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七百九十二章 道一(月底求月票)

    “道一?道二?道二十三?”

    秦牧电光火石间脑海闪过一个个念头,燕泣翎口中的道一道二像是对各种大道的编号,极为古怪。

    而且这种编号,对应的是大道的种类,比如武道的道一,剑道的道一,幽都的道二十三,玄都的道二。

    其他的秦牧了解不详,但玄都的道二其实是天火大道,是他以天火大道构建的神通。

    天火大道成为燕泣翎口中的道二,那么到底存在多少种大道?

    什么人会给这些大道神通进行编号?

    燕泣翎这么年轻,为何会了解得这么多?

    她适才说的道一,是哪一种大道的道一?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山的另一边传来一股危险的悸动,燕泣翎动用的神通对他来说很是陌生,陌生的大道,陌生的神通,然而却有一种堂皇正大的大气!

    “不是幽都体系,不是玄都体系,应该也不是元都的神通体系!”

    秦牧当机立断,十指中指相并,手掐剑指,刺出去的剑丸飞回,向这座大山另一边的燕泣翎杀去。

    他看不到燕泣翎,但是却可以凭借其气息感应到她的方位。

    他脚步飞速走动,衣袂翻飞,剑指向前刺出便是刺剑式,剑指向上挑起便是挑剑式,手臂不动,剑指以手腕为中心画圆便是云剑式,剑指平斩为斩剑式,竖劈为劈剑式!

    点崩挂撩,抹扫架截,花绕游钻,十七种基础剑法被他施展出来。

    他看不到燕泣翎,然而每一击他施展得都极为认真,聚集着自己的所有精气神。

    他最强的就是剑法,剑法攻其必救,已达到威胁敌人,迫使敌人无法施展出自己所有的力量的目的。

    山的另一边,燕泣翎如同惊鸿飞舞,躲避一道道剑光,突然神通爆发,隔山打来!

    秦牧隔着山,无法看到她施展的神通,只能感觉到无法匹敌的道韵,听到洪亮有如无数古神齐颂的道音。

    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一片恢弘壮阔的古天庭,诸天星斗上屹立着三百六十周天星斗正神,七十二地煞正神,三十六天罡正神,五曜正神,日月正神,组成天罗地网!

    他还隐约“看到”一尊光焰巨人,屹立在周天正神之上,那是天公!

    然而他还感应到山川江河,龙飞凤舞,龙凤等古神屹立,元木葱葱,顶天立地,江河山川大海,无数古神环绕元木,环绕在元木下一尊伟岸女古神的周围!

    那是地母。

    而在地下,黑暗所在,九曲之角化作岩浆黄泉向下奔流,牛首虎面人身的伟岸存在组成了幽都。

    那是土伯。

    他还“看到”了四相古神,四方四帝,玄武,朱雀,青龙,白狐,

    最为恐怖的是,秦牧看到了古老无比的天庭,一尊模模糊糊的大帝坐在凌霄殿,统御着古老的天庭。

    他肉眼无法看到燕泣翎的方位,无法看到燕泣翎的神通,然而根据燕泣翎的气息,他却感应到如此恐怖而恢弘的异象!

    那是道被调动引起的异象,周天星斗正神代表这不同的星力大道,日月和五曜,四方四帝,也代表着不同的大道。

    而元都地母,玄都天公,幽都土伯,也代表着各自的大道体系。

    之所以有这些异象,是因为燕泣翎的神通中囊括了这些大道,将其化作一个完整的体系,熔炼到一个神通之中。

    “道一,不是幽都的道一,也不是玄都的道一,是所有大道体系的道一!”

    秦牧醒悟过来,脚步一错,身躯一晃现出三头六臂。

    “噫呀”

    他三颗头颅,三口张开,爆喝,怒发冲冠,束发的带子啪的一声炸开,霸体三丹功一瞬间提升到极致!

    秦牧如神如魔,在他前方,那座大山已经在燕泣翎的神通威能下浮酥,龟裂,巨大的山石像是地底涌出的岩浆将岩石煮成一块块,然而下一瞬间,无数岩石被震成齑粉!

    这座大山开始向下坠去,不是沉入地下,而是山底已经完全破碎,支撑不起庞大的山体。

    然而,无论这座大山坠下多少,山体都在一瞬间被那无比的恐怖的威能震得粉碎。

    这座山峰在一刹那间便折损了三分之一!

    燕泣翎的这一招神通的威能却似乎没有任何衰减,从山的另一边浩浩荡荡而来,以无匹的碾压之势,向秦牧压下!

    烟尘弥漫之中,秦牧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古老的天帝伸出了手掌,向自己拍下!

    烟尘,将他四周的空间笼罩,让他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眼前只有一只向自己拍来的大手!

    “燕泣翎,我知道你的来历了!”

    秦牧奋声嘶吼,双手控剑,剑指飞速变化,无数剑招施展出来,与此同时,他的其他四臂变得无比粗大,筋肉隆起,血管凸显在皮肤下,鼓动如同青龙大蟒,一瞬间轰出不知多少拳,每一击都竭尽所能,尽情的释放自己肉身中那恐怖的破坏力!

