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二十一章 窃取四帝之力(大章求月)

    一尊尊身躯伟岸的神魔起身,看着前方走来的少年。

    兵符,象征着身份,是调动兵马的凭证,天庭十卫,认符不认人。

    天庭十卫只效忠天帝,没有兵符,即便是统帅也无法调动大军。

    想要调动天庭十卫,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兵符,二是天帝亲临。

    秦牧掌握兵符,便是羽林军的右郎将,便拥有调动大军的权力!

    兵符是开山祖师魏随风带走的,交给青荒老人保管,青荒老人交给秦牧。秦牧持兵符登船,一直无法号令这批最强大的神魔,直到来到鬼船轮回的源头。

    羽林军从虚化实,秦牧终于可以凭借兵符,掌握这股恐怖的力量。

    羽林军阵前,秦牧面孔渐渐改变,恢复牧天尊的面容。

    九天尊之中的牧青、牧天尊。

    一尊尊羽林军的神魔将士看着他改变面容,虽然目光中有些惊讶,却没有询问。

    龙汉时代九大天尊各有所长各有奇能,每个人都有着不凡成就,然而最为神秘莫测的则是秦天尊和眼前这位牧天尊,可谓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无论是谁,只要掌管了兵符,那就是他们的领袖。

    秦牧抬手,一剑飞出,将凌天尊留诗的那根柱子斩断。

    柱子飞来,他肉身节节暴涨,探手抓去,将柱子抓在手中,向前走去,在他身后万千羽林军神魔紧紧追随。

    哲华黎大着胆子,紧跟在秦牧身后,却发现秦牧带领着这些神魔直奔停放帝后棺椁的大殿而去。

    大殿前方,一尊无比强大的龙神被困在一条条锁链之间,恶狠狠的盯着走过来的秦牧,厉声叫道:“天地易改,不易常数者三十六!是什么意思?说,是什么意思?”

    秦牧停步,脑中轰然。

    哲华黎连忙道:“秦教主,怎么停下了?这头龙一直都是说着同样的话,疯疯癫癫的……”

    秦牧摇了摇头,清醒过来,指着龙伯王失笑道:“我登船的时候,你说的就是这句话,我一直以为你疯了,胡言乱语。没想到,你不是向其他人提问,而是在问我!”

    他有一种荒诞不经的感觉。

    那老龙神色疯狂,恶狠狠道:“快说,是什么意思!”

    秦牧微微一笑:“破解不易常数才能离开。”说罢,转身带着诸多羽林军将士走入大殿。

    “破解不易常数?”

    那老龙怔了怔,厉声道:“如何破解?你别走!回来告诉我,如何破解不易常数?”

    秦牧走入殿中,只见八条巨龙看守帝后棺椁,八龙被锁链锁住。

    而今,八条巨龙并未被石化。

    他再度打开甬道,率领羽林军将士走入船体内部,然后将甬道封闭,沉声道:“魏将军教过你们布四相劫阵吗?”

    万千神魔立刻布阵,化作四相劫阵,分布在船底的四周,整整齐齐,等待检阅。

    秦牧巡视一遍,松了口气,魏随风将这些将士教导得很好,将大育天魔经中的四相劫阵传授给了他们。

    他来到四相劫阵的中心,将凌天尊留诗的柱子插在阵法中心,低声道:“四帝也应该到了,他们倘若不是在这个轮回时登船,那么我的布置便全然无用。但愿他们会来……”

    突然,鬼船轻轻震动,停顿下来。

    “这艘船消失了两万年,终于再度出现。”

    外面传来一个厚重的声音,这个声音秦牧曾经听过,是北帝玄武的声音。

    瑶池盛会时,牛三多大闹天庭,曾经打算抓起天河用来厮杀,结果天河被北帝玄武镇住。

    想来止住鬼船的,便是北帝玄武。

    他自言是出生在天河中的古神,止住行驶在天河上的鬼船对他来说很是容易。

    他掌控天河,也很容易发现鬼船。

    东帝青龙的声音传来:“玄武道兄,帝后娘娘遇袭一案,疑点重重,又有羽林军在返航途中消失,这两件事凑在一起,里面只怕大有猫腻,不可不察……西帝,南帝,你们终于到了。”

    四个无比强大而神圣的气息传来,秦牧放下心来:“果然如我预料的那般,四帝齐至!这是唯一一次可以逃脱的机会,万万不能有失!”

