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八十章 百万年剑法第一

    “我的剑道只是马马虎虎。”

    秦牧看着雾气中与刀光碰撞的剑法,露出笑容:“我的剑道只有两招,大概是不入流吧。”

    他的注意力被白璩儿的剑法所吸引,白璩儿的剑法是脱胎自他,他曾经在四万年前的上皇百隆城与白家兄妹交流过剑法,但也仅仅是短短一两个时辰。

    白家兄妹没有学到多少,之后,灾劫爆发,百隆城被攻破,他们开始在黑暗中逃亡。

    日出时分,他们在一片峭壁前相拥,而后分别。

    白璩儿带着残存的人们活了下来,她的剑法是脱胎自秦牧的剑法,并没有沿着延康国的剑法的道路继续前进,而是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白璩儿的剑法带着一种末世中筚路蓝缕九死一生中求生机的气魄,这是她身处的时代使然,那个黑暗岁月迫使她坚强起来,以自己微弱的力量为残存的人们求得一线生机。

    洛无双的刀法精于计算,刀光堂堂正正,以大势压人,而白璩儿的剑法则是以点破面,以可怕的穿透力来破去洛无双的大势。

    两人的刀法和剑法都有着秦牧剑法的影子,秦牧的剑法中有大势,也有精妙的计算,还有着刺破黑暗的时代精神。

    白璩儿得到过秦牧的指点,而洛无双精于计算的刀法则被秦牧精于计算的剑法破去,显然无论是白璩儿还是洛无双,都受到了秦牧的影响。

    但是他们又都有着自己的道路,已经从四万年前的那个黑夜秦牧带给他们的惊艳中跳出,他们不同的境遇不同的性格,导致他们在各自的道路上也有着不同的成就。

    书生悠然的坐在驴背上,悠哉悠哉的前行,道:“你竟然难得谦虚一下。不过天下间修炼剑法的人实在太多,远超修炼刀法的人,在剑法上获得大成就的人也是极多,以剑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远的不说,近的如延康国师,剑神苏幕遮,单单延康中便有着两位剑道巨擘。而在开皇时期,剑道上有着大成就的人就数不胜数了。你的剑法,的确难能排的上号。”

    秦牧坐在龙麒麟的脑袋上,悠悠道:“兄台,我是说我的剑道不入流,我没说我的剑法。天下间若论剑法,我说第二,无人敢认领第一。”

    他微微一笑:“纵观过去百万年,剑道上超过我的数不胜数,但剑法上,我已经站在绝顶。将来或许会有超过我的人,但过去百万年一个也没有。”

    书生惊讶,座下的驴子笑道:“恢!”

    书生放下钓竿,让驴子吃了一口萝卜,笑道:“开皇也不成吗?”

    那头驴子咬一口萝卜,萝卜突然发出惨叫,接着又长出一截,身躯依旧完整。

    那萝卜还在惨叫不已,声音凄厉。

    “这萝卜成精了!”

    水麒麟吓了一跳,凑上前去观察,突然那萝卜长出手臂,对着水麒麟鼻子便是一拳,打得水麒麟鼻血长流。

    “萝卜是活的!”水麒麟叫道。

    “看什么看?”

    那萝卜怒道:“你被咬一口你也疼得嗷嗷叫!我不是萝卜,我是人参!”

    它在钓竿上挣扎着要下来,叫道:“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个侮辱我的蠢货,让这货开开眼!”

    秦牧看着那萝卜,惊讶不已,笑道:“开皇也不成。”

    书生目光闪动,道:“我也修炼剑法,古往今来能够超过我的,区区二三人。我剑法入道,将自己的剑道推演至剑道十三篇。剑法上,我自认造诣也是不弱,我很想见一见百万年剑法第一人。”

    他放下羽扇和钓竿,萝卜站在驴子脑袋上,脑袋上缠着鱼线,在驴头上跳来跳去,双手握拳向水麒麟叫道:“来啊,比划比划!”

    书生目光闪动,道:“你我以元气为剑,比划几招。你放心,我不会用修为欺负你,也不会用剑道压你。”

    秦牧摇头道:“你坐在驴背上施展不开,我不太想欺负你。”

    “书生佩剑行天下,仗剑做歌,在驴上杀人也是常有的是。何况你也是坐在龙麒麟的脑袋上,同样也施展不开。”

    书生笑道:“我第一招剑法施展出来,你便会从龙麒麟的脑袋上跳下来,第二招剑法便会让你远离此地十里,第三招,你便会远去百里,第四招,你便会躲千里之外。”

    秦牧似笑非笑道:“请!”

    书生周身元气涌动,瞬息间元气化作剑阵,无数细剑纷飞,如细雨苍茫,剑光中隐现群山。

    他的剑法精妙,与村长的剑图相比,另有一番妙处。

    秦牧抬手,一指点去,一道剑光破空,刺入她的细雨群山之中。

    那道剑光正是他的劫剑第二式,提劫,剑光跳跃不定,一瞬间破开细雨群山,让书生无数剑光全然落空,没能挡住这一道剑光。

    书生心中一惊,只见剑光来到自己胸口,急忙纵身从驴子背上跃下!

    那道剑光如影随形,紧随而至!

    他立刻施展自己第二招剑法,剑光如潮涌动,碧海晴空,万里如洗,然而还是没能挡住这一道剑光!