    天外奇峰千掌回!

    他的武道大神通在这一刻爆发,迎上那只古神天帝的大手,然而随即被那无匹的力量碾碎。

    武斗天师开创的武道,在这只充满了浩瀚天威的手掌面前全然无用。

    秦牧被震得倒飞而去,身后浮现出承天之门,幽都魔气从天门中涌出,疯狂钻入他三颗头颅眉心的竖眼,那三枚竖眼张开,斩灭一切肉身灵魂的光芒射出,切得空间出现一道道黑色的伤痕。

    然而还是未能挡住那只手掌。

    秦牧口中道音震荡,四臂翻飞,无数元磁符文飞起,化作星斗星河,四掌向前推出,无比剧烈的动荡中,他四臂爆碎,血肉飞溅,一块块碎骨四面八方飞去,咄咄咄四下乱射。

    他被那无匹的力量震飞出去,速度极快,身躯被拉得笔直。

    秦牧三张口吐血,断掉的四臂在飞速生长,猛然正反叠手,一瞬间叠加无数次,向那只压向自己的大手轰去!

    无数天火晶体爆发,在刹那间爆炸,恐怖的波动四面八方涌动,喷涌的天火沿着地面如同大洪水淹没了方圆几百里,让数百里地被笼罩在熊熊火焰之中!

    而天火爆炸掀起的飓风却向更远的地方吹去,点燃了山林,让方圆千里陷入一片火海。

    轰!

    大手落下,将秦牧盖在掌心下,在这只大手盖下来的一瞬间,秦牧还在催动传送神通,无数传送符文环绕他飞舞,然而随即便被浩荡天威所摧毁。

    他的传送神通直接被打断。

    大手盖落,天火中的群山动摇,这一刻的撞击是如此骇人,甚至连不灭的天火都被直接摧毁内部的火焰符文构造,完全熄灭。

    咔嚓,咔嚓,大地震动,一道道沟壑四面八方延伸而去,触目惊心。

    而适才秦牧与燕泣翎相隔的那座大山也在这一道神通的威能下被完全摧毁,滚滚烟尘之中,传来燕泣翎的闷哼。

    这女子的道一神通爆发之时,秦牧的另外两只手一直在施展剑法,从剑十七式来到剑十八式,以诡异莫测的剑法斩入她的神通防护圈,随即剑十八式化作剑十九。

    劫剑的第二招,剑十九式提劫剑爆发,燕泣翎时而身如惊鸿,时而身如游龙,时而舒展若彩凤翻飞,当真是循着道妙,让人无法判定她的方位。

    然而剑十九式却是秦牧在龙汉初年为御天尊报仇而开创出来的提劫剑,无数道剑光围绕着女子飞舞,跃动不定,每一种变化便是一劫,要么应劫,要么躲避。

    然而躲避的话,只会让劫越来越多!

    那些跃动的飞剑已经将她所有的退路赌死,逼他不得不应劫!

    在她那只大手盖在秦牧身上的同一瞬间,燕泣翎也将自己的身法催动到极致,然后中剑,铮铮铮,几千口飞剑几乎在同时插入她的体内!

    燕泣翎如同一只大刺猬,定在空中,嘴角流血,嘴巴里也被插了几口飞剑,只剩下剑柄在外面。

    这女孩疼得身躯颤抖,突然一口口飞剑从她体内脱落开来,她身上的伤口合拢,免得失血过多。

    待到所有的飞剑悉数拔出,这女孩哇的吐了口血,那血液却并非是红色,而是金黄色,有霞光从血中蒸腾而起。

    “我知道你的来历了……”

    燕泣翎连连吐血,双手扶住膝头,抬头向秦牧那边看去。

    她气喘吁吁,脚边都是跌落的飞剑,低声道:“我也知道你为何一定要护住御天尊了,对不起,我不应该下手这么重……”

    “咳咳咳!”

    弥漫的烟尘中,突然剧烈的咳嗽声传来,燕泣翎瞳孔骤缩,循声看去,只见尘烟中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那身影极为凄惨,六条手臂断的只剩下一条,三颗脑袋以诡异的姿态向不同的方向弯折,而且每颗脑袋似乎缺了一大块。

    那个身影的胸腔似乎烂掉了,脊骨扭曲,然而却在向她这边一步一步走来。

    那身影一边走,身体上似乎还有肉块在跌落下去。

    燕泣翎眼角跳动,掉落下去的血肉说明秦牧被打得极为凄惨,但是她还看到秦牧身上有血肉滋生,在自我修复!

    “赤皇的道一……”

    燕泣翎直起腰身,向后退去,道:“秦教主,停手。你我并非敌人,御天尊可以留给你照顾,我们没必要殊死相搏!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嗡,嗡,嗡。

    地面上一口口飞剑在震动,燕泣翎头皮发麻,忍着伤痛向后退去:“停手!牧天尊,我并非怕你!”

    月底啦,二十九号啦,宅猪向各位大佬们求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