    “帝后遇袭,羽林军平叛,羽林军在天河上消失,这件事在两万年前轰动一时。”

    秦牧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禁露出笑容,那是朱雀儿的声音。

    朱雀儿正是南帝朱雀。

    她的声音继续传来:“那时传言纷纷,听闻魏随风将军在回程之前派人先行一步来到天庭,禀告归墟发生的事情。我打听过,魏将军派人前来禀告天帝,帝后娘娘死在归墟,魏将军装殓帝后尸身乘船返回天庭。然而,帝后的尸身本应该在羽林军的船上,随着羽林军一起消失,但是羽林军消失了,帝后却出现在天庭上,不免让我有些不解。”

    另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应该是西帝白虎,道:“朱雀姐姐,是大日星君告诉你这件事的吧?我也曾经问过大日星君。大日星君也是这般对我说,这小鸟儿知道很多秘密。令人起疑的不仅是帝后死而复生,还有魏将军派来禀报天帝的那个将士,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完全蒸发,再也寻不到那人!太古怪了!”

    “更古怪的是,这些怪事都是发生在天河上,而玄武道兄却说自己一无所知!”

    南帝朱雀淡淡道:“天河上发生的事情,还能瞒得过你?你却推说不知,玄武道兄,你很可疑啊。”

    北帝玄武冷哼。

    东帝青龙咳嗽道:“玄武道兄不是那种人。这艘船再度出现,也是玄武道兄通知我们,让我们前来,大家一起做个见证。若是他做的,他岂会请我们前来?既然我们已经到了,那便登船查个究竟!”

    突然,鬼船沉了沉,想来四帝已经破开环绕鬼船的黑气,登上这艘鬼船。

    “这艘船有古怪!”

    西帝惊讶的声音传来:“有一种力量想要侵袭我!”

    “我也感觉到了!非常古怪的力量,想要控制我!”

    “不是控制,是在剥夺我们的力量……不仅是剥夺我们的力量,还要剥夺我们的肉身!这股力量,试图将我们与它融为一体!”

    “这艘船……是活的!这是一个陷阱!”

    ……

    轰隆,轰隆,一声声传来,恐怖的波动席卷整艘船,那是四帝试图破除凌天尊的神通。

    东帝化作一头青龙摇头摆尾,飞出鬼船,身躯没入船外的黑气之中,下一刻,东帝青龙又突然出现在这艘船上,落地飞速移动几步,露出惊讶之色。

    东帝再度飞出,下一刻又是出现在这艘船上,他飞出几十次,还是出现在船上,即便是古神掌握着一大天宫的大帝,此刻也不禁有些慌乱。

    而其他三位古神大帝也各施手段,试图离开这艘船,南帝朱雀的速度最快,飞身而起化作朱雀飞遁,然而无论她怎么飞,飞行速度如何快,也始终会再度回到船上。

    北帝控制天河,试图将这艘船甩出天河,然而鬼船即便被甩飞出去,下一刻还是会回到河面上。

    西帝则操控金气,将这艘船外的黑气劈开,斩断,大卸八块,然而黑气很快恢复原状。

    这艘船有着让他们四帝也只觉不可思议之处,鬼船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锁住一切,而环绕鬼船的那股神通也是他们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神通!

    四帝拥有改天换地的能力,各自掌控着无比强大的大道,道行更是无比浑厚,然而面对这艘船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联手破开船外环绕的神通!”

    四帝齐齐出手,向船外的黑雾攻去,就在此时,他们突然感觉到自己神通中蕴藏的力量在飞速流失,仿佛被人盗走了一般!

    四帝心中惊骇,急忙催动法力疯狂攻击。

    而在船体内部,四相劫阵启动,秦牧主持阵法,窃取四帝的力量,四相劫阵的威能越来越强,阵法中心显露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异象,咆哮奔腾!

    突然,四帝的力量轰隆一声迸发出四道光芒,照耀在凌天尊留诗的柱子上。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这二十六字渐渐绽放光芒,越来越明亮。

    “四帝并不知道,是我在盗取他们的力量。”

    秦牧露出笑容,步法移动,腋下长出一条条手臂,各种符文从他的指尖迸出,向柱子上的二十六字点去,将这二十六字隐藏的神通一点点激发!

