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七十五章 龙丕耕田

    “召唤元界所有的半神?地母元君莫非还活着?”秦牧心中有些不安。

    元界,曾经的太古元都,长久以来一直处在封印之中,像是折扇一样被折叠起来,而现在封印解除,不知有多少半神涌现出来。

    再加上地母元君这个强有力的领导者,对大墟和延康会带来怎样的变局?

    帝释天王佛对此一无所知,开皇时期,地母元君早已销声匿迹,上皇大墟里也寻不到任何关于地母元君的遗迹,甚至连记载、传说都没有流传下来。

    到了延康,对于这尊古神的了解更是完全一片空白。

    秦牧也只是从天公、土伯那里听到一些地母元君的传闻,这位古神是什么性格,对人族的态度如何,这些方面他也无从知晓。

    天公虽然告诉他,上皇时代与地母元君有关,可是上皇分为南北,有南上皇北上皇之分,地母元君扶持的是哪一个上皇天庭?

    与其对立的上皇天庭又是来自何方扶持?

    上皇时代延绵三十万年,为何这个时代可以存在这么长时间?

    “对于地母元君,你都知道些什么?”秦牧向大坑中的那尊水麒麟半神和颜悦色道。

    那水麒麟慌忙道:“从未见过地母元君,只是感应到她的呼唤。”

    秦牧微微皱眉,继续道:“那么你知道上皇时代吗?你对上皇时代知道多少?”

    那水麒麟被压得动弹不得,道:“我出生的时候,就在打仗,只听说域外天庭攻伐下来,要杀地母元君,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我地位不高……”

    秦牧努力的露出和善笑容,道:“你愿意追随我蓝御田贤弟吗?”

    那水麒麟小心翼翼试探道:“倘若我不答应追随他,会有什么结果?”

    “晚饭你会被端到桌子上。”

    那水麒麟断然道:“愿效犬马之劳!”

    秦牧向御天尊道:“贤弟,这水麒麟便给你做代步之用。我也有一头龙麒麟,这种半神吃得多,而且贪嘴,你需要学着炼几种灵丹。等你学会佛门基础符文之后,我教你如何炼制灵丹。”

    御天尊抹了一下口水,迟疑道:“还要喂他们?直接吃掉他们不更简单吗?”

    秦牧有些头疼,让水麒麟向秦凤青起誓,定下小土伯之约,道:“你不要想着背叛他,你若是背叛他,我哥哥便会出现在你面前,将你吃掉。”

    秦字大陆中,正在殴打土伯的大头娃娃立刻感觉到有什么契约缠绕在自己身上,心中纳闷。

    土伯爬起,熔岩重组身躯,道:“这便是灵魂之约。你算是我弟弟,别人也可以对你发誓,倘若别人违反承诺,契约便会启动,你便可以直接收走吞噬那人的元神!”

    大头娃娃大喜,虚心求教道:“所以你才吃的这么强壮吗?”

    秦牧散去元磁五指山,那水麒麟从大坑里爬出,瞥了瞥看起来傻乎乎的蓝御田,心道:“土伯之约听说过,这小土伯之约是什么玩意儿?多半是蒙混我的。待会趁他们不注意,一口吞掉这少年撒腿就跑,料想他们也追不上我……”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眼前一片黑暗。

    一颗巨大的脑袋出现在黑暗之中,长着三只眼,张开血盆大口,满口利齿,而自己则显得无比细小,正在这个大脑袋前瑟瑟发抖!

