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零六章 天河龙王

    “牧天尊竟然如此高冷。”

    天帝晦涩的神识波动传来,幽幽道:“从朕赐下天尊之名到而今多少年了?牧天尊竟然忍到现在才打开朕的旨意,隐忍令人佩服。燕泣翎你已经见过了吧?她向我汇报了你的事情,朕着实惊讶,但也大感欣慰。牧天尊不愧是朕看中的人物,你的出现让我想通了许多事情。”

    “哼!”

    那头黑猪惊慌失措,立刻撒丫子狂奔,一头扎入山中,在密林间拱来撞去。

    “哼?”

    天帝的神识有些惊讶,笑道:“牧天尊对朕只有这一个字要说吗?你为御天尊报仇,令朕对你颇为欣赏。朕封你为牧天尊,是因为你的神通超乎龙汉时代,有着开辟之举,即便是在今天牧天尊依旧堪称天尊,神通之中不乏奇思妙想。朕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肃清乱臣贼子的机会。天阴娘娘是牧天尊复活的罢?地母元君寻到你,也是为了让你复活她罢?”

    黑野猪乱跑乱撞,鼻子獠牙顶来顶去,然而始终无法摆脱脑中的那个古怪声音。

    不久之后,这头猪妖寻到自己的老巢,与许多猪仔和母猪躲在巢穴中,只听那个声音再度传来:“……你摆脱不了我的。我需要你来为我举行复活大祭。我死在元都,三魂散落在元都各处,为我举行复活大祭对你来说不算麻烦。”

    “哼哼哼哼……”

    “牧天尊,你这是自讨苦吃!你大概还不知道什么是恐惧,朕可以让你看一看真正的大恐怖!”

    ……

    “感受到恐怖了吧?你现在是否还敢做出高冷的神态?”

    “哼哼……”

    “敬酒不吃吃罚酒!与朕合作,朕会让你位极人臣,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让你成为独一无二的天尊!你却如此高傲自负,朕会让你悔之莫及!”

    “哼……”

    ……

    秦牧坐在龙麒麟的脑袋上,继续跟诸位人皇讲解如何感应天河之力,齐康人皇与意山人皇二人萎靡不振,一边喝着药一边听讲。

    其他人皇已经做主,毫无心理障碍的出卖了两人,让初祖废掉他们的神桥神藏。

    初祖出手比武斗天师温和了许多,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伤势颇重,毕竟他们不是肉身强横如牛的秦牧,神桥神藏被毁,他们也元气大伤。

    好在秦牧就在身边,随时可以为他们治疗伤势。

    龙麒麟尽管速度极快,但赶往涌江也需要花费几个月时间,秦牧看向前方一座雄山,只见这座雄山的山柱周围三千里,极为广大,山柱直插云海,云海在半山腰,雷层也在半山腰。

    一座山竟有四季之分,有白雪,有骄阳,山上有飞河悬挂,有湖泊大海如同蓝宝石点缀山峰。

    而再往上看去,隐约可见这座雄山已经将延康国的天空捅了,把天支起来老高。

    延康的天空是虚假的天空,只是一张阵图,天高十万里,天厚三百丈,日月星辰等都是阵图中的阵法。

    这座山太高,以至于将天顶起来,让日月星辰运行到这里便变得扭曲而诡异。

    尤其是太阳运行到这里,天幕扭曲,太阳也被扯得皱皱巴巴。

    秦牧看到天上皱皱巴巴的太阳,便不由得大皱眉头,收回目光,暗叹一声:“造假也不造得像一些。天图中维持虚假天象的那些神祇,已经完全没有追求了,以前好歹也会竭力维持日月运转,现在便破罐子破摔。”

    他看着延康国突然出现的大山大川,心中感慨万千。

    他原本对延康的地理很是熟悉,而现在则陌生无比。

    而今的延康已经四分五裂,被分割成许许多多零零散散的地方,分散在一道道雄奇的山川之间。

    除此之外,他还看到许多古老的遗迹,充满了危险气息,似乎有什么可怕的魔怪隐藏在那里。

    而这些山川之间也有一座座洞府,山上甚至还有富丽堂皇节次鳞比的宫殿,有些地方还有规模宏大的建筑群落。

    他们经过一些大泽大川时,还遇到极为强大的半神不知从何处钻出来,气焰滔天,让天空扭曲,呈现出瑰丽异象,有的操控大水,有的操控大火,但并不出售,而是遥遥望向他们。

    初祖人皇这次也跟随他们过来,每次遇到这种情形,身后便现出一片天宫,元神屹立在玉京城的城楼上。

    每当此时,那些半神便悄然隐去。

    半个月后,秦牧他们来到霸州城。

    延康国经济发展,霸州城经过数次扩建,已经极为广大,不过见到元都的气象之后,秦牧便觉得霸州城太小了,放在而今的延康便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城中,两尊神祇屹立在高高的钟塔之上,一左一右,神光万丈,看向四面八方,防备半神侵袭。

    秦牧仰头看去,其中一尊神祇是卫国公,便招呼一声。

    卫国公依旧站在钟塔上,元神却飞了下来,接待众人,放低嗓音道:“教主是从京城来的?而今京城如何?”

