差老者摇头道:“我曾经问过他,他也没说。只是那段黑暗岁月过去之后,土伯便消沉了许多,只做分内之事,对外界的事很少过问了。我曾经也想知道最终的获胜者是谁,到底是昊天尊还是古神天帝,但是我从未看到帝座上那个人的真容。”

    秦牧微微一怔:“从未见过他的真容?”

    阴差老者点头,小船向土伯靠近,船头的御天尊吃惊的长大嘴巴,呆呆的看着无比庞大的土伯,吃吃说不出话来。

    “从未见过。”

    阴差老者面色平静,古井无波,不紧不慢道:“世人都说龙汉时代在四十五万年前结束了,之后便是赤明时代,嘿嘿,殊不知龙汉时代从未结束。龙汉时代,一直都在!”

    秦牧心神悸动。

    龙汉时代,一直都在!

    连土伯也讳莫如深不愿提起的龙汉天庭,一直都在,就像是一个莫大的阴影,笼罩在所有的时代之上,赤明,上皇,开皇,甚至而今的延康!

    “那个天庭有着很多令人想不通的事情。”

    阴差老者道:“古神天庭的古神也在那个天庭里,而后天生灵和半神中的神祇也在那个天庭里,我想不通,谁才是最终的获胜者……我们去见土伯吧。”

    纸船驶入土伯眉心的第三只眼,阴差老者将纸船泊好,来到眼中圣殿。

    圣殿中,那尊体态小了无数倍的土伯低下头来,打量拎着半只鸡的御天尊,御天尊被他看得惴惴不安,过了片刻这才鼓足勇气将半只鸡举到头顶:“你想吃吗?我看你也饿了……”

    土伯目光闪烁,摇了摇头,叹道:“可怜,当年的御天尊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带他前来,是为了寻他失踪的那一缕魂魄?”

    秦牧点头,躬身道:“还请土伯施法,寻找他那缕魂魄的下落!”

    “当年我赐福与他,你不求我,我也会帮他寻找。”

    土伯张开眉心的眼睛,第三只眼射出一片光幕,沉声道:“我看到他的肉身时,便已经看到了他的残魂越过了无数个世界,大千世界一晃而过。”

    御天尊站在光幕中,局促不安。而光幕外,秦牧和阴差老者顿时看到光幕中一个个世界飞速闪过,巍峨青山,苍茫大漠,一晃而去,又有无数星辰也相继逝去。

    过了片刻,突然间光幕中出现无比气派无比辉煌的天宫,高大伟岸的诸神,接着是永昼的天庭。

    光幕中一座座宫阙从御天尊身体中穿过,速度越来越快,突然画面跃动速度渐渐放缓,越来越慢,最终停留在一座宫殿的门户前。

    画面穿过门户,穿过亭台楼宇,又穿过几道门户,进入一个不可思议的空间,接着画面断去。

    土伯道:“他的残魂,被镇压在天庭披香殿,殿内封印太重,隔断了我的目光。”

    秦牧舒了口气,笑道:“只要知道在哪里,那就有希望。”

    阴差老者面色凝重,眉头深皱,显然披香殿并非秦牧想象的那样简单。

    “披香殿,是天庭七十二宝殿之一,规格与天宫等同。”

    土伯淡然道:“别说你,等闲凌霄强者也无法混入其中。”

    秦牧笑道:“总有办法进去。”

    土伯问道:“你知道怎么进入天庭吗?你知道天庭在何处吗?”

    秦牧呆了呆。

    他的确不知道。人都说域外天庭,但这个域外天庭到底在何处,即便是樵夫圣人也说不出来。

    樵夫圣人自始至终也不知道开皇时代的敌人到底是谁。

    而秦字大陆中的赤皇思维,也不知道谁才是赤明时代的敌人。

    土伯看了看他,道:“你先出去,我与府君有话要说。”

    秦牧走出圣殿,探头进来,突然大殿门户关闭,将他关在外面。

    “小气,还神秘兮兮!”秦牧愤愤道,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阴差老者的小纸船上。

    圣殿内,土伯看向阴差老者,道:“他的残魂,暂时是不能讨回来了,你打算拿他怎么办?”

    阴差老者沉默片刻,道:“他是我第二个亲人,我必须要守护他。”

    “他现在就是一张白纸。”

    土伯道:“而且是傻乎乎的白纸,跟着你,便会像你一样自闭,走出幽都,便会死得很惨。府君,你这些年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你一直在幽都。你若是出去,你早就死了。他跟着你,只会是这个下场。”

    阴差老者沉默的看着悄悄舔了舔手指头上的油的御天尊,一阵无语,过了半晌,抬头道:“我想通了,我的确不适合带着他。我想把他托付给牧天尊。”

    土伯道:“交给他?你便不怕他把御天尊带到阴沟里去?”

    “但御天尊不会死。”

    阴差老者道:“我现在担心的是,牧天尊不愿意带着他,他虽然很热心的救治御天尊,也热血沸腾的帮御天尊报仇,但是让他照顾御天尊,他肯定不干。”

    土伯露出一丝笑容:“他不得不干。现在,他乘着你的小船前往幽都的最深处,偷偷地溜走去探望他的娘亲。他即将犯下大错大过,有了这个把柄,他便不得不带着御天尊这个拖油瓶。”

    阴差老者呆了呆,赞道:“土伯圣明。”

    本章三千七百字,今天更新七千八百字了吧?我很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