    这时,只听黑暗中一个厚重的声音传来:“还不能吃,他只是想一想,并未作出举动。他作出反叛的举动,你才可以吃他。”

    那个大脑袋嘀咕道:“想一想都不能吃吗?我觉得想一想就可以开吃了……”

    “土伯要有土伯的规矩。”

    那个黑暗中的厚重声音循循善诱道:“你若是不讲规矩,直接开吃,下次别人发誓谁还找你?你看我,别人发誓总是找我,对我发誓,然后违反誓约的人很多,都变成了我的口粮。我处事公道,找我的人才越来越多,倘若我胡乱开吃,别人就不会主动送上门来了。”

    那颗大脑袋三只眼睛眨呀眨,欣喜道:“原来是这个道理!我明白了,做事公道,别人便会主动送上门来给咱们吃!好,好,这个法子好……我舔一舔不吃可以吧?”

    “不行。他快被你吓死了。”

    “就舔一下下!”

    “不行!你想想今后的好处!”

    ……

    水麒麟眼前的黑暗散去,吓得浑身大汗,老老实实给御天尊做坐骑,心道:“这个小土伯之约,比土伯之约还要凶险!土伯之约好歹是讲理的,而小土伯之约是看小土伯的心情。心情好会吃掉,心情不好也会吃掉……”

    秦牧看向前方,心道:“这些半神去的方向,好像就在斗牛界附近。”

    他们继续赶路,有了水麒麟,众人速度大大提升,帝释天王佛继续教御天尊佛门符文知识,水麒麟在一旁听着,心中惊讶:“这个少年秃子的知识好生渊博,讲佛法头头是道,浅显易懂,但道理高深,只怕是个大高手!我先前还打算吃掉他们,看来是托大了!”

    水麒麟的速度极快,不比龙麒麟逊色,但即便有水麒麟代步他们也用了月余时间,这才来到武斗天师的小山村附近。

    一路上,秦牧又遇到几次半神赶路事件,还有些半神向他们出手。

    等闲之辈,秦牧自己便可以挡下,然而半神实力有高有低,有些成年半神实力比真神还要强横,他们甚至遇到了堪比凌霄强者的成年半神!

    其气息压得天空扭曲,可怕无比!

    那尊赶路的半神看到御天尊竟然坐在水麒麟背上,便要发作,帝释天王佛的气势彻底绽放开来,这才将那尊成年半神惊走。

    水麒麟这时才知道身边的“少年秃子”是何等的可怕,心有余悸。

    路上,秦牧等人还看到一些被摧毁的小村庄,那是被半神摧毁的大墟村落,村民已经被半神吃掉,尸骨无存。

    秦牧大皱眉头,长长吸了口气。

    不过他们又遇到了几个小山村,却没有被半神摧毁。

    秦牧打听一下,有村民道:“村里的石像突然活了过来,格杀前来捣乱的妖魔鬼怪。杀了那些妖魔鬼怪后,便又变成了石像。”

    “这么说来,是酆都阎王反应过来,让酆都的诸神回到各自肉身之中,守护大墟的子民。”秦牧松了口气,有酆都诸神的庇护,大墟子民应该可以自保。

    酆都诸神是开皇留下的手笔,开皇时代覆灭时,开皇天庭的诸神纷纷在大墟化作石像,而各自元神则入驻酆都,等待东山再起。

    他们的石像,也成为大墟子民抵抗黑暗侵袭的唯一希望。

    这次石像复苏,可以保住大部分村庄,除非遇到成年半神。

    成年半神的实力太恐怖了。

    前方稻田在望,秦牧放松下来,看到这几亩稻田,武斗天师的村庄便不远了。

    稻田还是那几亩稻田,田边有大柳树,柳树下一头龙麒麟靠着树坐着,两条后腿叉开,屁股着地,两条前臂捧着一个水烟袋,双目怔怔无神的望着稻田,然后低头呼噜的抽了口水烟,喷出一个大圆圈。

    秦牧远远张望,心中狐疑:“这是我的龙丕?不太像……”