    书生飞速后退,身如青蝶翻飞,又像是在野地里四处奔跑的兔子,身法扑所迷离。

    然而那一道剑光还是紧随而至,让他无从躲避。

    书生第三招剑法施展出来,依旧未能挡住这一道剑光,抬头看去,自己已经遁出百里之外。

    他不断退走,第四招剑法施展出来,然后是第五招,第六招,第七招,一招招剑法都极尽精妙之能,变化多端,令人目不暇接,然而还是没能挡住那一道剑光!

    眨眼间,他便来到千里之外,而他的剑法变化已经穷尽,再也无法施展下去!

    秦牧那道剑光闪电般刺在他的胸口,发出叮的一声,他胸口处一团光晕爆发,将这一剑挡住。

    书生惊魂甫定,抹去额头冷汗,加快脚步折返回来,却见秦牧依旧坐在龙麒麟的额头,正在向御天尊讲解自己这一招的奥妙。

    “我这一招叫做提劫,又叫剑十九,是基础剑法的第十九招。”

    秦牧不紧不慢道:“剑十九太复杂,倘若神通者能够学会,便会直接剑法入道。我曾经与西土剑师罗尹玉有过一次接触,我们推算出剑法还有第十九招,因此想要比试一下,看看谁先参悟出来。看来是我赢了。”

    书生坐在驴背上,由衷道:“是你赢了。你是剑法第一,开皇的剑法我也见过,没有你的剑法高明。那么何谓提劫?”

    秦牧解释道:“天地众生处处都有劫数,人在劫中,面对劫需要有取有舍,提劫便是先舍而后取。而我的剑光每进一步都是一种舍,你刚才摸不到我的剑光,是因为我先舍而后得,你不舍则会被我提劫杀死。”

    书生和御天尊若有所思,御天尊也学了基础剑法,而且是村长亲自教导,只是他还没有沉淀下来,根基不稳,也没有如此雄浑的法力,因此还无法学会剑十八剑十九。

    书生眼睛一亮,笑道:“倘若我舍了呢?我拼着受伤,是否便可以破去你的剑十九?”

    “你能舍多少?”

    秦牧元气再度化剑,数以千计的剑光跳跃不定向他刺去!

    书生毛骨悚然,额头上到处都是汗水,适才秦牧是用一剑逼退他千里,而现在千余口剑提劫,那就不仅仅是受伤便可以破去提劫那么简单,而是要送命!

    秦牧散去剑光,道:“剑十九是入道的剑法,刚才我施展的是提劫剑中的连环劫,除了连环劫之外,还有其他几十种变化。不过修炼剑十九极为困难,但是炼成之后,便可以剑道入门了。”

    书生提起鱼竿,将正在殴打水麒麟的萝卜提起来,依旧挂在驴子前方,点头道:“剑十九的确恐怖,只是百万年来,天下第一,未免有些口气太大了。”

    “我为了替一位我钦佩敬重的人报仇,曾经用这招剑法破解古神的压制,将仇人重创。”

    秦牧瞥了御天尊一眼,道:“那位古神虽然只是投影,但实力也非同小可,堪比凌霄高手,然而也镇压不住提劫剑。”

    御天尊懵懂无知,并不知道他所说的那位钦佩敬重的人就是自己。

    书生不以为意,笑道:“古神投影罢了,能有多大能为?至于堪比凌霄境界的高手,那就有些夸大了。你的剑法百万年第一,还是有些水分。”

    秦牧微微一笑,没有辩解。

    因为说出去实在惊世骇俗,很难让外人相信,但是牛三多和开皇却知道他绝对没有撒谎。

    他们来到适才白璩儿、洛无双这两位剑神与刀神交锋之地,只见这里是一片瑶海,瑶海中还有一道道剑光如同匹练,刀光仿佛玉璧,耸立在海面上。

    微风徐来,突然刀光剑影迸发,这两位强者的刀法和剑法依旧在争斗不休!

    不过白璩儿和洛无双却不在此地。

    瑶海上,还有许多魔族的魔神以及半神中的神祇,正带着许多年轻一辈试图通过这里,众人小心翼翼,免得触碰到两人留下的刀光剑光。

    海面上,刀剑如同壁垒,有时很安静,有时却突然爆发,威力恐怖。

    “洛神刀与上皇剑神是生死大仇,两人曾经斗过不知多少次。”

    书生骑着驴走入瑶海,向秦牧道:“曾经有段时间,洛无双一直追杀上皇余部,便是上皇剑神挡住他。到了开皇时代,他们还在争斗,只是不为外人所知。”

    御天尊好奇道:“那么上皇霸体呢?上皇霸体为何没有再度出现?”

    书生露出迷茫之色,摇头道:“上皇霸体只是昙花一现,之后便消失不见,多半是死在灾劫之中。知道上皇霸体的人不多,我也只是听闻,据说后来初祖人皇与苏剑神也曾经去寻上古遗迹,试图寻找到上皇霸体的踪迹,然而也是没有收获,只寻到了一块古老的石碑。这里是瑶池,前面应该便是斩神台了。那就需要当心了……”

    秦牧心中微动,问道:“兄台知道的很多,那么你知不知道这座天宫,是上皇时代两个天庭中的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