    “京城还好。”

    秦牧诧异道:“卫天王不知京城的消息?国师不是打造了几十座传送门户吗?”

    卫国公叹了口气,道:“这传送阵法,启动一次便消耗大量的药石,不到紧要关头谁舍得用?而今各城商贸基本上已经断了,派人前往京城,即便是神通者也要赶路一两年才能通一次消息。神祇又不能离开,因此京城消息很难传到这里。这一两年,神通者都是在四处搜寻散落在外的民众,保护他们迁徙到霸州,死伤了不少人,也难能腾出人手前往京城打探消息。”

    秦牧皱眉,看向城中的居民,衣衫破败,每个都面带菜色。

    “我们在城外开辟了许多良田,只要熬过这段时间,粮食下来,不至于饿死多少人。”

    卫国公道:“不过,这些日子有半神出没,留下话来,让我们上贡。”

    秦牧皱眉:“上贡?上贡给谁?”

    “上贡给半神。”

    卫国公道:“否则便要降灾降劫给我们。附近的半神有几位强大的存在,在山上建立了神国,要求我们上贡投降,成为他们的子民。”

    秦牧道:“目前皇帝没有精力,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只怕鞭长莫及。卫天王可暂时投降上贡,等到皇帝的势力延伸到这里再做打算……”

    “贡品是童男童女。”卫国公突然道。

    秦牧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他取出一个小匣子,传授给卫国公用法,道:“这是赤明时代的斩神玄刀,天王先借此神刀力量度过这段时期。这口神刀出鞘便要饮血,动用时慎之又慎。”

    他们离开霸州城。

    秦牧回头看了看夜色中的霸州,叹了口气。

    斩神玄刀他只有一口,而延康国的城市却极多,他可以借出斩神玄刀护住霸州,却护不住其他城市。

    “延康该如何解决目前的危机?”他苦思而不得其解。

    延康国的仁人志士都在为目前的情况发愁,然而却苦无解决之道,而今地母尚未发力,仅仅是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半神,便让延康陷入最大的危机之中。

    几日后,他们来到天圣学宫,天圣学宫附近也建了许许多多城镇,学宫弟子收拢了各地的居民迁徙到这里。

    学宫中倒还好,药师毒死了一尊半神,正在与士子们一起研究半神的肉身构造。

    那半神很是强大,死后犹有余威,肉身堆积如山。

    “玛哈玛哈玛哈!”一群蛟龙在旁边叫着,摇头摆尾,等待吃肉。

    “有毒的!”士子们将他们赶跑。

    “牧儿,天圣学宫的安危不用你考虑,这附近的半神已经基本上被除掉了,没有除掉的也搬走了。”

    药师擦掉手上的血迹,向众人道:“我们种了许多药田,药材不愁,传送阵法也可以开启,与京城互通。传送阵法联络其他学宫,可以相互支援,不必担心。你前往涌江,需要用传送阵法过去吗?”

    “不用。药石还是省一些吧。”

    秦牧辞别他,与诸位人皇继续赶路。

    又过了六七日,他们来到丽州府涌江学宫,拜会了虞渊初雨和苏云卿,秦牧这才来到涌江边,放眼看去,河面宽达千余里,两岸神山耸立如林,端的是壮阔!

    “这里并非是涌江最宽的地方。涌江最宽之处,有五千里左右。”

    虞渊初雨而今已经修炼到天宫,向秦牧道:“江中多有半神,各种龙宫龙府,宝物无数,前段时间豢龙君还受伤了,说是被半神打压,前往我这里求救,是苏祭酒为他治疗伤势。”

    秦牧愕然,道:“豢龙君的日子也不好过……对岸那座山,是否便是百岁山?”

    他指向对岸,一座雄山遥在千里之外依旧清晰可见,极为壮丽非凡。

    “不是。”

    虞渊初雨道:“百岁山在鹿县旁边,小土丘,在这里看不到。旁边的那座山是突然冒出来的,山上有很多半神,白隙守着鹿县,还与他们打了一场。”

    秦牧挠了挠头,道:“委屈白隙了。过段日子,我把那座雄山打下来改个名字,封为百岁山,让他去做那座山的山神。”

    正在此时,江面波涛汹涌,大浪滔天,豢龙君巨大的龙头破开水面,见到秦牧,哽咽道:“秦教主,你终于来了!我不做这个龙王了,可否改一改土伯之约?”

    秦牧笑道:“好。改成你来做天河龙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