    树荫下那头龙麒麟抬起爪子,挠了挠肚皮上的龙鳞,沙沙作响,旁边还放着一壶粗茶。

    那龙麒麟放下水烟袋,侧身给自己倒了一大碗浓浓的茶水,仰头一饮而尽。

    这龙麒麟精瘦,一身筋肉很是有力,只是精神头有些不济。

    帝释天王佛笑道:“倘若树下的不是一头龙麒麟而是一头牛,现在我掉头便走了!这头龙麒麟的神态,与那头牛一模一样!若是那头牛的话,种田的就在附近。那耕田的家伙满脑子肌肉,对我入了佛门很是不满。”

    龙麒麟听到声音,转过大脑袋向这边看来,无神的双眼没有聚焦点,过了片刻才看清走来的秦牧,不由突然呆住了。

    眼泪夺眶而出,龙麒麟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抹着眼泪看着秦牧接近。

    “教主……”

    他的声音颤抖,突然哭出声来:“我好饿”

    水麒麟侧头看着龙麒麟,露出鄙夷之色:“这厮算是我同族,也算是年轻有为,但是也恁的没有骨气!饿怕什么?吃人便是!”

    秦牧慌忙取出灵丹,龙麒麟飞速把大脸盆放在他的面前,秦牧倒了满满一盆。

    龙麒麟喜出望外,看着堆得尖尖的一盆灵丹龙涎直流,过了片刻这才含泪吃了一颗,其他的灵丹都被他收了起来。

    “吃吧,吃吧。”

    秦牧笑道:“下次我不会把你丢在一边那么久了。”

    “你发誓!”

    “我发誓。吃吧,吃吧。”

    正在此时,只听一个厚重的声音传来,冷冷道:“你拐走了我的牛,现在又想拐走我的马。尽管你姓秦,但也不能如此肆意妄为!”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许许多多农夫农妇拥着一位老农走到田边,那老农面色带怒,喝道:“姓秦的,我的牛呢?”

    帝释天王佛脸色大变,急忙转身便走,那老农看到他,微微一怔,突然惊雷般的爆喝传来:“花和尚,李悠然!你这败类!大战之中你跑去做了帝释天王佛!你吃老子三拳!”

    轰

    剧烈的波动传来,第一个波动是从百里之外传到这里,那些农夫农妇慌忙来到秦牧身边,对抗那恐怖的冲击波,免得伤到秦牧。

    然而第二股冲击波便已经来自千里之外,空间扭曲,将山峦拉伸,扭成麻花辫。

    扭曲的空间尚未复原,第三股冲击波便已经传来,接着空间平静下来,缓缓舒张,山峦也自恢复如初。

    “好了好了,平安了。”

    诸多农夫纷纷笑道:“秦小友,你带走了天师的牛,天师一直在生闷气呢。说你与砍柴的一样卑鄙无耻下流,骗走了牛三多师兄。待会你去向他解释一下,消除误会便可。”

    秦牧心里抽搐,试探道:“能消除误会吗?”

    众人拥着他们向小山村走去,纷纷道:“天师最好说话,你放心,认个错他便气消了。”

    到了山村前,突然咚的一声巨响,老农落地,身材短小,但是却提着鼻青脸肿帝释天王佛,抖手将帝释天王佛扔进臭水沟里,喝道:“谁敢捞他上来,我便打死谁!这厮,吃里扒外,与敌人中的娘们儿好上了!”

    秦牧探头向臭水沟里看去,只见帝释天王佛躺在阴沟里,双目无神。

    “你说你的故人我不认识的……”

    他喃喃道:“你这不是黑锅……”

    秦牧装作没听到,连忙向老农躬身道:“三多师哥现在酆都,帮阎王开辟酆都定酆都气运!小侄虽然不是有意带走三多师哥,但三多师哥却是因为师从师伯,因而仗义,一身肝胆,执意要留在酆都帮忙,可谓是与师伯一样义薄云天!小侄因为此事,良心不安,向师伯赔罪!”

    那老农盯着他,突然脸上笑容绽放,连忙搀住他的双肘,哈哈笑道:“何罪之有啊?贤侄,里面请。”

    八点十分,宅猪去书友群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