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九十章 元磁狂暴

    这个声音来自地下,在地底游走,飘忽不定,冷笑道:“伐我元木,剑斩我心,夺我肉身,以养假灵。可惜,元木被伐便成为无根之木,你从无根之木中诞生,永远也无法成为新的地母。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真的!”

    秦牧听到这里,立刻一拍龙麒麟脑袋,低声喝道:“龙胖,掉头跑”

    龙麒麟反应迅速,闻言立刻掉头便跑,跪在地上的水麒麟还牵着绳索,被他拖得连翻带滚,犹自没有放开绳索。

    御天尊连忙道:“阿水,一起跑。”

    水麒麟醒悟过来,连忙放开绳,身躯一晃,现出本体,跟上龙麒麟。

    凤秋云急忙道:“地下那个声音是地母,为何要跑?停下来,我还要处置齐暇瑜那个小贱人!”

    她刚刚说到这里,大地轰然震动,那个地底的声音大笑,笑声中带着凄厉和怨怒:“你根本不知道,为何我被称为地母!地母的力量,并非来自地表以上的树身树冠,而是来自根须!”

    正在狂奔之中的龙麒麟突然看到脚下的大地裂开,无数粗大无比的根须在地底蠕动,穿梭,像是一条条黑褐色的巨龙。

    整座玉京城突然坍塌,向地底坠落,许多原本跪伏在地的半神、神族和魔族措手不及,跌入一条条大裂缝中,随即被那些蠕动的根须捕捉,吞噬,消失在地底。

    龙麒麟脚底生出火云,载着背上的众人竭力向上飞起。

    “世人只以为元木庞大,却不知元木只是地表的一部分,真正庞大的是根须,比元木还要庞大百倍的元根!”

    地底的声音愈发愤怒,玉京城已经被完全埋葬,不仅如此,整座天宫也在动荡中塌陷,向地底坠落。

    而地底突然火烟喷涌,直达云霄,一根根巨大的岩浆柱比山峦还要粗大,疯狂旋转。

    凤秋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只见无数半神、神族和魔族在这一根根巨大的火柱中间飞行,穿插,各展神通,试图逃出此地。

    龙麒麟和水麒麟的速度达到极致,然而突然元磁混乱,他们的身躯一瞬间变得无比沉重,难以飞行!

    天空中,无论神魔还是炼气士,不管任何种族,都在噼里啪啦坠落!

    这种坠落极为诡异,不是直接坠向地面,而是坠向元磁异常的地方,有的是向上空坠去,有的是向下坠去,还有平行坠落。

    突然,一尊神魔从他们身边跌落,落在半空中,只听啪的一声,那尊神人摔在强横的元磁神通上,顿时鲜血炸开,骨肉分离,骨骼肌肉,都被碾得粉碎,重的沉在下面,轻的漂在上面,死得惨不忍睹!

    那尊神人明明是跌在空中,却像是摔在最坚硬的铜墙铁壁上!

    他们四周,数不清的神魔和神通者横七竖八的跌去,没有人落在地面,而是砸在五行的元磁神通上,在他们周围啪啪炸开,化作一片片由鲜血组成的花朵,极为凄美。

    秦牧沉声道:“秋云姐,现在知道为何要逃了吧?”

    凤秋云呆滞,地下的那个声音是只剩下残魂和心脏的地母,然而掌控着地母最为关键的本体,元木的根须。

    根须扎根在元界之中,这根须无比庞大,不知延伸多远多深,法力也是无法想象的雄浑。

    而地面上,那株元木下,另一个地母元君却拥有着肉身,催动元木,那株高耸直达天外的元木光芒大放,霞光涤荡,一道道霞光旋转飞舞,向地下攻去。

    两位地母的神通爆发,原来的玉京城早已消失不见,那里只剩下地磁元力形成的风暴,扭曲了空间的风暴!

    秦牧见机得早,因此还算是安全,但是他也无法对抗这种异常强大的元磁,当机立断催动传送神通,卷起众人传送而去。

    下一刻,他们出现在千里之外。

    突然,他们脚下元磁爆发,狂暴的元磁神光在空中穿插交错,像是一道道炫目的霞光,那光芒所过之处,一尊尊强大的神魔和神通者不受控制一般跌在神光上,粉身碎骨!

    远远看去,便像是这些强大的存在主动撞上那些元磁神光一般!

    这简直是一场屠杀!

    然而,这仅仅是地面上的地母元君与地面下的地母元君斗法,波及到他们而已。

    这两位地母元君并未对这些神魔出手,她们的实力太恐怖,各自掌控着元磁的力量,交锋之时元磁狂暴,殃及池鱼。

    元磁神力,是世间最基本的力,最为原始的力量,也是最为可怕的力量,地母作为这种力量的化身,其实力之强,已经不能用凌霄、帝座这等境界来衡量。

    古神没有境界之分,只有掌控的大道强弱之分,无法用境界来衡量他们。

    秦牧连连催动传送神通,向外逃去,几个瞬息间便逃出万里之地。

    他的修为折损许多,不得不停止催动传送神通,让龙麒麟全力向外奔去。

    这里的元磁还是极为狂暴,但对他们的威胁已经大大降低,龙麒麟的修为实力还要在秦牧之上,足以应付肆虐的元磁。

    他回头看去,但见两位地母交锋之地,已经看不到那两位可怕存在的身影,只能看到飞舞的元木神光和从地底钻出的无数根须。

    除此之外,还有一尊尊强者在两大古神的根须枝条间纷飞,向外逃窜,时不时有人被击中,当空爆开,化作一团团向外膨胀的血雾。

    能够逃出那里的,都是强者,实力非同小可。

    突然,凤秋云眼睛一亮,看到九头凤凰振翅切开一道道粗大的枝条和根须,拨动琴弦,琴音斩断一道道元磁神光,从那片战场中脱身而去。

    “贱人齐暇瑜!”