    二十六字越来越大,从柱子上剥离,浮在空中,每一个字都有百丈方圆,铺在空中。

    组成这二十六字的是无数复杂而细小的符文,秦牧看在眼中,调动四相劫阵的力量,改变这些符文结构,字还是那些字,然而构成字的符文却在发生改变,字中蕴藏的威力渐渐被触发!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期,秦牧脸上的笑容敛去,不由得紧张起来,有些患得患失。

    突然,鬼船甲板上传来龙伯王的声音,高声叫道:“四帝住手!你们只怕不知道,这艘船上不止你们!”

    四帝突然停止攻击船外的黑气,四相劫阵再也无法偷来四帝的力量。

    秦牧心头一跳,面色不由沉下。

    “龙伯国王!”

    北帝玄武的声音传来:“你造反作乱,被魏将军所擒,真不知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厉声道:“众将士听令,将四相劫阵中的所有力量提供给我!”

    四相劫阵中被窃取的力量一发涌动,向他冲去。

    外面龙伯王的声音传来,叫道:“这艘船甲板下有人,是羽林军右郎将,是他在操控羽林军窃取你们的力量,是他想除掉你们,将你们困在此处!他们是死人,是鬼,他们不可观测!”

    秦牧咬牙,全力调动修为,改变二十六字的符文结构。

    哲华黎听到龙伯王的话,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将这头老龙王砍得稀巴烂。

    就在此时,突然鬼船内部空间的天穹似乎在融化,一只只大手从天而降,向下抓来,扣住一尊尊羽林军将士向上提去!

    甲板哗啦啦震动,一块块木板嘭嘭组合,化作一口口黑棺,将那些将士直接封印在棺中。

    秦牧厉声道:“维持阵法,不要乱了阵脚!”

    那些将士极为强大,倘若联手迎敌,可以镇压龙伯王这等高手,与四帝硬撼也不在话下。但是秦牧作为统帅,号令一出,这些将士便各自放弃抵抗,维持阵法运行。

    一只只大手相继抓下,将更多的羽林军封印,秦牧四周将士越来越少,每少一人,其他人立刻改变阵型,维持阵法运转,没有任何怨言。

    “大师兄将这些羽林军将士调教的太出色了。”

    秦牧终于将二十六字的符文结构调整一遍,二十六字大放光明,浓烈的光芒从船内空间透照出去,让甲板上的四帝也难以看清,不得不遮住眼睛。

    “众将士,你们等我。”

    秦牧向剩下的将士长揖到地,沉声道:“四帝封印镇压不住你们,等到你们化作虚之后,便会摆脱封印。将来,我会把凌天尊的神通完全破解掉,将你们从这种非生非死的状态中解救出来。”

    “你起誓。”头盔下的一张张面孔向他看来。

    秦牧举起手掌:“我以我的性命立誓……”

    就在此时,又有几只大手抓下,将剩下的将士和秦牧、哲华黎统统抓住,向上提去。

    “姐姐,还记得牧弟吗?”秦牧仰头,高声道。

    甲板上,抓住秦牧和哲华黎的那个女子露出惊讶之色,失声道:“牧天尊?”

    “姐姐,将来我会给你解释,现在放开我们!”

    南帝朱雀儿松开手掌,二十六字嗡的一声炸开,光芒四面八方扫去,船外黑雾被一扫而空!

    像是过了一瞬,又像是过了不知多少万年,秦牧眼前的光芒散去,只见四周一片黑暗,自己正站在涌江的江面上,村长和豢龙君从后方奔来,来到他的身边。

    秦牧向水下看去,一艘鬼船正在水中行驶。

    他转头看向岸边,初祖人皇等人正站在岸边向这里张望。

    村长在他脑袋上狠狠锤了一拳,喝道:“照顾我们?是我来照顾你。臭小子,在外面厮混些年头,口气不小!”

    秦牧摸了摸头,抬头望向天空,月亮上一道银绳垂下,他看向涌江上游,洛无双坐在一艘小船上飞驰而来。

    秦牧露出笑容,向村长和豢龙君道:“我兑现了诺言,把你们救回来了。村长爷爷,豢龙君,好久不见。”

    四千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