    凤秋云大怒,从龙麒麟脑袋上一跃而起,化作一头火凤振翅而去。

    “秋云姐,不可!”

    秦牧高声叫道:“快点回来保护我,我快要修成生死境界了!”

    凤秋云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消失无踪,空中留下两道彩光,其中一道是齐暇瑜飞行留下的痕迹,另一道则是凤秋云留下的痕迹。

    这两人都是凤族中凤毛麟角的强者,凤秋云的修为境界已经是凌霄境界的巅峰,而齐暇瑜却早已是帝座境界,她自知未必是齐暇瑜的对手,因此带走了元君坤元剑。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低声道:“地母让你保护我的……”

    元磁波动滚滚袭来,这种怪力扭曲了大地,扭曲了空间,让群山如同波浪般上下起伏不定,扭曲不定。

    秦牧飞速催动霸体三丹功,护住自身,有许多神魔和半神追上来,四面八方逃窜而去,时不时有人被散乱的元磁神光击中,眨眼间便被元磁神力在半空中缩小成一个肉球,然后啪的一声炸开,化作血雾。

    秦牧面朝后方,紧张的看着后方的元磁光芒,让龙麒麟躲避。

    就在此时,两尊地母元君交战的中心突然有无比恐怖的波动传来,地面像是一张布一般抖动,群山上下起伏。

    交战中心,元磁神光像是膨胀的圆球向外飞速蔓延,所过之处一座座山峰像是被贴在圆球上的立体画面。

    那可怕的元磁神光圆球以恐怖的速度扩张,向这边飞速接近!

    那种速度,比龙麒麟的飞行速度还要快了不知多少倍!

    秦牧毛骨悚然:“躲不掉了……已经死掉的地母,加上从残缺的地母肉身中诞生的新地母,实力有这么恐怖吗?哥哥,借给我力量!”

    他猛然揭掉柳叶,爆喝一声,身躯不断隆起,幽都神力滚滚涌来,晦涩的幽都神语在他身体四周响起,诡异莫测。

    不远处,祖龙王等人护着一批半神逃到这里,眼看也逃不过去,高声喝道:“联手对抗!”

    众人气势轰然撞击在一起,各自施展神通,祖龙王化作一头老龙,肉身庞大无匹,龙躯将自己的族人团团围住,张口喷出一个龙珠,向飞来的元磁神光轰去,叫道:“大家一起轰击这一个点,将这神通破开一个大洞还有可能生还,否则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其他强者纷纷各施手段,一道道大神通紧随龙珠之后向那里轰去。

    秦牧纵身而起,挡在龙麒麟等人身前,六臂翻飞,如同无数条手臂,最终化作一拳轰出!

    元磁神光所化的圆球带着厚重无比的群山迎上他们的神通,那圆球似乎停顿了短短一瞬,接着将他们淹没。

    秦牧耳中传来山崩地裂般的巨响,被无滔巨力掀起,向后撞去。

    他毕竟三头六臂,立刻探手,一手抓住龙麒麟,一手拎着水麒麟,另外的手臂抓起御天尊和公孙嬿,被两尊地母神通余波撞飞。

    终于,这一波冲击平息,被扭曲的群山和陆地恢复平静,秦牧拱了拱身子,他被压在一座大山下,从山底爬出来。

    公孙嬿和御天尊等人从他身下战战兢兢的走出来,秦牧散去三头六臂,身躯缩小,心有余悸的四下打量。

    只见目光所及之处,群山东倒西歪,像是被暴风肆虐过后的树林。

    至于适才慌乱中与他们一起对抗余波的祖龙王等人,则不知道被掀飞到哪里去了。那些半神是半神各族中的老祖宗,实力极为强横,不弱于凤秋云等人,想来也不会被余波干掉。

    “坏弟弟,借我的力量,吃大亏了。”

    秦字大陆中,秦凤青则气息萎靡不振,有些气愤:“我要吃掉些鬼神才能恢复元气!”

    秦牧借用他的力量与两尊地母的神通余波碰撞,而两尊地母的神通余波太强,以至于幽都小霸王也有些吃不消。

    秦牧连忙贴上柳叶,检查一下自身和众人,舒了口气,道:“都是些皮外伤,没有大碍。”

    公孙嬿连忙道:“咱们快点回去找地母!那个假地母的实力太强,不知道地母会不会有事。”

    秦牧摇头道:“回不去了,地宫估计被掩埋在元界深处,即便没有被毁掉,也无法寻到地宫在哪里。我们现在只有等地母来寻我们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须得尽快离开。龙胖,还能走吗?”

    龙麒麟抖擞精神,正要说话,突然抬头看着前方一座斜斜插在大地上的山峰,没有言语。

    秦牧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座东倒西歪的山峰上,一个女孩坐在峰头,双手抱着膝头,含笑向他们看来,正是另一个地母元君的弟子。

    她的衣着光鲜,没有半点狼狈之色,不像秦牧他们灰头土脸,仿佛那些元磁神通余波对她全然无效。

    秦牧露出笑容,悠悠道:“这位师姐,咱们同属地母的弟子,我却还不知道师姐怎么称呼。”

    那女孩站起身来,笑道:“同为地母的弟子,我却对秦教主闻名已久,我这次出山,便是想见一见你,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秦牧哈哈大笑,右臂猛地平挥出去,五指叉开,剑丸呼啸飞起,落在他手中化作一口飞剑:“请吧,我也想看看传承久远的天盟的本事。”

    “天盟?”

    那女孩噗嗤笑道:“秦教主误会了,我叫燕泣翎,可并非是来自乱臣贼子辈出的天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